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三章 借权逼人玩得一手好戏
    林欣雅看南宫见月看向了她,她立马走了过去。

    只见宫云侧开身,让拿着礼物的军人上前来就说:“这是小少爷准备了一个月的贺喜礼物,请笑纳。”

    准备了一个月的礼物?嘶!真够给面子的。这对南宫家是莫大的荣幸呢。

    这不,宫云就让掀开了红绸。

    所有人都纷纷看向了那个礼物,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贵重的礼物,竟然准备了一个月。

    然而显现的确实一幅十寸的拼图画。拼出的画是一个扬着笑脸的约十二三岁的姑娘。

    大家都不禁疑惑,这是谁?看着还有几分像林欣雅。

    但是林欣雅却整个人傻傻愣在了原地,她看着这画忍不住发抖后退,但是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手都快被掐烂了。

    场面一下变得很奇妙,这时候宫云就说:“小少爷拼了一个月才满意送过来,不知道少夫人您喜欢吗。”

    能说不喜欢吗?林欣雅内心咆哮。这是什么意思,拿一个死了的人的画给她当新婚礼物?

    林欣雅受刺激几乎要晕倒,但是南宫见月隐隐扶住了她。

    林欣雅此时此刻脑子一片混乱,她伸出颤抖的双手就接过说:“好,好。我,我很喜欢。谢谢,谢谢。”

    宫云看她接过,脸色惨白,就说明完成了任务。

    他往宾客中扫了一圈,看到苏月一的时候,他对她微微颔首。

    也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林欣雅看见了就猛然回头颤抖着看向苏月一。

    是她,只有这个女人知道,就是她搞的鬼。说什么送她一份大礼,好哇,真是好大的一份礼。

    连路家人都给她这个面子来拿这事逼他,苏月一是想说这事可以上升到法律了吗?

    而言苏予在旁边瞧着这一切,眼底的笑意只增不减。有趣,他看懂了,一切却都连起来了。

    宫云要走的时候,言苏予走过去哥俩好地搭上了宫云的肩膀,歪头对他低声说:“你回去告诉路成希,说他总算做了一件好事。”

    宫云撇了一眼言苏予,拉开他的手,一脸正经地说:“小少爷说了,不需要你们道谢,他会继续弄死苏小姐。”

    言苏予一愣后笑了:“别介,不能欺负我妹妹啊!”

    宫云轻哼了一声后走了。

    言苏予回头就看见神色各异的众人。他们各有各的心思,他也管不着。他直接大肆朝苏月一走去。

    苏月一表情冷然坐了下去吃东西。好像她啥也不知道,啥也没干。

    言苏予重新坐到她身边,撑头看着她吃。贼可爱,他妹妹无辜的样子。

    “就依小破孩那智商一个小时就可以拼好了,还一个月。啧啧,如此厚重的礼物不说,还把人给吓死了。你说这让他拼图的人是不是够狠。”言苏予突然凑近苏月一指着琵笆说蕉叶。

    苏月一淡淡抿了一口红酒翻白眼说:“就俩混蛋呗。”

    “哈哈哈,我可没说你……咳咳,俩混蛋啊。小破孩至少拼着挺开心的。”

    “你看见过?”苏月一挑眉问。

    言苏予倒回椅子上,肆意潇洒:“边拼边插烂苹果想着怎么把某人给弄死,还不开心嘛。”

    “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苏月一放下红酒无所谓道。

    她回头去看了一眼脸色始终苍白的林欣雅,觉得表情真美。

    言苏予笑而不语,妹妹真是越来越皮了。他好想把她抱回家好好疼爱啊。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骗小孩帮你的。”言苏予还是忍不住问。

    苏月一有些得意说:“我不至于连一个小孩都治不了。”

    “啧,你别被小阎王给治了就行。”言苏予心思一动,撩了撩苏月一的头发,细瞧着她,眼神有些迷离。

    苏月一回看向他,冷冷说:“你的眼神总让我想歪,你莫不是也觊觎你姐?”

    “哈?没,我怕你!”言苏予立刻心虚放下头发,但又想到什么说,“对了,忘了和你说。鬼街最近有动作,你小心些。”

    “好。”苏月一眯了眯眼。

    呵,鬼街二爷上次一来,苏月一就知道她终于是引起了鬼街的注意。那就看到底最后谁能拿下那个不法之地了。

    曾经她和路叶寒赌过。

    三年,三年之内,要是苏月一能够得到连他也轻易动不得的权势,他保证不再控制她,并且把她的户口真正脱离路家,她可以随意嫁给她想嫁的人,过她想过的生活。

    其实她要的不多不是么!就只是自由之身而已。

    但是权势啊!呵呵,一旦沾染上了,心就野了,不能满足了不是么!

    苏月一注意到南宫若熏好像从把林欣雅带走就没有出来了。

    那货到底和林欣雅说了什么?而且他又想干什么?苏月一不得不防。

    “妹妹,”言苏予又来事,他靠近苏月一,在她耳边悄声说,“墨辰悠这人你小心点,他和路叔叔有莫大的联系,我怕你吃亏。”

    “你们一个个都认识他,就不告诉我?”苏月一冷笑。

    “言苏予,你干嘛偷亲人家?”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苏月一说完,傅枝蔓突然在对面炸裂。

    傅枝蔓喝酒喝得浑着呢,她就盯着言苏予一直和苏月一说话,还凑那么近,她不开心大声说。

    “要你瞎说什么大实话。”言苏予立刻回嘴。

    “你不要脸,偷亲人家姑娘。苏家小姐姐你别怕他,过来我这里坐。”傅枝蔓大哼一声,把身边的傅南枝给推开,让苏月一坐过去。

    苏月一:“……”她招谁惹谁了。

    傅南枝:“……”他也招谁惹谁了。

    言苏予冷眼给傅枝蔓,揽过苏月一大肆亲她一口脸说:“那我光明正大亲,你还想说什么。”

    “你你你,你臭不要脸。”傅枝蔓扁起嘴就哭唧唧说不出其他话来。

    这会言苏予这一桌都差不多轰然而笑,被这俩货吵架给逗的。

    “好了,别闹了。”这时候南宫见月却突然走了过来。

    他身边跟着林欣雅,他们两个是敬酒敬到这里来了。

    这一桌立马起身招呼,南宫家大少爷的面子谁不敢给。

    苏月一推了一把言苏予,抹了抹脸上的口水懒懒起身,而言苏予因为亲了她而嘿嘿笑。

    苏月一看见林欣雅依旧臭着脸,她故意去说:“新娘子苦着脸敬酒不太好吧。”

    “我敬你了?”林欣雅却声音凌厉,态度非常恶劣。

    这一下弄得这一桌人都尴尬,光明正大来横?可以啊,有好戏看。

    “呵,你打我的事我当没发生,你现在在这里给我难堪?行啊你。”苏月一笑着。

    “什么?她打你了?哎呦,我的小心肝伤到哪了吗。”言苏予连忙配合演戏。

    苏月一指了指额头说:“这呢,可疼!”委屈巴巴。

    言苏予立刻掀开苏月一的额前的发,还真的看到了红印。他顿时就冷眼瞪林欣雅说:“看你干的好事,我心肝白嫩嫩的,倒被你糟蹋了。赔钱,说什么都要赔钱。”

    “就是,赔钱。至少三千亿。”苏月一漫不经心说。

    俩唱戏的强盗吧!

    南宫见月在一旁若无其事拉别人喝酒转移这边注意力。

    可林欣雅被气疯大叫,又把其他人注意力转回来了。

    “苏月一,我和你没完。”林欣雅发疯大叫,倒是吓到了所有人。

    南宫见月立刻拉林欣雅叫她别发疯。

    而林欣雅经过刚才路家那事早就快疯了,现在苏月一又提三千亿,都是三千亿!她上手就打苏月一。

    言苏予虽然护着,但是苏月一却不动声色让林欣雅打了一下,故意往后退了几步。简直不要演戏太顺溜!

    嘶!这还得了,全场都安静了!

    南宫老爷子颤颤巍巍起来敲拐杖怒喊:“林欣雅,你做什么。给我住手。”

    而言老爷子也站了起来说:“言苏予,你还让别人打你姐吗?打回去!”也是不客气。

    言苏予得令,轻轻松松拽住林欣雅扇了她一巴掌。

    他打女人慵懒至极也快准狠,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痞坏痞坏的样子引得全场女孩惊呼太帅了。

    得得得,都疯了。南宫见月皱眉死死拽住林欣雅的手腕提起来说:“也不看你什么样子,给月一摇尾乞怜都不配,还三番四次动她。”

    “啊,你们混蛋,都是混蛋。南宫见月你也是混蛋。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你要是喜欢这个贱人,你就说啊,去抢啊!你干什么要娶我,啊啊……”林欣雅疯了,毫无形象乱甩胳膊挣脱开南宫见月,指着所有人大骂,俨然一副疯婆子的样子,丢人丢到家。

    “带走,给我带走。”南宫老爷子暴怒,让随从的侍者把林欣雅给带走。

    现在场面一度失控,林欣雅被带走还破口大骂,惹得众人议论纷纷,看笑话。

    有些人不禁同情林欣雅,她刚才说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

    果然豪门爱恨情仇深似海,知人知面不知心。

    反正今天这不成样的婚礼彻底让上层贵族社会里的林欣雅的形象毁了,还牵扯到了南宫家的名誉。

    这传出去,准是说南宫家大少爷娶了这样一个疯婆娘,也是豪门联姻的悲哀!

    而这悲哀的缘由到底是什么,林欣雅为什么会发疯去打苏家小姐呢!

    呵呵,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