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十九章 豪门婚约不过一场阴谋而已
    苏月一从鸣山公馆出来后接到了南宫见月的电话,他想和她谈谈。

    那好吧,苏月一马上就去了南宫见月在外面买的公寓。

    她到的时候,南宫见月还在书房处理工作。

    他见苏月一进来了,没有任何寒暄,直接说:“那日我看见他了,帮路家解决袭击事件的是墨辰悠。”

    苏月一愣了一下,她垂眸想了想,抿唇说:“你们果然都认识他。”

    “不算认识,准确来说只见过一面。”

    “哦?我倒想知道其中细节。”苏月一来了兴趣。

    “那是一年前的事,你还没有来这里。”

    一年前?原来一年前墨辰悠就在这里。苏月一沉下一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梅岛的中心城。”没过多久,苏月一却走到了落地窗前,说起了别的话。

    “这里是个好地段。”

    “但是我不喜欢这里的繁华。”

    “但也让人向往不是么!”

    “不,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它再美丽,也不是我想要的,”苏月一伸出手触摸着落地窗,“我想要的是在中心建一座游乐园。”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南宫见月轻笑了一下问。

    “一个人喜欢。”

    他停顿了一下手,接着再把一旁的文件拿过来看着:“我能有荣幸知道是谁有那么好的命让你惦记着吗?”

    苏月一似乎是笑了,她微侧目看向了那个在工作时还出神的男人说:“一个已故的女人。”

    “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就是说,不论什么条件都不具备。”

    “那你的想法如何呢?”

    “我想做下去。纵然知道不可能,也想试试。”

    “那期待你成功的那一天。”

    “所以林家银行贷款我必须要,而你也必须娶她拿下林家。”苏月一终于说出了口。

    “你的意思是在利我的同时帮你拿到贷款吗?”南宫见月抬眸看她,冷冽。

    “你和我早就已经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了不是么。”苏月一笑了,笑得眯起了眼,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南宫见月看这丫头的样子,眼神晃了晃。

    她太野了,随时随地都在不择手段地利用人。

    关上他的书房门,苏月一眼睛里冷着所有的情绪,逐渐癫狂了思维。

    这还是第一步,第一步而已。

    今后她会让那个从来都没有救过他的人知道,她同样可以成为他那样的人,为了自己抛弃一切,包括家人。

    ……

    南宫见月和林欣雅的婚礼提前了十天。这一天,整个梅岛都为之庆贺。

    苏月一抬头看着天上飞行而过的三架直升机有些晃了眼。

    林家本家是在岛外,南宫家接新娘派了三架直升机过去。

    本来南宫若熏是说派十一架,但是南宫见月直接说三架够给她面子了。捂脸!

    林家那边觉得南宫家真抠,南宫家回怼道你那边嫁妆真烂。捂脸!

    林家气得不嫁女儿,南宫家直接说再寻联姻对象。捂脸!

    林欣雅一哭二闹三上吊,南宫家巴不得她趁早死。捂脸!

    南宫若熏这边边和林家谈判边抽烟,弄得这边乌烟瘴气。

    林家那边只听南宫若熏满满怨气的声音,没见其人满满的嫌弃脸。反正林家脸都绿了。

    南宫若熏这边是这样的,他也想去娶苏月一,可是人家不答应,他火大着呢。

    他哥说三架就三架,他转告后,林家还骂起南宫家抠,然后南宫若熏就这样怼天怼地怼涩会了。

    就是这么笑死人,这是结婚前一天两家跨洋式的对话与互撕。捂脸!

    苏月一不禁想到昨天她去南宫家看老爷子的时候,南宫若熏一脸不耐烦从楼上走下来看到苏月一后慌忙又跑回去的样子。

    苏月一:“……”她是鬼吗?见着她就跑?

    然而她不知道南宫若熏跑回房间就去快速洗漱去了。他全身都是烟味,这要被苏月一闻到了,他面子往哪搁。

    然而当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见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走了!

    然后他不小心把他爷爷最爱的古董花瓶给踹了,在爷爷房门口跪了一个小时。

    南宫若熏总觉得自己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欠她苏月一的。

    他之前好好的一个高冷二少爷,现在变成这样小孩子脾气。真要捂脸!

    现在婚礼还在准备当中,南宫家上下忙忙碌碌的,只为那个即将进门的大少奶奶跑前跑后。

    林欣雅被直升机从林家接到南宫家后一直叨叨要吃这个要吃那个。

    她看看宴会场地,又看看婚礼流程,一个不顺心她就是要改,弄得佣人们心浮气躁都为她操心。

    佣人们都知道他们大少爷和二少爷对林欣雅是眼不见为净,这个女人自己却浑然不知,就爱来事。其他人能说什么?

    而当苏月一拎着一只乌龟进了南宫家给林欣雅当结婚礼物的时候,佣人们:“……”

    他们觉得以后要是苏小姐嫁进南宫家,他们还是不要惹她的好。

    林欣雅正在补妆,她看到乌龟的时候,脸都绿了。

    “你什么意思?”镜子里的林欣雅的脸都扭曲了。

    苏月一站在林欣雅身后,一脸无辜地把乌龟放到了地上慢慢爬。

    “乌龟长寿,祝你活久点。”

    “你要是不祝福我和见月,就不要来,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给我拿走出去。”

    “多可爱啊。”苏月一摸了摸龟壳,然后让旁边服侍的佣人把乌龟放他们新房的水缸里养着。

    林欣雅当时就发火,拿桌子上的化妆品全部向苏月一砸过去。

    苏月一笑了笑,就是什么盒子砸到她的头,她都不躲一下。

    这让林欣雅一下失了分寸,她知道苏月一不躲,吃亏的绝对是她自己。

    林欣雅这会倒还是有点脑子停下了手,狠狠瞪了一眼苏月一叫她滚。

    苏月一揉了揉被砸到的额角说:“你还别不信,我身子金贵,被砸一下需要很多钱补偿。至少三千亿呢。”

    “苏月一,你给我滚。”林欣雅此时已经面目狰狞,差点就要崩溃地把苏月一扫地出门。

    苏月一也没有说话就出去了。

    她慢悠悠地走到了南宫家主楼最大的宴会厅。

    婚礼就办在南宫家,现在已经有宾客入了宴会厅。

    苏月一是从二楼走下的楼梯来到一楼宴会厅,她从那里出来,自然就引起了宴会厅里所有人的瞩目。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苏月一是谁,他们就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苏月一这个苏家继承人被保护得很好,除非是再上等些的人才认识她。

    苏月一生得美,高挑出众,气质冷然。现在她是全场焦点,仿佛所有人的呼吸都为之一滞。

    “哇塞!”傅枝蔓抱着红酒瓶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苏月一,不禁看呆了眼。

    她咕嘟咕嘟抱着瓶子又喝了一大口,脸上已经红得不像样子。

    不少人都看见这个丫头一来就抱着红酒灌,没等婚礼开始,她怕是就喝醉了。

    “好看,拍下来。”傅枝蔓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她眯起眼看镜头,摆了pose拍了一张。

    然后配上文字:发现一个大美女,围观吃瓜。再发送到好友大群里。

    发出去了,她才哎呀一声发现拍错了,怎么拍自己去了,不对,她换了个镜头对准苏月一拍了一张。

    可她还没来得及编辑,群里的人就开始呕吐,吐槽她丑毙了。

    然后傅枝蔓呆了一下蹲到地上去发语音大声骂人。

    众人:“……”

    宴席宁雅,来者自是修养极高,多是群几攀攀而谈,或是流水以礼寒暄,纵然心不到一块,却也从未见过如此粗俗不堪的野丫头一枝独秀。

    一时间这里的人都远离了那个丫头,只留下她浑然不知继续大骂。

    苏月一注意到了酒塔那边的骂声,她见那女孩子一人蹲地上似乎在发酒疯,不免觉得好笑。

    她走了过去,可比她快的是两个维持秩序的管事,他们要带女孩走,毕竟影响到了这里,可女孩倔强地不肯走,抱着红酒就继续喝。

    这时候言苏予却突然出现,他还在接着电话,从酒塔后面出来就对管事挥挥手,让他们别管。

    然后他和电话里说了几句挂了,就一脸不耐烦走到傅枝蔓身边把她提了起来。

    “干什么玩意,接个电话你就又发疯。”言苏予提着她就走去宴厅旁边的小沙发群。

    可傅枝蔓起来感觉晕乎乎,他拿着手机在言苏予面前晃悠,大大咧咧地说:“他们骂我丑唉,我气死了。”

    言苏予打掉她的手,揪她走不说话。

    “唉!大美女,大美女来了。”然而傅枝蔓摇头晃脑发现苏月一走了过来,可激动了。

    言苏予却不理她,似乎有什么事急的要先把这丫头收拾了。

    可傅枝蔓挣脱开了言苏予,就朝苏月一跑过去,眼巴巴看着她嘿嘿笑:“大美女你好漂亮啊,你有男朋友吗?没有的话我把你介绍给我哥好不好啊!”

    傅枝蔓显然很激动拽着苏月一就胡乱指着大门口走着说:“我哥就在门口,大美女,你跟我来呀。”

    “哎呦。”可傅枝蔓走路歪歪扭扭撞了一下乘着酒塔的矮桌,本来她就稳不住身体,可是苏月一却被她拽得撞了一下她,然后她就华丽丽的扑倒了酒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