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九章 大佬回收对象的神坑弟弟
    蓝因的毕业典礼,苏月一还是去了。同样做了打脸的事。

    原因无他,被威胁了。

    苏月一是挂名大一学生,一年都没去,这次毕业典礼再不露面,那真得被叨叨。

    也罢,蓝因毕竟是贵族名校,她不想生事。

    车开到了蓝因门口,苏月一下车接电话在线冷漠。

    “苏月一,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勾引见月,我弄死你。”对面的女人已经很狂躁了。

    苏月一就知道她会打电话骂她,没办法,她约见月去吃饭的照片拍得很好。

    “这就沉不住气了,我以为你对自己有信心。”

    “苏月一,你不怕我告诉南宫若熏吗?”

    “你觉得他敢管我吗。”

    “苏月一,我别给我在这里炫耀,他就算再喜欢你,也不可能容许你勾引见月。”

    “不信?呵,去说,我等着。”既然和她讲不了道理,苏月一就干脆让她撞墙。

    苏月一果断挂了电话。但没过一会,她就接到了南宫若熏的电话。

    苏月一直接挂了不理。

    那边南宫若熏边喝酒边放下了手机,微眯眼,不悦道:“这丫头生什么气,我又没说什么。”

    “谁叫你打电话的。”洛行州摸着怀里的猫,懒洋洋道。

    “我想叫她来陪我喝酒。”

    “你以为她会来?我了解你,你就是怀疑了。”

    “林欣雅蠢,比不上我宝贝。”南宫若熏淡淡摇头。

    “你说你宝贝想干什么。”

    “想嫁我。”

    “呵呵,胡说八道。”

    这回南宫若熏没有说话。他真希望是想嫁他。

    苏月一很漂亮,她进入毕业典礼大会堂的时候,不少人都偷眼或正眼看她。但她的表情很冷淡,没有人敢搭讪。

    苏月一坐到位子上,余光可见旁边是一个染着微黄卷发,看样子像初中生的男孩。

    他在打游戏,嘴里还叼着棒棒糖。

    男孩似乎看了一眼在玩手机的苏月一,然后继续打游戏。

    “要吃吗?”男孩不多时把一根棒棒糖递给了苏月一。

    苏月一也没客气,接过把玩着。

    男孩不耐烦地动了动身,也没说话,就觉得无聊。

    “喂,你看着面生。”男孩戳了戳苏月一的手臂。

    “第一次来。”

    “哦,这样。那你知道蓝因新来了一个老师吗?”

    苏月一:“……”这男孩为什么说这些。

    “他是我哥,但是他并没有蓝因的蠢货们说得那么好。我看你是新人就告诉你,你待会别被他的外表骗了知道吗。”男孩自顾自说着。

    苏月一:“……”她能对一个自来熟,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家伙说什么。

    “喏,台上那个就是。”男孩这时候让苏月一往台上看。

    苏月一冷静了一下往台上看去,她不能被这个自来熟的家伙给弄懵了。

    她抬眼看见台上有几个老师上来坐到了台上颁奖台后面的座位上。

    其中一个让她看愣了。是他……

    “看着是不是帅?”男孩问苏月一。

    苏月一来了兴趣也就嗯了一声。

    但是男孩拍上了苏月一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但你不知道,他人品极其恶劣,不给我饭吃,还时常教训我。我妈都没管过我,他管得倒挺宽。”

    苏月一挑眉不语。

    “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喜欢他,长得好看就是好人了吗?他就是个恶魔,只对我姐好,偏心的家伙。”男孩继续黑他哥。

    “你姐?”苏月一显然注意这一点。

    “嗯,我姐。我姐也是个恶魔,他俩挺配。”

    “怎么个配法?”苏月一伸手看了看指甲,漫不经心问。

    “我姐都是被他惯的,在他面前是个乖乖女,对我就是各种冷眼。”

    “你哥对你冷眼了吗?”

    “那倒没有。就实在管得宽,烦人。”

    “你多大?”

    “十五。”

    “十五就染发?你哥不管你还放任你吗?”

    “呵,他管不着。我不还是染着嘛。”

    “所以等会就染回来吧,省得你哥生气。”

    男孩顿时皱眉看着苏月一:“喂,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帮着他啊!”

    “他看着挺好。”苏月一抬眼看着台上的他,微勾唇。

    “完了完了,全校都覆灭了,”男孩接受不了,他对苏月一哼了一声,“你们就这样认为吧,总有一天我会揭穿他的面具。”

    这时候台上的他似乎是看像了苏月一这边。当男孩对着台上的他愤怒挥空拳的时候,他笑了。

    苏月一直接看直了眼。那个人满眼都是男孩愤怒的样子,但是他却还是那么耐心又无奈地笑了。

    苏月一一开始听男孩的话就知道这男孩定然是青春叛逆,他管他,男孩就一个劲黑他,不惜拉她这个陌生人灌输他坏的一面。

    毕业典礼很快开始,校长以及老师都讲了几句。到那个人的时候,他说自己是新来的老师,希望可以见证一个又一个学生完成学业毕业。

    他其实说得挺随意,但是台下立刻一片掌声叫好,可见他人气之高。

    “叫什么叫,说几句话就叫成这样,你们缺心眼啊。”男孩在掌声稍弱,大堂逐渐安静的时候大声喊道。

    整个大堂的目光都往这边看过来,男孩还吊儿郎当地站起身来,对台上的人说:“我就看不惯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恶心的嘴脸。他们是缺心眼,我可不是。”

    “大哥哥大姐姐们,你们可千万别被他给骗了。他是我哥,在家里经常揍我,哪里是现在这个样子。”

    “墨凡,坐下。”台上的人微凝视线,声音不带感情。

    “有本事你揍我啊,我就不坐。哼,你肯定不敢露出你的真面目。要不然你的形象就毁了。”

    啧,台上冷气爆棚,台下议论纷纷。这突然来捣乱的小孩是怎么回事。

    “这位同学,你不是蓝因的学生吧。谁带你来的,请带出去。”这时候校长就急忙说话了。

    男孩死盯着他哥,然后一把把在旁边抠指甲的苏月一给捞了起来说:“她带我进来的,我们就是要控诉你。”

    苏月一站起来的时候视线就宽阔了,但这气氛不太对。她心里叹息了一下,就知道没好事。

    苏月一对上了台上那个人的平静的眼神,他想了想后微微一笑说:“我这就把他带出去。”

    苏月一没有犹豫,拽过男孩直接走。男孩顿时就反抗,还说苏月一倒革命。

    然后苏月一就握紧了男孩的手腕,男孩吃痛地叫了一下,又看到了苏月一那一刻警告的眼神,心里油然而生畏惧之意。

    苏月一很快就把他给带出去了,一到大门口,男孩就站停脚叛逆大喊:“喂,我都给你棒棒糖吃了,你还背叛我。”

    “我没吃,还你。”苏月一把棒棒糖给了他。

    男孩气结:“你,你干嘛不吃。”他以为这个棒棒糖就可以物质绑架人了。

    “我要的何止这个。”苏月一说得不怀好意。

    男孩纠结了一下,然后从衣服裤子口袋里集满了一堆东西说:“随便挑。”

    苏月一看了一眼,烟,打火机,游戏卡,钱,还有一个红绳。

    苏月一拿起了红绳,这不是上次他和那个女孩逛街一起买的吗?

    “这个?”苏月一本来想问什么。

    但是男孩一把扯过,脸有些红说:“这个不给。”

    “一根绳子而已。”苏月一抢了过来,又在坑人。

    男孩又抢了回去:“这某人送我的,就是不行。”

    “某人?你女朋友?”苏月一显然更迅速又抢了回去,这次她一下就戴到手腕上去了。

    男孩眼巴巴看苏月一这样做,一下急了:“才不是,你还给我。”

    苏月一别开手,一手顶住他过来的身体,略带痞气:“后退,不然不还。”

    男孩就没见过苏月一这样的女的,简直腹黑,无赖。他暂且后退一步,马上又过来抢。

    苏月一哪能被小孩抢走东西,她勾过男孩的脖子把他压弯腰,低头就说:“你害我也出来了,就不知悔改?这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懂吗!”

    “喂,你放开我。你个坏女人。”男孩挣扎都挣扎不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力气这么大。

    苏月一觉得这孩子真可爱,她本想揪下他气鼓鼓的脸。

    “墨凡,不许胡闹。”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月一惊讶回头,他也从里面出来了。是不放心他弟吧。

    他微笑看了一眼苏月一,然后走了过来扯出男孩就提在手里对苏月一说:“抱歉,他太顽劣了,我教训他。”

    苏月一情不自禁嗯了一声,手有点无措。

    他放开了此时已经焉巴巴的男孩,伸出手说:“拿来。”

    男孩抬眼看他,本来焉,这会倔强:“没有。”

    他微歪头笑看着男孩,眼神就不说了。苏月一看着都觉得不敢惹。

    男孩撅嘴骂道:“你个人面兽心的恶魔。”男孩骂完就把手里的烟那些玩意给了他。

    他满意地收走了,然后一个拳头就轻轻从男孩头顶敲下。

    男孩顿时蹲地哀嚎,叫苦不迭。

    苏月一看愣了眼,看着打得不重啊,怎么就嚎起来了。

    “有耽误你的事吗,我带你进去吧。”他没理会男孩,而是直接和苏月一说话。

    苏月一看着他温和的眉眼,还算淡定地摇摇头说:“没。”

    “既然这样,可以麻烦你先看着他吗?”他倒是不客气。

    这时风一过,苏月一闻到了他身上隐隐散发的梨花香,她一愣。竟然是她喜欢的梨花香。

    苏月一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她点头答应。然后又看着他转身进去了。

    苏月一想打自己的脸,为什么在他面前那么怂。这个人简直就是上天派来制服她的。

    男孩突然扒拉着苏月一的裤脚,他抬起脸,一脸怨气地说:“看到没有,眼神杀人,还使用暴力,他不是人。”

    苏月一低头看他,想了想。男孩叫墨凡,那天那个女孩叫他辰悠。综合起来就是叫墨辰悠了。

    苏月一好像发现了宝藏,她站在原地一脸神秘地抠起了指甲。

    男孩的眼神已经接近鄙视了,他说了这么多,这个女人还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太过分了。

    男孩站起身气冲冲要走,苏月一及时拉住他的后衣领:“给我待着。”

    男孩回头愤怒而视:“我哥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吗?你和他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苏月一走上前两步,看样子很认真地说:“自然是无法形容的关系。”

    男孩撇嘴:“切,我姐喜欢他,你没戏。”

    苏月一:“……”真麻烦。

    “哼,我和你说什么,你个叛徒。”男孩看苏月一失神了,借机报复。

    “等等,”苏月一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给他看,“和我成为同盟,这个就给你了。”

    男孩看了一眼手机里,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惊讶到不行:“这这这,你,你竟然有一叠?”

    “嗯哼,”苏月一收回了手机,然后捏起他身上穿的特制T恤说,“这衣服还是我为纪北安设计的。其他款式都在我衣帽间里,想不想要?”

    男孩惊讶到合不拢嘴,他呆愣愣看着苏月一半天发不出声。

    “不信?”苏月一挑眉看他这反应,随后打了个电话过去开免提。

    “喂?”纪北安困倦的声音传来。

    “我这里有你的一个小迷弟,和他打声招呼。”苏月一说。

    “……哦,你好,我是纪北安。”

    男孩差点晕厥,他伸手就扒拉苏月一拿着手机的手,把脸凑近手机说:“北安小哥哥,你好,我叫墨凡。我可喜欢你了,我一定会去看你的演唱会的,到时候,到时候我能不能去见你啊。”

    “……随便吧。”纪北安困,不想多说话。

    “啊,好的。”男孩激动不已,摇晃苏月一的手,满脸崇拜地看着她,苏月一在他眼里顿变女神。

    “我天,我爱死你了。”男孩激动得不行,一把抱住了苏月一。

    苏月一一脸得意,这孩子全身上下都是纪北安的logo,她有纪北安,还怕收不住一个小屁孩吗?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门票?是最前排的吗?”男孩一脸兴奋。

    “看你表现。”

    “没问题,我帮你追我哥。直接拖洞房去都可以。”

    咳咳,这什么虎狼之词,让苏月一矜持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