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一章 二人世界是不能被打扰的
    墨辰悠办事效率很快,也没有和苏月一商量什么,就有医生过来把她安排上轮椅带下了楼。

    苏月一看到门口一辆卡宴都是有点懵逼的,准确来说,她一直都是茫然的状态,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带到车上去了。

    她睁着茫然的眼睛,看着墨辰悠进车坐到她身边,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墨辰悠进车后对上苏月一的眼眸,轻笑:“怎么,吓到了?”

    苏月一点了点头,她昨天才住的院啊,腿还是这个样子的,就给她办出院,还要带到乡下去,这不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嘛。

    “乖,就带你去安静点的地方修养。昨天不是心情不好嘛,那我就带你走落得清净。”他说话时平缓却也轻快,好像已经宣誓主导权。

    “那如澜怎么办?我还……”苏月一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放心不下工作。

    不是还有官司嘛,而且林欣雅那边也没有处理好。就这样走了,总感觉不妥当。

    然而墨辰悠却将她轻轻揽到怀里说:“苏家叔叔回来替你暂管如澜,你就不用担心了。”

    苏月一哑口无言,这叫什么事?她有好多事都是自己弄的,怎么就能让苏格去接手。

    “不是,我还有很多事呢。”苏月一挣开他,有点恼怒他怎么就擅自做主呢。

    墨辰悠也不恼,就是半安慰着和她讲道理:“乖,那些事就交给叔叔处理,你之前忙着把自己累出一身病,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不如给自己放假出去休息散散心。”

    “不得行,他和我经营手段不同,会把行事轨迹往歪带的。”

    “嗯呵呵,如澜出了这事,让叔叔出面就好,你这小丫头就别抛头露面了。至于业务方面,叔叔会和你商量的,你放心。”墨辰悠捏了捏苏月一的鼻子,这丫头野心还挺大,掌控欲那么强。

    “那不算什么大事,我不需要出面的啊!我这一走,很多事总归不好进行。”苏月一也和他认真讲道理。说实话她还没有强硬态度起来,就是觉得和他强硬起来,得不到好处的。墨辰悠属于吃软不吃硬的那种。

    但是显然他做的决定也不好改变就是了。

    他只笑笑不答话,意思很明显,这是不需要她管了。她只需要好好养伤就是了。

    “你怎么这样啊。”苏月一看他还是要带她走,她捶了一下他胸口,看起来很生气。

    墨辰悠立刻握紧她不安分的手,放在心口处,一双好看的墨眸盯着苏月一,流露出淡淡微光,一字一顿:“怎么,非要我再忍受一次你崩溃的样子吗?你知道的,我会心疼,这里,会疼。”

    他说完就淡淡笑了笑,似乎也没有那么情绪不好,只是看着那般无奈与苦涩。

    但越是这样,苏月一看着就越觉得不好受。昨晚她让他滚的时候那个样子,应该是伤到他了的。

    “对不起。”苏月一没办法,只好自己靠到他怀里乖巧起来。

    “苏月一……”墨辰悠却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嗯?”

    “几天没洗头了?”

    “……”

    突如其来的质问,糟了,是被嫌弃的感觉。

    昨天淋了雨摔下楼梯还没有洗头来着。苏月一苦哈哈地低下头埋起来。

    但她以为离远点就没有味道了?墨辰悠挑了挑眉将这丫头抱紧在怀里,也不嫌弃用下巴抵着她发顶说:“到地方了,我给你洗。”

    “好。”苏月一笑了笑答应了,也表示她愿意跟着他走。

    ……

    阳光将远处重峦叠嶂的山照映得越发鲜艳,绿得发亮的山体冲击着人习惯了玻璃大厦的视觉而变得一时新奇起来。

    这会车早已经驶出了那最繁华的中心城市地带,此时正在悠然向山野乡下浪去。

    苏月一在墨辰悠怀里小酣了一会,等她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睡在一个躺椅上。

    她头顶是遮阳的大伞,耳边则是海鸥的鸣叫和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她不禁惊讶,原来是靠近沙滩的乡下吗?

    她眯眼适应了光线,环看周围。

    这是一个露天阳台,脚下是松香木板,三三两两的躺椅与圆桌沙发规则摆放,围栏上缠绕着藤蔓,偶尔有几朵黄色的花点缀。

    一边花团锦簇,另一边就供人观赏倚身了。

    她又往阳台旁的屋子里看去,很明显这是带有民族特色的海景房。

    花与家具错落有致,设计清新巧妙。松软的木与花的香味夹杂在微湿的海风中侵入呼吸,顿感沁脾。

    这就是在城区里闻不到的香味啊!那么美好,让人心旷神怡。

    不过苏月一注意到一个招财猫对着她摆动机械手臂实在逗趣。

    她也没看多久,里面就有脚步踏来的声音。

    是他,他的气息仿佛已经刻入了她的骨子里,远处她都能感受到他的靠近。

    果然,他穿着一件简简单单的T恤,休闲浅灰色的运动裤,踩着凉拖鞋就过来了。

    她不禁惊讶,她见多的公子哥们都是穿着名贵,一丝不苟的正经衣服,难得见到有人穿休闲装。

    不过墨辰悠好看,白皙的皮肤在光线下没有一点瑕疵,清贵的气质只需站那就是一副风景美如画,叫人收不回心。

    怎么说,这才是生活的气息嘛。简单随意不拘束,舒服就好。

    他朝她走来,坐到她身边的躺椅上,彼此身上的梨花香缓缓融合。

    “小懒猪,都睡一上午了。”墨辰悠温浅地笑着,伸手撩拨开她贴在脸颊上的发,细细看她少许冷情的眉眼。发现她兴致不高,也没说破什么。

    苏月一确实有点低落,也许是刚醒来不及接收外界讯息有点防备。

    空气湿热,苏月一缩缩小鼻子问:“你就这样把我拐来了?”

    “嗯哼?那还要怎样拐,张贴告示通知所有麻烦精吗。那样估计现在我们还在路上堵车或者在马路边上和人吵架。”

    “噗哈哈哈。”苏月一防不胜防被他说笑了,眉眼染上笑意,顿时明亮好看许多。

    墨辰悠看她笑得明艳,一时失神,眼眸微暗。

    “小妖精。”他呢喃出口,钳住她的脸颊,嘟起她盈润的唇就堵上。

    阳光正好,海风微醺。

    相恋中的人啊,往往克制不了情绪,想亲就亲了。

    他离开一会,手指轻轻抚摸上她柔嫩的脸颊,泛起水光的粉唇有果香味。

    “今后只许和我亲知道吗?”他眯眼吻上她的额头,声音低低的。

    “呵呵,你还醋这个。”苏月一也眯眼笑。

    “不然呢?又不许再往下一步。”他似暗示又没暗示道。

    “想得美你,这方面还是女生吃亏。”苏月一打他一下,倒是没有藏着掖着就把心里话说出来。

    “是啊。”他不接话,把她按在怀里享受悠闲时光。

    苏月一在他怀里却没了主意。

    她和南宫若熏走得近,他们又是有婚约的,难免会有触碰,定然让墨辰悠心里不爽。

    毕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人亲吻,纵然没有感情那也不成。

    但如果他愿意等的话,只需要再等些时日,她会摆脱掉这桩婚约。

    她其实从之前墨辰悠和南宫若熏之间的斗嘴也能看出来,他们两个都顾忌对方,不至于到撕破脸的地步。

    而墨辰悠也能理解她这样做是出于什么目的。就是时机没有到,没有人会捅破那窗户纸罢了。

    “你会觉得我滥情,很贱吗?”

    也不知什么时候,在这样舒适的海风中,她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

    “招惹你的是我,是我横插了你们一脚不是么。”他手挡眼睛,闭眼凝思回答。

    “我和他本来就名存实亡,他也清楚,我们走不到一块。”

    “当初你们婚约的事,我知道的。是南宫若熏从他哥那里抢走了你,而你始终不过是被两家一纸婚约束缚,这并不怪你。”

    “可我已经欠他的了。”苏月一叹了一口气,对未来有些许迷茫。

    “那就以后我替你还。”墨辰悠低低地说着,有轻浅的笑意。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煽情,只有承诺。

    苏月一听着就一愣,不禁拽住了他的衣服,手有些颤抖地说:“再等我两年好吗。”

    然而话一出口,回答她的是一阵默然。没有声音回答,苏月一也没有敢抬头看他,总之她内心忐忑不安,害怕他会生气。

    她听到他胸膛里跳动的心脏有些快,身上的温度也慢慢升高。她觉得空气闷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压抑的气氛才酝酿出了暴风雨。

    墨辰悠几乎是说也不说,在某一刻就低头掐起苏月一的下巴。

    他整个人压了下来,狠狠吻住她。

    苏月一瞪大了眼睛,疼。

    他将她放倒在躺椅上,坐在她身边半压上她的身体,歪头低着死死困住她的呼吸,她的不安。将她锁住。

    好不容易给她留了一点空气。

    “你……唔。”苏月一觉得他夺去了她的空气,好难受。

    那么的……羞涩。

    “喂啊!嘛呢,大白天腻歪成这样……”然而一道声音完美打破了这份沉溺的纠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