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八章 听说探病的人络绎不绝
    中城区第一医院,整个梅岛最好的医院。

    顶楼高级病房内,沉默一片。

    躺病床上的人被纱布包成了木乃伊,一只脚被固定吊着,活像跳楼险生的人。

    言苏予坐在病床上撩了撩苏月一的头发念念道:“你别怪我把你包成这样,实在是不惨点,没人爱。乖,我已经通知所有人来了,等他们到了,我带他们抄家伙抄了孟闻舟的家,然后拍视频给你看。虽然说这确实也是你自己作的死,但谁叫我们宠你呢是吧。”

    瞎,瞎说什么大实话。苏月一没有表情,脸都被围得只剩下一只眼睛和嘴。

    马上,第一个人来了。

    苏月一看了一眼来人,立刻闭眼。

    墨辰悠看了她一眼,然后将言苏予拉起来,弯下腰抚平褶皱坐下,朝后挥手说:“别碍事,出去吧。”

    言苏予:“……”他命令他?这个家伙仗势欺人?

    得,他还就可以仗势欺人。言苏予僵着笑说:“那您先坐,我去门口蹲人。”

    “嗯,”墨辰悠拿起苏月一被包成猪蹄的手,淡淡嗯了一声,然后放唇边吻了吻说,“言苏予说是孟闻舟没救你才摔的?”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孟闻舟的手要回来。

    “别听他瞎说,是我不小心摔的。”苏月一表示不想歪曲事实,当时她也想让温亭放手的。毕竟他为她挡了一枪。

    “不是我瞎说,就他让温亭放手的,就怪他。”言苏予听苏月一这样说又折返回来了。

    “她自己会说,你别插嘴。”墨辰悠瞥了一眼言苏予,嫌他叨叨。

    言苏予立刻噎住,瘪嘴走了。

    苏月一心里不免得歪歪,她是不是被墨辰悠给骗了,他竟然能让言苏予这么乖?!

    “你牛,竟然治得了言苏予。”苏月一望天花板,有些生无可恋。

    但墨辰悠没说话,他掀开苏月一的被子,给她解绷带说:“医生让我救你,呵,那小子欠的。”

    “活菩萨啊。”苏月一从醒来看见自己变成木乃伊后就已经生无可恋了,她呆呆地说着。

    “乖,待会我帮你整他。”墨辰悠将她给抱起了身,绕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

    他冷着脸色耐心地解开,心里早把言苏予给揍天边去了,竟把她包成这样受罪。

    “呜呜,抱抱。”苏月一委屈在线撒娇求抱抱。

    墨辰悠解开完多余的绷带后,将她搂在怀里说:“这事我知晓,言苏予不过是去警告黎言夏,但没想到遇上了来路不明的人对你下手。现在路家那边已经在查了,你就好好养伤,什么都别想好吗?”

    “靠,你说你是不是隐藏大佬?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苏月一越听越沉不住气了。

    他俩遇见的很普通,就是交往起来也那么顺利,就好像是闹着玩似的。可是为什么他总能说出不符合他现在身份的话?

    “是啊,我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不能让你也知道得太多,否则会引来不少麻烦。”

    “这是什么歪理?你现在越来越敷衍我了。”苏月一很是不满地仰头看他,一双眼睛探究着他。

    他低下头浅笑:“不疼吗?这样看我。”

    “……嘶,疼。”苏月一这才反应过来。确实全身都撞击到了,青青紫紫十分可怕。

    “那就怎么探究舒服怎么来。”墨辰悠让她平视,轻轻抚摸上她的后颈揉着,低下头吻住她。

    羞羞……

    “嘭……”突然门被踢坏了的声音。

    “喂,嘴都亲掉了,伤风败俗。”南宫若熏踹开门进来就直骂,长腿走过去,极其狂躁地要拽开墨辰悠。

    但是墨辰悠哪能让他拽走,他松开苏月一挡住南宫若熏的手,反身就用手臂抵住他的咽喉,过程不到两秒。

    苏月一是第一次看见墨辰悠的身手,或许她没看清。

    而南宫若熏后退就将他抵开,非是要和他动动手才舒服地和他打起来。

    苏月一看得起劲,她对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进来的墨凡招招手。

    而当墨凡要进来的时候,纪北安突然出现推开墨凡,扯掉口罩朝苏月一身上扔了一本文件说:“签字,要打官司。”

    苏月一:“……”什么?她没听错吧!

    “够了你,有正事说。你帮不了忙就别出卖色相勾引我未婚妻。”这边南宫若熏不敌墨辰悠的身手,但是气啊,气得肝疼。

    墨辰悠松开了压制他的手,淡定拍了拍身上,淡然开口:“谁说我帮不了,你想和我比谁手段高?”

    “我就不信你能堵住外面那群疯狗的嘴。”南宫若熏当真不屑于墨辰悠那处处都要压着他的样子,就他厉害,他南宫家二少爷就什么都比不了了?

    “自然可以,而且用的方法比你简单。”墨辰悠温文而笑,胸有成竹。

    纪北安瞥了一眼墨辰悠和南宫若熏,都是情敌,最好互掐死对方。

    他看苏月一拿起文件翻了翻,就解释说:“你还记得我们看电影那天出的车祸吗?呵,说是看了我主演的电影,臆想成魔,当街寻仇,殃及无辜。还有首映后几天办公室关系持续紧张,出现多起效仿影片杀人手段,造成恶劣影响。不少出事的公司联名向法院告如澜和制片方扰乱社会秩序,出品危害社会作品。要求赔偿巨额损失,撤档电影,如澜老板向社会道歉。”

    一口老血喷出来……苏月一无了个语言了。她也懒得看文件,直接扔下躺回去说:“老娘一个子都不会给,发声明告他们诽谤。”

    “老婆,这事你不用管,我让行州去解决。”南宫若熏搬了一把椅子坐到苏月一身边说。

    “让别人帮忙,你也就这点能耐,”墨辰悠开始怼人了,也搬了一把椅子做到了苏月一另一边,与南宫若熏面对面,微笑道,“再敢喊老婆,我拆了你全身的骨头。”

    “嘚瑟?楼下全我的人,我让你有来无回。”南宫若熏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是顶楼,想尝尝跳下去的滋味?”墨辰悠眯眼,寒光慎人。

    “要不你先示范下,我看看你死得多难看,再考虑要不要给你收尸。”

    “异想天开,真是脑子没长好。”

    “我脑子没长好,那你岂不是没脑子,用来盛水了吧。”

    ……苏月一抠着指甲,左耳进这句,右耳进那句,在她脑子里打架。

    这里已经成为了俩幼稚儿童斗嘴的地方了。

    门外,言苏予有些无聊地玩着手机,发现又走来了一个人,他抬手止住洛行州说:“你先别进去,里面俩小孩吵架呢。”

    洛行州清冷着神色,倒是气派,目不斜视绕过言苏予,留下一句话:“无妨,楼下就是神经科。”

    得,就冲他这句话,言苏予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后跟这位大佬进去。

    “你彪啊,天都给你上去。”

    他们一进去就听见南宫若熏气炸的声音。

    “若熏,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幼稚了。”洛行州都不免得吐槽他。

    哎呦,这是哪位神仙哥哥一语中的。苏月一歪头去看洛行州。

    啧啧,真养眼。穿着霸气的黑色绣龙长袍,气质是真的大拇指!

    言苏予在他身后看苏月一,然后对洛行州竖拇指示意“你救星来了”。

    这时候,纪北安拉了最后的椅子坐到了床尾,静静地看着苏月一不说话。

    苏月一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带那个一脸懵逼的墨凡出去,把位子留给洛行州。

    咳咳,纪北安垂下眼帘当做不知道,不清楚,不爱做。就知道欺负他,他也是有尊严的。

    “起开。”然而南宫若熏长腿一勾纪北安的椅子,强势命令道。

    纪北安挑眉,眼神恶劣:“想打架是不是,三番四次跟我过不去。”

    “就这样,能怎样?”南宫若熏比谁都横。

    终于苏月一忍无可忍,拿起自己的枕头就扔南宫若熏,骂骂咧咧:“吵死了,你给我滚。”

    唔,苏月一才是大佬呢。南宫若熏被砸后直接埋怨起来:“我放下所有工作跑来看你,你就这样对我?”

    “我哪次出事你在?还说风凉话,麻溜滚。”苏月一一点面子都不想给他,下逐客令。

    行,他走,他把位子让给洛行州大佬坐。

    “亏我还帮你制服了林欣雅,我等着你求我。”南宫若熏起身后很没好气地说。

    苏月一直接纳闷,这话什么意思?他又背地里干什么好事了?

    害,苏月一头疼。都是她惹的人,造的孽,最后还得她处理。

    “求什么?”然而墨辰悠还在呢,他笑看苏月一问。

    “额,嗯……钱的事,没啥,我不求他,他得求我。”苏月一这样打打马虎。

    墨辰悠挑眉,显然不信,眉眼里俱是危险。

    害,演戏太难过了,以后得正经些。

    “老妹,楼下就神经科,要不要我拉他去看看。”言苏予突然说话,打破尴尬。

    “去吧。”苏月一表示赞同。

    得嘞,言苏予远离是非之地,溜之大吉。

    “那那那,那我也走了。女神,你这太难熬了。”墨凡终于在各位大佬中插了话。

    墨辰悠倒是想起来墨凡还在,他便起身送他下去。

    一时间,病房内就剩下洛行州和纪北安。倒是给了他们一个商量事的机会。

    洛行州率先出言:“官司那事我会帮你,但全看在若熏的面子上。要是你与他再生什么事端,我也尽不了心帮你就是了。”他先和苏月一把条件谈好。

    “我知道你们一伙的,”苏月一懒懒地躺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可他比谁都清楚,我不爱他,甚至一点喜欢都没有。你说他是不是上辈子欠我什么了,这辈子要这么卑微。”

    她很坏,坏到骨子里。很贱,贱到血液里。是个烂女人!

    洛行州听着不置可否。

    也许就是这样呢,爱一个人就甘愿为之付出所有。就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也因为渺小的机会而奋不顾身,糟蹋自己。

    “我只能说你小心些,我所认识的南宫若熏也不是那么贱,非要给你做嫁衣的。”洛行州突然冷笑出声。

    一向教养极高的他,冷笑了。可怕……

    纪北安阴森森地垂着眼,看不清他什么表情,但气息着实也可怕。

    苏月一没有说话,她身边的人都是魔鬼,而他每天都在靠近阴谋的漩涡,每一天,从未停止毁灭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