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二章 擂台赛讲究一个韧字
    一个顶着爆炸头,衣衫不整,穿着花裤衩的男人抓着头发就向这亲得难分难舍的俩人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苏月一莫名脸红,埋到墨辰悠胸膛里酝酿下情绪。

    男人瞅了一眼苏月一裹着石膏的脚,倚靠在门框上,摆了自认为很酷的pose,但是依旧懒散得没骨头的样子说:“伤成这样,估计没得玩了。喂,你晚上参加晚会不,给你留个位子。”

    墨辰悠没理他,低头问:“带你去洗澡要不要?”

    苏月一嗯了一声。

    男人:“?”嚣张!

    墨辰悠很快就把她公主抱起来,要带去浴室。

    男人睁着一双惊奇的眼睛看着他们理都不理他就走,一时间语塞,又不甘心自己摆了个这么久的pose,连个美人的脸都没看见。

    他唉唉唉了三声,颤抖着手指着远去的他们,半天憋出话来:“我空气啊?墨辰悠,你到底去不去啊。兄弟们都等你个消息呢?喂,哑巴了啊。”

    人已经不见了,男人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无视唉!

    “卧槽,我给你们吃给你们住,你就这样对我啊!”男人更剧烈地抖着手,一个兰花指突然翘起来,声音突变尖锐,“墨辰悠,你个,你个,你个重色轻友的混蛋。”

    “噗……”苏月一听到身后那个男人尖锐的声音,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是谁啊。”

    墨辰悠微勾唇回答:“这片沙滩的主人,俗称滩主。”

    “那你干嘛不理他。”

    “不想理,打断我们的好事而且太聒噪。”

    “……”

    敢情记这仇呢。

    墨辰悠把她带到浴室,苏月一就看到已经准备好了的躺椅。

    她躺在躺椅上,墨辰悠拿着淋浴头帮她洗头发。

    他的手法很轻柔,苏月一只感觉自己身处棉花上,有一双手洗去了她的铅尘,给了她一份安心。

    时间很慢,慢慢地沁入人心。岁月很好,好好地漫入夏花。

    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又是什么时候干干净净地躺在床上,身边人也浅浅睡着。

    苏月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墨辰悠熟睡在枕边的脸。她不禁摸了摸他,可是下一秒她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

    头发洗了干了,浑身舒爽,衣服换了。她沉默了一下,在她睡着的时候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我饿了。”苏月一悄悄凑过去,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着。

    睫毛轻颤,他微微拧眉,但是又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缓缓睁眼。

    “好巧,我也是。”他笑了笑,眉眼如破碎的一汪春水那般生动。

    “你给我做好吃的。”苏月一凑近了他,在他的唇角偷了一个吻。

    “好。”墨辰悠微起身继续那个浅尝辄止的吻后边下了床。

    他一走,苏月一就冷却了眉眼。看向床边露台外被染红的云,半晌,轻轻嗤了一声。

    中心城那边乱成一锅粥了吧。

    ……

    “喔喔喔,上啊!加利尔,你是最棒的,上啊,打败鬼力王裘恩,你就是我们最新最强悍的擂主。”

    混乱,糜烂,叫嚣,狂躁,暴动。

    地下城最大拳击台上,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象征着力量,野蛮,还有权势。

    台下人声鼎沸,个个双眼赤红盯着擂台上两个肌肉勃发,气势如牛相互碰撞,击打的人,被虚晃的金钱迷了眼睛。

    这个叫喊最大,挥舞着拳头嘶声力竭加油助威的人应该赌了加利尔赢。

    加利尔,鬼街地下城拳击圈新起之秀,靠着一股不怕痛不怕死的韧劲,半年下来,打遍地下拳击手,不断进步,不断突破自我,也是幸运的,终于迎来了这一晚的与拳王争夺最强擂主的位子的战斗。

    而拳王,也就是裘恩,十足的野路子拳击手出身,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自凭着拳击方面的天赋,经历了无数次的比赛,同样也是在擂台上超越一个又一个对手,坐上了今天这样的地下拳王的位子。

    其因为力气惊人,被称为鬼力王裘恩。确实,擂台上的加利尔,多次难敌裘恩力大无穷的锁身术。

    但好在加利尔的巧劲十分厉害,多次吃亏下也差不多可以摸清裘恩锁人时暴露的弱点。

    但就因为是自己的弱点,所以裘恩不可能不知道。毕竟是身经百战,加利尔也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在破解锁身术的时候,被摆了好几道。

    在现在的擂台情况上看来,这两个几乎是不分上下,就等着他们在逐渐熟悉,彼此摸清对方门道,给予最后一击的那个反转出现了。

    今夜拳击场子叫红了眼,一楼是那些忠诚的赌徒肆意叫嚣的地方,乌烟瘴气,简直太疯狂。

    还是二楼好,二楼才是那些赌得大的,玩得开的,也兴趣使然,格外不把人当人看的贵族们观战的地方了。

    “阿嚏,阿秋,啊……矮油卧槽,停不下来了。阿嚏,要死阿嚏……”言苏予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一直打一直爽,敢情坐在二楼贵宾观战室里就是来打喷嚏的。

    “艹,谁那么缺心眼骂我啊,哎呦阿嚏~”言苏予的鼻子都打红了,没说两句话又打得停不下来。

    整个包间里,就只有他滑稽的喷嚏声,形象全无。

    而坐在另一边沙发上,手捧一杯热可可的少年则十分认真地看着全体投息影屏上擂台的两个人对战。

    “哎呦……哈,呼,哈……”终于言苏予觉得这辈子的喷嚏都打出来了,已经是生无可恋,累得瘫在沙发上喘息了。

    少年:“……”这喘息声为什么这么销魂。

    “你应该是对什么过敏了。”少年喝了一口热可可,瞅一眼言苏予说。

    “哪能啊,小爷我自小就铜皮铁骨,百毒不侵的。呼,累死我了。没想到打喷嚏也是一门苦力活。”

    “这就累死了?看来小哥哥你的持久力不行。”少年鄙夷了一眼言苏予。

    言苏予翻了一个白眼给少年:“小小年纪就满嘴跑火车,你家里人知道吗?”

    “显然他们不知道。”少年耸耸肩,继续观战。

    言苏予也没接话,缓过来后坐正身体,看着茶几上的烟,刚想伸手拿过来抽一根,但是看到少年那淡淡瞥过来的眼神,他就住了手,嘟囔了一句:“事多,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拿肺死命抽。”

    “你还挺得意。”少年挑眉,稚嫩的眉眼清清淡淡,还真有那么一丝无辜的样子能引起人的恻隐之心。

    “嗤,我现在可不太抽了。”言苏予低眸勾唇笑了笑,看着烟,不禁想到了一些事。

    他拿肺死命抽,也是一年前而已。只不过这一年发生了些事,多了一个人,也就不敢这么抽了。

    少年显然注意到了言苏予的那份笑意,在这黑暗的包间,只有影屏上的光映出这里的事物,而坐在边上沙发的他,半边脸都是藏在黑暗里的。

    言苏予长得好看,很精致,藏着无数秘密的如画眉眼暗光流动,倒也纵情声色,掉进了欲望的世界。

    少年歪头凝视了一会,撇撇唇,不懂。

    “喝你的少年热能量吧,小矮子。”而言苏予早看见这少年盯着他不放了,没好气地怼了一句。

    “我才十五……不矮了。”少年扒拉了一下头发,放下热可可,站起身挺认真地低头看了一眼海拔。

    他总是表现得这么的人畜无害。

    “还不矮呐!十五也该有一七多了吧。”言苏予站起身走近少年,故意把他拉到身前,用手比了比他在自己身上的位子。

    啧啧,才到锁骨这。言苏予都有一米八了。

    少年看了一眼言苏予的锁骨,眼神飘忽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说:“我哥让你带我玩,你就带我来看这种比赛。不怕我告状说你带坏我吗?”

    “嘿,小孩。你刚不看得挺欢?”言苏予是打喷嚏打得鼻子都快掉了,可他没瞎。这孩子看得眼睛都快掉进去了。

    “哼,既然被你拉来了,作为观众,我就得秉持操守尊重他们,认真看比赛。等他们其中一人赢了,我还要为他庆贺呢。”少年说得真是有礼貌极了。

    言苏予看他这么认真的样子,一时失笑也不说什么。看着比赛,一些漫不经心地问:“你猜谁是最后的赢家。”

    少年淡定地指了指其中一个眼如锐鹰,鼻青脸肿却全身肌肉紧绷,处于弱势,正高度防备的人说:“他。”

    “嗯哼!”言苏予挑眉好奇,“他一直被压着打,为什么是他?”

    少年露出无辜的大眼睛耸肩:“不知道,直觉。”

    “呵呵,那你直觉挺准的。”言苏予摸了摸鼻子,好整以暇地抱胸观看着比赛。

    少年却被言苏予这番话弄得莫名其妙,他看了好几眼言苏予的表情,但言苏予都是那么一个淡淡的表情,他也不知道言苏予心里想的是什么。

    比赛进入了僵局,明显裘恩在压着打加利尔,但加利尔总能避开要害,就算被打得面目全非,几乎失败成为定局,但他就是不肯倒下。

    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拱起那倔强的身体,眼神忽而恍惚,忽而明利地观察对手,丝毫没有低下那高傲的头颅。

    是的,他高傲。加利尔从开都不觉得自己会输,不觉得会向裘恩低头。虽然他太强了,每一击都能让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叫嚣,抗拒。

    但是他……腿还没有废,意志都还在,还能站起来,还能继续战斗。不到最后一刻,不死不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