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十七章 豪门无过,最恐无情
    言苏予今天本来是打算带苏月一去看爷爷的,但是现在这样好像也不能打扰人家。

    他默默走了,开着车去往了小梅岛,现在即将进入雅止大桥。

    雅止大桥,一座连接两座岛的大桥。梅岛是一座应有尽有的大型岛屿,小梅岛是其旁边的一座小岛,居住着以军阀路家为尊的梅岛的贵族权势世家。

    小梅岛是梅岛的附属要地,曾有人戏言,要是拿下了小梅岛,这位于世界中心的最富裕的梅岛就是囊中之物。

    但这只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有那个军阀世家守护着这两座岛,怕是一个国家也打不下来这片土地。

    言苏予在入桥时经过一个高科技检查关卡就停了下来。这里会有专属军人及时过来验证乘车人身份,科技技术会探测车内是否有危险违禁物品,过检了才能放行。

    以前是稍微有点身份,但没有资格入住小梅岛的人只要身份无异,未携带危险品就可以进入小梅岛。但是最近只有小梅岛的居住者才可以进去。

    言苏予心情不太好,他随口问了一句关口军哥哥说:“今天你们小少爷出来过吗?”

    军哥哥认识言苏予,四大家族的人自然高贵。他回答道:“没有。”

    行吧,检查完了。言苏予就开上了这座巨大的雅止大桥。

    他突然不想回言家了,还是去路家玩玩吧。

    说起来这军阀路家是什么家族,言苏予跟回家似的可以随意进去也是挺强悍。

    ……

    在占据了小梅岛三分之一土地的巨大军事基地里,那座最高最大的行宫严谨恢宏地坐落于中后方。

    从外面看来这美林式的建筑风格精心而低调地涵盖了多种格局作用,不仅美观还耐用。

    而里面却是金碧辉煌,奢华不已,设计让人叹为观止,哪怕是一寸土地都有它的意义,这砌叠起来可谓鬼斧神工,巧妙非常。

    高帮军靴踩在大理石地砖上发出了悦耳有素的声音,这一抬一踏声声入耳激起肃穆之礼。

    楼宇拿着一份机密文件从殿堂的一角踏上了旋转楼梯,穿过一条两侧都是壁画的长廊。

    他径直走到了一扇巨大的雕花大门前,往旁边的验证身份的机关照了一下他的虹膜并且输入了密码便打开大门进去了。

    一进入里面,就是踏入了高敏地区,脚踏入的地方都变成数据被计入系统被分析是否为安全行为。

    他因是习惯了,所以一路淡然走过来到了一个一面都是防弹玻璃落地窗的办公区内。

    他自始至终都是冷峻着脸色,英气的眉眼中无不透露着认真与严肃。他保持着高度的军人风范,朝着一张豪华的办公桌走去。

    阳光透过玻璃躺在光洁透明的高敏玻璃地板上,淡淡的颜色虽被吸收得所剩无几,但好歹是比平常的阴冷多了些温度。

    整洁有序的办公桌面上也有一束阳光静默着。

    楼宇目不斜视地把手里的文件稳稳地放在了办公桌中间。这时候他才恭敬地开口说:“报告军长,这是苏小姐的近日状况资料,请过目。”

    话音一落,偌大的办公区又恢复了平静,一点细小的声音都没有。

    楼宇也没有再做什么,他送到了资料就立刻转身走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心里明白自己的任务。

    而就在这办公桌后,一张舒服华丽的转椅始终背对着办公桌,保持着静穆。

    独一无二的黑色军大衣披在转椅背上,精美的设计,昂贵的面料,修身的剪裁无不彰显着主人的高贵。

    一只线条修长的手臂懒懒地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抬起按了按眉心,再下移张开骨骼分明的大手揉着闭上的眼睛,精致的眉微微拧起,舒展不开。

    而他是否就是有这样的基因,白皙的皮肤看着与军人沾不着边,那张无可挑剔的脸受尽了上帝的眷顾完美到令人窒息,浑身上下都像是镀上了光,浑然天成霸道强势的气场改变了这整个办公区的磁场,唯他独尊。

    他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容貌,根本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个人能力也是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更甚,让世界都为之俯首称臣。

    这样一个男人,他是无可超越的传说。

    但今天他似乎很累,又似乎只是困扰,向来冷情的他在今天多少有些偏了状态。对他而言,这是不允许出现的。

    下一秒,他放下了手,旋转过来面向了桌面。空气中飘荡着他身上幽秘的香味,这是一种很独特的味道,专属于他,不曾消散,更增添了这个男人致命的魅力。

    修长的手指拿起桌面上的资料,他利落地打开抽出纸页入眼看着。

    时间过得很缓慢,里面写了什么都没有在显映在他的情绪里。只是看完了就随手丢进去一旁的垃圾清理机里。

    纸页被卷进去很快就消失无踪再也复原不了,事情也随着这搁浅了。

    他惊人的意志力让他迅速调整好的工作状态,投身于桌面上都能指点江山的工作当中。他就是一位王者,一位可望不可及的王者。

    楼宇走出门后没想到会看见宫云,同样的看见宫云了,他就立刻毕恭毕敬地对站在宫云前面的小孩微鞠躬叫了一声:“小少爷。”

    宫云是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少爷的贴身首席军官,只要他出现了,就必然是随小少爷来的。

    这个小少爷……是个阎王,聪明到变态的阎王。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楼宇能想到一点原因。

    也果然,小孩幽蓝色的眼睛深冷如海,眉眼与军长相似,无形中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你在父亲身边相持多年,懂他的脾性,自然也明白一些事。如果连无关紧要的事情都要向他报告,倒不如你坐上这个位置承受下滋味……这次我暂且放过你,下次绝不姑息。”

    小孩的这些话毫无感情而言,看着楼宇有深深的敌意,没有手软地威胁他。这就是这个小少爷可怕之处。

    他纵然是被军长压制着恶魔般的性子,但是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危险品,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被他的恐怖所支配灵魂。

    就是楼宇也要因为他的身份而有所退让,不过身份是身份,他以灵魂忠于的是军长,而不是他。

    “小少爷言重了,我只听命于军长,对军长而言,这不是无关之事,小少爷心里明白。”楼宇其实看得很透彻,但他不可能说出来就是了。

    小孩盯上了楼宇,一股阴狠凛冽了空气而让气氛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从来没有人敢不顾忌他的话,这个楼宇不愧是军长身边的人,好,好得很啊!

    小孩没有再作声,他单是那散发的危险气息就已经预示了今后的挑衅,看来他是不准备放过楼宇了。

    小孩身后的宫云看了楼宇一眼,眼神复杂。

    最后楼宇不卑不亢地离开了,留下小孩紧盯着这扇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少爷,时间到了。”宫云突然提醒道。

    小孩这才垂下了眼眸,一片鸦影遮住了他眼里的冷意。他也没有停留,就继续往长廊深处走去。

    言苏予给小孩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他寻思着那小孩是不是又发疯了。

    得,言苏予今天还倒想碰碰壁,于是就进去了这座巨大的军事基地。

    楼宇刚好从行宫里出来,他看到言苏予的车直接开了进来,便走了过去。

    “言少爷,有事吗?”

    “找你们家小少爷玩玩。”言苏予随意说着。

    楼宇没有作声了,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言少爷会和小少爷接近。

    “今日军长也在,您小心瞧着别被碰到。”

    “哦?是么。多谢提醒。”言苏予倒是惊讶。

    言苏予不是怕,他是觉得麻烦。毕竟他总是不做正经事,在人家面前会休惭形愧。

    很快,言苏予就上去熟门熟路找到了小孩的房间。

    “小孩,我可差点被你老爸发现我又来了。啧,可怕。你天天和他待着不觉得难过吗!”言苏予推开门就什么都敢说。

    他看到一席铺在地面的白色绒垫上坐着一个小孩在那里摆弄什么。

    “喂,小孩。在干嘛!”言苏予走过去蹲下身看。

    小孩眼都没抬就说:“拼图。”

    “啥?你拼图?又抽哪门子疯?”言苏予看着地上的七零八落的图片觉得别扭。

    这怎么看着像一个人像呢?

    小孩不满:“你才抽风,你全家都抽疯。”

    “哈哈哈,”言苏予开心地笑了,拍了拍小孩的小脑壳说,“咒谁也不能咒亲人呐,小缺心眼。”

    “把你脏手拿开。”小孩突然把之前拼好的图给弄散了,再重新来过。

    “你可真闲。”言苏予啧啧两声。然后自顾自去小孩房间里的游戏厅打游戏去。

    可是他没玩多久,就听到某小孩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不禁一愣,小孩拿着一把水果刀猛插苹果,像极了一个狂躁症患者。

    言苏予反趴到沙发椅背上,好奇问:“你不开心?”

    小孩睁大着双眼猛插,没一会苹果就裂开了。他这才扔掉了刀,又若无其事地拼起图来。

    言苏予捂脸,这小孩精神有点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军长大人也不管管。万一哪天狠起来连自己都刺,那不得了。

    “小孩,我好不容易来陪你玩。过来,我们俩打会游戏。”言苏予对小孩勾勾手,他觉得他有必要关心一下这孩子。

    小孩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多大人了,还要我陪你玩。”

    言苏予疑惑眨眼:“我是来陪你玩的。”

    “幼稚,门在那,不送。”

    “吼,怎么和苏月一一个德行。”

    小孩听到后又幽幽看了他一眼,眼神很是埋怨。

    “得,”言苏予害怕他这种眼神,他连忙起身就走,“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老子不伺候了。”

    小孩看他真走了,也没说话。掩饰住眼眸里面一闪而过的悲哀,继续拼图。

    他是孤独的,清冷的房间里从来都不曾有过明媚的阳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