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撕裂(下)
    汪过听了边鹊的介绍,也是忍不住连连感叹。

    这事情也太巧了。

    怎么就阴差阳错,把一个村子强行撕裂到两个国家呢?

    本来械斗就是诸侯国之间最为头疼的事儿。

    而这事儿到了洪征村这里,又是同族、又是两国,连官府都不好做出统一的行动,底下就更混乱了。

    整个事情也变的比一般的情况棘手的多。

    这是让汪过始料未及的。

    他管不了齐国那边,但是海国这边的情况,他得问。

    “肃民城的县衙,没什么表示吗?”

    边鹊叹气道:“害,这整个事情,还不是肃民城的县衙引起来的吗?”

    汪过一愣:“怎么说?”

    边鹊连连摇头。

    “本来,今年齐国的战事就多,先和鲁国打,后和海国打,赋税就比平时重了不少。再加上肃民城和贤州城的领主是齐国丞相田庸,便更是摆在了首先出力的地方。”

    “也就是齐国重税之下,这两城要比齐国一般城市还重。甚至提早收了往后三年的税收。”

    “好不容易盼着仗打完了,结果肃民城又成了海国的领土。你想,这海国官员,能认你这之前交给齐国的税吗?”

    “所以肃民城就跟韭菜一样,又被海国割了一波。这也是你吃不到新鲜粮食的原因。”

    汪过恍然。

    难怪他吃不到好东西。就这么三番五次的收税,估计这一茬丰收,对于农民来说,是丝毫不剩了。

    边鹊继续讲道:“但是收税这个,谁也抗争不了,更何况海国是新主,本地人也知道不能拿给齐国交过税来拒绝海国,所以基本就给了,也没什么麻烦。结果唯独收到洪征村的时候,出了问题。”

    汪过正襟危坐,知道正题要出来了。

    看来,洪征村的械斗,就是因为收税搞的!

    而且这个村子如今分布在齐国和海国,估计就是之前在那个凹陷地带,突然把自己包围的那群人。

    所以汪过听得格外仔细。

    边鹊道:“本来肃民城这边,按土地面积征税。洪征村的耕地,全在海国肃民城这边,所以肃民城征的是完整的税。”

    “任务摊派下去,洪征村也领了,分布在肃民城的村民,也按要求交了税。”

    “但是住在齐国贤州城的村民,却是不干了。”

    “他们本来都把粮食收回到齐国自己家了,又说得运到海国这边,给海国交税,那他们哪能同意?所以坚决不交,海国也不能跨界把他们给收拾了。”

    “然而海国的村民更不愿意。因为他们的税款是整个村子一起交的,你齐国那边大半数村民不交,那不就是让他们海国这边的村民税收重了两三倍吗?”

    “所以贤州城的人说,反正你们爱咋咋,老子不交,海国的官吏也管不到他们头上。肃民城的人也放出狠话,贤州城的人今年不来交税,明年就不要来这里耕种粮食了。反正土地在肃民城的手上。”

    “两边越闹越僵,所以开始了大规模的械斗。”

    边鹊说完,也是忍不住感慨连连。

    汪过听到这里,也就完全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海国要收完整的税,而住在齐国的那部分人不想交税,这才产生了矛盾。

    可是关键是寡人也没让收税啊?

    真的是,不知道下面的官吏都在搞哪样,他汪过看起来像缺钱的人吗?

    再联想到整个肃民城的破败样,汪过心头也是十分明了,八成这些钱,都进了那些官吏的口袋!

    这让汪过十分不爽。

    妈的,你有能耐就来贪寡人的钱啊!

    寡人一堆好东西都花不出去,你去压榨辖区百姓是怎么回事儿?

    “神医,我从东边的城市而来,一路上也没听见海国朝堂要收税的公告啊。是不是这县令,是个贪官啊!”汪过道。

    边鹊摇了摇头,笑了:“你啊,还是不了解我们县令。我们县令,可是清官大老爷,不可能贪污的。之前有个县丞倒是爱贪污,但是被我们县令看着,一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是贪官?那可是他收了税,去哪呢?没听说朝堂上要收税啊。”汪过更是一头雾水了。

    “哎,那就是你不了解了。”边鹊说道。“朝堂的政令,有时候也未必公开。岂是你随随便便就知道的?”

    “朝堂有朝堂的打算,你问这么多也没用。你说你,是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过好自己的日子不就好了?怎么到处打听这个,怀疑那个,弄得跟个国君微服私访似的。”

    汪过:……

    行吧,终究是寡人问得多了。

    ……

    肃民城,县丞家。

    这位县丞名叫谭误,也是当地氏族,早年在齐国执掌肃民城时,手上贪污了不少款项,所以家里十分富足。

    如今海国推郡县制,官府权力加大,他虽然有一些氏族背景,但是也搞不过县令,没处可贪了,索性就最近赋闲在家。

    “爹,听说洪征村那边又械斗了,明天县衙要去调解,你不去看一下吗?”谭误的儿子问道。

    “看看?”谭误冷笑了一声,摇了摇脑袋,“咱们县令大人搞出来的事情,就让他自己解决吧。反正他也看不惯我,我就不去影响他老人家办事儿了。”

    “爹,你这又是何苦呢?他毕竟是你的上级,到时候他参你几本,你不怕这乌纱帽丢了?”儿子不解道。

    “呵呵,不舍得乌纱帽,怎么往上爬?”谭误道,“儿啊你还年轻,你要记住,有些东西,你越想抓住,反而越抓不住。”

    “爹,我不是很懂。”

    谭误直起了腰,道:“就这么说吧,你觉得我和县令,到底谁是个好官?说实话。”

    “额,还是县令好吧,毕竟爹,您有时候贪污的太狠了,我钱都多的不知道该去哪花了。”儿子诚实答道。

    “呵呵,都说县令是个好官,怎么如今肃民城越建越差呢?”谭误笑了,“你去满城溜达溜达,除了你老爹我给你置办的点家底,这肃民城,还有一块好的吗?”

    “人人骂我,但我手上的肃民城却也算得上家家富足。为啥到了如今的县令手里,他是好官,肃民城却是要垮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