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一章 权贵者最喜欢演戏装无辜
    这会宴厅的人很多,但好像也挡不住某地两货打架,一货激动看戏的场面。

    咳咳,真的要命!言老爷子看到她的乖外孙女压着人家南宫老爷子的小孙子打的时候,脸都黑了。

    他腿脚快,冷着一张脸迅速走过去,雷厉风行的气质仿如一阵飓风刮向那边,让人不寒而栗。

    苏月一只觉得如芒在背,她回头一看差点咬舌,她立马滚下沙发,站着后退恭恭敬敬地叫着:“外公好。”

    “这么多人看着,你也不收敛些。”言老爷子不悦地眯眼。

    “外公……”苏月一就委屈撅了嘴。

    言老爷子看见不得了,心秒软,脸瞬变,急忙说:“下次下手轻点。”

    “轻点什么轻点?你外孙女当着这么多宾客面前打我幺孙过得去吗?”南宫老爷子跟上来就和言老爷子置气。

    “怎么过不去?肯定是你幺孙欺负我宝贝外孙女了,要不然我宝贝那么乖,怎么打人啊!”言老爷子一哼,一瞪眼,就和言苏予一样是个不讲理的。

    得,不愧是爷孙。怼人就是天理。

    “幺孙,你说你欺负他宝贝外孙女了吗?”南宫老爷子立马去瞪南宫若熏叫他给个他要的答案。

    南宫若熏看着这俩老人又掐起来,不禁挑眉说:“我俩闹着玩的,不妨事。”

    “还不妨事,你们看看宾客们都怎么看你们的。”南宫老爷子伸手往后指着宾客。

    众吃瓜宾客原本一直侧目看戏看得好好的,突然被cue,就都撇开眼各说各的话了。

    “什么看不看的,不都没看呢嘛,”言老爷子回头扫视了偌大的宴厅,声音很高很吓人,然后他对南宫老爷子说,“你也是,小孩子玩闹正常,你起什么哄。”

    “我起哄?刚才你不是让你外孙女收敛点吗?当我聋了吗?”南宫老爷子丝毫不示弱。

    于是这俩老爷子又互掐起来。

    苏月一真心累,这俩人凑一块就得世界爆炸,她以前是见识过的。

    而南宫若熏则觉得这家常便饭,他去拉苏月一,想把她拉身上来。

    “住手你,别碰我外孙女。”而言老爷子眼尖看到,当时就呵斥南宫若熏。

    他的手就尬在原地,拉她还不行了?

    南宫老爷子顿炸:“你叫叫叫,叫什么叫。他们都有婚约了,怎么碰不得。”

    “婚约?当初我可不知道什么婚约,还不都是你搞的鬼,拉什么联姻,苏格那个臭小子被你骗了,卖了我外孙女这事,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我可没搞鬼,我定好之后,让他们自己发展就没管。你问问你外孙女,我有逼她吗?她自己答应与我幺孙在一起的。”

    “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我外孙女单纯得很,你们当初就欺负她初来乍到,骗婚骗这地步,也是够可以的。”言老爷子也是炸了,在这里爆料。

    “你说什么,什么骗婚?胡说八道你。”南宫老爷子指着言老爷子气得很,呼吸都差点缓不过来。

    言老爷子看他这样,冷哼一声说:“你消停点,别还没骂上我,你就喘不过气了。”

    “你……咳咳咳。”南宫老爷子一时还咳嗽起来。

    南宫若熏立刻过去给爷爷拍背顺气。

    他很在意爷爷,很孝顺。

    苏月一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只觉得他人其实很好,就是喜欢错了她。

    要是他喜欢的是一个也喜欢他的人,他一定会很幸福。

    “乖孩子,过来外公这边,我带你去转转。”言老爷子没理会那边,叫上苏月一就走。

    苏月一没办法,只能跟上去。只不过路过他们那边,她看了一眼南宫老爷子,老爷子挥手也让她走。苏月一尴尬!

    南宫家安排的婚礼流程很简单,到一定时间,新人在宴会厅里和宾客打招呼寒暄,后面跳个舞喝酒玩乐,再去二楼摆桌聚餐。

    结婚仪式根本没有,那个什么誓词之类的,都被南宫见月划掉了。

    林欣雅自然觉得不满,但她也不敢和见月吵,后来觉得能快点嫁给他,也挺好,免得横生枝节。

    南宫家很大,十几座连体大楼矗立在巨大优美的绿色草坪当中,围墙圈地四公顷,格外壮观。

    苏月一跟着言老爷子走出了主楼,一眼便见辽阔的草坪。喷泉,绿植等建筑错落有致,看着舒心不已。

    言老爷子站定在门口左边望着草坪,他虽年过七十,但久经商场,依然不怒自威。此时他的气息有点阴沉可怕。

    “苏格给你如澜是要你好好经营,不要打歪主意。然而这一年来,你干了什么?带着如澜明目张胆和秦家抢生意,与南宫家扯上关系后又吊着人家继承人,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和墨辰悠不清不楚,现在鬼街的人又盯上了你,你还不回路家,只身犯险暴露这么多双眼睛下,行事乖张,分不清好坏轻重,你和那些不知好歹的人有什么区别?他们不知道你什么身份,你还不知道吗?路叶寒让你回来,你就用这样的行为反抗?实在愚蠢无知!当初璃心把你带走,就是这样教你的?那些年在国外也还没收敛你的性子吗?你让外公太失望了!”言老爷子一字一句甚为凌厉。

    苏月一在他身后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里上下打鼓,实在难受。

    她就知道外公叫她出来是要教训她,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说出那么直白,把她骂的一无是处。

    是的,言老爷子就是这样想苏月一的,觉得苏月一想反抗路家就是愚蠢。

    “外公,妈妈没有教过我使坏心思,她从来都是有苦往肚子里咽。您也不想想,当初我母亲是何等的风光,就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变得那样忍气吞声,到最后含恨而终。我不是瞎子,也不是机器没有感情任人摆布,我做这些又怎样,这是我选择的路,就算万劫不复,我也不后悔。”苏月一在她外公面前没必要掩饰,直接都说了出来。

    言老爷子听完苏月一说的话,沉下一口气回身就给了苏月一一个巴掌,把她打得差点摔倒。

    “混账,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小小丫头也敢与世界权势对抗,他们盯着你,现在是还没出手,以后呢?你拿什么来抵抗?”

    “外公,我妈是被他烧死的,我也被他害得自小孤苦无依,他一个连亲生女儿快死了,都只看一眼就走的人,凭什么现在妄想来控制我的人生为他的权势铺路。外公您这样骂我,又何尝不是想把我一生都给毁了。”苏月一红着眼睛,几乎落泪,但命运不允许她这样软弱。

    她就是拼了命也要去反抗,她不会走上她妈妈的路。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说他是要害你,你走上这条路,他又逼你什么了?还不是在背后保护你,你怎么就不懂他爱你的方式呢。”

    “他爱的是权势,地位,是他自己。外公,你就等着看吧,总有一天他会害死我。”苏月一要报复,就是要报复,她也不多说,转身就走。

    “混账,到底谁给你喝了迷魂汤。你给我站住。”言老爷子还在后面叫。

    苏月一忍着眼泪走进去,无视所有人的目光,走去二楼。

    南宫若熏一眼就看到苏月一气势汹汹地走上楼,看起来很气的样子。他也跟了上去。

    刚才苏月一和言老爷子出去,这里的宴会就开始了。再热闹,南宫若熏也不感兴趣。

    直到苏月一进来上二楼,虽引起不小轰动,但很快这里又开始玩乐起来。

    南宫若熏追上去就看见苏月一低着头坐在其中一桌的主位上抠指甲。

    他坐到她身边,看见她脸上有红印,不禁皱眉问:“怎么了,老爷子打你了?”他伸手轻轻碰苏月一的脸,抚摸着。

    苏月一没什么反应,她撅起嘴,阴沉着脸,一副十分受委屈的样子。

    南宫若熏哪里看见过这样小女人样的她,他的心都化了,将她揽到怀里安慰:“老人家的思想可能顽固了些,但不管和他们说什么,你也就拿好的听就是了。和他们顶嘴,只有我们晚辈遭殃。小丫头还委屈,哭花了脸真丑。”

    苏月一逐渐红了眼眶,眼泪止不住掉落。南宫若熏用手拭去她的泪,低头吻她的眼睛。

    “你们少得意,不理解我算了,以后别想欺负我,惹我哭。我不和你们闹着玩,你们要是敢对我下手,我不会坐以待毙的。”苏月一胡乱巴拉巴拉说着。

    南宫若熏也不知道她说什么,谁敢欺负她哦。

    “不欺负你,我宠你还来不及。”南宫若熏去亲她的唇。

    “滚开,我说的包括你。天天给我演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都是老狐狸,还装小白兔。”苏月一撇开脸骂骂咧咧。

    “亲一口,就一口,乖。”南宫若熏真是被她这又傻又实诚的样子给迷晕,拉她就亲。

    她怎么那么可爱呢,他觊觎她不是一天两天,又怎么能拿明面上说呢是吧。

    “你烦不烦。”苏月一起身后退远离这头饿狼。

    南宫若熏立马冷下脸色也起来把她给拽住,亲都亲了,哪里有停下的道理。

    “给不给亲?不给算了,我让洛行州不给你帮忙。”南宫若熏又低头去亲她,并且威胁她。

    苏月一抿起唇白他一眼:“你以为你天王老子,你说什么,他都听?”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他能一人让洛家跻身四大家族之一?”南宫若熏低着声音,十分诱惑。

    苏月一不说话了,敛下声色,难道洛家是南宫若熏帮着强大起来的吗?

    南宫若熏看她有些失神,就知道这丫头脑袋里又打起小主意来。他趁机就搂住她的腰,使劲亲她。

    苏月一骂骂咧咧……老混蛋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