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十一章 最是如此平凡与浪漫
    他们家住在一个旧小区里,苏月一走上楼都觉得楼梯要塌。

    墨凡这会有点不好意思挠头说:“抱歉啊,我爸妈住习惯这里了不肯搬,非要等真的拆迁了才愿意跟我们一起住。”

    “没事。”苏月一没有介意。

    墨凡打开家门就冲里面喊:“爸妈,哥来了没有?我带了一位客人来,哥和你们说了吧。”

    “回来啦,快进来。你带客人去客厅坐会,妈这里忙着呢。”一道憨实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墨凡赶紧从鞋柜里拿鞋子,他翻找半天拿了一双灰色拖鞋出来说:“这我哥的,你先穿。我去给我哥找其他的。”

    苏月一穿上墨辰悠的拖鞋走了进去,她就看见客厅里有个女孩在涂指甲油。

    苏月一瞧了她一眼,就是那个女孩。她一脸认真,没有说话。

    墨凡看见了立刻跑过去吓她:“嘿,墨莉,涂出来啦。”

    女孩头也不抬大叫:“滚远点,臭小子。”

    “我女神来了,你还不快叫人。”墨凡在旁边叽叽歪歪。

    女孩白了他一眼,然后看向苏月一。她闪了闪眼神,然后说:“我们是不是在医院见过?”

    苏月一点头,没有说话。

    “女神你来坐,我们聊。”墨凡对苏月一说。

    “你们聊吧。”墨莉拿起指甲油就去别的地方涂了。

    墨凡对着她的背影挥拳:“喂,什么态度,全世界都欠你的啊。”

    “你俩一点不像。”苏月一不禁打趣。

    “那是,她花花肠子多得很,我是不想揭穿她,”墨凡有一说一,“女神,我觉得你最好了。”他倒是说得真心话。

    苏月一没客气,她心情好,那个女孩只是妹妹而已。至于墨莉喜欢他哥这事,苏月一就没把墨莉当做威胁。

    “哇,老鼠,女神你快过来。”墨凡突然大喊。

    苏月一立刻往地上看,发现老鼠后她随手拿了一本书就朝老鼠扔过去,快准狠。

    墨凡都看呆了,发现老鼠也不过三秒,苏月一拿书就把老鼠打晕了。她还走过去拎起老鼠往门口走。

    墨凡的嘴巴几乎可以吞下一颗鸡蛋。瞧瞧人家女神,治得了他,喊得动纪北安,赢得了游戏厅,还抓得了大老鼠。不行,以后成不了他嫂子都不行。

    然而苏月一一脸淡漠地拎老鼠的时候,大门开了。

    俩人四目相对,场面分外精彩。

    苏月一拎着老鼠尾巴,墨辰悠打开了家门。

    “你……”墨辰悠被气笑了,“墨凡,你个男子汉怎么当的。”

    他退后在外面拿了一张报纸来接过老鼠就下楼扔了。

    苏月一还没有反应过来,手里已经没了东西。这时候墨凡凑过来说:“女神,我带你去洗洗吧。要不然等会我又要被恶魔骂了。”

    苏月一走到卫生间都还是懵的,毕竟是真丢人。她应该塑造一个温柔的形象才对。

    “女神,你怎么还不说话呢?”墨凡都替苏月一着急。

    苏月一沉下气,冷静了会说:“你们都挺自来熟,但对他,我会紧张。”

    “紧张?”墨凡被这话噎到了,不过想想也是,“那女神你的第六感挺强,我悄悄告诉你……”他突然凑过来要和苏月一说悄悄话。

    苏月一本来要听,但是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墨莉一脸欢快地进来说:“你们还在这干嘛?哥哥叫呢。”

    “你真烦。”墨凡把墨莉推了出去,回头说,“女神出来吧。”

    “你怎么一口一个女神的,瞧你那出息。”墨莉叨叨。

    “哥,墨莉说脏话。”墨凡直接大喊。

    墨莉顿时打了一下墨凡:“叫你乱说。”

    “哥,墨莉打我。她就是个泼妇。”墨凡继续告状。

    好嘛,墨凡这孩子怼哥哥的时候可以当那么多人的面怼,在家却靠他治姐姐。真是奇葩。

    苏月一在后面听着,心里有些触动。

    她自小大部分时间一人长大,没有生活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原来这就是家庭的气氛吗。

    苏月一跟着他们回到客厅,看到小小的客厅里,唯一不沾染世俗气息的墨辰悠,眼神一下柔和起来。

    他真的给她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好想被他温暖着。

    “哥,我饿了。我们吃饭吧。”墨莉跑过去就拉墨辰悠的手臂。

    墨凡一下就不干了,他拽开墨莉说:“你干嘛天天拉拉扯扯,他又不是你男朋友。哥,你和女神说话吧。”

    墨莉更不干:“你胡说什么呢?”

    “你不是饿了吗,走啊。”墨凡把墨莉给拽走了。

    墨莉路过苏月一这边,皱眉看了她一眼,很是不满。

    苏月一当没看到,不过这气氛,这里就剩他俩。

    墨辰悠对苏月一招手:“过来坐。”他也没理会俩小孩的对抗。

    苏月一愣了一下,走过去。坐到他身边发现他穿的也是灰色拖鞋。

    “和墨凡今天去哪玩了。”他在摆弄刚才砸老鼠的书,把碰到老鼠的书皮给撕了,然后整理一下放好。

    这算开始说话了,苏月一想着他不会真以为她和墨凡认识很久了吧。

    “游戏城。”苏月一实话实说。

    “嗯。”他了解后回答。

    气氛尴尬,苏月一竟然找不到话聊。真是见面就糟糕。

    墨辰悠往后靠了靠,他看着苏月一端端正正坐在旁边的样子,满眼都是温柔,尽在不言中。

    苏月一注意到他在看她,而且注视很明显。

    “呵,这么拘谨做什么。”他终于是缓和了些气氛,伸手去摸着苏月一的发。

    苏月一偏头去看他,花了很大的勇气。

    他很好看,像一位落入凡尘也不染世俗的神,清贵且温柔。

    “一年前你坐在车里是不是一直在看我?”墨辰悠缓声问。

    苏月一觉得或许冥冥中是注定的。她开口回答:“是,看了你很久。”

    “因为什么,被我吸引了?”

    “你看得出来原因吗?”

    “我想听你说。”

    “我……”说一见钟情?好意思吗?

    他微笑,将苏月一揽了揽,岁月静好。

    “有些时候,总要有人打破沉默,”墨辰悠细细瞧着苏月一的眉眼“月一,我等你好久了。”

    仿佛这一刻所有时间禁止,世界只有他们两个。

    “你,你是谁?”苏月一愣愣问。

    “你果然忘了。”他失笑,“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墨辰悠看着苏月一傻傻的样子,很是喜欢。他缓缓凑近苏月一,两个人渐渐呼吸交融。

    “去吃饭吧。”但是他却戛然而止。

    苏月一的心跳得厉害,脑子乱得慌。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她忘了的。

    时间过得很快,苏月一融入他们一家人吃了一顿饭。过程不说有多美好,但至少墨辰悠坐在她身边很照顾她。

    这哪里是她经历过的事,一个朴素的家庭,一顿有人气的饭,没有勾心斗角,有也现于表面,大大方方。

    而苏月一哪里生来就有与人淡漠疏离的性子,她不过是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还没有学会表达感情罢了。

    饭后,他与墨辰悠走在路灯下。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我很喜欢。”苏月一低着头,略带娇羞。

    墨辰悠拉着她的手,慢慢走着。

    “小时候,我就向往这种生活。一家人在一间不必大的屋子,闻着油烟味,听着吵闹声,看着俗套的电视剧,身边坐着喜欢的人。简单的,平凡的,悠闲的,过着小日子,多好。”

    苏月一听着听着也笑了,她拉着他的手悠悠前后摇晃,问:“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一直都在一起的,”他抬起脚定住,“来,学着我的样子,跟着我走。”

    苏月一也抬起脚。

    墨辰悠学着小孩子走正步,带着苏月一在路灯下摇晃着手,一起走了起来。

    “哈哈哈。”苏月一笑得很开心,她紧紧拉着他的手,大肆前后摇晃着双手走起小孩子的正步来。

    “我给你唱歌。”墨辰悠边走边轻轻和她唱歌。

    苏月一听着歌,走着步,好像脑子里一下子都顺畅了。

    他们走了很久,像两个小孩子。似乎时间倒流到小时候,他们那般样子。

    “我明明学走路晚,但开始学走路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很坏的哥哥喜欢教我这样走路?他总是看我摔跤,自己却笑得像个傻子。”苏月一摇晃起身体,笑着说。

    墨辰悠装作好像有这事的样子说:“好像是的,那会应该每天至少摔十次,到后面走路改都改不回来。阿姨想强行纠正,可你却天天闹着让坏哥哥和你一起走正步。”

    “不过我母亲从来没有打过我,最后坏哥哥被揍了一顿,再也不敢陪我闹。”

    “私下里不还是带着你偷偷学?”

    “你说那是军人的样子,可是走得一点都不端正。”

    “可等长大真正学会的时候,却再没了人可以教。”

    苏月一听到这话,感伤地笑了,她埋下头:“她也不在了。”

    “没事,还有我。”墨辰悠停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摸苏月一的头,看着低着脑袋的她,他的眼神几乎宠溺到要滴出水来。

    苏月一埋进了墨辰悠的怀抱里,她环着他的腰,怨怨地说:“你这个坏蛋,那一天你有没有认出我?”

    “认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没有过来和我说话?”

    “我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我想等我们都安稳了,再来找你。”

    “你,你就不怕我喜欢上别人吗?”

    “哪会呢?你像个花痴一样看着我,我就知道你不会被拐走。”

    “我哪有?还不是你,拍了我还敢炫耀。”

    “我想让你记着我不行吗!”

    “记住了,记得死死的。见着你了,都不会说话。”

    “是哦。我还好奇,你这丫头为什么看见我就和小白兔一样。”

    “因为你是大灰狼。”苏月一笑着说。

    “大灰狼?”墨辰悠把苏月一拉开,他低头看着苏月一的脸问,“那请问大灰狼现在可以吃小白兔了吗?”

    苏月一也看向他,小脸顿红。

    “可以。”

    路灯下,影子依旧很长。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吻得很漫长。

    苏月一是记得的,因为三岁前生了病一直躺床上,她三岁才开始学走路。

    那会她和母亲在一间好看的别墅里生活,有个四岁的小哥哥经常过来和她一起玩。

    他教她学正步,害得她边走正步边摔跤。后面她母亲把小哥哥揍了一顿,小哥哥就在母亲没有注意的时候又偷偷教她。

    那会多美好啊,小哥哥总是亲她的脸,和她灌输她以后是他老婆的思想,一直到她七岁,他们才分开。

    七岁之后,苏月一想了想七岁之后的日子。但很快她没有再继续想下去。

    七岁之后能有什么日子呢,破碎不堪,将她直接拉入地狱。

    呵,苏月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一日而成的。

    这个世界虽然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是对于苏月一来说,七岁之后,世界都是苍凉的。

    她之所以来梅岛,不仅是有人要她回来,她不回来不行,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人活着不可能一直躲在外面苟活不是么,她母亲的愿望就让她来完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