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四章 怎么宠着爱着都不够
    “小孩,你会学路叔叔说话吧。”言苏予再次给路成希打了个电话过去。

    路成希不禁无语,这货逗他呢?

    “哎呀哎呀,找一个和路叔叔声音相似的人给里面的王八蛋说话。”言苏予开始病急乱投医。

    路成希懒懒翻眼皮说:“我父亲是谁想模仿就能模仿的吗?声音相似又如何,谁都比不上他的气势……”

    “你个死爹控,”言苏予骂骂咧咧,“想到办法解决了没有?想不到我就说我的方法了,直接拿炮轰楼顶,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再冲进去救人。”

    “苏月一会被吓死你信不信?”路成希却直接这样回过去。

    言苏予立刻暴躁捶车说:“你他么还知道她怕枪怕炮啊!小破孩,你要是不想办法救她,言家和你们路家断绝所有关系。”

    言苏予一火大凶了点,对面的小孩就沉默了,他极其别扭地撇了撇唇后说:“里面有上头的人,除非他下命令,否则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你他么不早说,死小孩,你真是够了,她是你……靠,”言苏予一听立刻急了,差点说出口,但是周围人都听着,他立刻住了嘴,“你问他有没有看见苏月一,她现在怎么样。”

    “我没问,我不信上头的人,不能表现出对那个女人的态度。只能你自己去问。”

    “好,联系他。”言苏予稍微冷静了一下。

    苏月一打了一个喷嚏后看着手机的无信号失了神,这外面有没有人来救人啊,她想发个自己安全的消息都不行。也不知道有没有知道她在里面。

    “砰砰砰……”苏月一又听到了枪声,不过这很小,但是足以让她紧张。

    苏月一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她害怕墨辰悠出事,她缓缓动了身,伸手去拿地上的枪。

    墨辰悠击中了靠近杂物间的雇佣兵,他人已经完全暴露,一楼的大批雇佣军立刻上涌了来。

    男人这回听到了枪声,他攥紧拳头牙呲欲裂。

    “什么玩意,一个人还敢和我对抗,”男儿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砰。”男人对着人质就随意开了一枪。

    他又向外面传话:“人呢?死了吗?”

    路成希联系不上对方了,想来对方可能深陷危险,言苏予这边着急也没用。

    他听到里面催促就不耐烦回答:“他现在在来的路上了,等着。等不了你就自杀死去吧,烦死人了你。还有,你不说抓了苏家大小姐吗,叫她说话。”

    “鬼信你他来了。我现在就要他给我通话,不通我卸了苏家大小姐的腿。”男人又暴躁地对人质里开了一枪。

    人质接连发出阵阵尖叫,有两个人被击中倒地,他们也极度惊恐而推推搡搡。

    言苏予听到里面的尖叫声,狠狠拧眉。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害怕是苏月一受到伤害。

    “妈的,你要是敢动我妹,我毁了这座楼,活扒了你的皮。”言苏予这一喊气势非常强,声音也极大,大到回音传遍好远的地方。

    墨辰悠隐约听到了言苏予的声音,他没有告诉外面的人苏月一的情况,一是不能说太多,会间接暴露身份,二是讲了没讲都一样,他们也不能直接冲进来,让他们多紧张一下也好,也能让里面的人乱了手脚。

    墨辰悠捂了一下手臂上的枪擦伤后下了二楼。他来到了一楼。

    上面的所有雇佣军都已经被他干掉了,那过程简直是在和死神抢命。还好,他抢了回来。

    之前男人听到楼上没了枪声后发火让更多的人上去非杀了那个神秘人不可,但是男人没想到全部有去无回。

    现在一楼就剩下五个雇佣兵和一个头头。

    墨辰悠对着手表说:“告诉外面的人,我说冲就冲进来。”

    时间就只有三秒的样子。男人举枪回头盯着一楼楼梯口,枪声一停息,他就知道那个人已经到达一楼了吧。

    很好,墨辰悠抬起手臂对手表说:“冲。”几乎同时,他对准了那个男人开枪。

    男人也瞬间发现了墨辰悠,他同样对着墨辰悠开枪。

    大门被冲开,一队武装警察冲了进来,他们反应迅速地瞄准里面持枪者迅速击毙。但也只发现只有五个人而已。

    这一瞬间没有任何人质伤亡,真的是一大奇迹。

    男人惊讶地偏身倒地,他还来不及知道到底是谁击中了他的手臂,让他在开枪的瞬间被那个人给一枪击中脑袋。

    人死亡很快,一瞬间的痛苦,就再也没有了后续。

    墨辰悠此时已经掩住自己的身形,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圆形楼洞上的苏月一,笑了笑。

    “谢谢。”墨辰悠对苏月一用唇语说了一声谢谢的时候,转身就进了楼梯里。

    他不可以被警察看见脸,绝对不可以。

    苏月一吓得枪掉了地。她刚才是怎样开的枪,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看见了那个男人对着墨辰悠开枪,她不顾一切就开了枪。

    还好,还好他没事。

    言苏予在警察冲进去的时候就也想冲进去,但是被警察拦住了。他们不可能让言苏予现在就冲进去。

    言苏予暴躁地就打他们,但没打几下,里面就没了枪声。

    他们都很震惊,原来刚才里面就只剩下五个人。

    呵,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竟然一个人把里面堪比两军队的人马给灭得只剩下五人,还能安全脱身。可怕,真可怕。

    言苏予找到苏月一的时候,苏月一坐在二楼地上发呆。

    他一把将苏月一死死抱在怀里就说:“你这头猪,胆子还挺大,平常叫你不要到处乱跑,还乱跑。这会好了吧,看你以后还跟不跟我混。想想我刚才一个人对他们所有人的时候多威风啊。要是没有我,你瞧你这傻样,猪鼻子别哼哼。”

    苏月一边哼哼边听着言苏予这自恋的叨叨,忍不住笑。她打了一下言苏予说:“就你?准是在外面不知道骂了我多少回。”

    “骂你怎么了,你欠骂。”言苏予嗤笑了一声。

    “欠揍吧你,扶着我起来。”苏月一挣开他,手伸给他,没好气地抬头对他叫道。

    言苏予这一刻低头看着苏月一,一时没了话,也没了动作。他的眼睛里缓缓露出了心疼。

    他就在想,还好她没事。要是有事了,他该怎么办。

    “喂,傻了?”苏月一看他半天没反应,推他一下。

    言苏予这才反应过来,他本想去拉苏月一起来,可是拉着拉着却将她一把搂进怀里,一只手抚摸上了她的侧脸,在她震惊之余,他低头差点亲到她。

    但是他却在这一刻狠狠忍住了说:“小丫头,做我一辈子的妹妹吧。哥保护你。”

    可是苏月一,你不是我姐姐,也不是我妹妹。我是喜欢你,很喜欢知道吗?可言苏予终究不敢说,也不敢做,什么都不敢。

    言苏予记得见到苏月一是在一年前苏格叔叔带她来言家的时候。

    言苏予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她踢了一脚他心爱的车,然后他就和她打了一场架。

    这个女的特别欠教,总是淡漠着脸色,好像全世界都与她无关一样,开始真让言苏予讨厌。

    可是后来到底是什么时候改观而变成喜欢的呢?

    这个女人接手了如澜,言苏予就每次都和她作对,说她根本没能力管理如澜。

    但是如澜的成绩却非常好,言苏予就背后使手段给她下绊子。

    有一次,如澜的一个女助理给他送咖啡,被他故意踢了一脚洒到了地面。

    言苏予针对她,让她跪下拿她自己的衣服擦地板。

    女助理惹不起言苏予就跪下了。

    可是苏月一却突然出现揍了言苏予一拳,把他的衣服抢下来丢在咖啡上狠狠踩。

    言苏予自然又和她打架,那一次他们吵架,打架几乎不可开交。双方被彼此打得挂头彩还不停。

    那是言苏予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女人骨子里的倔强。怎么会有性格这么烈的女人,为了一个助理和他彻底翻脸。

    后来言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狠狠揍了一顿言苏予,把他给打得住了院。

    言苏予那会在医院里修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苏月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喜欢想着她,想着她的倔强,想着她的狠决,同时也想着那个丫头偶尔的渴望当小孩的样子。

    呵呵,苏月一其实就是一个心里住着少女的闷骚怪。她内心真的渴望做一个被家里宠爱的公主。可是现实却不允许。

    他不禁心疼她,因为他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

    自小父母双亡,爷爷一手带大。他同样渴望满满的亲情啊。

    医院那会,苏月一的头上裹着纱布来看过他。

    言苏予在她面前还是那么横的样子,但是当她出去后,他立刻给了自己两个巴掌。

    是他把她打得头破血流的,都是他。

    之后啊,言苏予这个霸王,这个纨绔子弟好像被苏月一给改变了,彻底的改变。

    他会去和苏月一尽量和平相处,虽然偶尔的互相欺负,对撕必不可少。

    但是至少他们慢慢有话能聊,有事能一起做,有难一起扛。

    言苏予对苏月一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他也弄不清楚。

    这个女人好像已经镌刻在他生命里,他对她已然是病态的爱,成了魔的压在心里的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