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二章 姐弟俩合起伙欺负人
    二楼的酒席开始了。

    刚才一楼的人都陆陆续续上来围桌吃好喝好,等着新人准备好上来敬酒。

    就是这么简单规矩的流程,虽不是那般豪气,但也有人情味。这样的婚礼在豪门里还是第一次见。

    南宫老爷子等一些长辈坐在最大的主桌上,苏月一和南宫若熏坐在第二顺位的主桌上。

    跟苏月一他们坐的都是不少有权有势的家族的继承人。包括傅家俩兄妹,他们正在欢快的聊天。看起来倒是无忧无虑。

    苏月一边若无其事喝酒,边看这桌继承人。

    他们个个风格不一,气质上等。就算是围桌吃饭,也弥漫着贵气。

    苏月一观察了很多人,都是披着狐狸皮不苟言笑之人,心思各异,说话晦暗不明,客套之下掩饰的是阴暗。

    这个世界外表是光鲜亮丽的,可人人都带着面具演戏,真的可怕。

    现在南宫若熏坐在苏月一身边和其他继承人说话,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想回答就回答,不想说就不说。

    但没人知道他手底下在干什么,还不是在摸苏月一的大腿!苏月一就是打掉他的手,还是会继续摸上来。就很迷……

    没过多久,言苏予大大方方上来了二楼,吸引了很多女孩子对他侧目而视。他是真的吸引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他身后浩浩荡荡跟着端着红酒的仆人。他亲自把从爷爷酒窖里拉来的红酒给宾客分了。

    开始分到言老爷子那桌的时候,他那一脸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戏都飙到了天上。

    言苏予分好之后往苏月一那桌坐下,苏月一给他留着了身边的位子。

    他这会倒没有什么怨气,坐到苏月一身边就拿起她的红酒喝了说:“老妹,别客气。这些酒顶多卖俩肾给我抵着。”

    他趁爷爷来婚礼现场,就去偷了酒过来有些累得慌。

    “抵什么?又不是我干的。”苏月一白眼给他。

    言苏予笑嘻嘻说:“我看得清楚着呢,你撞的人家。而且谁叫你当好人坑我的,就得你来换。”

    “酒我还了。夫人的摊子,做老公的给她收拾。”这边南宫若熏伸手搭上苏月一的肩,十分豪气。

    “还没过门呢,你少得意。”言苏予神色一敛,顿时没好气地隔着苏月一骂南宫若熏。

    可没等南宫若熏说话,言苏予马上就又变了脸色。

    他拿着红酒杯微微闻了闻疑惑:“怎么会有南宫若熏身上的味道?”

    喂,狗鼻子吗大哥你?苏月一呆了一下,然后内心吐槽。

    “你偷喝我妹红酒了?”言苏予偏头皱眉问某人。

    某人很是得意:“我们不分你我,她全部都是我的。”

    “说什么?自己没点脸?”言苏予姐控爆发和南宫若熏很自然地吵起架来,周围顿时火花四溅。

    苏月一夹在中间一脸漠然。没救了,真难过。她冷着个脸去吃东西。

    也就过了大概十分钟吧。新娘新郎换好衣服过来敬酒。

    苏月一歪头看着南宫见月和林欣雅出来,再一次感觉到好白菜被猪拱了,她叹息!

    “怎么,你还不舍得了。”南宫若熏看到苏月一这么怅然的样子,不禁冷笑讽刺道。

    “我要不舍得,这婚礼就完了。”她倒是没什么不舍得的。

    “乖,我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他倒好,扯到这边去了。

    苏月一心里冷笑,指不定能不能娶到她呢。

    “啊~酒里有毒。”这时候言苏予怅然一声,仰头倒在座位上,一脸生无可恋地说着,不知道搞什么鬼。

    苏月一踢了他一脚说:“正经点。”这货不知道他这样招来了很多宾客的侧目而视吗?

    “本来就是嘛。刚喝了这家伙偷喝过的酒,我难受。”言苏予伸手指了指南宫若熏。

    苏月一冷脸,言苏予不知道这是她喝的,就按自己以为的这样说。岂不是打她的脸。

    “你怎么不认为是苏月一身上有我的味道?”南宫若熏倒好心提醒着。

    苏月一握拳。

    言苏予竟然茅塞顿开一下坐直身体,疑惑地看了一眼苏月一,然后凑过去闻了闻她。

    苏月一握拳。

    “没有。你身上是幽兰香,而她身上是梨花香。”言苏予义正言辞。

    苏月一就搞不懂这个谁谁的味道有那么重要吗?

    “真是够了。”苏月一受不了。

    她起身把椅子往后拉就自个从中间后退走了。引来不少注意。本来他们这一桌席位挺高就引人关注。

    苏月一走到新郎新娘那边去,她等不及看林欣雅好戏来着。

    林欣雅本来在喝酒,看到苏月一来了,她差点呛到。这女人可怕得很。

    “你,你怎么来了。”林欣雅走到南宫见月另一边挡住了苏月一。

    “等得我难过。”苏月一皱眉。

    “那也要先敬完长辈再说,你先坐回去。”林欣雅倒是使唤起苏月一来了。

    “我也等得红酒中毒。”言苏予拿着红酒,好死不死也慢悠悠走来了。

    “你们砸了酒的事我还没说什么呢。还有这可是你拉来的红酒,中毒个鬼。”林欣雅幽怨地咬牙切齿,言苏予这个小混混也来凑什么热闹。

    “唉!你这样说,我倒是知道了。红酒原装是好的,在你这却中了毒,岂不是你这里人下的药?哎呀,谋害言家大少,啧啧,你不想混啦!”言苏予怼不死人不偿命。

    “什么跟什么啊!跟你说话,我嫌幼稚。赶紧过去,我们现在就去敬酒。”林欣雅真怕了言苏予这张嘴,赶紧赶人。

    苏月一却在林欣雅走路的时候伸脚拌了她一下,就这样林欣雅尖叫着往言苏予那边扑去。

    言苏予吓得泼了她一脸红酒,然后用手推开她。

    他可不想落得个在别人婚礼上吃新娘豆腐的名声。虽然是怪她长得太帅了,但是这婆娘他吃不下去。

    场面那是一度混乱,宾客都惊呆了。都清楚看到新娘不小心要摔到言苏予身上,言苏予才这样做的。

    怎么说呢,这林欣雅好歹是南宫家少夫人了,怎么这么有失体统呢。

    言大少爷保护自己清白的行为干得漂亮。都很支持他,毕竟言少爷在百货大楼前的出手相助那是深入人心啊!这样一个好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言苏予,你给我出去。”林欣雅狼狈地摔倒在地上发了疯地连着骂人。

    唉,苏月一撇眼没看,言苏予摊手装无辜:“我可是个十八岁纯情少年,你干嘛往我身上扑。我以后还怎么娶姑娘啊!”

    苏月一憋着笑了一下。言苏予说话语气贼搞笑,像一个钢铁直男。

    咳咳,旁边的南宫见月自然看见了这些,他只等敬完了酒才过来,一脸淡漠地要扶起林欣雅。

    然而南宫若熏却率先拉起了林欣雅,他对南宫见月说:“你招呼客人,我带她去收拾。”

    这货要干嘛?突然这么好心?苏月一看着他的行为都疑惑了。只见他拉着泪眼盈盈的林欣雅就离开了宴厅。

    言苏予看到他们走了笑得和花似的说:“老妹,这出戏,我配合得好不好哇。”

    苏月一刚想说什么,南宫见月就瞥了一眼言苏予说:“过来跟我一起道歉。”

    言苏予愣了愣,想着他闹这一出的确在长辈眼里不太好。而且他爷爷看向他的眼神好像有点怪。

    所以他就低着脑袋像做错事了的孩子一样跟着南宫见月去了他爷爷那里。

    苏月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喝酒,一时间无聊了起来。

    “噔噔噔。”这时突然传来的军靴的声音十分规律好听。

    楼梯口突然有一位老管家对大厅里面所有的宾客微微鞠躬说:“各位,路家派人来送喜礼了。”

    呦,这话一出来,所有的宾客都乎乎往门口看去。这无疑让人激动,那个最高权位的路家竟然派人来了,真是了不得。

    言老爷子那一桌都纷纷站了起来,像他们这种德高望重的老人都站了起来要迎路家军人。其他的宾客更是站了起来都毕恭毕敬的等候来客。

    路家是守护这座梅岛的最令人崇敬的家族,自然要受到最崇高的礼仪。

    苏月一抬眼瞧着门口,双手环胸看好戏。

    但是言老爷子往苏月一这边瞪了一眼,苏月一立刻放下手乖乖站着等,

    哼,她刚被这老爷子气得流泪,现在还不是继续怂。

    不多时路家终于出现了。

    三个穿着黑色特制军装的军人昂扬平稳地走了进来,一眼看过去让人升起敬畏之心。

    前面带头的竟然是宫云,言老爷子微微一凝眼神,这是路家那小子的贴身军官,怎么会派他来送礼。

    后面则跟着两位神情肃穆的军人,也是路成希的人。其中一位手里带着一个用红绸包裹的方形礼物。

    宫云直接朝南宫见月那边走过去,他站定在南宫见月面前对他敬礼。

    南宫见月微笑伸出手对宫云说:“还劳烦路家派人来贺喜,南宫家不甚欣喜。”

    宫云回握了南宫见月的手,他昂首挺胸的样子非常帅气。

    “我们直属路家小少爷,今日是路家小少爷的贺喜。”宫云强调了路家小少爷。

    说明这并不代表整个路家,毕竟路家还是军长做主。

    随后宫云就问:“请问少夫人在哪。”

    “她有些事耽误了,我这就让她过来。”南宫见月这边说着。

    那边林欣雅就出来了,她现在尽力保持着微笑大大方方地出来。

    但是她一看这里面肃穆的气氛微微愣了愣。然后看见南宫见月面前的三个军人后立刻停住了脚。

    军人怎么会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