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五章 世界政权中心会议
    炽兰帝都,世界各国联合政权中枢所在地。其繁华无与伦比,乃世界都向往的权力之地。

    世纪中心城,炽兰帝都中心,建立世界最高政府。

    此时最高层,最高规格的世界会议正在进行中。

    封闭式机密办公室内到处都是最高科技产品,机器佣人,机械盆栽,防监听,窥视的探测仪,高坚玻璃地板以及全影息式各国视频连线专区等。

    这里就如同一个世外的小世界,被世界顶级计算机技术控制的最高科技全方位包围。

    四块影息全透明,显像清晰明了,个个除了自己,都可以看到其余四人影像。

    坐于会议连线专区唯一一把的设计独特的高椅上的人架着脚,撑着脸开会似乎不在状态。

    “喂!我们亲爱的高阁殿下,您神回过来了没?”

    其中一个年级尚中,约摸三十左右的男人不胜其烦地眯眼看着坐在高椅上的世界权者之一,负责世界商业管理的高阁。

    所为高阁就是一界管理的最高统帅名称。

    而这位突然被cue到的高阁殿下则差点懵逼,他被喊回神后小小慌了一下看向影息的四位世界生命树大佬,有点尴尬。

    “回,回过来了。抱歉啊,我这刚接老爸没多久,还没习惯这么严肃的氛围。”高阁殿下呵呵笑,很诚恳地说着。

    但是四位大佬表示不接受,接受不了干嘛要坐上这个位子,世界商业高阁怎么会出了这么一代玩意。唉,果然商业高阁的世袭制度超级可怕。

    “我们刚刚说到哪了,你听见了没?”依旧是那位大佬又发话问了。

    高阁啊了一声,眼睛飘忽了一下,刚才说到哪了?!

    “没出息的玩意。”大佬忍不住翻白眼,就算这货掌握世界商业最高决策权,那也是草包一个,该不客气就得不客气,要不然以后这商业得断腿截肢。

    高阁大人突然又被骂了,表示好委屈撅了一下嘴。

    四位大佬:“……”

    这届继承人真难带。他们像是四个开国元勋在手把手教小皇帝,这货还不是唯一的皇帝。啧啧。

    “咳咳,那个,军,军长大人。我倒是有件事想问下您。”这时候高阁大人想起了什么事,脸微微泛上红晕去问其中一位大佬。

    这位大佬生得怪好看的,高阁大人一和又帅又厉害的大佬说话就会害羞。

    “请问。”大佬轻描淡写地带过一句话。

    他永远都是那种既客气又高傲的样子,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又敬畏其那天生的王者气势。

    高阁看着影息里坐得端端正正,姿态高密严谨的人,却不敢对上他的眼睛说:“梅尔堪斯伽岛的商业一直是世界顶流之一,常年以来,缴纳商税超过世界的百分之二十。我想知道依照军长大人来看,来年是否可以提升百分之五,到时候我想为四大家族之首的南宫家在世纪中心城留一席之地代表梅岛来开商业大会。”

    “娃娃,商业的事你问人家军人,人家现在能给你答出来吗?”另一格影息上的女人突然笑着插话。

    蓝斯看了一眼说话的秦娅漓便淡淡开口提醒:“秦小姐,今日你父亲没来开会,还是出言谨慎一点。”

    “蓝斯,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秦娅漓略带娇羞地挖了一眼那个坐在沙发上边开会边工作的男人。

    这个被叫做蓝斯的男人年龄有二十左右的样子,却始终神情淡漠如水,气息沉冷安静。

    他生得一副好皮囊,那双幽蓝色的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人心,表达出他这个年龄所难沉淀出来的深沉。

    他是个天才,过于好命的天才。就是为世界领军人物而生,从来都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存在。

    而具体他是怎样的人,恐怕也无人知晓。只知道,就连这个梅岛的统治者,路家军阀世家掌权者路叶寒都对他十分赞赏。

    蓝斯并没有理会秦娅漓,从他的神情中就可以看出他的冷漠与不屑。这种情绪明显得很,却又让秦娅漓看着不敢发作。

    “啊呀呀,人家军长大人都没有开始回答,你们这些后辈瞎起什么哄。”这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开始看热闹不嫌事大。

    “是的,开会期间不能插嘴,要是我父亲在,你们还会这样吗?就看我好欺负。”高阁大人此时不悦地撅嘴埋怨道。

    他倒是有点情商,贬低自己威慑不了人而缓解了一丝尴尬。

    “哈哈哈,小殿下你真可爱。”男人大笑。

    “叔叔,您快别说话了。”高阁大人真是忍不了。

    “啊,好的。我闭嘴,我去找您老父亲聊会天去成吧。”男人又顽皮起来。

    高阁殿下苦恼啊!这位真是他亲叔叔,整个一老小孩,又势力强大得很,真是叫人头疼。

    “按南宫家统计的梅岛资本数据来看,明年至少提升百分之十。此事我正要说,席位留着,手续现在就办。”

    终于路家大佬说话了,这里瞬间就安静下来听他怎么说。确实,他说的话格外引人注意。越是牛逼的人就越受关注啊!

    “好的,军长大人都这么说,那就有保证。”高阁殿下笑了笑,年纪尚小的他笑起来十分可爱。

    此时秦娅漓却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看这会再没人说话,就稍微沉下气息,学着她父亲的稳当样说:“军长大人,娅漓刚好也有一件事想听听您的意思。不知您可否听听?”

    路叶寒伸手拿过刚传真过来的资料看了起来,听着秦娅漓的话,淡淡嗯了一声。

    秦娅漓很开心,她以为像路叶寒这样的人是不会听她这个小毛丫头说话的。

    “我就是想说,梅岛四大家族之一苏家的一些事。我们明雅一直都是世界第一娱乐公司,地位从未动摇。可是最近苏家好像明里暗里要和我们秦家作对。军长大人,好歹我们是世界级别的家族,规矩您也知道,若是没有实力,最好不要挑到明面上来,省得到时候您管理的家族给我秦家找上麻烦,您也为难不是。所以不知道您对苏家是怎样看待的。”

    秦娅漓说话倒也有含量,就是未免不知好歹了点。她以为她们秦家跻身于是四大生命树之一就是天王老子了,谁都不可以超越他们。要知道这社会优胜劣汰,更新换代的事多着呢。

    “秦小姐这是说苏家在无理取闹?”路叶寒挑开了资料,扣起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戒指,这个小动作倒是有趣。

    “之前我们可不这么认为,据说一年前苏家换了一个女娃娃当家,这就让我们秦家不甚理解,这个女娃娃有什么本事,能和明雅公然对抗。”秦娅漓也是豁出去了,非要在路叶寒这里争个好歹来。

    也确实,他们秦家明雅的生意受到了来自梅岛苏家的影响变得有些动荡。

    他们秦家也不是抵不过苏家,只是要想摧毁苏家需要时间。他们不想让苏家再发展下去。倒不如今日让借路家的手压一压苏家。

    “女娃娃?哦?什么时候变成女娃娃了?苏格呢?”大叔原本在吊儿郎当架腿仰头休息,听到秦娅漓的话突然很好奇地坐正身体问。

    秦娅漓不禁无语:“您还不知道呢?苏家早就是一个小毛丫头当家了。我见过她,倒是长得好,只是太过无礼没教养,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教她的。呵,野丫头一个。”

    “哈哈哈哈……”秦娅漓话音刚落,突然一阵轻笑忍不住出了声,但似乎又在极力隐忍,可是忍不了,忍着很难过。

    影息上,就连路叶寒也抬眸看向了秦娅漓那高傲地骂着苏月一的样子,眼神不禁有了一丝变化。

    而这位高阁大人则有些慌乱地皱了皱眉,他也在忍耐住自己的情绪以及视线。尽量不往前方的那个正在悠闲的看书的人看去。

    哎呦喂,爷您听着听着就好了,别出声啊!这会议只有五个人,您身为第六个人可是破例的存在,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

    “什么声音?谁在笑,”大叔显然听见了,就有些疑惑,“大侄子,是你那还有人还是其他家族那里还有人?”

    “啊?没有啊,我这里没人。”高格装无辜。

    “黎信知,你说谎的时候最喜欢装无辜,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叔啧啧两声。

    “叔叔,您那有人我还没说什么呢。”高阁大人瞥了一眼大叔凌乱的衣衫里隐隐露出的吻痕,没好意思说出来。

    “那是我老婆,是外人吗?你别在这叽叽歪歪转移话题啊。你身为高阁还知法犯法,得,你叔陪老婆去了。再见。”大叔有些生气地说完话就关闭了影息退出会议。

    高阁大人默默低头尴尬。

    秦娅漓就觉得这什么跟什么啊!谁在笑她说话。

    “我这里没人,又是谁在笑?蓝斯,是你那吗?”

    蓝斯认真工作着,头都没抬,清冷的气质看着格外舒服。但他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不久后就关了会议,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唉,一个个都不把他黎信知放在眼里,他有什么办法。在座的都是大佬,他也惹不起。

    秦娅漓感觉很不自在,她接连吃瘪,这路家军长也不表个态。

    “军长大人……”秦娅漓再次开口。

    然而她一看见路叶寒那深冷的眼眸就突然胆颤心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