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七章 商业互夸绝对有猫腻
    苏月一仰躺在办公椅上发愁,她在考虑要不要去找洛行州签下他当如澜的律师,可是她还没想好怎样去和人家说。

    毕竟和律师聊天,苏月一这个读过书和没读过书一样的人可能会嘴秃噜皮,不知道说什么。

    虽说这事也完全可以交给南宫若熏去搞定吧,但是苏月一不想见他,也不想和他说话。嫌麻烦……

    “叮~”这会秘书电话突然响了。

    苏月一歪头懒懒地说:“讲。”

    马上电话里就传来秘书的声音说:“大老板,人事部已经筛选好了两个金融顾问人选,现在您要亲自见他们吗?”

    苏月一听着才想起,她确实有招这个,她答应了。

    没过多久,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然后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月一这才恢复正经坐正身体抬眼去看走进来的两人。

    但她不小心被自己噎了一下,有点心梗。

    她都看到了什么人呐,怕不是一起来向她索命的。

    走在前面的南宫若熏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心梗难受的苏月一,扯了扯笑。

    这个女人招金融顾问招得那么明目张胆是么,也不看看他未婚夫玩什么的。

    而走在后面的墨辰悠则对苏月一微微笑了笑。

    好像他也是玩金融的,而且招顾问是他提出来的。所以他为了填坑,自己来了。怕不是早有预谋。

    苏月一没眼看,她还是抠指甲吧。

    等他们坐好在他办公桌前的两个客位的时候,苏月一明显感到两个气场在互相打架之余还不忘压迫她。

    她微叹气,说出第一句话:“谁知道你们是来应聘的还是来掐架的。”

    “掐架。”南宫若熏直接开口回答。

    墨辰悠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苏月一无语,抬手作出请的动作说:“那你们先掐,谁赢谁留下来。”

    “苏月一,没想到你的小情人还是个金融博士,当初我懒得考这玩意,现在倒还低人一等了。”南宫若熏明显话里有醋,但为什么有点夸起墨辰悠的意思?

    墨辰悠这会就承让了,他始终温柔着眉眼,接话道:“一般一般,比起南宫家二少爷在金融学上的造诣,我当是自愧不如。”

    “我家一一就欣赏有才华的人。我想当初要是我考了学位,是不是就没你什么事了。”南宫若熏又在这里胡言乱语。

    墨辰悠接话:“怎么会呢?你就是把学历修得比天高,都入不了人家的眼。想来这是要看造化的。”

    南宫若熏也不气恼,就逐渐把脸皮撕破说:“脸皮厚不能当饭吃,如今这个世道,你一个大学老师还想靠女人上位?”

    “职业无贵贱,而且我自食其力,从未说过要靠女人。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说话不能想当然地诋毁别人。”反正墨辰悠见招拆招。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妄想攀附豪门而勾引我未婚妻呢。如果不是这样,那就请你离开,也省得我误会大了,毁了你的名誉。”南宫若熏开始以权势压人。

    “谁说我勾引你未婚妻了?”墨辰悠倒是好整以暇地看向南宫若熏,微笑深寒,眼眸流转着清冽的光,清贵自知,“她与我自小相互知许,定下一世所属,本来她就是我的,你这半路插足的人持着有名无实的婚约明目张胆在我面前嚣张炫耀,恐怕也太叫人耻笑。我倒是没想到,你这风光无限的二少爷竟然也爱干这等的上不得台面的勾当。”

    南宫若熏:“……”

    抱歉,他没听清,这个家伙说的什么?一句句一字字都是在挑战他最后的底线是么!

    这是说君子又不君子的对话,南宫若熏本来不想在苏月一面前过分,可纵然是他卑微求着苏月一和他在一起,但那又怎样?他不做点混账事,当他闹着玩吗?

    所以南宫若熏就是被气笑了,他盯上若无其事的苏月一说:“你要他还是我。”

    苏月一:“……”

    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个选择能在明面上说。这两个人都是不好惹的主。

    但是这两个都看向了她,还很认真地样子,要她给个话,得!就是来讨债没错了。

    不过谁叫苏月一招惹了他们呢。她想了一下回答说:“谁给我赚钱,我就待见谁。”

    “我家都是你的,你说谁给你赚钱。”南宫若熏对苏月一暧昧一笑。得,这才是勾引。

    苏月一则有点难过,她注意到的当然是墨辰悠的反应。

    那个笑面虎虽然嘴上不比较什么,但是那个眼神,那个笑,就让苏月一觉得她死定了。

    “我来给你们理一下好吧,”苏月一豁出去了,她靠在椅背上,摆出她是大老板,必须听她的架势说,“我这个人呢,做什么事都以利益为上。你们是来给我管理公司财务的,什么仇私下说,别给我扯到私人感情。现在我就要看你们到底谁能给我把如澜管好了,就一个业务能力的事,再叽叽歪歪滚蛋。”

    “你这不说废话?当然是我。”南宫若熏立马推自己。

    “你攻于商业金融,手段不适合用于如澜这个需要理论管理财务的非金融公司。况且我虽教理论,实践也不比你少,更是适合。这个苏月一心里明白。”墨辰悠讽笑着说道。

    苏月一被cue,愣了一下。想来她是知道也不知道,应该说是不熟悉这位大佬做的什么。

    得,苏月一怕了墨辰悠,他身份神秘,能力可怕,这就是威胁!

    “是的,我明白,”苏月一正经地点了点头,对南宫若熏那个不屑的态度说,“我看你就是来玩的,你能有那个时间帮我管理如澜,我信鬼。”

    “如果你的小情人不来,我又怎会来?难道你要我对你们的偷情视而不见?”南宫若熏存心堵苏月一。

    “你……”苏月一差点拿东西抽他,这家伙说话贼难听。

    “呵呵,乖,别生气,”墨辰悠轻笑安抚苏月一说,“我们就是睡一起了,他也管不着。”

    南宫若熏瞬间黑下脸,伸手就拉过墨辰悠的衣领拽过去,他周身的空气都降下温度,凛冽着眉眼,杀意顿显。

    “谁给你的胆子说这种话,给你面子的时候接着不好吗?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墨辰悠直接对上南宫若熏的眼睛,他依然保持着他应有的风度,不曾变过一丝气息,格外冷静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他多年的沉稳。

    “我倒还真不想接,也想看看你能怎么动我,又或者你能奈我何?”

    一字一句又是那样的气场,南宫若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不简单。

    是的。南宫若熏和这个男人见过一次面,当然苏月一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过节。

    那一次见面,南宫若熏就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与强大。

    这很奇怪不是么!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却能够得到路叶寒的青睐,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而且那一次见面,四大家族的家主以及继承人几乎都在场,他们亲眼看见就是这个神秘的男人可以参与他们上层贵族内部的谈话,并且还有资格站在路叶寒身边。

    那会洛行州说这个人来历不小,他在华夏国见过他,似乎与炽兰帝都有关系。而且言苏予也说这个人的气息挺可怕。

    南宫若熏此时回想起那时的场面,他不禁凛了凛眸色,这人……他确实动不得。

    苏月一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争执,一时疑惑。他们似乎认识,而且她一点都不知道。

    “你们两个认识?”苏月一不禁问,还摆摆手让南宫若熏放下手。

    南宫若熏冷哼一声,把墨辰悠推开。

    墨辰悠理了理衣服,也没说什么,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认识,你的小情人威风着呢。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知道得罪了他多少次。”南宫若熏摊开手无奈,高手之间的对决不需要解释,互卖互夸也是一种交流。

    “得罪倒没有,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而二少爷年仅轻轻,就十分出众,我很佩服。”墨辰悠暖笑着也夸起来。

    “呵,扮猪吃虎既然被发现了,就不要说那么多好听的话去掩饰。让人听着不舒服。”

    “我确实是一个大学老师,而二少爷的地位不知道比我高多少倍,这些有目共睹不是么。”

    “还装?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清楚,”南宫若熏有些不耐烦,他去问苏月一,“你呢?知道你小情人什么身份吗?”

    苏月一:“……”

    她感觉自己被这两个人给骗了。他俩绝对认识,绝对有猫腻。还什么身份,能干掉一栋楼恐怖分子的人能有什么身份。

    “够了啊!你俩都出去,我困了。”苏月一果断起身赶人。

    这俩货认识就认识,还打哑迷互夸,也不知道说的什么玩意,让苏月一觉得头疼。

    “亲爱的,要不要我陪睡?”南宫若熏站起身来就打算干点什么。

    “你有毒。”苏月一骂骂咧咧走进了小房间关门睡觉。

    门一关,世界都清净了。但苏月一却靠着门冷了脸色。

    都在演戏不是么!这个世道,谁又是一身清白,没有人可以逃得过权贵的诱惑不是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