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二章 越多嘴的女人越愚蠢
    墨辰悠贴墙观察了一下监控位置,这里是杂物区,很多杂物堆放可以掩盖住身形,他只要够快就能躲开监控,他完全可以做到。

    出了杂物区,他掩在一盆巨大植栽后隐约看到这层楼中心有一群人质蹲着,身边拿机枪的人正在押送他们下去。

    墨辰悠表情冷然,全然没有一丝温度。他打开手表盖,启动按键,红点突闪。

    他对着手表冷冷开口道:“西城区商贸大楼,等我指令,入侵屏蔽监控。传达路家军长,国际协军在内协助,请及时通过我方与我联系。”

    随后墨辰悠看见那些人把所有人质送下去,有几个持枪者开始检查周围有没有遗漏的人。

    他往后退进了杂物间,等着脚步声走进这里进入监控死角,突然出现一秒掰住来不及叫出口的持枪者的头,瞬间拧断。

    他拿走了此人身上的手枪,匕首,通讯器,观察了一会,发现这是雇佣军没错了。

    雇佣军说好办也好办,至少专业。墨辰悠瞄一眼这个人的喉结大小,拿着通讯器对里面传出来的问话变粗声音说:“收到,无目标。”专业的回答才不会起疑。

    这层楼的监控室里,有两个人大肆坐在椅子上看着监控,发现也没啥情况。

    “这老大也真是,雇佣军就可以去外面玩,我们跟着他这么多年就只配看监控啊。”一个人低头玩着枪歪歪道。

    “你就看着点吧,这层楼清理干净再说。”另一个人哼了一声,继续看监控。

    “等等,有人过来了。什么?”

    一格监控里出现了一个从一个拐角出来,慢悠悠走过来的人,这是门口的监控。

    他们都一脸懵逼,这谁啊,这里玩命,他逛街呢!

    “咔擦。”门被打开的声音。

    两人同时拿枪举起对着门喊:“谁?你是谁?”

    墨辰悠打开了一点门,手里出现的匕首划过一丝亮光。

    “咻。”匕首瞬间没入咽喉。一人悄然无声,惊恐而亡。

    另一人目瞪口呆连忙开枪,却迎来一只鞋,直击脑门,等他反应过来时,眼前一道白影略过,一双浸透了寒毒的眼睛给他留下了最后一眼。

    墨辰悠只手未沾血液,他拿死人的衣服擦拭了刀口血迹慢慢起身看向监控。

    这大楼每层都有监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黑监控,否则会打草惊蛇。

    路家军事基地。

    路成希在行宫的中央调军室里撑着脑袋吃了一颗葡萄。

    他坐在高椅上,脚悬掉着晃了晃。

    一双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智能显示屏上显现的视频与军方上传资料,很是淡然。

    一个小小的组织就敢以卵击石,真是不自量力。

    “你们说里面有上头的人,我很好奇是谁,方便透露吗?”他问了与他联系的人。

    对方传出机械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国际上做高密军务的人都这样谨慎。

    “不可言明。您就算知道了也要忘掉,否则您会被记录在案,一旦出事,您会有麻烦。”

    “好吧,那他要我做什么呢?”路成希微轻蔑了眼眸问。

    “您只需要等候其指令,里应外合。”

    “倒是有点身份,还能让我等他指令。”

    一语缄默。

    这边一楼的情况很恶劣。

    一个坐在搬来的沙发椅上悠闲抽烟的男人睥睨着面前一堆人质,时不时发出冷笑。

    “看看,这些有钱的梅岛人,一个个欺压别人的时候不都很横吗?现在遇着枪了,就死啦啊哈哈哈。还禁枪令,禁什么都不管用,也救不了你们,”男人吐出烟圈,继续说,“喂,你们有谁有胆子想和我聊聊天的。站出来和我聊聊,说不定等会打起来我还能保护你。”

    但是没有人敢,一个个都恐惧着旁边拿着枪转悠的人而低头。

    “那,这位南宫家的大少爷愿不愿意赏脸和我说会话呢?”男人往后倒头看了一眼被他控制在后面椅子上的南宫见月。

    男人开始其实很吃惊,南宫见月竟然也会来这里。

    人家是梅岛四大家族之首的大少爷,身份尊贵着呢,男人自然要把他好好绑起来好生伺候坐着才行。

    南宫见月微抬眼眸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缓缓勾出冷笑说:“我现在被绑着累得慌,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等你有命出去,自然有人和你聊。”

    “哦呦,那好吧,给大少爷松绑。”男人也大度,招手让人给松绑。

    “见月……见月救我。”这时候在升降楼梯被带下来的一批人质里,林欣雅看见南宫见月就着急大喊。

    之前是她拖着见月陪她逛街的,但是见月来了只待在一楼等她,并不想和她逛。林欣雅也就愤愤自己上去了。

    南宫见月被人松绑后,活动了一下手腕瞥了一眼林欣雅,没有说话。

    “这谁呀?大少爷?”男人很好奇,瞧着林欣雅,觉得这妞正点。

    “未婚妻子,让她过来。”南宫见月倒是不客气命令起这个男人来。

    “啧,原来是老婆,那可惜要没福气了。”男人起身就朝林欣雅走过去。

    林欣雅一脸惊恐地看着男人,后退入人质中,吓都给吓死喊见月救她。

    “站住。”南宫见月站起身来,眼神如炬看着男人。

    男人一把拽出林欣雅,对上南宫见月的眼神就大笑:“哎呀,大少爷真可怕啊!我都吓到了,好了,我不动你老婆了,还给你。”说完他就把林欣雅给拖带到南宫见月那边。

    林欣雅一下就扑到南宫见月怀里哭。

    南宫见月把她给推坐到沙发上,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要不是有婚约在,他才不会管她。

    男人倒是瞧见了南宫见月不冷不热的态度。

    他对南宫见月竖起大拇指说:“这个,有气魄,是个男人。”然后哈哈大笑跑自己位子上去了。

    男人并不想动南宫见月,他身份高,可以抵所有人质,而且他的目标不是他,是即将来的军方。还有现在要和南宫见月对着干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

    “人都抓齐了没有?军方怎么还不来?老子都等急了。”男人突然暴躁。

    旁边的兄弟立马回答:“都抓齐送下来了。军方那边什么情况,要听约瑟夫怎么说。”

    “好了没?”男人转眼就去看另一边的几个用电脑联系人的雇佣军。

    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外国人就回答说:“兄弟,急什么。路家有那么容易派军队来吗?这里的警察倒是来了。”

    “切,快点。抓一个人来给我聊会天。”男人对抓人聊天情有独钟怎么回事。

    “喂,你,我有话和你说。”这时候林欣雅却胆怯地开口说道。

    南宫见月不悦瞥了她一眼说:“女人你闲的吗?”

    林欣雅立刻愣住了,见月什么时候对她态度这么恶劣了。又是说她闲的,和苏月一简直一模一样。

    林欣雅抓紧手就咬牙说:“谁说你们抓齐人了,这里还有两个人没被抓到。”

    林欣雅赌了一次,苏月一必须被抓,最好被误杀。

    “你说什么?还有谁?”男人回头问。

    南宫见月却有不好的预感,他抓住林欣雅的手说:“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

    “我没有,”林欣雅甩掉了南宫见月的手,一心想要苏月一倒霉地说,“是苏家大小姐和她男人。不是说路家没那么容易派人来吗,你把她抓来不就好了。南宫家,苏家还有我林家都不会不管的。”

    “蠢女人,你说什么?”南宫见月听到苏家大小姐这五个字,眼神突变狠戾,甩了林欣雅一个巴掌。

    林欣雅被打得捂着脸直接掉眼泪:“你打我,你为了那个女人打我。你们一个个都被她下了什么迷魂汤,她刚才和一个陌生男人卿卿我我这种事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你还护着她。你和南宫若熏都瞎了吗?她根本就是玩弄你们的感情,她还想让我家破产,你叫我怎么能放过她。”

    林欣雅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从小没人这么欺负她,她非要弄死那个丫头不可。

    南宫见月直接把林欣雅给推向男人那边说:“随你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林欣雅惊讶地看着南宫见月,眼泪瞬如泉涌就跑回去对南宫见月又打又骂:“你混蛋,混蛋。我是你妻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南宫见月拽住她的手,狠狠把她一甩,甩到沙发上,直接抢过身边人的枪就对着林欣雅说:“是要我亲手杀了你吗?”

    林欣雅见南宫见月发这么大火,脸都僵住了,死死瞪着他,内心防御顷刻瓦解。

    而被夺走枪的小弟一脸懵逼,他看着手然后又看看大哥。这,这就被抢走了?

    这大少爷也是个狠人啊,抢歹徒的枪跟玩似的,直接把他放走算了,万一他一个人把他们都端了怎么办。

    而坐在对面的大哥看这好戏都看入迷了,真好玩。世家公子对妻子都这样啊!貌似感情还很混乱。啧,有趣。

    “那个谁,去看看是不是漏了苏家大小姐,快请下来。”男人对雇佣军招手命令。反正他也喊不出名字来,外国人名字都难念难记。

    “你敢。”南宫见月直接把枪对准男人喊道,气势逼人。

    瞬间这里所有枪都对准了南宫见月。

    男人却摆手,耐心安抚道:“大少爷,我这人从不喜欢做亏本事。我做这事都是为了让路家出头,我只针对他们。所以你要是阻止我达到目的,我可不会放过你。要是把你打残了,你这辈子就毁了知道吗?”

    “你别动他。苏月一身边还跟着一个很厉害的男人,你们不去抓他们,和我们叫较什么劲。”林欣雅立刻冲出来挡在南宫见月前面。她爱他,不想他受到伤害。

    “滚开。”南宫见月却推开她,他用这个可恶的女人出头吗。还不是她多嘴惹的祸。

    “真麻烦,还是都绑了吧。去抓人。”男人一声令下。

    身边的人就把南宫见月和林欣雅给强行控制住绑起来了。

    南宫见月深知自己是弱势一方,他也没有太过于轻举妄动。只等着之后随机应变,万一苏月一已经安全出去了呢。

    林欣雅则差不多疯了,她强忍着眼泪去关心南宫见月,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