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撕裂(上)
    在白户口的护送下,他们一行人转而向边鹊那里出发。

    当然,不可避免的是,一路上汪过又停下来几次,去解决一下肚子疼痛的问题。

    妈的,肃民城的县衙,真有你们的!

    能把一个城市建设成这样,连国君都坑了,也真是不多见了!

    “这县令也太嚣张了,明知道王上要来,连表面样子都不做做,竟然让王上吃了坏肚子的东西!”司马玩懿恨恨道。

    汪过有些疑惑:“肃民城的人,怎么知道寡人要来?”

    司马玩懿:……

    哦,对了,王上还不知道这次微服私访,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一激动把这事儿给说漏嘴了。

    害,算了,反正王上一直觉得他一路提拔任命,其他城市不会得到信息似的。

    王上要演戏,他也得配合好才是。

    “我王威服四海,所到之处,祥瑞降临,谁人不知?”司马玩懿说道。

    汪过:……

    寡人肚子已经疼成这样了,还祥瑞降临呢?

    这狗奴才吹彩虹屁的功力,已经到了脱离事实、趋近化境的地步了吧?

    哎,算了。

    汪过摇摇头,没再答话。不一时,众人已经到了边鹊的家里。

    君臣有分,自然先让汪过诊治。

    “神医,怎么样?”汪过问道。

    边鹊呵呵一笑,道:“无妨,就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老夫这儿有几味药,你吃下去,就好了。”

    “如此,那就多谢神医了。”汪过拿过药,由边鹊的药童给煮好,汪过一饮而尽。

    良药入口,汪过的肚子本来忽冷忽热的刺痛,逐渐像是有一只手在其中调和,达到一个正常的温度,疼痛感便是骤降,最终归于无形。

    汪过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回头却是听见司马玩懿和小安子在窃窃私语。

    是的,就是如同之前小声说话那样窃窃私语。

    话都能落在汪过耳朵里的那种。

    小安子说道:“王上真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啊。平时御医用药,都得是下面人尝过了才敢给王上喝。结果今天这种乡野村医开了药,都不让咱们做奴才的尝一下,就敢直接喝。”

    司马玩懿做了一个夸张的“嘘”的动作,说道:“慎言!王上这次出行,乃是微服私访,不暴露身份的那种。”

    “你要是尝了药,不就是把王上的身份暴露了吗?”

    小安子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点头:“演戏,演戏!”

    汪过:……

    这帮狗奴才要不要这么脑补啊!

    这药寡人有啥不敢喝的?

    这是边鹊啊!

    历史上牛逼成那样的神医,他的药有啥不敢喝的!

    还有那个“演戏”,到底是啥意思嘛。难不成,他们这群狗奴才,要演寡人?

    汪过瞬间觉得后背发凉。

    但是他也知道,这群狗奴才逐渐有了自己私下交流的想法,靠他自己去问,是问不出来了。

    搞不好还能被那群狗奴才,回一个“我懂”的眼神,那就更吓人了……

    算了,先不管这些了。

    他现在身体好了,还是有一些情况问问这个边鹊的。

    “神医,你说我不过是吃了点路边的东西,至于闹这么严重的病吗?”汪过问道。

    边鹊叹了口气,道:“哎,主要是如今的肃民城,有一点新鲜粮食,还得留着自己吃呢,拿出来卖的,好多都已经是过期变质的食物了。”

    汪过撇撇嘴,难怪了,吃了过期那么久的食物,不闹肚子才怪。

    这大概也是店家为啥要放那么多葱,来掩盖味道的原因了。

    但是汪过仍然觉得困惑。

    “今年的收成应该也还算不错吧,而且肃民城被战火波及到的程度也不多,怎么连新鲜粮食也拿不出来了?”

    讲道理,这事儿就很奇怪啊!

    肃民城在原来属于齐国的时候,已经算是比较靠近中心地带的城市了。

    齐国今年先是在西边和鲁国打,后来在海国的领土上和海国打。

    唯一受到的一点战火波及,可能就是姜申带兵打过来的时候。

    只是那时候,姜申拿着齐王和齐国太子做人质,之前连克19城,早有不少城主投降的了。

    所以肃民城投降也只是顺势而为,实际上也没怎么打起来啊。

    那既然如此,为啥这肃民城过得这么惨,连新鲜粮食都供应不上?

    “害,您是不知,肃民城之所以最近这么惨,都是为赋税闹的,甚至,那边最近每天都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呢!”边鹊叹了口气,道。

    汪过一愣:“赋税,械斗?”

    汪过的表情瞬间精彩起来。

    难道说,自己吃了坏东西闹肚子,还和刚才的械斗有关系呢?

    “神医请说,愿闻其详。”汪过道。

    边鹊于是滔滔不绝,把情况介绍了起来。

    原来这肃民城,和旁边的贤州城,都是齐国丞相田庸的封地。

    平时这两城都在齐国比较中心的地带,没什么风波,又都是田庸的封地,所以基本上这两个城市,就跟一个城市也没啥区别。

    甚至在两城交界处有个村子,名叫洪征村,更是横跨两城的交界。

    这个村落的布局也很奇怪,村子整体上是落在肃民城的地界,但是人口却是有一半多是在贤州城。

    换种说法,就是这个村子的全部耕种田地,以及小半数的居民区,在肃民城。

    但是剩下的大半数人,都是居住贤州城里的,只有居民区,没有耕地。

    这个问题本来不是个问题,因为肃民城和贤州城,就跟一个城市一样,也没什么分别。

    但是海国反攻齐国之后,情况确实出了变化。

    因为姜申勒马回朝的地点,正是肃民城!

    所以现在的格局是,肃民城归海国管,贤州城归齐国管。

    这样就导致一个情况,那就是洪征村的村民,本来世世代代都是一个村子的,结果现在竟然成了两个国家的人……

    由此基础上,因为两国治理方式颇有不同,赋税也是有所差异,导致这个世代同居的村落,阴差阳错就这么撕裂了。

    汪过听得也是一惊。还能有这种操作?

    “那肃民城这边,县令是什么态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