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七章 捕获奶凶小天使一枚
    希梅里尔气势汹汹地闯入了如澜。这是一大早突然发生的事。

    那位国际巨星明明长得一张可爱的脸,却是个火辣脾气。还是病娇患者纪北安更可爱些。

    此时接待室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现在在哪,只知道接待室等会要大扫除了。

    希梅里尔摔完咖啡杯,扔杂志,掀了沙发凉垫,抠窗叶,踢倒垃圾桶,臭骂如澜接待者,逮谁咬谁。

    他就是一副天下老子最拽,搞破坏你也只能当我是日常活动的架势横行这里。

    而接待人根本不敢动他一分一毫,生怕这个暴脾气的家伙找个他们如澜态度恶劣的理由告诉他们公司,再宣到世界,搞坏如澜名声,这谁也担待不起。

    但是希梅里尔搞坏了大老板最喜欢的梨花画,那是大老板特意放在贵客接待室供人欣赏的。

    接待室的小秘书心疼地将地上被踩坏的画给捡了起来,瘪着个嘴转身就走,根本不敢惹现在坐在沙发上暂时消停的人。

    “唉?”可是小秘书回头就看见了他们如澜男神纪北安拿着一杯咖啡就大跨步走了进来。

    只见他走过去就将咖啡从希梅里尔的头上往下倒,惊叫了许多人。

    啊,病娇男神一点也不可爱,但是霸气。

    希梅里尔被烫到跳起来,刚想看是谁,但是纪北安没给他一点机会,直接扯过他的衣领把他拖到小秘书面前。

    别看纪北安高瘦,力气却惊人,他拿起懵逼小秘书手里脏兮兮的梨花就往希梅里尔的嘴里塞。

    看到这些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两个希梅里尔带来的人更是惊呆,完全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他们的骄傲啊,就这样被扯着强喂花瓣?

    希梅里尔几乎发疯,但是他完全敌不过这个神经病的力气。

    等到他的保镖们冲过来的时候,原本跟着纪北安身后的保镖特给力地就压制住了他们。

    大早上纪北安在外面做完节目回来,身后自然跟着一群保镖。

    他们都知道纪北安的脾气,要是谁碍着他做什么事,下场一定很惨。

    虽说这个人不能动,但是纪北安既然敢动,那么大老板一定是护着纪北安。

    “给脸不要脸,这画是你能动的吗?”纪北安恶狠狠地塞完了花瓣就推开了他,拿出身上的手绢擦手。

    虽说这画独一无二,但是被这个家伙碰了就脏了,不要也罢,吃进去最好。

    希梅里尔弯腰痛苦地咳嗽了半天,嗓子被花瓣堵住了极其难受。

    他完全没有想到现在他孤立无援,任人欺负,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小秘书以及接待室的人现在就盼望着大老板能赶来救场!

    要是发起冲突,他们自然帮着纪北安,但是希梅里尔就会被纪北安给揍死。

    啧啧,纪北安果然老板控,超级凶,发起火来嗷呜嗷呜的。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咳咳,我可是洛神贵族,你们完蛋了。”希梅里尔一身狼狈,没有受过这事的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发火。

    多亏他是贵族,自小接受礼仪教养,从没有对别人动过手,就只能瞎搬身份。

    不过刚才他捣乱的时候,教养都喂了狗吗?

    “我管你什么贵族,惹我不爽照打。”纪北安压了压手关节,妖精一般的脸显露认真的狠戾。他作势就要招呼他的脸,也早就想打了。

    “北安,住手。”苏月一来的真的很及时。

    纪北安自然听到了,但是一听他就加快速度赶时间揍了他一拳。

    苏月一愣了一下然后装作没看到,她扫视一圈这里的狼藉后,回头对押着希梅里尔保镖的人说:“送去中城区警局,就说是闹事的,再让局长来一趟。”

    “喂,凭什么,你们敢动我们少爷,洛神家不会放过你们的。”保镖们叫嚣着,后面还骂了人,不过很快就被带走了。

    “听说过,你是洛神家的小少爷。”苏月一看那个捂着鼻子的贵公子正睁着泪眼盈盈的眼睛看着他们,她有点意外。

    他似乎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又不敢说出来,真的就欠收拾。

    他是看准了这里的人软弱不敢动他,他才嚣张的吧。现在倒是被纪北安打怕了。

    希梅里尔半天才哑着嗓子说话:“你,你们欺负人。我,我父亲说过不能动手。”

    “呵,坐吧。”苏月一不明含义地呵了一声,然后走到沙发群让他入座。

    希梅里尔没敢动,但是纪北安幽幽瞥了他一眼,他立刻坐过去了。

    希梅里尔其实有些娇小,虽然这词不对,但确实他一坐下来委屈缩身体的时候就显得楚楚可怜。

    他一头好看柔顺的金发上全部都是咖啡,衣服同样遭殃。精秀的瓜子脸脏一块红一块的,实在叫人看不下去。

    “送一杯橙汁进来。”苏月一吩咐接待人。

    希梅里尔缩缩鼻子,然后幽怨地看了一眼苏月一说:“我不喝橙汁。”

    “谁说给你的。”苏月一淡淡道。

    敢情这小少爷被伺候惯了,有东西送进来就是给他的吗?

    “哦,好吧。”这货倒还勉强接受了一声。

    橙汁送进来后直接给纪北安,纪北安乖乖喝了。苏月一担心他低血糖,所以每天给他喝果汁。现在又是早晨,很需要橙汁。

    可是希梅里尔却不爽地看了一眼纪北安,凭什么打他的人有橙汁喝,他被打了就要在这受委屈。

    “说吧,为什么闹事。”苏月一喝了一口随后送进来的牛奶。

    希梅里尔盯着苏月一手里的牛奶,更幽怨了。一个个都有东西喝,他也喜欢喝牛奶。

    “这会哑巴了?刚才你不挺横!”苏月一顺他的视线瞧了一眼手里的牛奶,然后放开喝完,一滴不剩。

    希梅里尔咽了咽口水,然后十分丧气地撇头不想看他俩的说:“能不能别叫警察来啊。”

    “已经在路上了,要不你去送走。”

    “可我也被打了,追究责任的话,他也有错。”希梅里尔伸手指纪北安。

    “你自己撞的怪谁。”

    “他打的,不是我撞的。你刚才不在这嘛。”希梅里尔惊讶极了。

    “是你自己撞他拳头上的没错吧。北安平常蚂蚁都不舍得捏,你造谣有意思吗?还是说你还想把这里的杰作也推到他身上?”苏月一说得真像那么回事。

    希梅里尔已经瞪大眼睛无法言语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我,我,我没有。这是我自己弄的,我承认。但他就是打我了。”

    “承认就好,”苏月一招手让小秘书过来继续说,“算一下损失多少,包括你们的精神损失费,直接打电话到明雅要十倍赔偿私了,对方要是不信,希梅里尔先生可以作证。”

    希梅里尔:“?!”他可以作证什么?

    “为什么?赔偿可以,但是为什么要告诉明雅,而且十倍又为什么?”

    “是你不想让警察解决,那就私了。但你未成年,我不忍心欺负你,那就让公司替你担着,而如澜身为受害者可以提出任何要求。怎么,又不愿意私了吗?好,起诉吧。这么一大早如澜的人就受这气,看来有必要上升一下问题严重程度。”

    苏月一赤裸裸的威逼把希梅里尔这个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说得一愣一愣的。

    “别,不是。你不能告诉我公司。我我我……我赔偿就是了。你,你可以欺负我的。”希梅里尔差点就要嘤嘤嘤哭了。

    但是苏月一却面露难色说:“可你太可怜了,我真不忍心。你公司那么宠你,不会连这点事都担待不起。你到底怕什么。”

    “我没怕……”希梅里尔小声嘀咕,“因,因为这不是我公司让我做的事。”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这胆子自己闹事。”苏月一挑眉继续逼话。

    希梅里尔低头委屈:“……”

    还是不肯说吗?苏月一继续开口:“你去洗洗吧,好歹是公众人物,待会出了如澜,警察不是经纪人,不会给你挡脸。”

    哇,一听警察,希梅里尔都吓哭了,他要是进了局子,公司就知道了,然后他父亲就知道,会把他皮扒了。

    “我,我错了。有人教我闹事的,他们说我可以诬告你们对我无礼,而我才闹事的。这样,这样……对啊,我可以告你们对我无礼,但是你怎么没等我告你们,你们就要抓我走。哇,我哪里知道你们真敢动手。我害怕还不成吗!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啊。你还不给我牛奶喝,还吓我。哇,我哥我姑我姐都宠我,我父亲虽然会揍我,但我是他的小儿子,嗝,你们如澜怎么那么欺负人啊,一点都不绅士,公司都是宠着我的,嗝……”希梅里尔已经没有了思维逻辑,鬼哭狼嚎还气得打嗝。

    就因为被打了,苏月一还先发制人整他,他就怕了。

    唉,苏月一沉默着让他嚎,等把委屈发泄完了,他就会乖的。

    怎么说,苏月一之前查过希梅里尔的性子,自小就在宠爱中长大,没见过可怕的世面而单纯娇气。

    像他这样性格的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发火的,背后一定有不怀好意的人教唆他这样做。苏月一就是知道这些才欺负他。

    “嗝,嘤。警察走了没。”希梅里尔好不容易停下来,还是担心这事。

    苏月一没说话,希梅里尔看她这样更伤心了,接着扁唇哭。

    “告诉我是谁教你闹事的。”苏月一打的这主意。

    “嗝,没,没有人。嘤,你不让警察走,我,我生气。”

    “北安……”苏月一懒着嗓子开口。

    希梅里尔腾地看向纪北安吊儿郎当插裤袋看着他的样子,就吓得又打嗝起来:“嗝,不,嗝。是,是我表哥。嗝,他,他也是怕我受,受欺负。”

    好了,知道是谁了。苏月一站起身来就走。她懒得在这里耽误功夫。

    “嗝,你,你不管我啦。嗝。”

    “给他一杯牛奶,送回去休息。”苏月一留下了这一句话,没有犹豫直接走。

    希梅里尔看着苏月一的背影,眼睛雾蒙蒙的。看着看着他就站起身要去追她。

    但是也要走的纪北安却回头看向他的动作,危险眯眼:“坐回去。”

    “我不。”希梅里尔这会倔强起来了反驳。

    纪北安盯了他一会,后退抽出手来开始动手。

    接下来的画面省略一万字。

    (小天使因为一杯牛奶被我们女主给收入后宫啦嘎嘎嘎。)

    良久,苏月一才想起等会和纪北安还有工作做。

    “纪北安人呢?叫他去录音室。”苏月一拨通办公桌上秘书电话说。

    “他还在和大明星玩呢。”秘书回答道。

    苏月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