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八章 性格坏的女人就是狠
    苏月一从白天睡到了晚上,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等她醒来,发现林欣雅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短信上约她晚上在鸣山公馆见面谈贷款的事。

    鸣山公馆是在半山腰上建立的休闲娱乐之地,苏月一想了想去联系言苏予让他一起去。

    然而言苏予那货没答应,说什么要去地下城玩,那地方是鬼街的天堂,玩不死他!

    然后苏月一就只身一人去了。事实证明,她一人去准没好事。

    她下车还没多久,一堆混混就把她围住,一个个看着苏月一,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妞真漂亮,又高又瘦,又白又香。那一双眼睛还带着点蓝色,简直是尤物。

    “呵,林欣雅也就这点出息。”苏月一笑了一下,在这猎猎山风中,吹乱的发,是触目惊心的美。

    她穿着的正好是便于打架的运动服,她对这些对她看直了眼的混混勾勾手说:“来啊,爽快点。”

    “妞,不是。我们不打架,我们就是想让你陪我们去小树林玩玩。你这么漂亮,打残了多可惜。”带头的小混混上下打量着苏月一,一脸贼笑,想得倒是挺美。

    苏月一看了一眼前面的公馆大门,这里灯火通明,这些人就来堵她,也没有人管,看来林欣雅花了功夫。

    她就问:“林欣雅在里面吗?”

    “在啊,林小姐说钱可以给你,但你要把我们兄弟几个伺候好了才能去见她。”

    “那怎么办,我现在就要见她。”苏月一低头活动了一下手腕,一脸无辜。

    混混们顿时哄然起笑,他们想尝她,就不会给她机会走。所以很快就有人伸出手抓苏月一。

    苏月一无声地勾唇闪开,一脚把那个人踢倒,也没有停留,直接动手和他们打起来。

    有些事就要简单粗暴点玩,苏月一不喜欢拖拉。一个人打又如何,这些人给她练手都配不上。

    但是这些人毕竟有备而来,他们看苏月一动手了,都很兴奋,说着污言秽语,从手里拿出了刀子。

    苏月一觉得好笑,他们带刀子,就不允许她带枪吗?

    当苏月一从袖子里掉出一把枪持着对他们嘭一下的时候,他们当中好几个直接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枪声在山中传得很响很远,令人害怕。

    “你你你,你竟敢带枪。”

    苏月一歪着身子收回枪,似乎很惊讶地说:“我带,不行吗?”

    “禁枪令你不知道啊。还开枪,等会就有……”一个混混颤抖着手指着苏月一,还没等他说完,他就看到了什么而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周围时局的变化。

    苏月一皱眉看了一眼突然从公馆里走出来的一群保镖,他们训练有素地排列两旁,气势浩然。

    此时公馆门口,一道修长的身影逆着光,稳步走了出来。

    洛行州的脸色有些愠怒,就是清贵的气息也难免显露浮躁。

    一双薄冷的眼睛扫视了那些吓怕了的混混,薄唇轻抿后,冷声道:“在我的公馆前闹事。嗯?是欺我洛家无人,还是觉得我洛行州好说话?”

    “不不不,不是。洛公子,我们没有闹事,我们就是和她开开玩笑。”混混们连忙就是跪下来了。

    他们哪里想到林欣雅说的一个女的竟然会打架,还敢带枪。他们本想舒服一下,现在倒惹着了阎王,可不得吓得跪下磕头。

    洛行州冷嗤一声,意思明显。保镖们立刻上前把混混们都给控制住带走。至于往哪带不得而知。

    苏月一全程冷漠脸,她没想到会遇见洛行州,而且这公馆还是他的。

    啧啧,她是有听说梅岛四大家族之一的洛家其实就只有洛行州一人。

    也是个了不得的,一个人操持这一个家族,还能跻身与四大家族之一。

    而且此人衣着也霸气,怕又是一个身份成迷的人。

    洛行州的视线定在了苏月一的脸上,看她有些失神,他微凛眸。

    “我这里晚上不接待人,你竟一人来山上未免大胆了些。”他说着,缓步走下了楼梯,倒还给她面子。

    得,给她面子无非是因为南宫若熏。苏月一心里明白着呢。

    她也就收起了枪,样子倒是乖巧了些说:“受人盛邀,却之不恭。”

    “你觉得这是盛邀?”洛行州瞧着她温顺的眉眼,话里带疑带刺。

    苏月一挑眉:“你的邀请倒是挺气派的。”她刚也就讽刺两句而已,至于挑骨头嘛!

    “贫嘴,”洛行州走到苏月一的面前,抬手敲了敲苏月一的脑壳,声音凉凉的,“是什么人?让你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聊天。”苏月一竟一时被他敲着吓了一下,赶紧混着回答。

    但她又不说真话,这让洛行州又敲了她的脑壳,更冷声道:“还不说实话,我可要缴你的枪送去路家看看是不是他们给的。”

    唉?啥就是路家给的了。苏月一听着很疑惑,抬头看向他,想从他眼睛里找出什么答案。

    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洛行州会提到路家?这很突然,也很敏感。

    “我就是想来教训一下那个人而已,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苏月一这回说了实话。

    洛行州倒是相信了,他觉得这倒像是这个女人会做的事。

    “那好,进来吧。”所以洛行州就转身走,让她进来。说完实话后,就是这么简单。

    苏月一被他噎了一下跟上去,她以为她说实话,这个人又会骂她不知好歹呢。

    走进公馆,苏月一发现。这里都是华夏风,古典优雅,闲情逸致的娱乐场所分致错落,环境美观叫人流连忘返。

    苏月一说那个人是林欣雅,洛行州也没有惊讶。

    或许惊讶了,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他也就亲自带苏月一去了林欣雅在的地方。

    洛行州没有进去,只提醒苏月一,让她悠着点下手。苏月一听着忍不住笑了。

    她看洛行州走了以后,不禁发出赞叹,这个洛行州行事倒也腹黑。

    苏月一发现那个女人现在竟然在泡温泉,舒适着呢。

    她轻步走到林欣雅的身后,蹲下身来说:“小姐,需要按摩吗?”

    林欣雅闭着眼睛享受着呢,听到声音后哼了哼说:“我又不是苏月一那个死老太婆,按哪门子摩。滚开,别打扰我休息。”

    “啧,死老太婆?”苏月一琢磨了一下这词,冷冷说,“我还真命苦,拼死拼活落下的病倒成了别人的笑柄。”

    毫无疑问,林欣雅当即就吓到了,她连忙直起身体惊愕回头尖声叫道:“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苏月一看她如此慌乱,冷笑着说:“我看你很享受啊,等着那些人的好消息,很开心是么。”

    “你,你怎么来的。我不是……苏月一,你这么快就被玩完了?”林欣雅快速打量苏月一,看她浑身上下都完好无损,不知道情况,但也还是问了。

    “哦?真是你找的人啊。”苏月一缓缓勾唇,前一秒是这等无害,下一秒她就跳进温泉池,毫不客气地揪过林欣雅的头发往水里摁。

    “我真谢谢你啊,找人陪我玩。”苏月一笑着将她摁到水里当是甩抹布一样左右晃。

    林欣雅防然不及,难受至全身,什么也不管不顾疯了一样挣扎,双臂挥动着去打苏月一,还用身体去撞她。

    苏月一哪能让她挣脱,她抬膝就狠狠顶上了林欣雅的肚子,把她顶得一下长开了嘴,水疯狂灌入她的嘴鼻,她一下就倒了下去。

    苏月一把她提了起来,还别整死她了。

    林欣雅猛然咳嗽起来,涨红了脸,扭曲的表情很难看。

    苏月一等她喘好了,把她的头发又往后扯,她说:“平日里我与你没有交集,不存在什么深仇大恨呐。你非是不懂事,找人犯我?”

    林欣雅大叫起来,手挣扎着去扯苏月一的衣服。

    苏月一不耐烦用力扯:“啧,别动,头发都给你扒光了。林欣雅,别他妈当我是软柿子,你以为这点小手段能让我怎样?别给我乱动,头盖骨都给你掀开。”

    苏月一脾气暴躁得很,狠狠掐住林欣雅的脖子又把她推倒到水里再一次摁着。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只要贷款,你乖乖给我,我至于跟你玩?弄你我都嫌浪费时间,”苏月一又把她提了起来,打了窒息昏厥的她一巴掌,把她给弄醒来后,反掐住她下颚骨说,“你是不是在想,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逼你?呵呵,林欣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干的勾当,你既然不想做个人,就别让别人把你当人看。”

    “啊……苏月一,我不会放过你的。啊……”林欣雅已经疯了,她大叫着去推苏月一。

    苏月一倒被她推开了,她作势就靠到了石壁上,痞不知道多痞地抬腿踢她。

    “遇到我你也倒霉就是了,我这人脾气不好,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你要是害怕就说一声,我不打你就是了。”苏月一这会又握了握手克制自己。搞不懂她怎么想的。

    但是林欣雅肯定不能冷静下来,她爬起来就如一个水鬼一样张牙舞爪向苏月一扑过来:“苏月一,你个臭婊子,我弄死你。”

    “咔擦……”是扳机扣动的声音。

    苏月一单手向后撑着,单手露出手枪抵住扑过来的林欣雅的脑门。

    她本来失去理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苏月一挑眉对她冷笑,她浑身就像受了巨大刺激而颤抖起来。

    这会注意到抵在她脑门的是枪后,林欣雅瞪大了眼睛,惊恐地往后退,唇发颤着念叨:“不,不要。”

    “我听说那天你多嘴了几句想置我于死地啊。”

    “没,不,我……我不是。”

    “还狡辩呐?”苏月一呵了一声无语。

    “你,你到底要怎样啊。我说过了,我不可能贷款得了那么多钱给你。你……你再减一些好不好。一,一千亿我就可以和我爸说。”这时候林欣雅没有办法,她迫于枪的威胁下,只能这样试探着说。

    “真是麻烦,我又不是不还,就有那么难?”苏月一抬了抬枪。

    “呵,”林欣雅哼笑了一声,她阴暗着脸色问,“用我的名义贷款,你不还,我就毁了,我凭什么相信你。而且你说我以前做过什么事你知道,我又凭什么信你?”

    “害死林家千金取而代之的事?我自然知道!”苏月一不说还好,她竟然说了,简简单单几个字,说出去就是毁人一生。

    林欣雅的脸色顿时煞白,瞳孔紧缩,没有生气可言。她瞪大眼睛,看着苏月一那轻松随意的样子,内心对她生出极大的恐惧。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知道这件事,林欣雅不敢相信,她不敢去回忆,但还是想到了那个罪恶的夜晚,她的腿突然软了下来而自己摔进了温泉水里。

    苏月一显然击溃了她心理防线,可是还不够,她对林家还有很大的打算。

    “哈哈哈……”可林欣雅突然站起身,疯狂地大笑,她狼狈地指着苏月一,声音凄厉,“苏月一,有本事你去和林家说啊,我就不信他们还会把我赶出家门。我才是林家千金,是我,就是我。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哈哈哈,还想骗我答应你,不可能,我告诉你,我不会答应你的。你就算会还,我也不可能替你扛下整个林家的安危,哈哈哈,你打算得多好啊,用我的名义贷款,三千亿,一不小心我就会身败名裂你知不知道,林家也会跟着完蛋。你以为我傻吗。还有,你也别拿见月威胁我,他需要林家,他会娶我的,我不能让林家出事,总有一天,我会把林家送给他,绝不可能让你毁了。”

    任她也是疯了。但她说再多,在苏月一听来都是枉然。

    反正手段她多着呢,这都不答应,那就以后接着逼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