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章 小心黑夜下揍你的人
    苏月一觉得今天办事不利,被轮虐。

    墨辰悠将她抵在墙上,狠狠亲她,一直亲。

    他摸起了她的发揉捏着:“蓝因放假了,今后有的是时间陪你。所以别找别的男人看电影好吗!”

    苏月一红着脸摇头说:“首映嘛,好歹表达一下诚意。”

    “什么时间都可以看的,”墨辰悠又亲了亲她,眼神忽凉,“墨凡说你有事,看电影的事吗?”

    额,得,就是那啥的诸事不顺。

    “墨凡不说了?订蛋糕而已。”

    “墨凡也没说你们也去看电影嘛!”苏月一撅嘴,打了他一下。

    “这倒是。乖,张嘴。”墨辰悠也懒得纠结这事,把她拐到家里来得做点什么。

    苏月一脸红扑扑的,亲亲可以这么玩的吗?

    苏月一一下泄了气,她还以为他还要亲她呢。墨辰悠看在眼里,都为她觉得羞羞。

    “我还没这么饥渴。”他捏住苏月一的小脸,十分亲昵地抚摸着。

    “你走开啦,就知道欺负我。”苏月一抵开他,再这么近,她快忍不住了。

    苏月一开始逛他的家。这是复式公寓,风格幽静,布置巧妙,简居大方,一看就是墨辰悠的品味。

    苏月一走到他内卧就扑上他的床,闻着他特有的香味躺会。

    墨辰悠也没管她,自己去准备饮料。

    “辰悠,辰悠啊!快来服侍我。”苏月一突然觉得腰酸背痛。

    墨辰悠端着果汁走了进来,看到趴着的苏月一在揉腰。

    “怎么了?腰疼?”墨辰悠放下果汁坐到床上,伸手帮她揉着。

    “啊,难受,年纪轻轻腰间盘突出。”苏月一没头没脑地装可怜。

    “我揉揉。”墨辰悠双手上阵给苏月一按摩。

    苏月一软趴趴地享受着,果然按摩要适合的人来,墨辰悠的手指又细又长,手法也好,很快就让苏月一舒畅了。(卑微作者觉得到处都是重点)

    “平时办公坐久了,还没有垫后腰枕吧。”墨辰悠趴了下去,在苏月一耳边与她耳鬓厮磨。

    “心疼吗?”苏月一偏头和墨辰悠一起面对面说话。

    墨辰悠看着苏月一的眉眼,声音轻和:“和我一起住吧,我照顾你。”

    苏月一听着犹豫了,她很想,可是她身不由己:“你知道的,我的生活很复杂。”

    苏月一之前和他聊过他现在的生活状况,包括她现在的身份,以及是某人的未婚妻子。

    那次她和他聊了很久,墨辰悠也知道苏月一到底为什么要忍受这样的生活。

    苏月一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她做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包括墨辰悠。

    至于墨辰悠是怎么想的,他尊重苏月一的决定。

    最后他们都选择了不去深挖对方的生活,不干涉对方的行为。

    苏月一知道,墨辰悠也有很多事没有告诉她,她对他的家庭,身份种种一无所知,可是苏月一不想去知道。

    也许也就是默契,以及对彼此的信任吧。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对方的想法,只要互相喜欢,又哪里会怕最后走不到一起呢。

    “我在想,等你自由了。我们去哪里生活。”墨辰悠用手着枕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放在苏月一的侧脸上抚摸。

    “去华夏国。我听说那里很美,人很善良,会有很多人祝福我们的。”

    “好。”墨辰悠答应了,将苏月一揽到怀里,他们慢慢说会话。

    人如果都可以活得这么简单温柔多好。

    苏月一想了很多,舍不得脱离墨辰悠的怀抱。

    墨辰悠此时的想法也很简单,面对苏月一,他只想用简单安抚她的情绪。

    他们面对面相拥而睡,一个下午一直在一起度着自己的时光。

    傍晚,墨辰悠轻轻起身去厨房给苏月一做晚饭。

    他走得有些懒散,路过书房的时候进去关掉了一直闪烁红灯的接收机。

    他停留下来,输入指纹,密码开启接收机看显示屏上传过来的一串数字。

    翻译可为:狐狸尾巴未露,待命。

    他看了一眼后就清除记录,又继续散漫地走出去到厨房。

    墨辰悠做好了晚餐去叫苏月一,她还在睡。他不免得轻笑,捏住她的鼻子。

    “嗯?谋杀我?”苏月一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却被压下来的墨辰悠堵住了嘴。

    “坏哥哥,来撒!一一会走辽。”四岁的苏月一扒拉着墙小心翼翼地走着正步。

    坏哥哥趴在摇椅上摇晃,看着苏月一边走边摔,哈哈大笑。

    “一一乖,一一学会了做我老婆。”

    “一一,老婆,学。”苏月一继续走。

    笑声传遍了整个院子,梨花簌簌而落。

    苏月一把肚子吃得滚圆滚圆的,躺沙发上看电视。

    墨辰悠洗完碗出来后想着,这要以后娶了这懒婆娘,他是不是要变成家庭妇男了。

    “苏月一,过来给我打扫卫生。”墨辰悠喊道。

    苏月一一愣,立刻装死。

    墨辰悠:“……”

    苏月一去玩墨辰悠的电脑,墨辰悠从浴室放完洗澡水出来后看着又在想,他是不是太放纵这个女人了。

    “苏月一,一起洗吗?”(男猪脚你自己考虑一下为啥你想的和说的不一样)

    苏月一又一愣,立刻起身过去了。

    墨辰悠:“……”行,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然后他俩在浴缸里打了一小时的架。

    夜很凉快,岛上的天气就是这样,白天热,晚上凉。

    二爷晕乎乎地坐在鬼街的一堵墙上,吹着风,醒着酒。

    不行,晚上喝高了,有点难受。他捂住嘴想吐。

    他摇晃着卷起一只裤腿的双腿,准备跳下来。

    随着他跳下来的空档,一个逆着月色的人影从巷口转身走了进来。

    脚很轻,几乎无声。

    “唔?你谁啊!”二爷迷蒙着眼睛看向了挡住他道的人。

    清冷的月色洒在这个人的肩上,清隽冷漠。

    “我知席家幺子席非宁生来高贵,可为何沦落至此,与亡命之徒为伍。”他的声音很凉,也很静。

    二爷虽醉着,却听得清楚,他摇晃着倒靠在墙上,一条腿随意曲起,好整以暇道:“呦,还是个认错人的。什么席非宁啊,早死了。”

    “是么,那死人就不必说话了。”

    “哦?”二爷觉得有趣,敢情是来要他命的。

    但是那人却并没有拿任何东西,他直接出腿就横踢向二爷,二爷也是个厉害的,用手挡住后迅速抓住他的腿也踢过去。

    但哪里想到这人另一条腿一跳就借着二爷的力气猛然又踢了过去,二爷及时松手后下腰闪开。此人也没有踢完全,而是踩上了二爷的胸口,整个人跳飞起来要将二爷踩跪下。

    玩格斗是么,二爷也不是吃素的,自己下腰后手撑地侧移,倒立踢向越于他上方的人。

    二爷这一刻很清楚地看到他向下蔑视他时那股杀意,凉透人心,直击血液,叫人胆寒。

    他们继续打了起来,都是用了真身手的,谁也不让谁。

    而二爷在和他过招几次后就深知敌不过他,此人身手很好,不是一般的好,一看就是自小受过专业魔鬼训练的身手。

    小巷子里,拳打脚踢的声音很有节奏,但好歹也是一声没吭。

    二爷在被他彻底踢趴下的时候,猛然吐了一口血。靠,这家伙打中了他八拳,踢中了他身体各处十脚。就是在故意虐待他啊!

    倒血霉倒血霉,二爷被他一脚踩住手臂关节的时候终于叫了出来。

    “靠,靠,混蛋玩意。老子和你有什么仇。”二爷疼得嘶吼,这家伙是人吗?是人吗?

    此人没有说话,他的脸色一直都是阴沉着的,和二爷打架也都没有让他真正看清他的样子。

    整个人如黑夜下的魔鬼,嗜血无常,杀伐果断。

    “这只手做过什么记得吗?”

    “靠,给我报上名来,混混我真的生气了。”

    “记得吗?”他加了力度更狠地踩下去。

    “啊……老子杀了你。”二爷疯狂地挣扎着,不顾疼痛抽出手臂,如濒死的野兽要把他撕碎。

    他什么事没经历过,被人拆了骨头都活得下来,如今能死在这里吗。

    “砰。”墙受强压摇摇欲坠。

    那人猛然掐住二爷,将他提撞在墙上。二爷双脚离地痛苦挣扎。

    他抵抗不了,完全抵抗不了这个男人的力气,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恐惧。

    这个人的一双眼睛露于月色之下,流着残酷的冷光。

    二爷直翻白眼,这力度再强一分,他直接可以去死了。

    “记得这只手是我留给你的,今后多做些好事,省得我再要回来。”可他没有继续下去,说完就松了力度,如丢弃垃圾一样甩开二爷。

    他的脚步依旧很稳,人影渐渐消失于巷口的月色之下。

    二爷记得最后一眼看见的是那个人非常好看的手。

    ……

    薄被被掀开,墨辰悠轻轻地躺了进去。

    苏月一嘤咛了一声,抓住墨辰悠的手臂,自己往他怀里缩。

    “这么凉,做贼去了?”苏月一困倦地哼唧了一声,很不满意地退开了些。

    墨辰悠微勾唇说:“是,做贼去了。”

    “嘶,凉呢。”苏月一感受到墨辰悠摸上了她的脖子,她打掉了他的手。

    墨辰悠委屈了一下,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了说:“给我暖暖。”

    苏月一撒娇似的嗯了一声,打了他的胸口好几下才勉强答应被他抱着。

    “一一,我爱你。”墨辰悠亲了亲苏月一的额头。

    苏月一闭着眼睛笑得很美:“死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