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 齐国城主
    汪过看到这个位置的中心区域,围着一群人,心里面也是猜到这中间,是两城的主事儿者了。

    “走,去看看!”汪过带着司马玩懿和白户口,向中间走去。

    还没挤进人群,就听见两城的主事儿者在里面吵闹了起来。

    先是贤州城主说了话:“我说这洪征村,大部分村民都是我们的齐国的子民,你们海国征税,为何要收洪征村完整的税?”

    海国这边的肃民令也不甘示弱:“诸侯征税,向来以田地为基本。田画井字,分九块。八户人家各拿一块,余下的一块轮流耕种,以交税款。所以耕地在海国,自然需要缴纳全部的税款!”

    两边官府说了话,村民就更不甘示弱了。

    “地在海国,就得给交税!”

    “我们是齐国子民,你们收税收不到我们头上!”

    “行啊,那你们以后别来海国这边种地!”

    “我们祖上的地,凭什么不让我们种?”

    ……

    一阵吵吵嚷嚷,让距离核心处还有一段距离的汪过听得心烦意乱。

    他带着司马玩懿,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别吵了,海国朝堂并没有要求征税。你们还循旧制,该在哪过在哪过,都是一个村子一个宗族的,别伤了和气。”汪过道。

    “还有,之前肃民城的那些交过的税,全都退会给你们,朝堂一分不要。”

    “没什么问题,就散了吧!”

    这下总行了吧?

    寡人不要税款,你们也不用交税,这矛盾不就没了吗?

    就当汪过觉得没事儿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慢着,不许走!”说话的正是肃民令。

    这位县令满脸狐疑,上下打量着汪过,道:“你小子,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敢违抗本县令的命令?”

    汪过一愣,还没顾上回答,倒是贤州城主先行礼了。

    “见过海君!”

    汪过:……

    这两位的身份,是不是弄反了?

    为啥自己手下的臣子对自己无比猜疑,结果是邻国的官员见了自己恭敬行礼?

    怎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你怎么知道,寡人是海君啊?不怕认错?”汪过问道。

    “您都换了自称了,我还能认错吗?”贤州城主一笑,道,“其实我与海君,曾是见过的。”

    汪过:???

    你一个齐国城主,我啥时候和你见过?

    而且你这个“曾是见过的”,怎么语气这么像贾宝玉对林黛玉说话的语气啊,让汪过感觉有点受不了。

    但是汪过一想,人家都已经认出来了自己,而且话都说这儿了,自己要是认不出来,岂不是有点尴尬?

    想来想去,自己既然见过这个城主,他应该是当时护送田璇嫁来海国的官员吧?

    那就行,逢场作戏,夸夸好了。

    于是汪过笑道:“哈哈哈,好啊,寡人也记得你。当时你雄姿英发,气度斐然,给寡人印象很是深刻啊!”

    贤州城主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海君说笑了。若不是你大度,恐怕我都要死在海国了。”

    汪过一愣:“你不是护送田璇来海国的官员?”

    贤州城主讪讪一笑。

    “其实我是齐王卫出身。之前在平城外,曾经带头冲百善军的阵,摔了个人仰马翻。至于什么雄姿英发、气度斐然,我知道海国军队很强,海君就不要挖苦我了。”

    汪过:……

    不是,寡人是真的没挖苦你的意思啊!

    就是以为你是护送田璇来的,所以就是想夸夸你……

    害,这事儿弄得。

    本来汪过是想夸对方两句化解尴尬,结果不自觉的变得更尴尬了……

    想想也是,自从海国打过来,这贤州城已经算是边疆了,所以齐王派了个齐王卫的将军来任城主,注重防御,也是十分有道理的。

    “哈哈,寡人之前记错了。现在全想起来了!”汪过赶紧再把场面救回来,“虽然百善军是有那么点强,但是你带头冲进阵里,打开奇门阵法的缺口,也是值得敬佩的!”

    这下总没什么问题了吧?

    本来能直接从齐王卫调任一城做城主的,在齐王卫中的官职也不低。

    更何况,眼前这位城主自己承认了,他是带头冲锋的,这么夸两句,就该没有问题了吧?

    汪过想到这里,觉得思路没什么问题,便把话说完后,补上一个灿烂的微笑。

    贤州城主的脸上更黑了。

    “额,海君,我只是带头冲过去了,没冲到阵法那里。就被一梭子连弩给射了个人仰马翻,直接回军营了。”

    他就很郁闷。

    妈的这个国君一开始就在嘲讽自己,说了两句话以后,现在不但会挖苦人了,还要在说完后补上一个灿烂的微笑?

    他怀疑眼前的海君在装逼,但是他没有证据!

    是不是真的以为齐王卫不如百善军?

    贤州城主带着愤怒,恨恨想到。不过他转而一想,好像还是真不如……

    算了,毕竟是齐王的姑爷,自己临近诸侯国的国君,他这个城主,还是得忍受……

    更主要的是,海国有那么几支强大的军队的在手,他也不敢胡来啊!

    不然他又得重蹈以前那些弃城而逃的城主们的覆辙了……

    听了他的话,汪过一脸懵逼。

    ???

    不是吧,这又猜错了?

    带头冲锋,还真的就是带头冲了一下,就回去了啊?

    是不是这个邻国的城主,也在演寡人?

    汪过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怕了,怕了,真的不敢再夸了。瞧把人家孩子吓得。

    要是他说海国军队真的不行,而齐王卫是真的棒,估计就坐实了装逼的形象了。

    而且在万一再夸错,这城主再直接弃城走了,贤州城被海国收入囊中,那汪过的心就彻底痛了……

    于是汪过就没再说话,转而看向自己手下的肃民令。

    这位县令,在对面的人向汪过行礼时,已经懵了。

    “王上?”

    他刚才还对此嗤之以鼻、呵斥他不要干涉县令命令的人,竟然就是一代雄主、他的国君?

    妈呀,他这是造了什么孽,惹上这种不该惹的人?

    汪过看着眼前的县令,冷冷一笑。

    玛德就是你是清官是吧?就是你要给寡人收税是吧?

    看寡人怎么收拾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