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十二章 四大家族首次齐聚沙滩
    天气炎热,梅岛的人都喜欢往海边涌。

    苏月一是被南宫若熏骗过去的,本来她还在生他的气,但是那家伙说带她见餐厅老板,她又真香了。

    苏月一穿着严严实实的防晒衣,戴着炫酷的墨镜,走上了沙滩。

    她大老远就看见言苏予在冲浪,浪得不得了。

    而南宫若熏则在遮阳伞下,躺在沙滩椅上悠闲地喝红酒。

    苏月一知道言苏予和南宫若熏还算玩得来。毕竟四大家族在事业上缺不了往来。

    苏月一还看到了南宫见月在旁边的躺椅上和林欣雅说话。

    苏月一走到南宫若熏身边,用手戳了戳他的头,开门见山:“人呢?敢耍我,我埋了你。”

    南宫若熏放下红酒,伸手捞住苏月一的细腰,压近自己。他倒是无所谓地说:“那是个比言苏予还精致的人,需要时间打扮。既然来了,就坐。”

    坐哪?他身上吗?苏月一淡定掰开他的贱手。

    南宫若熏却撩起她的衣服,露出了她白皙的肚皮。

    苏月一刚想退后,可是他强硬地拉住她,亲上了她的肚子。

    苏月一很想打人。要不是为了见那个老板,她会受这气?

    南宫若熏很满意地吸了一口,真软,真香,想吃。

    “他来了。”他放开了苏月一就说。

    苏月一忍,她侧身去看走过来的人,她能感受到压过来的气息,很强大。

    苏月一看到他的第一眼觉得很惊艳。

    阳光下,这个人打着油纸伞,白皙得过分的皮肤如冷玉,长相清隽秀美,眼眸如泼墨般雅致,气息丝凉沁脾。

    但他穿着的竟然是黑色金丝龙纹刺绣对襟长袍,禁欲的衣领高立称托他极致古典美。

    苏月一不禁看呆了一下,她没见过这么气质独好的人。如果说墨辰悠是温阳下的暖风,那么这个人就是冬日里的初雪。

    “嫂嫂这样看我,行州可吃不消。”他的声音更是清凉如泉,声线如泉流天池般细腻。

    不过嫂嫂?苏月一本想夸他好看,现在算了。

    “别吓着她。”南宫若熏坐起身来,把苏月一拉到了身边坐下。

    苏月一:“……”会吓着她?但是她马上推开某人凑过来的脸。

    这货还想亲她,不害臊。

    南宫若熏有种被发现了的挫败感,他重新躺了下去说:“宝贝,躺过来。”他张开了怀抱。

    苏月一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脚搁他怀里。

    不是想抱她吗?让他抱脚。

    南宫若熏挑眉,勉强抱着吧。他把苏月一穿着的鞋给脱了,然后给她按脚脚。

    洛行州在一旁撑着伞浅笑,笑不达眼底。

    圈子里都说南宫若熏将未婚妻苏月一宠上了天真不是瞎说。

    上次南宫若熏在洛行州那接到林欣雅电话说苏月一勾引南宫见月,这男人明明吃醋还不承认,喝了四瓶红酒后抱着手机里苏月一的相片就亲。

    那场面,洛行州瞧着都替南宫若熏感到不要脸。

    苏月一眯眼觉得手法不错,很巴适。这货肯定是在为上次惹她生气的事赎罪。

    这时候苏月一往旁边南宫见月那边看了过去。她看到南宫见月在玩手机,而林欣雅看着他们这里,满眼都是嫉妒。

    南宫见月平常就是拉她手都没有过,这两个人秀什么恩爱啊。而且苏月一还是那么个可恶的女人。她眼睛里的恶毒掩饰不了。

    “帅哥,留个联系方式。”苏月一将手机拿了出来。

    洛行州面向了大海,海风将他的长袍摆吹开,修长典雅的身形与这里的娱乐场所格格不入。但他是真的美。

    苏月一看着他黑色长袍上的龙纹,觉得是真霸气。华夏国的古代帝王就穿龙袍,难不成这个人与那个国家有渊源?

    当初苏月一想给如澜找一个律师,她打听到这个餐厅的老板深造法律,实力非凡就去拜访了三次,但结果可见,拒之门外。

    现在看到这个大律师竟然如此古典优雅,真难想象他在法庭上会是什么样子。

    洛行州只回答道:“我从不予他人联系方式,你若想找我,去餐厅便可。”

    还是个怪脾气。苏月一听着也没勉强,有实力的人有权任性,她懂。

    “言苏予那边看着挺好玩,”这时候南宫见月却说了话,她看向苏月一,“月一,我们也去玩下如何。”

    苏月一立马答应了。她缩回脚,没理会南宫若熏冷下来的脸色直接走了。

    洛行州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怅然:“这次你又要喝几瓶?”

    “喝醋。”南宫若熏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林欣雅咬牙追了上去。他们光明正大地一起去玩,她偏偏还不能说什么。所以她只能去插一脚了。

    苏月一闲聊着:“说起来,我还没玩过冲浪。”

    “加一,我倒真想像他一样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南宫见月无奈笑着。

    苏月一啧了一声说:“你是人间四月花,可别学他辣手摧花。”

    “呵呵。”南宫见月笑得很开心。

    说起来,他和苏月一很聊得来。苏月一喜欢温柔的性子,而他温润如玉,自然他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至于以前挑选未婚妻那件事就过去吧,人还是要向前看呐!

    在南宫见月看来,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苏月一是个好女孩,她身不由己成为了南宫若熏的未婚妻,他就必须藏下自己心里对她的喜欢,用他的方式来守护她,帮她。

    那边言苏予看到他们一起来了,后面还跑过来一个林欣雅。他对他们招招手说:“嗨,一起来玩吗?”

    言苏予顺着浪滑了下来,摘下护目镜甩了甩头发,十分阳光帅气。

    但他纵然再帅,在苏月一看来也是个纨绔子弟。

    “你带见月玩吧。”苏月一却没想着玩。

    这时候林欣雅跑过来听到了就说:“我也要玩,见月,我们一起玩吧。”

    苏月一却把她拽过来说:“爷们玩的游戏,你凑什么热闹。”

    林欣雅瞪眼不干:“谁说爷们玩的游戏,我不能玩了。我就要玩。”

    苏月一一下就没拽她了,她一个踉跄差点前栽。苏月一撇眼表示没看到。

    言苏予看这情况有点意思,老妹的心思他懂,不就不喜欢这个女人嘛。得嘞,哥帮着来欺负。

    言苏予对林欣雅说:“想玩啊,过来,我带你。”

    林欣雅看言苏予对她说话,有些脸红:“好啊。”四大家族的人都帅得很,谁不喜欢和帅哥说话啊是不。

    苏月一看他们还真玩了起来,就站在一边看着言苏予欺负她。

    南宫见月虽然同情林欣雅,但也没阻止。

    现实情况是这样,林欣雅喝了好多海水,她伸手挣扎喊不玩了,言苏予装听成她还想玩,就继续拉着她冲浪。直到她尖叫着翻进了海里。

    “啧啧,真是没用。”言苏予把她捞起来扔在海滩上就走向苏月一他们那边。

    言苏予得意地张开怀抱邀功:“我好吧!快投入哥哥的怀抱叫哥哥好。”

    苏月一没投而是伸手捋顺他的湿发说:“干得漂亮。”

    言苏予不满皱了下眉,自己把苏月一揽到怀里去了,更是得意地说:“只有我能欺负你,要是谁敢在我面前和你呛,那我就偏要宠你上天。”

    苏月一在他怀里翻白眼,这个家伙全身都是湿的还抱她。

    “见月,我欺负你未婚妻,你没意见吧。”言苏予去问南宫见月。

    南宫见月微微一笑说:“玩而已,不存在什么欺负。”

    “够意思。”言苏予大笑锤了锤南宫见月的胸膛。

    南宫见月无奈,言苏予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也是个爽快人。

    苏月一看南宫见月都被他锤得微微后退,可见言苏予力度之大。她伸手就拧言苏予的腰说:“没大没小你。”

    言苏予笑着承受,然后一秒变脸,直接把苏月一公主抱起来大叫:“轮到我欺负你啦。”

    言苏予直接抱着苏月一冲到了海里,苏月一反应过来后和言苏予在海里打架,场面一度没眼看的混乱。

    其实这样的场面很美好。

    南宫见月吹着海风,静静地看着两个活宝在海里打架。不远处躺在沙滩上缓过来的林欣雅坐起身来一脸懵逼地也看着打架场面。

    后面沙滩上,洛行州打着伞,风中都是他高贵清冷的味道。他也看着海里的混乱,墨眸里流露了一丝丝羡慕。

    而南宫若熏就有点不乐意看了。他一直都注意到言苏予这个家伙对自己表姐的控制欲,而苏月一对言苏予又是即包容又嫌弃,反正就是让他看着不爽。

    “行州,我估计我宝贝是想让你成为她如澜的律师。要有事的话,请帮衬着点。”南宫若熏拿起红酒,眯眼看着苏月一的一举一动说着。他倒是用了一个请字。

    洛行州淡淡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对于南宫若熏用请字,请他帮忙,洛行州心里明白。苏月一是真的在他心上的人,就算苏月一再怎么利用他,他也心甘情愿去被利用。但最后他定然要让苏月一用自己偿还。

    但那边打架好像分出了胜负。他们远远看见苏月一走上沙滩蹲地上捂鼻子。

    众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