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子寿宴
    商央紧皱着眉头,不住思考。

    虽然在这个时代,周天子已经式微,但是在名义上,仍然是一个天下共主的姿态。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算你一方诸侯再怎么牛逼,名义上也是周的臣属,需要天子加封,这事儿才能作数。

    一旦确立了身份,那就是有了天子的认可,将来做一些事情,也就师出有名,顺利得多。

    所以列国诸侯,谁不是想在封爵上得到肯定?

    于是汪过的拒绝,就显得极为奇怪。

    一个子爵小国,突然成了伯爵中等国家,按说这种好事,没人会拒绝啊?

    商央思考着,遇到这种好事儿,还能拒绝的人,要么是一心亡国的傻子,要么就是身怀远大抱负、能忍得了一时的人。

    显然,他们的王上只可能属于后者。

    也就是王上不是想拒绝,而是以退为进,要的更多!

    商央又想起来,当时姜申造反时,王上就说过做什么“安乐公”,恐怕早在当时,王上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了,一定要达到公爵,而不是在这儿腻腻歪歪一点点提升!

    王上有此意,但索要封赏这话,身为君王,是不好说出口的。

    那这样的话……只好由他这个丞相来唱黑脸了。

    于是商央站了出来,道:“使者!我王素有大志,对于东海之滨的治理,自然是我王责无旁贷。”

    “这是既定事实,也是我王的权力和职责!这些事情不会以天子的封赏作为改变。”

    “齐王何德?尚封侯爵。我王这般雄才伟略,又哪里差了?若是天子吝惜封赏,我们海国就不要了。”

    “还请转告天子,我们谢过天子好意,但是也请让天子放心,东海之滨,我们海国会治理的很好,为的是国君职责,而不是为了什么封赏!”

    一番话,色厉内荏,掷地有声。

    然后商央看向汪过,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

    王上,您想说的话,就让我这个丞相替您说了吧!

    毕竟,满朝之中,能读懂您这层深意的,也只有他商央了!

    汪过背后一阵发凉。

    ???

    不是吧,这狗奴才这么能脑补?

    寡人是真心实意的不想要,怎么你这话一说出来,就是寡人不屑要,除非天子给更好的?

    这要是天子真心血来潮,给他再往上加爵,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啊!

    李尔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是实在想不到,往外发奖励这种事,也能受到这么大阻力……

    这可不是简单的过家家,而是实打实的伯爵!

    在这个版图中,华夏数百诸侯,能达到伯爵的,估计也就不超过一百个!

    对于大多数诸侯,这种爵位连想都不要想,即使提到洛邑那里,也会被天子毫不留情的驳回。

    结果,这次天子高兴,主动封赏海国,却受到了阻力?

    李尔现在就是有一个感觉,好像自己手上拿的伯爵的任命,是一个很丢人的东西似的……

    不过也确实是,伯爵似乎也有点不够看了。

    毕竟,谁让人家海国有嚣张的资本呢?

    连身为侯爵的齐国都能按在地上摩擦,他们也却是不稀罕区区一个伯爵的封位……

    李尔摇了摇头,再次行礼道:“海君,我此次奉天子王令而来,只是传达,不能替天子做主。”

    “商央丞相所言,似乎也有道理,若是海君不满意如今的封爵,我便再次请示天子,让天子重新给出爵位!”

    “咳咳!”汪过咳嗽两声。

    “使者请坐,此事不急。非是寡人贪功,实在是一点区区小事,惊动天子,实在受之有愧!”

    “寡人此举,不是为了要更高的爵位,而是不愿意让天子担忧。”

    “所以,你带着这份诏令回到洛邑,务必要向天子转达寡人的观点。也不要提什么加爵的事情了。这子爵就挺好,所谓的功劳,只是分内之事,分内之事,哈哈!”

    费了半天劲,汪过终于把李尔打算回奏天子的事情给按住了,不由长出一口气。

    这一下把商央又给搞蒙了。

    这王上,在说什么呢?

    伯爵不要,转而建议的加爵提议,还是拒绝?

    商央有点搞不太懂了。

    看来,他还是和王上的思维,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带着疑惑,继续听李尔说下去。

    李尔暂时收去了天子的成命,又是行礼向汪过说道:“这成命,我先带到洛邑去。但是海君不要忘了,明年开春,是天子五十岁的寿宴,天子要我传话,希望海君去参加。”

    天子五十岁的寿宴?

    汪过陷入了思考。

    毕竟这里不如现实世界,能活到五十岁,也是一个大岁数了,理应去给天子贺寿。

    但是因为诸侯国太多,天子又管不过来,所以基本除了与天子同宗的诸侯,以及一些有影响力的大国,碍于面子或者一定的政治目的,去参加寿宴之外,其他诸侯也都懒着参加了。

    就像汪过的海国,在这具身体的印象里,好像他爹执政的时候,就没去朝贡过……

    嗯,朝贡?

    汪过突然一个激灵。

    对啊,这贺寿又不能空着手去,而已诸侯国的体量,所需要送给天子的贺礼,便是一个天文数字。

    虽然天子也会相应的赏赐一些礼物下来,但是那价值就少得多了,毕竟一个空架子,能有啥一直赏赐的资本?

    所以基本去洛邑一次,就要消耗掉国家很多的财富……

    对于那些大国来说,这点消耗换一个“尊王攘夷”的名头,以便去打别的国家,也是出得起的。

    而对于海国这种小国,又不需要名头,又不想打别的国家,这就是难以承受之重,一般人没事儿不会跑去洛邑的,买卖实在划不来。

    既然有这种划不来的买卖,汪过瞬间两眼放光,这可不能错过!

    ……

    汪过想的事儿,商央也想到了。

    现在他才懂王上的深意!

    周天子为啥那么好心加爵?

    还不是因为看你海国起来了,给你个名头,换你进来朝贡,用虚衔换点实在的东西!

    看来王上拒绝封爵,显然是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直接拒绝。

    这样的话,没要封赏,自然也就不要答应一定会去朝贡。

    商央的心头豁然开朗。

    原来王上是想节约点钱,把钱花在自己国家身上!

    他懂了!王上不去朝贡!

    不愧是一代雄主!

    王上根本不在意自己爵位的变化,不争抢虚名,只要海国能从中得到好处!

    这种为了国家牺牲自己提高爵位的机会,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啊!

    正在商央心头恍然、感慨连连时,却听见汪过说话了。

    “好,使者放心,寡人一定去朝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