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六章 想要受庇护就别乱说话
    “说别人没教养,自己就知分寸什么都敢说?要是将来秦家叫你接手,被苏家取代的日子也不远。”路叶寒句句逼人,随着它高高在上的姿态,能把人贬低于蝼蚁之下。

    这才是经过岁月淬炼而出的手段,叫你看一眼便知天下之大,你多渺小,人可苟活,话不乱说,心思再野,也得有命去搏。

    秦娅漓现在已然是脸色惨白,被路叶寒这样一说,什么心思都没了。她害怕继续被他盯着,这和受刑没什么两样。

    黎信知叹气,好好说话不成吗。另外两个人是真聪明,察言观色后果断脱离战场,所以现在独自逍遥去了。而他能怎么办,只能做个坏人了。

    “咳咳,军长大人别生气,秦小姐还小,有些事不知道,话没考虑周到,说得过分了点。但我心里知道的,梅岛四大家族都是厉害的角色,没有他们,就没有梅岛如此的繁华。要说苏家,那是和秦家的生意撞上了,秦小姐着急上火也说明苏家小姐的厉害。秦家毕竟是世界级别的家族,总不能在这上面失了颜面。说到底今后还是要各家拿实力说话,并不是在这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解决,秦小姐你也要吸取教训,军长大人肯教育你,对你来说不是坏事。”

    黎信知这会倒是拿出了他的手段来尽量解决这个矛盾,可不能让两家因为这个而坏了氛围。

    而秦娅漓早就害怕了,她借着黎信知的解围也顺势而上,低了低头表现出她知错的样子说:“我知道了,军长大人说得对,是我嘴笨,还请军长大人见谅,不要和我计较。”

    然而路叶寒直接关了会议,一个眼神都没给秦娅漓和黎信知。

    俩娃苦逼对望,完了,惹到大佬了。

    “好了,退会吧。没法开了。”黎信知没办法直接关闭了会议。

    他有些丧气地低着头看手指。这里一下就安静下来,显得格外清冷。

    书页仍然轻轻翻着,修长干净的手指轻搭书页一角,缠绕书香,优雅自知。

    “唉,真难过。你刚才笑得那么开心干嘛!”黎信知抬眼瞅了瞅坐在对面远处一些的沙发上看书的男人。

    他仍旧微微低头看着书,眼睛若有若无扫过书页,但确实是看进去了。

    只是清清浅浅的笑意真叫人上头,这么温润儒雅的男人一说话,仿佛世界都听了起来。

    “我家一一可怜,自小苦了些,自然脾气不好。不过她才多大,这时候的年纪应该放在我心上宠着,但她性子执拗,总爱和人唱反调,我就是顺着,也不忍说她几句。可是那个自小养尊处优的小姐却说我家丫头没教养,不知道这到底打了多少人的脸呢。呵呵,想到这也就一时忍不住笑了,信知你难道觉得我笑错了不成?”

    话虽温柔,但也是心里的话,不能不认真对待。黎信知就是知道他这个性子,才无奈不敢迁怒他。

    黎信知撑头又惆怅了些说:“你家一一,你家你家,都是你家的。等人被你宠得无法无天的时候,看你怎么控制得了她。”

    “自然控制得了。”他又再一次笑了,笑柔了眉眼。

    “得了,不想听你秀手段,你厉害,我自愧不如行了吧。”黎信知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走出这个办公区,来到他看书的沙发群。

    “今天想去哪玩手段啊?我带你一路通行。”黎信知用了一种非常自豪的姿态去问他。显然觉得自己这么有用处,是格外厉害的。也是个多少可爱的孩子。

    “不必,我家一一今天受了点委屈,我去处理一下。”他立马合上书,拒绝得干脆利落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黎信知看他这么干脆的样子,对他挥了挥拳头说:“就你家一一是宝,我不是。哼,下次别叫我给你开后门。过分的男人。”

    “嗯?”他还没出去呢,听到这话后微微侧过身疑惑了一声。

    “干嘛?您走好,我有说错?”黎信知继续横。

    他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回身继续走了。

    黎信知看着不得不承认,他是他的走路粉,那修长高挺的身姿,高贵如斯。稳步行走中的气势尽显他浸染多年权势的矜贵隐忍。

    他是个谜,从来都没有人看得透他。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有多深厚,就好像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是来颠覆这个世界的。

    黎信知一直都觉得他总有一天会干出一件震惊世界而不可逆转的事。到那时候,怕是所有人都会因为他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那么他口中的一一到底会怎样呢。

    他一路走在纯金打造的行政大楼顶楼大厅中,即将进入电梯。

    电梯门一打开,很不巧遇上了两个人。

    “呦,这不是我们尊敬的贵客嘛。”一个金色头发的桀骜少年看到他就无比热情。

    “洛神二公子。”他抬眼冷瞥了一眼那份金发少年,好歹是客气了一回。

    少年快步走出电梯,本想搭手上去和他客套客套,但是他一下就避开走近了电梯关上了门。

    少年笑愣在原地半天,等到电梯门关了,他立刻拉下脸来讽刺:“什么东西,真是什么人都有。”

    “二少爷,小心隔墙有耳。”他身边的女人提醒道。

    “知道了。”少年摆摆手也就那般无所谓的样子走了。

    路家。

    路成希掉了一颗葡萄,他扒拉着扶手下地去捡。

    但没想到葡萄钻到了办公桌底下,路成希埋怨地爬进去。

    宫云正好打开门进来,他没看见路成希。

    路成希则手卖力地去够葡萄,还好他身子小,能够挤进去。

    宫云走过去看到了办公桌外露出的半截身体,表情很迷。

    “小少爷,事情已经解决了。”宫云只得这样报告。

    “好,葡萄……”路成希对葡萄有谜一样的执着。

    宫云本想劝劝路成希,但似乎看到了什么,表情一下严肃起来,恭敬地对来人敬礼说:“军长。”

    路成希迷之愣住,他僵硬着身体慢慢往后爬。

    军靴正好走到爬出来的路成希身边,某小孩差点要行跪拜之礼,但他倔强地站了起来。

    “父亲。”路成希低着脑袋不敢多说话。

    路叶寒看了一眼他手里捏着的葡萄,没说什么。

    “父亲,您知道了?”路成希抬头看到路叶寒站到控制屏前,不禁去问。

    确实,路叶寒开完会就有电话打进来说梅岛西城区百货大楼被袭击的事。

    他重连了之前联系他们的国际军。机器上闪着光,一直没有接通。

    路成希屏住了呼吸,父亲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他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把自己当空气。

    事实是对面没有接,国际军也不是那么好主动联系到的不是么。

    “父亲,她脱险了,您不用担心的。”路成希撅了撅嘴呢喃。

    “路家需要给梅岛一个交代,你过来。”路叶寒没有纠结国际军的事,他行事果断立刻处理此事后续。

    路成希放下了葡萄走到父亲身边,亲眼看着他父亲指令天下的操作很认真。

    机器永远都是冰冷的,操作他的人往往付出了心血,而从中受益的人自然对它敬而畏之。

    没有多久,梅尔堪斯伽岛的这件事在国际新闻上持续报道,路家军长发布言论说明了袭击者是国际叛党,在禁枪令如此严格之下,竟然能制造恐怖事件,当是路家承担首要责任。

    他承诺但凡是事件受害者,路家皆会一一给个交代,最后他亲自给了梅岛和国际一个诚挚的道歉。

    岛上对这事的言论很多,经历的人不想说于路家不利的话,没经历的人自然吃瓜欢乐多。

    但与军法势不两立的鬼街人却要想从中黑路家,把路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路家军长都亲自道歉了,这事也大不起来。

    而且在梅岛起领袖作用的四大家族也随之表态,目前亲身参与的就有三大家族。

    苏家继承人从未露面,但如澜官网说明了继承人安然无恙。

    言家继承人作为此事首要大功臣,他表示路家与言家关系交好,此事发生开始,言家就代表路家与头号罪犯沟通,路家并非置身事外。

    言苏予这样一说,就有被鬼街煽动的人不满,他们说罪犯目标是路家军长,但军长始终没有出面,是否是担心自身安危,不顾岛民,这需要路家给一个详细的交代。

    言苏予就回怼了一句话:能坐上路家军长位子的人需要给你们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交代?

    也是搞笑,这岛上的人谁敢对路家有疑心,除非是不想受保护,想自生自灭了。

    那好,路家一句话的事,就能让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今后逍遥在人间。

    至于南宫家大少爷被当做人质的事,这个倒是没人敢说话,也没人敢问。

    南宫家手段一向铁血,私下里说说不妨事,要是放明面上评头论足,绝逼被整死。

    但能整死南宫家的人还是有的,就比如现在装病的苏月一。

    南宫若熏赶来医院连看苏月一一眼都看不到,就被她拿东西砸出去,吃了个闭门羹。

    然后言苏予出病房门和南宫若熏一起在门口罚站。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南宫若熏瞥了他一眼:“你怎么也出来了?”

    言苏予低头捂手:“她吃枪药咬我手,我怕疼。”

    “没出息。”

    “你有出息?出事的时候你在哪泡妞呢?”

    “老子在岛外赚聘礼钱。”

    “啧,你赚再多,我妹也看不上你。”

    “她好歹是我未婚妻,不像某人就是个弟弟。”

    “她好歹是我妹妹,不像某人,直接被乱棍打死。”

    “闲话不说,你会死?”

    “闲着也是闲着,不说真会死。”

    “吵死。”

    “唉,我就吵死。你能怎样?咬我啊!”言苏予贱兮兮的。

    南宫若熏在想这个社会到底改变了他什么,现在竟然搁着罚站吵架。

    得,他还是先走吧。

    言苏予看他直接走了,鄙视了他一眼说:“你也就这点出息。”

    某人握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