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章 玩归玩闹归闹事后还得要
    宴厅的红酒炸地而起,酒流成河。宴厅一片诡异的沉默。

    苏月一本来就被她拉得莫名其妙,现在她更无语。

    而傅枝蔓缩了缩鼻子,回头去看苏月一说:“大美女,我们逃吧。”得,她知道她刚才干了什么。

    “逃哪去?”言苏予刚才就站原地看着她们两个撞倒了酒塔不说话。这会傅枝蔓要逃,他就走了过来。

    傅枝蔓哼了一声别扭地回怼言苏予说:“逃你家去。”

    言苏予哼哧,把苏月一给拉到身后,再次提起傅枝蔓就往门口走:“逃我家,我也得给你卖了换酒钱。”

    “喂,别提我走,你自己会走。哎呦,你要干什么呀,我赔还不好嘛……”傅枝蔓又被提着,她十分烦躁边走边跺脚和言苏予理论。

    嗯哼?看来俩人挺熟。苏月一看着他们走出大门口丝毫不觉得自己刚才也是帮凶。确实她挺无辜。

    而没过多久,傅枝蔓又被言苏予提了进来,傅枝蔓小巧,被提着就和小鸡仔一样挣脱无助。

    他们身后还跟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不认识,另一个则是南宫若熏。

    苏月一立刻反应过来走开,她还呆在原地干什么,等着被抓吗。

    “苏月一,站住。”南宫若熏就知道苏月一又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得,苏月一停下脚埋头抠手指甲。

    “她干的,不关我妹的事。”言苏予一脸正经地晃了晃傅枝蔓对傅南枝说。

    傅南枝看了一眼地上的狼藉,有些无奈说:“傅枝蔓,你天天闯祸也够了吧。”

    “不就撞倒了嘛,傅蔓桠男朋友就是开酒庄的,你让她送点过来呗。”傅枝蔓边和言苏予这个恶势力作斗争边不屑地说。

    “这是圣菲格酒庄特供的红酒,十年产量全被你砸了懂?”言苏予漫不经心地在一旁煽风点火。

    哎呦,苏月一听着就心疼,圣菲格是世界第一制酒庄,一瓶就耗费不少人力物力,这十年才产这点的红酒自然珍贵得吓人。

    “行吧,”傅南枝也是一脸心疼红酒的表情,这么好的红酒砸了可惜了,他忍痛对南宫若熏说,“实在抱歉,我这就让人把傅家珍藏的红酒送过来,虽然比不上这等珍贵,但好歹不会怠慢了宾客。”

    “这是老爷子上的红酒,要换的话得和他说。”南宫若熏也不是心疼酒,就是这酒是老爷子的珍藏,要是被他知道没了,那准得发火。

    “大美女,救我……”傅枝蔓听还要告诉南宫老爷子,她都快哭出来了,这劫可能躲不过,就想拉人救她。

    苏月一无可奈何啊,她又不收藏红酒,所以她一脸无辜去看言苏予:“你救救她呗!”

    言苏予瞪大眼睛:“干嘛?我能怎样?”

    “外公喜欢和老爷子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准有一样的红酒。”苏月一一脸腹黑地说着。坑言家的,她无所谓。

    言苏予:“我不去。”有是有没错,可是他要去拿这来,爷爷准要他命来换。

    然而这时。

    “我去和老爷子说好了。”傅南枝看言苏予拒绝,没有办法,惨笑着,一脸舍生取义。

    “哥,别啊!我不要你去送死啊!”傅枝蔓则伸出手去抓他哥哥,一脸凄苦地喊着。

    “不了,妹子。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这个责任就由我来承担吧!”傅南枝更痛苦了,扯开傅枝蔓的手就将走,将舍身取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哥哥,我的哥哥啊!”傅枝蔓更夸张要去追傅南枝。

    “……”言苏予,苏月一,南宫若熏静静地看着这俩兄妹飙戏。

    “得得得,欠你们的,我去搞好伐!”言苏予终于看不下去这兄妹情深的戏码了,他甩甩手一脸无语就走。

    而言苏予一走。傅枝蔓就抹掉了眼泪停下来,傅南枝也停了下来,整理好情绪浅笑着说:“见笑了,我带枝蔓去面壁思过。”

    然后哥哥就带着乖巧认错的妹妹去了小沙发群面壁,不打扰他们两个。

    这俩兄妹搭戏搭的啊,天作之合有没有。苏月一看着看着就想把他们两个收进如澜当艺人去了。

    南宫若熏反正对俩兄妹的戏没啥感觉,他看着苏月一就说:“还有些藏货,你跟我过来拿”

    “凭什么,我不去。”苏月一果断没良心拒绝。

    “我们不得先拿着糊弄老爷子?”南宫若熏有些凶凶的。

    “你自己去拿。”苏月一转身就走,她才不理他。

    可南宫若熏直接把她拽走,苏月一暴躁打人。

    苏月一被南宫若熏拽到了二楼的藏酒房里。

    他拉着苏月一的手慢悠悠打开冰墙柜门带她进去。

    苏月一看见的是一屋子的珍藏红酒,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柜格里,并且标上了品种,年份,口味等,还有手写的评语。

    苏月一慢慢环了一圈说:“你们喜欢红酒的还真有情调。”

    “我是不感兴趣。”南宫若熏盯着苏月一就没移开过视线。

    “你对钱不是感兴趣嘛。摔了那么多红酒你不心疼?”苏月一回头看他。

    “心疼不至于,又不是在我婚礼上摔的。”他有意瞥一眼苏月一。

    苏月一没说话,她走到最空旷的藏酒柜前看,果然是宴厅的酒,正好剩下四瓶。

    “你什么时候嫁给我。”这时南宫若熏走到她身后,搭上她的肩膀,轻轻问。

    “你搞清楚,我没说过要嫁给你。”苏月一冷笑,拿出红酒给他两瓶让他拿着。

    “你也搞清楚,我没那么好心娶不到你还任你利用。”他逐步靠近她,让她无路可走。

    苏月一看他不接,便放下红酒,十分冷然地说:“你自己选择的路,就别怪我不给你好处。况且你给不给我利用,也不是你说了算,只要我想,你不就自己乖乖走入我的计划当中么!还是说你打算和我解除婚约?我倒是无所谓,大不了我绕点路和你分干净算了。”

    “张开小嘴让我亲一口。”然而苏月一说再多,南宫若熏也没听进去,他瞥着苏月一说话一张一张的嘴说。

    苏月一顿时就闭嘴不想说话了。什么玩意,脑子里天天想的不正当玩意。

    南宫若熏勾起她的下巴,微眯眼:“接着说。”

    “你不想听,我何必对牛弹琴!”苏月一也是个有脾气的,打掉他的手,绕开他就走。

    南宫若熏看着她娉婷的背影,心火上来了。

    不给亲还得了?他很不满意地哼了哼,走上去就把她压柜上亲。

    苏月一当然拒绝,但是南宫若熏很快就说:“乖,亲一下有好处给你。”

    苏月一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在这家伙身上是可以捞到好处。但是苏月一想不给他任何人情的捞好处,就比如如果说一个吻就可以拿点好处,那也行。

    反正不是第一次被狗咬了。

    南宫若熏看苏月一犹豫了,笑道:“张嘴。”

    苏月一不愿意,但南宫若熏瞧准了就凑过去堵住了她的唇。

    苏月一感受到他狂热的舌头伸了进来,在里面翻江倒海,所有地方无一幸免被他扫荡而过。

    “唔,嗯。”苏月一难过地发出了声音。

    “小嘴挺甜。”他亲完意犹未尽。

    苏月一撇唇,此时她嘴里全是两个人的口水,让她尴尬不已。

    一般来说苏月一其实不在乎被谁亲,她只要心里有人就行。

    “走吧。”南宫若熏转身拿过红酒,俩人各拿两瓶出去了。

    他们回到宴会厅,无疑又引起了全场注意。没有人敢找他们说话,他们也就去了小沙发群等着酒席的开始。

    “你哥呢?你不去帮忙?”苏月一大肆坐到沙发上就倒靠着享受。

    南宫若熏却坐到她身边,将她揽过来亲她的脸。

    苏月一推开他继续倒,反正她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给他点面子。

    可是某人却不知悔改,好不容易能和苏月一窝在一个沙发上,他也不顾其他人的眼光,把她整个抱过来如饥似渴地就亲。

    苏月一立马上手打,他欠抽,不需要他客气。

    一时间,这里有点乱。

    “咔擦,咔擦。”然后他们打架的画面就被前面趴在沙发背上的傅枝蔓给拍了下来。

    “大美女,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傅枝蔓差点就要开直播来着。

    苏月一扫一眼过去说:“删了,不然弄你。”

    “嘎!”傅枝蔓直接被苏月一这话吓傻,她下意识就去删照片。好可怕,这个女的刚才凶她了。

    “删之前给我发几张。”然而南宫若熏快速亲了一口苏月一的下巴要照片。

    “欠吧你,混蛋。”苏月一单脚跪在沙发上,拿起抱枕就往他脸上蒙下去。

    “哇哦,扑倒了。”傅枝蔓看得津津有味,现场口播。

    确实,南宫若熏往后倒,把苏月一也拉下去,就是她扑倒他的姿势。

    得,现场玩真刺激。

    此时宴厅门口,南宫老爷子拄着拐杖和言老爷子走了进来。

    俩人看似一起进来,其实心里早不知道骂对方老不死多少遍了。

    言老爷子现在还是言家的掌家人,他有权有势,身体硬朗仍然是铁血手腕,风云商场的人物。

    而南宫老爷子今年却突然生病,退居二线。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是退休了,但殊不知他也没剩多少寿命。

    现在他虽然看着还能走动,但是命不久矣,这就是命运的不同,再风光也抵挡不住死神的来临。

    他们两个一起出现,宴厅里的人都唯他们马首是瞻,不约而同对他们微微鞠躬以表尊敬。这就是地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