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五章 一天天的净是些麻烦事
    明亮温馨的病房内,苏月一漫不经心地剥着橘子,眼皮抬起看了一眼躺床上的纪北安,幽幽说道:“装,接着装。”

    纪北安动了动眼珠,表示并不想睁开,然后他哼了一声侧翻过去继续睡。

    “为什么不吃早餐?你低血糖很严重。”

    纪北安没说话。

    “好了,是我没照顾到你。给你放一个星期的假,好好休息。”苏月一看他已经醒了,就把剥好的橘子放在床头,自己起身走了。

    “苏月一。”纪北安却开口叫住了她。

    苏月一停住脚,嗯了一声。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他都这样了,还顾及着她。

    “不会,你的身体重要。”苏月一最后还是走出去了。她不想给他太多希望,最后只会伤害到他。

    “不是你爱吃的早餐,我才不吃的。”纪北安蜷缩起身体,揪住了被子,喃喃自语。

    苏月一依靠在病房门口,想了一会事。路过的人都好奇地看她一眼。

    此时苏月一身上的痞气很明显,在这中心企业城的医院里,没有什么人见过她,所以她有些肆无忌惮地在抠指甲。

    这是她的习惯,也不知什么时候养起来的。反正她抠指甲的时候,那股浑然天成的懒散与漫不经心总能从骨子里诠释出痞气来。

    等她抠完指甲,想好事来了,就单手插裤袋径直走过医院长廊。

    这里的医院很高级,暖色调为主,让人看着心情好。

    前面就是电梯,苏月一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那边电梯里走出来了三个人。

    她微眯眼扫了他们一眼,几乎同时看到对方。

    苏月一表情淡淡走过去,南宫若熏看到她的时候,眼神痴迷了一瞬。苏月一永远都不知道她痞痞走路的样子有多美,多撩人。

    “怎么会在医院,生病了吗?”他站定在苏月一面前,细细看着她一身,就算看到她的样子很正常也担心。

    “没有。”苏月一简单回了俩字,眼神若有若无地扫过他旁边的两人一眼。

    “我们先过去。”南宫见月对南宫若熏温润地说了一句就先走了。她身边的女人也大大方方地跟了过去。

    苏月一抬脚也走。可是南宫若熏拉住了她说:“爷爷住院了,去看看吧。”

    昨晚不还好好的吗?苏月一犹豫了,有丝不耐烦。有些事,有些人一旦沾亲带故,就麻烦。

    他们走到玻璃窗外边看着里面插管躺着的老爷子,南宫见月和一个女人在里面和医生说话。

    苏月一看了一会那个女人,很好奇那是谁。

    “那是我哥的未婚妻子。”南宫若熏就知道苏月一疑惑。

    “哦,看着比我贵。”苏月一打量那女人的一身,随意说了一句。

    南宫若熏不动声色地挑眉,这是比较上了。

    “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比不上你。”他将苏月一带到身前,眷恋地抱着她,语气很阴沉地说,“只剩下一个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人的胸膛很宽阔,苏月一被他从背后抱着,暖暖的。可是他的心情很不好。

    南宫家掌控金融产业,经济实力雄厚,担任梅岛四大家族之首。老爷子早已经让南宫家两位少爷接手家族产业,事业可谓风生水起。

    尤其是南宫若熏冷酷无情,手段非常,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被看好是下一任继承人。

    但是这样的男人也会在爷爷时日不多的时候,露出这样无奈的一面。

    苏月一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老爷子选择的道路,最后的时光里只有按自己的想法来活才不会有遗憾。后辈们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昨晚他说想参加我和哥的婚礼。”

    苏月一晃了晃神,她很不喜欢听这样的话,这是在逼她。

    “凭什么,要我牺牲自己。”苏月一冷着脸,有说不出来的倔强。

    这是在拒绝,在违抗。但是南宫若熏并不打算问她的意思,他只是陈述未来的事而已。

    “乖,听话。我这边会开始准备。”南宫若熏低低地亲了一下她的额角,想把她带进去。

    可是苏月一却挣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看样子也是难得的生气。

    南宫若熏侧身看着她走远,没有阻止。但手早已经握成拳,彰显十足的压迫力。

    走医院门口,苏月一有些喘不过气来沉重地呼吸着。她刚才差点控制不住情绪。

    一阵热风吹过,她闭了闭眼睛。如果再不使点手段,她会被拖入地狱。

    往往现实就是那么奇妙,当苏月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仿如新世界。

    “嗨,照片上的女孩。”

    他站在阶梯下,正对着她,微微抬头,扬着温和的笑容,声音清凉舒适,在这热风里俘获了温柔。

    苏月一傻愣愣地看着阶梯下的他。这一张离得只有两米距离的脸再一次闯入了她的世界,那么心动。

    原来他们是这样再一次见面的。

    苏月一说不出话来,一眼万年也看不够他。

    这个人为什么会有那么神奇的力量,第一眼扰乱了她的心,第二眼直接救赎了她的心。就好像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认识的。

    时间如果可以禁止的话,苏月一希望停留在这一刻。

    但是苏月一还没有想好怎么去开口,一道清脆的声音就从她身后传了过来。

    “辰悠哥哥,我买好啦。我们走吧。”一道倩影飞跑过苏月一身边,淡淡的香味明明美好,却刺痛了苏月一的心。

    这是谁?

    女孩娇俏着小脸,跑下阶梯,很是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药袋,娇嗔着说:“你看,我这不是买来了嘛!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我不会买药了。”

    “我不是怕你认生嘛!”他笑眯眯地看着女孩跑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更是温和宠溺。

    “哪里会,我都这么大了。走吧走吧,再去买其他东西。”女孩作势就要拉着他走。

    苏月一动了动身,她自己都不知道想做些什么。却只看到他对她扬了扬手表示再见,就跟着女孩走了。

    那个女孩回头看了苏月一一眼,充满疑惑,然后她似乎是回头小声问了他。

    他们两个再说什么,苏月一也听不见。只是看着他们走远而半天反应不过来。

    靠,苏月一能爆粗口吗?那个女孩谁啊!苏月一顿时心情又不好了。她莫名其妙就跟了上去。

    是的,跟踪。苏月一至今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这方面的癖好。

    苏月一慢慢走在后面,前面很远的地方才是他们。

    他们走了很久,苏月一也一路跟着。

    她看到他陪着女孩走到了繁华的街道,路过好多店都会进去买东西再出来。出来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们相处温馨的样子。

    苏月一气的……她这个天塌下来都可以不动如山的冰美人确实气到了。

    这次她看到他俩出来的时候,女孩蹦跳着拉住他的手开心地说着什么,他俩手上还戴着同款红绳。

    苏月一歪头看着他们走掉后,吊儿郎当地进了那家饰品店。

    “按照刚才那俩人买的红绳给我拿更漂亮的。”

    “他们挑的是最好看的了。要不您再找项链什么的?”

    苏月一不管,走去挑了她认为好看的一对买走了。

    但她出来时却发现他们不见了。跟丢了?苏月一怨气爆棚。

    “呲啦。”这边是路上的车猛刹的声音。接着又来了好几道。

    “找死啊!”路怒司机开窗就骂,其他司机也续骂起来。

    至于是怎么回事,是说马路上突然冲过一个身手敏捷的小伙子害得一辆车猛刹,后面的车连锁追尾。好些老司机躲开却被后面车追尾。

    几乎一下子,一个人造成了车祸现场。

    然后又有好几个小混混也冲马路去追那个小伙子。更是把路边的行人给撞得东倒西歪。

    前面的小伙子大肆扬着笑脸,十分轻快地左右绕过行人,那一张帅气的脸十分张扬,身上名贵干净的衣服合适修身,倒是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纨绔的贵公子。

    小伙子对后面追来的人挑衅地竖中指,突然邪肆的样子撩拨了不少路过少女的心。

    言苏予继续跑着,但是看到了前面一脸怨气的姑娘就笑得更放肆了,大喊:“姑娘,借你的手一用啊!”

    言苏予跑过苏月一身边就顺手拉上她的手把她给往后带飞了。

    苏月一的头发一旋转都飞乱了,她本人也惊讶到无法反应,差点被带摔死。

    言苏予瞥眼看到苏月一凌乱的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妹妹,你好可爱啊!”

    苏月一忍,被拽着跑,她可以忍。倒是她跑稳了后看到身后追上来的人就突然把言苏予给反拽到两栋建筑之间的小道里去了。

    言苏予惊讶地哦了一声,然后措不及防就被带停下来,向前刹脚。

    苏月一揪住言苏予回身问:“怎么回事?”

    “昂?很明显啊,要揍我!”他大方,说得轻松好笑。

    苏月一白了他一眼就听到进来小道的带头的人说:“言大少爷,我们混的可不管你身份多牛逼,敢动我们大哥的女人,你就得残知道吗?”

    还是些出言不逊,毫不怕事的混混。应该势力挺大。

    “嘿嘿!”言苏予却歪头咧嘴笑了,他这也是个混的样子,只不过生来尊贵,“妹妹,有人要你哥残废唉!你说该怎么玩?”

    苏月一懒懒地掀眼皮,看了那些混混一眼,同样混的样子,“看他是动手还是动脚,来的都卸了。”

    “喔,苏妹霸气。”言苏予也没闲着,撩起袖子就摆出了干架的仗势。

    混混们也都知道规矩流程,全部上来就开打。

    苏月一上脚就横踢,撑着言苏予给了他们一个见面礼。言苏予顺风顺水拉住苏月一将她旋转到他身后,他向前抵挡住了冲过来的拳头。

    苏月一在他身后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攻击。他们分工利落地击退了好几个,但混混们就像小强一样继续上前打。

    还有人拿出了小刀,短棍有豁出去的气势朝他们挥去。

    苏月一眼尖地看见言苏予那边有人偷拿出了小刀,她顺脚把言苏予踢开,自己抓住那个人的手往旁边拧,还砸了一拳。

    也不看看她是不是打架长大的,就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拿刀?

    言苏予狠狠摸了摸被踹到的腰,故作委屈:“妹妹你是不是觊觎我家财产,下脚这么狠。”但是随后就把那个拿刀的踢趴下了说:“都怪你。”

    “兄弟们,一起上。”带头的人眼看局势不对,就拥呼着所有人一起上。

    之前不是把他们打散了嘛!现在来群攻战术?好啊,苏月一打架怕过谁。

    到最后还不是某女踩着好几个倒地爬不起来的人继续打架。

    但是事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不知道哪个混蛋趁言苏予不注意绊了他一脚,他防然不及向前扑去,就是苏月一去拉住他也被带了下去。然而一把尖锐的刀就猛地朝苏月一身后刺去。

    言苏予余光正好瞥到,他及时伸手就揽住苏月一,把她护到身下带着滚开了。

    同一时刻,一声枪响打破了这里的混乱。

    刀哐当落地,伴着人也倒地,血从身下流了出来。所有人都惊呆不已。

    这岛上禁枪令非常严格,一般混混有枪也不敢在大街上拿出来,更别说开枪。

    苏月一听到枪声,下意识就死死抓住了言苏予的衣服。她和他一起滚了几圈也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就只有枪声惊人而已。

    “别怕。”言苏予及时照顾到苏月一的反应。他知道苏月一怕枪,非常怕。

    混混们看都已经死人了,还是枪弄的。他们怕惹上军人就赶紧狼狈地从小道后面跑走了。

    言苏予坐了起来,把苏月一抱在怀里安慰。这个妹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枪,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真麻烦,又要进局子了。”言苏予抓抓头发,还有点自知之明冷静着等人来。

    这不很快就有警察来了嘛。

    枪声一直都是敏感音。梅岛无处不在的监音器很快做出反应通知给警局某地出现枪声。

    唉,这里确实离局子挺近的。言苏予把已经缓过来的苏月一给拉了起来,就很无所谓地双手抱头,懒懒地和警察说:“我们不反抗,抓吧!”

    进局子家常便饭,虽然麻烦,但顺便进去找熟人聊天也成。

    苏月一也没有说什么,和言苏予一起进了局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