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八章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如澜录音室。

    苏月一和纪北安在录音棚里对好了词就开始录歌。

    他们要合作纪北安拍的职场悬疑电影的宣传歌。词曲皆他所作,为男女对唱。

    这是他第一部电影,对他有很大意义。所以苏月一答应和他合唱。

    苏月一唱歌是真好听,她一直以月满为艺名为不少如澜艺人和声或者与之合唱。在网络上月满的声音很有知名度。

    外面调音师打了一个OK手势,他们就开始唱。

    “无他,宿寥之妄。风扬,回轨皆相。冥望,鬼手篆刻成花。”苏月一唱出暗影重重,诡密行事的飘渺低吟。

    “影~杀,寂像~”纪北安逐渐调长气息,唱出幽静诡异之意,“你~为谁麻,疯了一样,天下~皆她。”前铺诉盲问,后皆字突高,他字意难平。

    “追上的袖花,凋红了盛夏,那一眼,是今鸦~”突变的凄苦音又由苏月一渲染,鸦字后是诡长的叹息。将电影中为她杀人的杀人者的挣扎与愤怒换成了悲剧来吟唱。

    “我要~你回答,对世俗的谩骂,听得见吗~你渴望我吗~”纪北安想到他拍摄电影中的角色是杀人者,为了一个在底层努力向上爬的同乡姑娘,戴上老实的面具而不断杀人,为她铲除威胁的剧情。

    那是爱吗?是爱吧!不惜手染鲜血也要做好爱人的嫁衣。

    刚开始苏月一接到剧本时觉得纪北安演不出乡下人朴实的感觉就推了。但纪北安却看中,坚持去试镜。

    虽然化妆也难掩他的美貌,但是纪北安在杀人的那一刻露出的与外表极其矛盾的样子的画面震撼了全场。

    看得苏月一都差点认为他是那种外表与背后为黑白两极的人。

    好在后面纪北安还算憨憨,没有那种倾向。要不然苏月一会以为她捡了一个杀手回来。(卑微作者求想说点啥,但是不好透点啥。)

    第二首是纪北安独唱,苏月一给她合女戏腔一部分。

    第三首是影片中插曲,苏月一独唱。

    她原本唱的好好的,却看见玻璃外的门打开,走进来了一个人。

    她顿时愣了一下,没想到南宫若熏会过来。以他的身份是可以随意进来的。

    他站定在玻璃外,看着苏月一在里面录歌。

    苏月一对上他温柔的眼神,措不及防转开。

    太可怕了,这个杀伐果断的男人露出这样的眼神真的让人害怕。

    等苏月一录好歌出来,她深吸一口气问:“有事吗?”

    “真好听,”他却挂着笑,伸手去牵她,“我带你去吃饭。”

    苏月一连忙避开他的手,神色冷了冷说:“我忙着呢,没空。”

    “你不是对我哥的未婚妻有兴趣吗!她请客。”南宫若熏直截了当说出这番话来,这次他几乎是钳制住了苏月一的手腕。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冷然。

    “她还有工作,你听不懂吗?”这次纪北安出来对上了南宫若熏。

    他没有看苏月一的状态,隐隐敌视着他面前这个威胁苏月一的男人。

    “你好像没权管你老板的事。”南宫若熏轻蔑地看了纪北安一眼,然后带走苏月一。

    纪北安伸手就要拉回苏月一,但是苏月一却瞥了一眼纪北安,眼神沉冷,示意他别管。

    连她也这样吗!纪北安一时停住了手,站在原地看着南宫若熏得意地带走了苏月一。

    南宫若熏就知道苏月一选择的是他,这个女人野心很大,他很乐意以一己之私去惯着这个女人,直至她乖乖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只有这个女人可以。

    苏月一知道他是故意的,牵着她走过这里,被所有人看见,传遍如澜。

    而且他何其聪明,那次苏月一只不过多看了那个女人几眼,他就知道苏月一的心思。

    这一次,是他赢了。

    走出如澜的时候,闷热的天气让她很是不舒服。她脱开了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

    南宫若熏也没拦着,他打开车门请她进去后自己上了车也不急于开。

    他一把扯过还没坐稳的苏月一,勾住她的后颈,偏头亲她。

    苏月一闭眼让他亲,没有反应。

    可是他却几乎把她亲到窒息,苏月一才推了他一下。

    “下次记得张口。”他放开了苏月一就开启车。

    苏月一歪倒向车窗,又是懒懒的不理人,看着生无可恋。

    这日子还有法过吗?一分钟后,苏月一踢了南宫若熏一脚说:“开慢点,急着投胎吗?”

    其实车不快,反正苏月一是没事找事,找发泄口。

    然后南宫若熏撤回右手边摸苏月一的大腿,边加速单手开,苏月一沉默了。

    呵,真要投胎也成。

    苏月一坐正身体淡然地把南宫若熏的安全带给解开,然后继续歪倒一边抠指甲说:“你死了没关系,我要是伤着,你们家看着办吧。”

    南宫若熏:“……”

    啧,别人追女人顶多玩物丧志,他追就要舍命陪君子。

    车提示安全带没系的声音一直在响,但南宫若熏就是开到目的地也没敢系回去,毕竟身边的母老虎能做你想不到的事来整死你。

    苏月一下车发现这是一家东城区的高档中餐厅。

    她来过几次,是因为想见这里的老板,但是人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喂,你认识这的老板吗?”苏月一连名字都懒得叫。

    “认识。”南宫若熏的大长腿几步走近她身边,十指扣紧她的手带她进去。

    苏月一嗯哼了一声,意思明显。

    南宫若熏看里面的人已经入座了,他略微不满道:“好,有机会带你见他。”

    苏月一则表示满意,这货总算做了人事。

    里面被包场,正中间坐着两个人。女的在温温婉婉说话,男的随意听着。

    他们进来时就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苏月一远远看了一眼南宫见月,难得浅笑。南宫若熏不动声色握紧苏月一的手。

    那边的南宫见月也回以微笑,十分得体绅士。

    “嫂子倒是挑了个好地方,一一很是喜欢。”南宫若熏坐下来就说。

    对面的女人优雅可人,听到这话看向了苏月一,温柔笑道:“妹妹喜欢就好。”

    苏月一没说话。她能不知道南宫若熏什么意思吗。不就可以见到人家老板吗,她也没表露出喜欢的样子吧。

    “注意身份措辞。”南宫见月却怼了他弟,让她旁边的女人尴尬不已。

    苏月一接着哼笑,抬眼对对面的女人说:“他不懂事,你也没脑子啊。”

    “苏月一……”南宫若熏偏头叫了她的名字,眼神有些冷。

    “你凶我?”苏月一质问。

    南宫若熏摩挲手指顿了顿,然后似乎无奈伸手摸了摸苏月一的头宠着说:“我错了,乖。”

    好嘛,苏月一上来就给了南宫若熏一个下马威。

    对面女人心里揪得很。这个南宫若熏的未婚妻果然心思深,又受宠,不好对付。

    “是我不好,只顾想妹妹喜欢,一时忘了身份。”女人尴尬含笑道歉。

    苏月一看桌面上有她喜欢吃的东西,她自个吃了,压根不给面子。

    “月一,明天蓝因那边的毕业典礼你去吗?”南宫见月倒是和苏月一聊了起来。

    苏月一想了想:“不去。”

    南宫若熏撑着脸,看苏月一怎么都看不够。

    她吃东西很可爱,会鼓出小腮帮子,满脸的胶原蛋白。鼓出白白的肉让人想咬一口。

    他开始盘算起什么时候娶了她,把她给吃了。

    苏月一瞧了一眼他这色咪咪的样,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这个男人对她不屑的态度。

    人生打脸可真快,凑过来给抽。

    “苏小姐很喜欢吃牛肉吗,我家做得也不错,哪天我请苏小姐去我家尝尝好吗。”

    “牛肉这玩意蛋白质高,丰胸。你还是少吃点。”苏月一人也没看,就吃着。

    “什么?”女人很惊讶苏月一怎么说起这个。

    南宫若熏顺着苏月一的脸往下看,啧,小女人的胸还不够。所以以后牛肉要多喂些。

    “月一别开玩笑了,你这不也在打趣我吗。”南宫见月笑了笑。

    “哦?你女人身材这么好,你该开心才对。”

    “我?”女人顿时红了脸。

    这丫头在说她胸大吗?额!

    “不太喜欢。”南宫见月稍微冷了脸说。

    “唉?见月,你在说什么啊。”女人带着娇嗔挖了一眼南宫见月。

    南宫见月安抚着说:“你别被这丫头坑了,我不噎住她,她能更嚣张。”

    “你别见怪,我是口不择言。”苏月一倒客气了点。

    然后她踢了一下南宫若熏:“往哪看呢?”她早就注意到了这货的视线一直往不该盯的地方看。

    “你提的,不赖我。”南宫若熏瞥开眼。

    “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呢。”苏月一问。

    “是哦,我都给忘了,”对面女人讶然,不好意思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林欣雅。”

    “哦,我苏月一,”苏月一回握了一下,“我们去别的地方说会话吧。”

    “好啊。”林欣雅欣然接受。她心里不想和苏月一呛。尤其是刚才谈的这些话让她知道苏月一是在试探她。

    只要她自己能忍,苏月一也不会和她无缘无故作对。她一表露友好之意,那么她就会顺势而为和她好好相处。

    这俩女人去玩了,留下来的俩兄弟就没了话。他们的感情并不好,南宫若熏心里其实不待见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这边苏月一带林欣雅去了按摩店。

    林欣雅像一个小白,她一看按摩店就好奇,她从没来过这里。

    “嗯,啊。”苏月一趴在按摩床上发出了阵阵叫声。

    给她按摩的女技师边按边说:“小姐,您这身体劳累过度了啊。”

    苏月一知道,她成天忙如澜的活,时常身体痛。

    “呵呵,你怎么跟老太太一样。”林欣雅在一旁也接受按摩,不免得打趣。

    “你生来是小姐,体会不到我的痛苦。”

    林欣雅一时没话讲,她确实没累过。

    “可你至少有事业。我就没有,只等着嫁人。”林欣雅让给她按摩的人下去了,她的身体好着呢。

    苏月一等按摩完了,也叫按摩师下去。

    “我知道你家里是开银行的。”苏月一起身坐在床边,修长白皙的腿悠悠晃着,似乎开始了整人。

    林欣雅有些高傲地扬了扬下巴说:“是啊,我爸比是行长。”

    苏月一看着她得意的样,不禁冷笑:“你成天在外面玩,也没想过帮你父亲拉生意?”

    “我帮他拉什么生意,我现在可不管。”林欣雅疑惑。

    “你嫁到南宫家,只会吃喝玩乐说得过去吗?”

    “我爸比有钱,他会给我撑腰的。”林欣雅还没有意识到苏月一话里意思。

    啧,确实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会说表面空话却不会做事。

    “你以为见月会接受你家的钱?他不至于还要靠你们施舍。”

    “不是,他娶我就是得到我家了。我的就是他的,不存在什么施舍。”

    “呵呵。”苏月一觉得好笑,她站起身朝她走去,“你还没我了解他。”

    林欣雅:“……”她暗暗皱眉,苏月一这话什么意思。

    “看来你还是不懂老爷子给他们定婚约的意思,”苏月一站在她面前,撩起她的发,眼神骤冷,“我苏家不比你林家差,但你要是个没出息的,帮不到自己老公,最后你和他还能走下去?”

    “你……”林欣雅抬头死死看着苏月一,她不明白。

    “现实就是现实,你穿得再名贵,那也是沾家里的光。你敢说以后你们林家能帮见月赢了他弟弟成为南宫家的主?”苏月一步步紧逼。

    林欣雅听完顿时就站起身来,看来苏月一并没有打算和她好好相处,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给你两条路,”苏月一如高位的女王,“一,我要你以你的名义贷款三千亿给我,我以后就绝不针对你。二,你不贷,我会让你嫁,都嫁不成。”

    “苏月一,你什么意思?”林欣雅突然就变了脸色,厉声问。

    “没什么意思,你要是喜欢他,选择第一条路就可以。”苏月一懒懒耸肩。

    林欣雅不傻,但苏月一比她聪明。

    “呵,你什么东西,还让我嫁不了。”林欣雅摆高了姿态,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很好,就是要这么开门见山的样子来做交易。

    苏月一凑近林欣雅,比她高半个头,气势逼人:“你喜欢的男人当初可是想娶我的,也就是说你不过是挑剩下的。”

    林欣雅的脸色骤变。苏月一其实心里也别扭,但当初确实是这样,她被当作物件挑。

    林欣雅怒极:“苏月一,你别以为我会受你糊弄,见月说过会娶我。”

    “呵,他那么喜欢我,只要我向他勾手,娶你回家当摆设也不成问题。”苏月一暧昧一笑,笑中是诡异。

    不得不说苏月一这个女人太能看出人的心思。

    她知道林欣雅喜欢南宫见月,所以她之前故意对南宫见月笑,和他说话,而南宫见月也表露出了对苏月一的喜欢。林欣雅都看在眼里,而苏月一也把她看在眼里。

    林欣雅最后也没能答应这件事,苏月一也不急。想击溃人心理,一时间成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