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六章 黑暗的世道黑夜的眼睛
    “老妹,吃点。这里的菠萝蜜还挺好吃的。”言苏予挖了一勺菠萝蜜先吃了一口,然后再挖一勺给苏月一吃。

    苏月一嫌弃地甩眼过去,继续歪倒在沙发椅上抠指甲。

    “你比我还更把这当家啊!”言苏予看她这样子不免得赞叹苏妹就是涩会。

    “别一口一个老妹,我是你姐。”苏月一倒是忘了这茬。

    这货天天把自己当哥哥,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比她玩出生了几分钟,就把自己当老大了。真是笑死人了。

    言苏予这货洋洋洒洒不理会,继续吃一勺菠萝蜜就是比她嘚瑟。

    他俩是随意了,安排他们坐在休息区等着的办公区的警察们看着他们就紧张。

    言家的少爷这又是开什么玩笑进局子了,三天两头来这里想累死他们不成?

    咳咳,这会区老大来了。警察们纷纷到岗位该干嘛干嘛。

    “王警官,把俩位请进审问室。”荀放穿着正儿八经的警服从大门口走进来,看到言苏予他们还闲着就和身边的辅警说。

    言苏予对荀放招了招手,起身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就打哈哈:“去审问室就不用了吧,那里怪阴森的,伤阳气。”

    “你小子阳气太盛,得去一次压压惊。”荀放倒是能淡定怼回去。他拉开了言苏予的手,站定看了一眼苏月一说,“你还把人姑娘拉下水?看来这次要好好关你几天才行。”

    “别介,那是我妹,单纯着呢,进不得审问室。你要不放放水就在这问得了。”言苏予依然在和荀放讨价还价。

    荀放就这样静静看着言苏予,不多时他递了一个眼神给他让他去看身后他嘴里说的单纯的妹妹现在在干什么。

    言苏予挑眉回头。

    苏月一很无聊,她看言苏予在和人说话,她就随意拿起旁边小桌子上的水果刀旋转了几下,试试手感。

    “这不很单纯嘛,玩刀呢。”言苏予撇了撇唇,一脸偏袒地说。

    荀放不想和言苏予逞口舌之争,他果断把俩人带去了审问室。

    苏月一坐下就趴到桌子上去了,言苏予摸了摸她的头说:“睡吧,等会叫你。”

    灯光打到了言苏予白皙的脸上,这张好看的脸难得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苏月一闭眼没理。因为言苏予一抬脚,她就知道这货有多少根腿毛,自然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荀放这个年轻的东城区区警最高长官亲自来审问他们。他坐在对面翻开档案看了一会,然后抬头严肃地说:“子弹来源是对面楼的狙,说说是不是你们私人的保镖什么之类的。”

    “昂?保镖?我要是有保镖能被混混追几条街?”言苏予抬脚架腿上,摆出大佬的姿势反而去质问荀放。

    “不是最好,是保镖的话也不能带枪,你倒多了一个罪名。”荀放放下资料,看了一眼言苏予大佬的样子,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

    “唉!我倒希望是保镖啊,那也不用查这么多,还把我和妹妹关小黑屋。”言苏予觉得可委屈了,伸手顺着苏月一的毛可怜巴巴地说。

    然而下一秒。“啊啊,别,姐……”言苏予叫苦不迭抗拒着苏月一反扭他手的劲。

    荀放:“……”审问室还能窝里反?不过扭的好,叫他手欠。

    “那个……接着问吧。”这边言苏予好不容易脱离了魔爪,就若无其事摆正了态度。

    “那个混混死了,他们是鬼街二老爷的人,现在已经被我们传唤调查。”荀放想了一下,打算把这事先告诉他们。

    毕竟这事看着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这些大家族自己内部能解决。

    “白费工夫罢了,”言苏予耸肩,“我是这样想的,都拿狙蹲点杀人了,那就是有备而来。你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交给军方算了。”

    荀放抽了抽嘴角,他还不知道这是蓄谋杀人吗!

    “军方已经知道了,但我们要节约时间做好能做的调查,不给军方添麻烦。”

    “这样啊!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言苏予放下脚,也趴在桌子上,没骨头地说有骨气的话,“这事给他们,一定不会麻烦。因为他们不查,后果会很严重。我们言,苏两家毕竟不是吃软饭的。”

    荀放眯了眯眼,表情很凝重。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言家少爷的时候就觉得他并非纨绔,试问一个纨绔子弟又怎么敢一人在鬼街那个法外之地布下他的遮天之手呢。他只是喜欢按自己的方式去做不得了的事而已。

    “我知道有些事我们不该管,”荀放终于想好了,“但是我们有必要知道一些真相,才能保护好东城区的民众。”

    “你可以查,”言苏予伸出右手手指贴着桌面划过去,停住之后,手指指向荀放,“但要有足够的命。祝你好运,我们的好警察。”

    荀放强行坚定了一下眼神,看着这两个软骨头,心里不免得第一次感到发怵。

    什么叫越无害的脸越危险,他很有体会。

    审问室里,荀放周边的空气很冷,他旁边的记录员也颤抖着手,不知该怎么记录下去。

    “头,军方来人了。”这时门被敲响。

    “妹,起来了。我们回去吃饭,怪饿的。”言苏予揉揉肚子又推推她。

    “叫姐,臭小子。”苏月一懒趴趴起来,觉得身子重,便搭上言苏予的肩膀起来。

    言苏予瞧了她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歪下身让她搭着慢慢走:“几分钟而已,你憋会气不就可以呼吸到和我同量的空气了!”

    “你怎么不多吸点赶上我的量?”苏月一才不想给他的嘚瑟当垫背的。

    “那可不成,爷爷教导我要稳重,呼吸也是一样的。”他还有理了。

    苏月一也懒得和他呛,问:“外公最近怎么样了?”

    “想你呗,还能怎样,天天把我当空气。”言苏予想想还有点气。

    “要不去看看他。”

    “真的?那好,现在就去。”

    他俩有一下没一下聊着,很自然地走出了审问室。

    走出局子,苏月一被门口的车晃了眼。

    三辆军车稳稳停在了局子门口,在这日光下让人生起敬畏之心。

    苏月一恍然地看着车,手指互相摩挲了一下,掩饰自己的紧张。

    言苏予没注意到苏月一的紧张,他反而是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同时车里面出来了一位穿着军装的军人。

    原本这车就极其惹眼,下来的军人更是使得周围人侧目而视。

    靠,今天算是赚了,竟然能见到守护梅岛和小梅岛的路家军人。

    “军哥哥好啊!军哥哥辛苦了。”言苏予像个忠实的粉丝很诚恳地说。

    军人对言苏予微微颔首:“言少爷,还是要您随同我们调查。”

    “哦?去哪?”

    “您身份特殊,反恐部队直接接手。”

    “好,”言苏予很爽快答应了,然后他回身对苏月一说,“老妹,你要去吗?”

    “不去。”苏月一冷漠拒绝。

    “啊哈,就知道你不去。”言苏予得意极了。他就故意问的,膈应她。

    军人偏头看了一眼苏月一,眸光闪了闪后对她恭敬地点了点头打招呼。

    苏月一自然看到了,但是她没有回应,眼神明显闪躲开。心里很不自在,这军人的态度让她很顾忌。

    “老妹,那你自己回去看爷爷呗。”言苏予想到这事还有些愧疚,明明刚答应她的。

    苏月一随意回了一句:“下次和你去。”

    “也好。”他笑了笑后就跟着军人上了军车。

    直到这俩军车走了,苏月一还没有缓过紧张。她低头阴郁着脸色忍了忍情绪。

    ……

    夜晚,很静。这边的空气是温润舒爽的。(这话可以画重点哦。)

    偌大的庄园里,整齐的灯光通亮,照暖了一片天。

    佣人们工作的声响不大,小心翼翼到极致。

    “你去,把咖啡送到书房。”穿着领事西服的干练女人把手里的咖啡递给了一个看着机灵的姑娘。

    姑娘小心接过,抬眼瞧着冷漠脸的女管家问:“这时候应该没事吧。”

    “没事,手脚轻点去吧。”

    “好。”

    书房在长廊的尽头。一扇古朴大气的门紧闭着,掩盖里面的一切。

    “少爷,咖啡。”女仆轻轻敲了门,声音不必大,里面有机器会放大到合适的音量传达。

    门打开了,被允许进去。

    女仆一进去就低着眼睛不敢四处乱看,轻脚走过接客厅,转过了镂花古木屏风,就进入了私人办公区。

    她很紧张,因为里面的人。

    书房熏染着独特的香,人也散发着淡淡香气。一尘不染的书桌前安然坐着一位挽着衣袖在办公的人。

    女仆将咖啡放到了他的手边,红着脸小声说:“少爷,请趁热。”

    “好,辛苦了。”他拿起咖啡微抿了几口,十分优雅。

    女仆的脸更红了,连忙鞠了一躬就退下了。

    少爷真好看,就算不敢看他的脸,但是少爷就是最好看的。气质独好,万般温暖。

    女仆出来后低头羞涩地笑着。她很开心少爷对她说了话。其实少爷,少爷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可怕嘛。哪里可怕了,明明就是天使一样的人。

    书房内咖啡微凉,喝了几口便没有再动了。

    他接着处理办公桌上的事,今天确实忙了些。但是忙起来也好,能不去想其他事。

    过了一会,他伸手去划开了一旁手机里的来电。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没忍住动手了。”

    “知道。”他的声音没有情绪起伏。

    “我领罚。”

    “不必,没事就好。”

    “那边反恐部队在查当中。”

    “让着。”

    “万一查到您这边。”

    “不会。”

    “是。”

    来电挂断,是一串不符合世界所有规格的号码。

    他继续处理手中的事。

    夜已经深了下来,他还在工作。办公桌的右边放着一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

    屏幕一直亮着,显示着一间已经关了灯的房间的夜视画面。

    天空的初光已露,这时候空气最冷。

    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视线移向了电脑屏幕。

    “早安,月一。”他轻笑,看着屏幕里的床上的人儿窝在薄被里懒懒伸出了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