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乡勇
    商央也跟着笑了起来。

    “孟子,你是觉得我没读过书么?”

    “谁不知道‘五十步笑百步’,是你孟子的经典语录啊。”

    孟可眼神微动,道:“那丞相所说,先打齐国、还是先打鲁国,不也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吗?”

    商央突然一愣。

    他记得,孟子所说的五十步笑百步,是指战场上逃跑五十步和逃跑一百步,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但是孟可如今突然改成这么类比,让商央有点猝不及防。

    先打齐国,还是先打鲁国,就跟五十步和一百步一样,没有区别?

    商央的表情顿时精彩起来。

    是啊,不管是齐国、还是鲁国,迟早都在王上的布局之下。

    那先打哪个国家,还有什么区别呢?

    “孟子寥寥数语,解我心中之困啊。”商央抚须大笑。“但是不知孟子,怎么会来帮我们分析战局?”

    “我记得,你可是最主张仁政的,这般大肆侵略,不像是你孟子能说出来的话吧。”

    孟可哈哈一笑。

    “所谓仁政,也得居高位者有一颗宽仁之心啊!”

    “如今齐王贪婪,为了打仗对底层反复收税,弄得民间困苦;而鲁国公又势利,凡事儿必须得利而行。”

    “若是主政如他们者,你相信会有仁政吗?”

    孟可侃侃而谈。

    “而海君与他们都完全不同。海君宽以待人,解救奴隶如百里西者,布施奖励如肃民城者,都是一代仁君的风范。”

    “所以,我鼓励你们打下来齐国和鲁国,为的就是能够帮助更多的底层人民!”

    “而海国肃民城和齐国贤州城交界处,洪征村的归附,就是最好的例证!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治国的大道理啊。”

    商央听得连连点头。

    “我如今倒是真的明白,王上轻徭薄赋的深意了。只要我们能通过一系列政策,给底层百姓以实惠,将来人心归附,海国自然人口越来越多,贤才也就辈出了。”

    “但是轻徭薄赋有深意,那禁止分户令,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商央陷入了沉思。

    王上说,如果分户令推行,必然就会血脉关系稀薄,亲人就不亲了。

    可是,这亲情,于国家大计,又有什么直接的作用呢?

    正在这时,突然门口走廊处,传进来重重的走路声。

    只见领路的人小步快跑,低着头,一语不发。姜申在后面迈大步跟着,模样中似乎很是有所不满。

    “这位是孟子,这位是海国大将军姜申。”商央抢在前面,给两人互报了身份。

    姜申和孟可行了一礼,但看起来仍然气呼呼的,“啪”一下,就坐在凳子上。

    “怎么了,大将军你又在生什么气?”商央有些奇怪。

    平时也没见姜申发这么大火过啊。

    这是遇到啥不顺心的事儿了么?

    “别说了,都是新招来的兵蛋子,没事儿净给我添麻烦。”姜申很是恼火。

    自从汪过把招兵的任务交给他,要求全部按普通军队进行扩编后,姜申马不停蹄,迅速行动起来,首先就是在康城招了兵。

    商央问道:“这次,是从康城那边招的兵吗,怎么了,不服管教?”

    姜申口打嗨声,连连叹气。“倒也不是不服管教,主要是私底下械斗成风,一旦上面没人看着,三言两语就打起来了。”

    “之前在平城招兵,也没闹起来事儿,怎么到了康城,就直接打起来了?”商央有些疑惑,“康城令劳不兴,不是王上微服私访时亲封的吗,难道也治理不好城市?”

    姜申连连摆手:“算了,这也不是康城令的问题。”

    “主要是王上微服私访时,除了任命劳不兴为县令,还启用了类似于苏家这样的氏族。所以康城那边的氏族都亢奋起来了。”

    “本来康城就是氏族兴盛的地方,有了苏家一带头,家家都踊跃了起来。这不,听说要招兵,全都嗷一嗓子就冲上来了。”

    “本来我还挺高兴,氏族带头,那可是好事儿啊!结果招进来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天天私底下打架。”

    说到这儿,姜申又是露出钦佩之色。

    “还是王上招百善军的时候眼光毒辣。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虽然基础差了点,但是特别好带。”

    “亏我之前还以为,招来这帮氏族子弟,他们不愿意卖力打仗呢!”

    “结果可倒好,本来氏族之间就有矛盾,不是你打过我爹,就是我骂过你爷。他们借着机会拿到了精良的装备,那打起架来,战斗力是真的高,使了劲儿的往死里整啊!”

    商央一边听着姜申的吐槽,一边暗自思考。

    等到那句“战斗力真的高”出来,商央突然眼神一亮,大喊一声:“我懂了!”

    姜申一愣:“你又懂了?”

    商央:……

    总感觉这句话满满的嘲讽之意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他也不在这儿做纠结,直接说道:“我懂王上拒绝分户令的意思了!”

    一边说着,商央一边比划了起来。

    “在如今的情况下,氏族的势力还是比较强的。我想要分户,不外乎是想把氏族拆散,扩大税收。”

    “但是王上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利用起来氏族这个纽带,从而发挥出军队的战斗力!”

    “试想,在战场上,若是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各打各的,也就是正常的战斗力而已。”

    “但是彼此之间若是血缘关系浓厚,你打了我儿子,那我能纠集一帮家里人去揍回去,这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利器啊!”

    姜申听了,也是惊喜连连。

    “你是说,让他们把私斗的这种狠劲,拿到战场上来!”

    “这样的话,只要有人敢伤了我们这一个人,那就得迎接一个家族的怒火!”

    “打仗是为了报仇,这就是最大的动力啊!”

    商央心头澎湃不已。

    看看,这才是王上的眼光!

    他商央不过是能把一些不利因素,给想方设法解决掉。

    但是王上却是充分把氏族勾连的弊病,给训练成同仇敌忾的战斗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