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章 被惦记上的日子过得不太好
    一年后。

    阶上雪酒吧一楼爆裂的重金属音乐几乎要把整个楼震塌,这里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大的音量,今天也是要被搞死。

    苏月一站在人潮涌动的中心高台上,随着爆裂的音乐尽情舞动,极其抢眼。

    她就是这野迪女王,所以人都瞻仰着她那股野劲,不断地上去和她热舞,摇摆。有手想摸她,但都被她给打开。

    苏月一已然忘我,将所有的一切都忘掉,今天她只想好好发泄一次。

    但是从她开始跳舞的那一刻,就有一道炽热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看着她的撩人,她的热浪,耐心一步步瓦解。

    该死的女人,白天勾搭他,晚上就在这里浪。

    苏月一扯掉外套,扔下了高台,对这台上和她一起跳舞的男人说:“有个男人一直看我,我很不喜欢。你带我走好不好啊!”

    男人看苏月一这么撩人的样子,根本把持不住,他伸手想去搂她的腰,想把她带下去。

    但是苏月一突然就推开他,男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推下了高台,下面顿时狂热地骂开了。

    苏月一十分不爽被人盯着,她跳下高台就往人群里挤。

    而那个被推下的男人看苏月一跑了,就叫上他的兄弟去追。场面一下子就乱了。

    苏月一热得厉害,她随手拿起一瓶酒喝了好多,再往后砸向了追来的人。

    苏月一看着就性子烈,这一下可谓把所有人的激情都燃了起来,在一旁叫喊起哄。

    “来呀,怕你!”苏月一对他们竖中指挑衅,也没有停留就走出了阶上雪。

    后面没有人再拦她,熟客都知道这个女人在阶上雪是受保护的贵宾。

    敢动她,这辈子别想踏入阶上雪酒吧的势力范围内。

    苏月一烦躁地甩了一下头发,朝停在外面的车走去。

    被打扰了跳舞,她很不爽,都是那个男人,不分昼夜缠着她,看得她很不愉快。

    苏月一刚想打开车门,突然意识到什么往旁边一躲,但是没来得及就被身后的人抓住手腕,整个人被翻压在车身上。

    “南宫若熏,你还想耍流氓啊!”苏月一很不耐烦地挣扎着。

    这个男人墨色的瞳仁早已经染上了怒意以及逐渐癫狂的欲望,他压上苏月一,就低头含住她叫喋喋的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个混蛋强吻她。

    苏月一不知道哪里招惹了这个男人,从一年前来到梅岛看到这个男人下车开始,之后的生活就一直与他相互碰撞。

    她自认为对他够爱搭不理,但这家伙虽然冷漠霸道,却是个受虐的。

    苏月一一年都没有回应过他的感情,他倒好,变本加厉追求她,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

    苏月一狠狠咬了他的舌头,直到两个人含着血你追我躲,真的受不了血腥味才停下。

    但是他一停就搂住苏月一,把脸埋到她的颈窝里低着声音说:“一一,我喜欢你,能不能不要再躲我。”

    他对苏月一的深情谁能懂?这个闯入他冰冷的世界里的女孩救赎了他啊。

    苏月一无语望天,她能对自己的感情强求吗?不能!

    “我倒是希望从来都不认识你,也省得你变成这不要脸的样子。”苏月一日常冷淡怼他。

    可是受虐狂却低低笑了,他就喜欢苏月一这样说话,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不把他当做南宫家的少爷看。

    “起开,我要回去了。”苏月一听不得这个在人前高贵如神,在她面前就像幼稚鬼的家伙的笑。像极了人格分裂患者。

    “我要和你一起住。”他吻了吻她的锁骨,又说了不要脸的话。

    苏月一呆了一秒,然后果断揪住他的头发往后扯,和痞子一样拒绝:“臭小子,不晒太阳缺钙是吧,连话都不会说?”

    其实这种家暴行为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有太阳梗已经用烂。

    南宫若熏被他揪住头发并没有什么不悦,而是对上了她好看的眼睛,非常自然地说:“你是我未婚妻,提前适应婚后生活有益健康。”

    还有益健康,苏月一挑眉,去他的未婚妻,抬手就打过去。

    “咳咳……”但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咳嗽声打断了苏月一的二次家暴。

    苏月一和南宫若熏对视一眼,同时偏头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额,俩人二话没说,立正站好,配合老人的咳嗽声收敛住了,气氛有些尴尬。有种被家长抓包了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看你们停在这里就过来了,若熏你和月一亲热可以,但是在大街上要注意影响。”南宫老爷子一本正经地劝着。

    南宫若熏现在是恢复了正常的冷漠脸的,他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苏月一则随意地应了一声。

    南宫老爷子也知道苏月一这丫头就这没心没肺的态度,他顿了顿拐杖,转身就走,留下来一句话:“你们开车跟过来,随我去海边走走。”

    苏月一听完话后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点。刚才喝了酒,现在有点上头,嘴里的血腥味也让她很不舒服。

    但他俩没犹豫,南宫若熏上了苏月一的车,他来开车跟着老爷子的车走。后面则是好几辆保驾护航的车跟着一起浩浩荡荡去了海边。

    苏月一在车里眯眼躺了一会,她酒劲上来了就不舒服。

    那酒烈,她喝的时候就发现她手气是真好,随手就拿了镇店之宝——思念。

    南宫若熏看苏月一脸有些红,本想说什么,但是又看到她的唇更红还肿,就很得意什么也没说,心里自个美去了。

    一行车开到海边的时候,苏月一才被叫醒。她打开了南宫若熏对她的上下其手快速出去跟上了老爷子。

    南宫若熏停好车后跟上去的时候,他故意拉住苏月一让她慢点走。

    老爷子在前面拄着拐杖走下了沙滩,沿着海岸线边看边慢慢散步。

    苏月一吹了会海风还觉得清醒,她看着前面独自一人拄拐走着,后背依旧挺直的老爷子,心里有些怅然。

    她第一次见这老爷子的时候,他在和南宫若熏的哥哥喝茶闲谈,虽然年过七十,但眼神明亮,气息平稳,说话意思独到,能谈笑风生,甚是肆意潇洒。

    而如今,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老爷子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他不愿接受治疗,只想自由潇洒地过完最后的日子。

    南宫家接受了他的决定,所以现在老爷子所有的愿望都是南宫家最重要的事。

    苏月一身为南宫家名义上的未来少夫人,额,这也是她身不由己的。她倒是不会在老爷子面前拒绝南宫若熏。

    南宫若熏靠近苏月一的身边,有意无意伸出手指碰了碰苏月一的手,见她没有拒绝,便扣住了她的手,心情极好。

    原本这气氛还好,但是南宫若熏好死不死去揉了揉她的头发,苏月一立刻推开他,讨厌这个家伙把她当宠物一样摸着。

    南宫若熏被推得莫名其妙。不过他一米八七大个子被这才一米六八的小女人给退开往旁边还踉跄了一下,竟然有点青春张扬的意思。

    海风一过,夜里的凉入了身。苏月一走上前就想主动和老爷子说话,得劝他赶紧回去,要是着凉了可不好。

    但是南宫若熏却拽住了她,把她往怀里扯,再一次搂住她的腰,低头又去吻她。

    苏月一简直不能忍,家暴又开始上演。于是他俩就在老爷子身后打来打去,越打越烈,最后惊动了老爷子。

    “你们两个感情真好。”老爷子倒是看着他们笑了。

    苏月一最后狠狠踢了南宫若熏一脚,把南宫若熏踢得懵逼了一次。

    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踢过,这个女人之前也就是上手打,现在竟然敢踢他。

    要不得要不得,南宫若熏被这女人刺激了,真想现在就把她按在沙滩上办了。

    “老爷子您不知道,他打我打得厉害,我都害怕他以后家暴我。”苏月一踢完,一脸淡然地手插裤袋朝老爷子慢悠悠走过去。

    反正南宫若熏听到后沉默地笑了。是,他家暴的她,都是他的错。

    而老爷子看苏月一踢完人还这么淡然,无辜的样子就好奇地瞪了一眼南宫若熏,心里想着这孙子怎么这么孙子?被踹了都笑着宠?

    唉,看来是他老了。不知道现在年轻人的相处方式咯。

    “月一,来陪爷爷说说话。”老爷子让苏月一过去。

    苏月一过去了,就和老爷子边走边说话。

    南宫若熏在后面跟着,视线全部都在苏月一的背影上。怎么看都看不够,想看她一辈子。

    “月一,你父亲也算是把你托付给南宫家照顾了,要是如澜有什么让你不对付的地方,就让若熏帮着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我总要学会自己去解决不是么。”苏月一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梅岛不是那么容易立足的地方,你才刚接手如澜没一年,有个靠山还是好的。”老爷子却执拗地说着。

    苏月一了然,她知道老爷子是想把她和南宫若熏绑在一起。她也没反驳,这些日子顺着他就好。

    “月一,你和爷爷说实话,你喜欢那孩子吗?”

    ……

    他们聊了好些会,老爷子才结束了散步,让随从们先送回去了,也没有让苏月一他们送。

    南宫若熏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看苏月一脸色有点冷。

    他脱下衣服想给她穿上,毕竟这里晚风冷。

    可是苏月一却避开了,她只说了一句话:“我累了,先回去了。”

    苏月一与他擦肩而过,南宫若熏面对着大海突然感觉有些孤单。

    小女人的心情就和这大海一样潮起潮落不断,不过他就当是习惯了。

    “唔……”可是苏月一走上沙滩边的岸上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从旁边的矮灌木中冲了出来挟持她,捂住她要喊叫的嘴就把人往灌木那边拖。

    苏月一还是发出了救命的声音,这俩人都惊呆了,这女的竟然会腹语也是醉了。

    不过哪里等得到他们震惊,两人几乎同时挨了一脚,一个男人瞬间把他们给踢翻在地,然后一把黑漆漆的枪就对准了他们。

    开,开玩笑的吧。非军人可是受禁枪令限制的。

    “滚。”男人的墨瞳犹如夜之王者,冷冽而危险。高大的身躯挡住了路灯,仿佛一切陷入森冷的黑暗。

    此时他是不可忤逆的存在,苏月一难得看到露出真面目的他的样子。是残忍压迫的,稍有不慎,就会使人走向毁灭。

    她在这一刻似乎明白了什么,总有一天,他会对她的冷淡失去所有耐心。那会,他就再也不会对她百般容忍。

    这两个混混看到枪本就害怕,又被这个男人恐怖的气场吓得屁滚尿流赶紧爬起来就跑走了。

    苏月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枪,凛了凛双眸。

    南宫若熏伸手就要去碰她,担心她受伤。但是苏月一却别开眼,有些难过:“我不喜欢看到枪。”

    南宫若熏一愣,拿着枪的手下意识就往后藏。吓到她了?

    “好。”他说完好,就看见苏月一上了车,一眼都没有看他就走了。

    这一条被路灯照亮的海边街道安静得不像话,只有南宫若熏形单影只一人。

    但也没过多久,两声枪响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少爷,人已经扔进海里了。”

    “查。”

    “是。”

    夜晚很冷,这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