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一章 那可不得男友力爆棚下
    “嗷……”二爷打上石膏那会惨叫得全世界都听见了。

    “二爷,您忍忍……”旁边的小弟真看不下去,无奈劝劝。

    “滚,给我把苏小一绑过来,混蛋混蛋,都怪她都怪她。”二爷整个人直接炸毛。

    昨天他被打的时候那个家伙一直说什么手做了什么,叫他做点好事。最近他不就是用这只手威胁了苏小一嘛。

    混蛋,他想到的时候都快被气疯了。

    就因为一个女娃娃,言苏予和那个家伙轮虐他。

    上次言苏予倒没把他往死里打,可他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鬼街真正的主竟然让他回家休息几天?

    行啊,混都不给混了也就罢了。这还找人往死里打他。

    那个女娃娃了不得啊,他还对她那么好,算是瞎了眼了。

    “爷,您别激动。小心伤口。”

    “嗷。”小弟不说还好,一说二爷感觉胸口的血又在往上翻涌,真是造孽。

    等二爷冷静下来了,对小弟说:“去,告诉苏小一,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砸了如澜。”

    “得嘞,爷。我早说女人就是麻烦,您还非上赶着凑。”小弟不禁多说了两句。

    某二爷牙一咬,眼一瞪,小弟立刻胆怂出去了。

    这边苏月一接到如澜电话的时候正和墨辰悠走下楼。

    “关我屁事,他自己作,”苏月一懒懒地翻白眼,“要真动手,找言苏予。”反正言苏予可以抵一个区的警察。

    “怎么了?”墨辰悠看苏月一这么没好气的样子,安抚地摸摸她的头问。

    “一沙雕,被打了怪我头上。我看着像会半夜起床打人吗?还我雇凶,雇他妈。”苏月一现在也是张口闭口脏话。

    墨辰悠听着微挑眉,没有说话。

    苏月一打算去给墨妈妈挑生日礼物,他和墨辰悠来到了西城区最大的百货大楼光明正大的逛。

    苏月一看中了一个玉坠,她吃了会手指看了一眼墨辰悠,然后墨辰悠立刻把玉坠挑出来去付了钱。

    苏月一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

    啥玩意一玉坠一百万啊!苏月一从昨天请了全公司人看电影后就没钱了,最近如澜也真的亏损。真愁人。

    “你真有钱。”苏月一对付好钱的墨辰悠嘿嘿笑。

    墨辰悠拎着礼盒袋哭笑不得,苏月一也是品味好,一挑就中奖,最后还是得她男人付。

    “你想好怎么补偿我。”墨辰悠瞥了一眼苏月一,难得索求。

    苏月一立刻一本正经答应,肉偿都没问题。

    “你不晓得,最近如澜是真亏,我总觉得我哪里管得不对,金子哗哗流出去啧啧。”苏月一开始抱怨起来。

    “这样啊,那你是不是得考虑请一个金融顾问给你看看账?”墨辰悠揽着苏月一边走边说。

    苏月一想了想说:“也成,我去安排下。”

    墨辰悠嗯了一声,带她去逛女孩商品区。

    毫无疑问,苏月一又宰了墨辰悠一大笔金子。

    她没体验过逛街是什么感觉,但是当墨辰悠拎着的都是她的东西的时候,她觉得特爽。

    苏月一当老板的自然天天花钱,而今天原来男人给她出钱是这么的帅。

    “说,你是不是富二代。”苏月一狐疑地看着墨辰悠,有必要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墨辰悠不是梅岛人,工作也只是在蓝因当大学老师,那也赚不得到这么多。

    “是,但我从不花家里的钱。”墨辰悠对她坦诚布公。

    “那你怎么赚钱的啊!”

    “靠脑子。”

    苏月一仍然满脸疑惑。

    “你男人会赚钱还不好吗,以后都给你花。”墨辰悠低下头亲了一下苏月一的额角,满眼的温柔宠溺。

    苏月一秒变财迷,她缺的就是钱。搞势力的必然不可以少钱,要不然苏月一也不会想方设法从林欣雅那里贷款。

    她之前管理如澜还是有一套的,但是最近亏损,苏月一听到墨辰悠说的找金融顾问还真觉得很有必要,万一贷款来了,被她使用不当,那白活。

    “苏月一,你在干什么。”林欣雅一走进来就看见苏月一被一个男人揽着,她别提有多激动上赶着就去找茬。

    果然是不能想人,一想就来。

    苏月一对待别人可没好态度,秒变冷漠脸,飙戏甩脸子。

    “哪都有你,闲的?”苏月一又先发制人开怼。

    林欣雅哼笑了一声,她瞧着苏月一身边的男人,不说脸上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不自觉一跳。

    她看到这个男人第一眼就觉得好可怕,林欣雅好歹自小生活在贵圈里,见到的都是勾心斗角的上层社会的人,她多少能够看清一个人的本质。

    她看着这个人虽然看着随意,骨子里却仿佛浸染了上等教育而生来自贵。

    翩翩公子模样不像不好接近,可他的气息却十分有条理地应对周边的人。

    他不喜欢的人自然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这是他对人无形的警告与蔑视。

    也是一个心思深沉,笑不达眼里的人啊。

    林欣雅定了定眼神,本想讽刺苏月一,但她开始退缩,她害怕这个男人。

    可苏月一没觉得墨辰悠有什么不对劲,她反而觉得墨辰悠温柔善解人意,是她依赖的人。

    “咳,你怎么在这里。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林欣雅变了一个态度。

    苏月一觉得好笑,和她说有必要吗?

    “你管那么多呢,有时间就做好准备工作与我合作,不然有你后悔的,”苏月一朝林欣雅走了过去,她的气势同样压人,“你好歹要在见月面前留点面子。省得我不给你台阶下,你发疯乱咬人。”

    林欣雅越听越气,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威胁她,她就那么想要那笔钱吗?

    “苏月一,你也不想想那是多大的数目。何况还是用我的名义,手续复杂不说,万一经济失衡,我家会倒闭的你知不知道。”林欣雅沉下脸色,和她好好讲道理。

    苏月一哪听得进去:“我说要,就是要。我很忙,管不了你家破不破产。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婚姻,不然就乖点。”

    “苏月一,你还是不是人。你别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林欣雅指着苏月一就恶狠狠地说。

    “这位小姐行为举止未免过了些,放下你的手,好好说话可以吗?”墨辰悠走了过来,唇勾起的弧度极冷,看着林欣雅的眼神在这热日里也能骤寒侵身。

    “辰悠,你不用和她客气。这女人欠教。”苏月一笑看着林欣雅说话。

    林欣雅缩了一下身体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这男人的无形压迫力让她几乎要落荒而逃。

    她皱着眉头,咬唇避开这两人的眼睛,手握紧强忍怒气后高傲地转身就走。

    苏月一可不觉得自己坏,总欺负这个女人,她心里自有原因。

    “啪啪啪……”枪声突响,一连三枪。

    “啊……”周围的尖叫声瞬间爆发。

    不少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着这一层豪华商楼有好几个原本安安稳稳坐着的男人突然拿出枪来对路人开枪。

    好几个人中枪倒地,周围人无不发出阵阵害怕的尖叫声。

    林欣雅亲眼看着面前的一个姑娘应枪倒地流了好多血,她断然吓得尖叫不止,连忙往后退去找苏月一。

    她在这里就认识苏月一了,她肯定下意识去寻人保护她。

    可是苏月一却被墨辰悠抱在怀里,似乎吓得也不轻。

    墨辰悠拍着苏月一的背,敏锐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有所动作的持枪份子,果断带苏月一往楼梯跑。

    现在这里乱跑的人很混乱,持枪者一个劲地大喊:“别动,都别动。谁动我毙了谁。”

    林欣雅听到了连忙蹲下不动,可是墨辰悠却迅速带着苏月一跑到了楼梯处带她下了楼。

    这需要非常果断的判断力及速度,墨辰悠全程除了保护好苏月一,都非常冷静,俨然透露出了他自小训练有方的素质。

    苏月一现在被枪声吓得连话都说不出,她害怕这种声音,害怕到几乎窒息。

    墨辰悠将她公主抱了起来迅速下楼。

    苏月一紧紧抓住墨辰悠,脑海里都是混乱的袭击场面,满脸全是血的军人,轰炸到耳边的炮弹,还有看了她一眼却走掉的人。好可怕,可怕……

    然而墨辰悠却听到环绕这个大楼的广播声音。

    “喂喂喂,听到的人都别动,蹲在原地,不要轻举妄动。想报警的劝你也别白费工夫,警我们也给报了。唉,谁叫你们今天来这里逛呢,真是倒大霉。大家听好了,每一层都有我的人,给我乖乖听指挥去到集中地当人质。现在怂一点没关系的知道不?别把命给丢了,我们概不负责啊!那个谁,监控室里的兄弟看看还有没有电梯啊,楼梯啊什么遗漏的,都拖出来,那个一楼监控全拿枪毁掉去,麻烦死了,一楼的关大门了没有?尽快控制好所有人啊。我现在下去一楼。军方那边催着点,好不容易干点事别叫我等急了,我杀人玩的啊!”

    这是一个特别无厘头的语气,但说话却条理有序,肚子有货。

    墨辰悠听的时候脚步不断,贴着墙壁找到了一间杂物间进去。

    他低声安慰苏月一说:“你乖乖待着,我马上回来。”

    “你,你干嘛去?”苏月一揪紧墨辰悠的衣服不放开他。

    “我去弄两把枪来以备不时之需,乖,别动。”墨辰悠低着眼,细心安抚好她。

    “不,你弄什么枪啊。别对着干不就行了,我们在这里等着。”苏月一怎么可能让墨辰悠出去以身涉险,又不是非要去抵抗。

    “月一,你听我说。就算外面有人救援,这么多人质,也难以直接打进来,我找好枪后可以帮到军方。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墨辰悠抚摸着苏月一的脸,吻了吻她安慰。

    他也没有太多停留,立刻起身出去了。苏月一就连拉着都来不及,但她不能叫出声,万一周围有人过来呢。

    苏月一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墨辰悠要这样做,他到底为什么要选择去帮助军方,他难道有这个能力吗?

    苏月一现在细思极恐,墨辰悠并不是普通大学老师那么简单吧。

    那么有钱,面对恐怖袭击又那么冷静,现在还只身一人出去面对一整楼的威胁。那么他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