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十九章 被围观还换腿的日子没法过
    医院楼下停靠了一辆言家最新推出的最豪华版汽车。

    其价值上千万,所有经过的人无不惊呆了,是言家人来了?还是其他哪位豪爷来了?

    而此时顶楼病房门被推开,一个拐杖先行踏入瓷砖地板发出咚咚声。

    “死丫头,叫你成天搞幺蛾子,遭报应了吧。”言老爷子进门就冷哼,骂外孙女。

    “用你管。”苏月一直接暴躁出口,她可是病人,外公又骂她。

    “死丫头,还敢顶嘴,”言老爷子扫视了一眼房里的人,招呼手说,“都出去。”

    得,洛行州说也说完了,他就率先走了。纪北安看了一眼苏月一生无可恋的表情也跟着走了。

    但他们一出去,洛行州就瞧见南宫若熏拿了一把椅子,一脸淡定走了过来。

    洛行州:“……”他这是从神经科拿来的?

    南宫若熏也看到言老爷子进去了,他没说话,神色淡淡,把椅子放门口,坐下去架起脚,俨然一副要守门的架势。

    得,洛行州懒理他。直接经过他面前走了。

    纪北安倒是留了下来,他站着靠在门的另一边等着。

    不多时,言苏予拎着一盒吃的上来了。他看门口一坐一站的,觉得很奇怪,边瞅边推门说:“老妹,你桃花运旺得快发紫了。”

    言苏予洋洋洒洒进去,下一秒吓得卧槽一声赶紧跑了出来。

    他关上门就靠门大喘气,吓,吓死个人。他爷爷怎么在里面?

    他可记着昨晚他爷爷拿拐杖抽他的事,他真心不想见到那个霸王。不就偷了一车红酒嘛,至于灭孙?!

    “你俩怎么不提醒我,吓得我魂都飞了。”言苏予典型的爷管严,怂得一批!

    然而左右俩人同时不屑冷哼,就是不告诉你,能怎样!

    言苏予:“……”

    好吧,这会三人蹲门口了。

    护士和医生经过的时候,脸都是僵着过去的。可怕的气息,医院可怕,这些人更可怕。

    病房内。

    言老爷子虽说是骂着进来的,但是手里还是不停地给苏月一削苹果。

    没错,是削苹果。但是言语恶劣,以至于让人忘记了他还在削苹果。

    “你出这事,你爸很生气。”

    喝水的苏月一:“咳咳咳咳。”什么玩意,哪个爸?

    “还能是哪个爸?苏格。路叶寒忙着呢,没空理你这个小作精。”言老爷子看她这样,就知道她疑惑什么。

    “我有问谁吗?我还不知道是苏格啊!”然而苏月一倔强开口。

    “但他迟早会知道,我就看他怎么教训你。”言老爷子却气苏月一。

    苏月一立刻瘪嘴:“我怕他不成,就是再打死我,我也不怕。”

    “死丫头,”言老爷子听她这句话,吓得差点削到手,恨铁不成钢地说,“有你这么犟的吗?他是你亲爸,你就认个错不行?”

    “不行,哪个亲爸会把女儿往死里打!”苏月一想想就浑身发抖。

    那个魔鬼,就因为她反抗他,直接把她打得半死不活。那是人吗。

    “谁叫你拿你母亲骂他。你爸那么爱你母亲,你还说是他害死你母亲,真是不听教。”言老爷子瞪她一眼,然后劝道,“惜惜啊,他是这个岛的主人,你是他女儿,他能护你一世周全,你就听外公的话,回路家好不好。”

    “不回,她想控制我,而且小野种也不欢迎我。我回去干嘛。”苏月一淡淡翻白眼。

    “什么小野种,说话越来越离谱了。”言老爷子也不想再和她的呛。

    等她认识到外面世界的恐怖,她自然会回去寻求庇护。

    “言爷爷,您来了。”墨辰悠这时候刚好推门进来,一脸温润。

    言老爷子听声音,皱了皱眉,也没回头就说:“你还是离我家外孙女远点,她现在只是一时玩闹,惹不起你这干大事的人。”

    “外公,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月一立刻急了。

    墨辰悠倒无所谓笑笑说:“您抬举我了,我不过是有一技之长,有幸得军长赏识。大可比不过你们权贵者有份量。所以对待一一,我自当是更为珍惜爱护的。”

    “呵,你这意思是说你还想攀枝附贵咯?”

    “对你们来说,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平民,要怎么想我都可以。纵然我没这个意思,我也无法反驳不是么。”墨辰悠走到言老爷子身后,对上苏月一关心他的眼神,他摇头轻笑表示无妨。

    言老爷子听墨辰悠软下了态度,他也没想对这个年轻人怎样。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也不懂。我只在乎我外孙女开不开心,以后能不能得到幸福。要是你们敢伤害她,我言家绝不会袖手旁观。”这会言老爷子的语气很是笃定,威严。

    苏月一白着小脸,不敢作声。她也不是有多坚强,至少遇到长辈,她可以感受到他们身上丰富人生阅历所带来的攻击力。

    毕竟她也听说过,上一代四大家族和路家争权所发生的纠葛震撼人心。最后直接让梅岛改朝换代成为了路家的天下。

    从南宫家,言家上代继承人都难免祸事,离开人世可见,这些争权者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言老爷子出去了,他打开门就看见趴墙角的言苏予。

    然后门口一阵惨叫,此起彼伏挺有规律。

    苏月一在病房里觉得有些无聊,她想了想那个官司的事,和墨辰悠商量了一下。

    墨辰悠听她的意思,看她是想要洛行州打官司,还是要他去处理让对方撤销官司。

    最后苏月一选择了打官司,要是逼得人家撤销,虽然可以处理好,但难免落人口实。

    病房里安静了一会,南宫若熏拎着椅子就进来了。

    他一脸冷然,后面跟着南宫见月和林欣雅。

    林欣雅……苏月一表示不想看到她。

    但是林欣雅却低着头不敢看苏月一。她跟着南宫见月走到病床前的时候,似乎浑身都在颤抖。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

    南宫见月倒正常,他看苏月一头束着绷带,身上有几处贴了纱布,还有腿骨折吊着,就说:“真把自己当超人了,没事就往是非之地跑。”

    苏月一:“……”知心哥哥也这样说她!

    一个个非是觉得苏月一作,是的嘞,她就作死。不作还不是人呢。

    “行吧,你们就说我吧。反正我也不能踢你们,”苏月一无奈摆手,然后有意所指,“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们来看我也不挑点人带吗?”

    林欣雅浑身一颤,她揪紧衣服,非要扯烂的架势,但还是不肯说话。

    “说啊,来干什么的。”而南宫若熏则没好气地摔了椅子,大肆坐下去,就很吵。

    “我……我来道歉的。”林欣雅憋着一口气,索性说出口,“是我错了,我不该打你,不该骂你。都是我的错,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位银行千金终于受不了,要送钱来了。

    苏月一反正觉得如此甚好,但马上她又注意到墨辰悠还在这,她也就正经说:“那好,我等你拿出诚意来道歉。”

    林欣雅不再说话了,南宫见月和苏月一也就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可是接下来,苏月一就觉得很奇怪,这些人一个个都没事干吗?

    墨辰悠留下来照顾她,陪她说话倒是好的,南宫若熏那个死不要脸的还留下来抢话说。

    这也就算了。言苏予不是被言老爷子带走了吗?怎么又突然跑进来躺沙发上睡觉去了。

    本来纪北安下午还有工作,但他很早就结束了工作,拿着一堆文件给苏月一处理。

    苏月一命苦不,受伤了还要处理公作。

    一时间,病房里四个大佬都绕着她看,苏月一没办法只能闭眼睡觉。

    可是到底哪个完蛋玩意突然破门而入大喊苏小一,你不要死啊!

    苏月一狠狠皱眉,把被子蒙头睡。

    “你桃花运不是一般的旺。”南宫若熏正看手机处理公事呢,听见声音头都没抬就说。

    纪北安瞥了一眼南宫若熏说:“混水摸鱼的也不算。”

    南宫若熏不理,继续办公。他这是在赚聘礼呢,怎么混水摸鱼了。

    “苏小一,我好久没看见你了,这腿不是假的吧。”而包成煤球的希梅里尔眼巴巴蹲床脚环视苏月一吊着的腿问道。

    “你卸下来看看呗。”这会言苏予躺沙发上打游戏忙说道。

    “我卸不下来。”希梅里尔一本正经摇头。

    “需要我帮忙吗?”墨辰悠微笑问希梅里尔。

    苏月一窝被子里一颤,偷偷露出眼睛瞪了一眼墨辰悠。

    希梅里尔还真戳了戳苏月一的腿,硬硬的。看起来不好卸,所以他回答:“这个得用工具锯吧。”

    “不需要的,我一手就可以掰下来。”墨辰悠继续搭话。

    “好血腥的感觉。”希梅里尔一脸天真看墨辰悠。

    “没事,你疼晕过去就不知道了。”

    希梅里尔大写疑惑,他为什么会疼晕过去。

    “掰下来的腿不规则,安上去能好看吗?”纪北安在一旁研究起来。

    “大明星的腿长些,反正都要修短,也懒得锯下来。”

    “我老婆原生的腿好看,让她养着就好。换腿叫个什么事啊。”南宫若熏皱眉也参与讨论。

    “这你就不懂了吧。成功了的话,就是医学史上的里程碑啊。哪还需要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回事。”言苏予接话。

    “难道现在真有这技术换腿?”

    “不知道,但事在人为嘛。”

    扯,扯得太离谱了。这四个人到底多无聊。

    希梅里尔蹲着一脸汗颜,他好像变成了小白兔,被四个可怕的家伙觊觎着大长腿。

    “这日子没法过了。”突然苏月一蒙头大喊。她错了,她有罪,她再也不摊事作死了。这些人一个个烦死了都。

    “乖,开玩笑的。”墨辰悠把被子翻下来,安抚她的脑袋。

    “你们都出去,我睡会。”苏月一苦着个小脸说。她没力气了,她难受。

    “好。”墨辰悠答应了,招呼其他人都出去。

    其他人看苏月一也烦,都陆陆续续出去了。

    这会世界终于清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