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章 三千烦恼丝顷刻入酒眠
    苏月一回到苏家,就进了浴室冲澡。

    她任由滚烫的水从头顶往下浇,屏住呼吸就没了声响。

    她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她和老爷子的谈话。

    “他很好,值得更好的。”

    “但我看得出来,他只要你一个。”

    “感情这东西能勉强吗?”她问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能,而且深刻。”

    “我不懂,我只知道我不愿。”她将心里话说出来。

    “……那孩子我了解,总会到那一天。”

    什么叫会到那一天?苏月一仰头淋起了热水,脸生疼。

    她妥协过太多次了,小时候被送到国外,是妥协。成为南宫若熏的未婚妻子,是妥协。之后还要一直妥协吗?

    不,她不愿意,她来梅岛要的是自由,她需要强大,靠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在这座岛上活得像个人样。

    关掉水,苏月一从浴室出来吹干了头发就打开电脑看了一下明天的行程。

    明天她要接见那位来如澜交流学习的国际巨星希梅里尔。

    那是签约了四大世界生命树之一的家族开创的最大娱乐公司的人,圈内红透整片天。

    要说起这四大生命树,那是四个支撑着这个世界存活的大家族。在世人那里,那四个大家族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梅岛有一家,其他三家分布在岛外。

    本身梅岛是一个很特殊的岛屿,全称梅尔堪斯伽岛,居于世界中心,拥有丰厚的自然资源,是世界能源输出地。

    自古自由资本商业也依赖岛屿资源而存在,以至于梅岛发展成如今繁华如一强国的样子。

    而梅岛因为每天都会输出巨大能源送往各个买入资源的国家,所以四大家族之一的军阀路家被世联国际委员会派遣入驻梅岛守护梅岛运行。

    苏月一在的苏家是梅岛的四大家族之一,涉及娱乐产业,可以说已经在和世界级别的四大家族之一抢生意了。

    怪也就怪在苏格这个人太厉害,他一人就将苏家打入世界家族的眼里,使之成为眼中钉。

    他们苏家所创的如澜娱乐国际公司占了那个家族在娱乐圈的天,所以人家自然要派人来挑衅。

    苏月一觉得头疼又刺激。她接手如澜,不是没有野心。既然苏格敢把他的心血如澜交给她,她也不会辜负就是了。

    其实她也不是为了苏格,而是为了自己。她来梅岛,走这条路是有打算的。

    时间微晚,一个视频从海外传了过来,苏月一点开接受了。

    “闺女,有没有想我?”苏格在视频里系着围裙在小厨房那里制作三明治,边做边和她视频。

    苏月一撑脸,没啥表情。他看着那边的太阳出了会神,想想也是,那边是早上了。

    “闺女,和南宫家的二小子相处得怎么样?爸爸说过那孩子虽然外冷,但是心挺热的。你要好好待他,别总无所谓着一张脸,会让人家寒心的。”苏格日益唠叨。

    苏月一有一下没一下听着,最后等他说完了,她才说:“我选择不了你安排的人,还选择不了对人家的态度吗?”

    “闺女我这不是为你好嘛!你看看四大家族里,言家那个完蛋玩意就知道做小流氓,曾经还想把你拉下水,自然靠不住。另一个洛家又神秘兮兮的,我不放心。就剩下南宫家可以照顾你。好在我和他们家有些交情。我可听说二小子在追求你,哎呦,我家闺女就是人见人爱。二小子这人坏得很,你能收住他是真的棒!”

    “你又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起来像软脚虾,需要别人照顾吗?”苏月一冷冷瞥了一眼苏格不屑道。

    她这一年里就没问南宫家要过一个帮助,她就算是自己累死,也不想实锤这份人情。

    “你是还没遇到真正难的时候,别任性啊,宝贝。”苏格无奈看了一眼懒洋洋的苏月一,发现这孩子越来越像她母亲了。他不禁失了神。

    “唔……”但苏月一突然感觉到胃里翻涌不适,她捂住嘴就跑向了浴室。

    苏格被她这样子吓到愣了原地。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担忧,他拉近手机看着屏幕,等了好一会就喊:“闺女,闺女你出来了吗?怎么了这是?”

    苏月一吐了好多酒食出来。她喝了酒又洗了热水澡,使得血液浓缩,酒精浓度随之升高,呕吐不止。

    苏月一这个一看书就头疼的孩子并不知道这个常识。她可谓把胃都吐空了,整个人坐在地上,几乎虚脱。

    那边的苏格担心死了,赶紧联系了苏月一身边的人叫他过去看看。

    很快,门就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一道声音:“大小姐,开门。我等一分钟,要是您再不开,我就开门进去了。”

    苏月一听不到,她连着还想吐,但已经吐不出来就压着胸口忍耐自己翻涌的胃。

    门外的人还没等一分钟就拿钥匙开门闯了进来。他是专门保护苏月一的身边人,就住她隔壁,随叫随到。

    时轩影直接大迈步走向了浴室,一开门就看见狼狈地坐在地上的苏月一。

    他随手拿起浴室的浴巾给她披上,就把她给抱了出来。

    时轩影闻到了酒味,又看苏月一穿着睡衣,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女娃娃还说自己生活能自理,有时候做事简直胡来。

    苏月一被抱到沙发上,正对着视频。苏格看苏月一红透着脸闭眼喘息的时候就忍不住叨叨:“你这孩子总是不顾自己的身体。让你找人照顾有什么好倔强的呢!轩影,你今后别让她乱来,有必要的时候就跟着她知道吗?”

    “你吵死了。”苏月一缓过来一点后就超级烦躁地骂了一句,一把关上了电脑。她这暴脾气真是遗传的母亲。

    时轩影在身边看着苏月一难过扶额的样子,暗淡了眼眸:“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我怎么了?喝酒不就是给吐的吗?”她狡辩。

    时轩影不想理她,他走到小吧台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

    苏月一拒绝,她不喜欢甜的东西。但是时轩影逼她喝了下去。

    就是这么霸气,苏月一不听苏格的,还倒是听时轩影的。也许是这一年来,时轩影对她尽心尽力的照顾让她对他有些依赖。

    “时轩影,我问你,你和我说实话,”苏月一缓过来后抱着抱枕,呆呆地说,“你和他们是不是那个人安排来的?”

    时轩影微眯眼,不置可否。

    苏月一听不到他的回答,心里多少有点数。她哼笑着站起身,走向内卧。

    “要是被我知道你们敢把我的情况告诉那个人,你们知道我的脾气。”她留下了这话,再也没有了声音。

    时轩影淡淡看了内卧的门口一眼,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开口。

    最后他走到内卧门口说:“明天是夫人的忌日,早上七点,我在楼下等你。”

    里面只传来窝在被子里低低的“嗯”的一声。

    随后时轩影就出去了,关灯,祝她一夜好眠。

    第二天苏月一早早来到了楼下,她穿着黑色的长裙,披散着黑色大波浪卷发,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

    这让已经开车到楼下接她的时轩影和秦木同时嘴角一抽,怎么弄得出丧一样?

    等他们开车到墓园的时候,苏月一还是和死人一样,十分阴郁。这要被夫人看到了,非得觉得苏家虐待了她不可。

    而这时候天公又不作美,阴沉沉的,压抑人心。

    这是苏家私人墓园,很大,是苏格为苏月一母亲建造的。

    苏月一站在母亲墓碑前的时候,看不出她有怎样的表情。她只是静静看着,没有说话。

    时轩影和秦木在她身后看着苏月一站了半个小时没有动。他们心里知道苏月一对母亲的执念,说是说不出来的,只有这样长时间看着以表达她的思念。

    终于苏月一动了一下,她前倾抚摸了一下墓碑,然后整个人去吻了吻冰凉的碑。

    然后她没有犹豫转身就走,并没有献花,更没有说话。或许在她心里,她的母亲还没有故去,只是睡着了而已。

    苏月一抬头看了一眼遮住太阳的乌云,她静默了一下似乎想了什么却又突然偏头去寻找。

    时轩影和秦木不解,她这是怎么了?沉默的一惊一乍真的很吓人,感觉她中邪了。

    苏月一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心里顿生一股由然的熟悉感。所以她才去寻找,但是看遍四周,什么也没有。

    最后她还是走了,车消失在墓园的时候。墓园才响起脚步声。

    一束美丽的百合花安安稳稳地放在了墓前。阴风吹过,摇起了花瓣,顺走了花香。

    发丝丝软软地扬了起来,他静静看着墓碑上的字,许久才含着轻松的笑意说:“言阿姨,我代父亲来看您了。您知道您女儿来看你了吧,她很好,以后也会很好,我会照顾好她的。”

    他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墓园,可是这时候还接到了夺命连环催的电话。

    “哎呀,您老还没来学校啊,学生都等不及了。”

    “主任,您也得让我缓缓吧。”

    “哎呦,我们的好老师啊,我们哪里想得到今天又来一批学生要听您讲课嘛。这样,第一节课我先代着,下节课你再上好不好?”

    “好,我这就过去。”

    这蓝因大学来了一名双博士学位的老师已经传遍了整个贵族学校。

    他昨日上了一天金融学所有的专业课所学知识,彻底打响了这位高智商博士的名声。

    虽然在蓝因双博士学位的老师很多,但是那么年轻,那么帅的还是唯一一个。

    在学生看来,那位老师人不仅温柔还帅得让人心动,堪比人间尤物。这些如狼似虎的蓝因的贵族学生们怎么可能不对他虎视眈眈。

    今天或许又是博士小哥哥笑着招架一群贪狼的一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