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三章 沾不得不代表不敢沾
    “啊……”何时传来的怒吼声,整个拳击场由开始的兴奋到后来的逐渐变了脸色,接着就有一阵诡异的沉默伴随着哽在喉咙里那种窒息的感觉排山倒海压抑了全场。

    反杀,是绝地的反杀。在加利尔被打得摇摇晃晃要自己倒下的时候,裘恩要给加利尔最后的一击。

    当然加利尔也挥出了拳头,但在裘恩看来,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也就没有躲开。

    而就在这两个人挥拳对打的过程中,仿佛时间都静止,所有的呼吸都跟随着这最后的胜负而变轻变慢。

    后来,没有人出声,没有人敢闭上自己的眼睛。在耳膜被这一声胆脏破裂的怒吼声击溃之后,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脑子飞速接受眼前的事实。

    擂台上,整个脸肿成猪头的加利尔已经看不见面前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已经尽力了,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那最后一击,他赌上了所有。可能是一只手,可能是后半生的拳击事业。

    他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他太想赢了。太想打倒眼前这个对手,这个人渣,败类。他要让裘恩知道,他妈的加利尔才是拳王。

    摇摇欲坠,震耳欲聋,尖叫声被开始能传到他耳朵里。那会他没有受到外来的威胁,那么应该对方已经倒下了。

    毕竟自己的拳头都举不起来,而且打中了对方一块小小的区域。那应该是柔软的太阳穴。

    但似乎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对方好像再也没能站起来。

    是的,在裁判的倒数,观众的疯狂尖叫下。对面的那个人再也没能起来。

    “吼,嗷……加利尔,加利尔,加利尔……”

    “啊啊啊,裘恩吐了好多血,快救人。”

    “让开,让开。医护人员赶紧上去急救……”

    “赢了,赢了,啊,我赌赢了。三千万,三千万啊啊啊。加利尔,我们的加利尔啊啊。”

    “该死的,裘恩怎么可能会输,加利尔明明会输,为什么会击中裘恩,疯子,这绝对是暗箱操作,后幕,就是后幕。”

    “裘恩是拳击场的王,谁能有他的后台大,你才是疯子。我们加利尔打败了拳王,他才是全新的拳王。”

    加利尔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些声音,但是他看不见。该死的,眼睛肿得睁不开,只有微弱的光。以及有点让人接受的声音。

    好吧,他其实心抽搐了一下。因为在外界的声音中,他听到了裘恩现在的情况。

    血,全是血。怎么会,击中太阳穴,就吐血了吗?他之前被击中好几次分,是给头部极大的创伤,但是好像不可能会一直吐血不止。

    难道他的拳头真有那么厉害?

    还有为什么,裁判不宣布他赢了?好像外面的喧嚣与混乱都与他无关。

    而终于在加利尔倒退好几步,坐到围栏上的时候,他才感受到围栏被无数个人掀开。

    然后他身边聚集了好多人,越来越多。

    “加利尔,加利尔,加利尔……”

    他的名字环绕在他的耳畔,很近,很杂,随着拥挤过来的人群。

    加利尔感受到自己周围有无数的人。各种味道击中,让他忍不住皱眉,但是好多双手把他给拉了起来,把他给举起来,抛起来。

    他们叫着他的名字,是的,此时此刻,他是他们的王,他们骄傲的拳王。

    加利尔笑了,虽然肿成猪头,一笑,整个脸都僵硬了。但是好开心不是么。这一天,这一刻,他等了多久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脸能肿成这样的,像个十足的猪头。”少年看着加利尔的猪头脸,觉得有碍审美。

    此时,言苏予咯咯笑了出来。良久,他才搭上少年的肩膀说:“江山要易主了啊,走,带你去见见新任的拳王。”

    “为什么要带我去?你到底想干什么?”少年却不满了,他想挣脱开来,却抵不过他的力气。

    言苏予就好像非要这么做似的,把他禁锢在臂膀下带他走了出去。

    二楼包间不多,波浪墙的每处凹面就是一间半封闭包间。互不打扰,同样的就算要串门也是不轻易被人发现的。

    言苏予在地下城早就混得风生水起,他大摇大摆地路过所有包间,有些人还要和他打声招呼呢。

    言苏予瞥了一眼一间封闭得严严实实的包间,莫名哼笑一声。

    他虽不是这地下城的主人,但也好歹眼观八方,耳听六路。能有什么事他不知道啊!

    “小孩,你喜欢什么娱乐项目?”言苏予笑眯眯去问少年。

    少年想了想,瞅他一眼说:“赛车。”

    “哦?这么狠!那行,哪天带你去玩。”

    “你说的啊。”

    “嗯。我说的。”

    这俩人聊着聊着就走下了二楼。

    “爷。”

    “爷您来啦!”

    ……

    言苏予一下来,眼尖的立马卑躬屈膝迎着,让开路让言苏予过去。

    言苏予就是习惯了这样的恭维,一路也没有理会其他人,径直走到了擂台前。

    他淡笑看着擂台上的人见到他后慢慢把加利尔给放下来,都十分恭敬地接二连三地喊爷。

    言苏予揽了揽少年的肩膀,也算是间接告诉了其他人,这个少年是他的人,以后要是见到了,都要让着护着。

    而少年则被周围那些打量的目光给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撇撇嘴说:“你还真高调。”

    “哼哧,我这是带你认点人,还不乐意了。”

    “不需要,我们席家是正经商人,不想认识混混。”少年毫不客气地说了大实话。

    言苏予报复性地捏了捏少年的脸,向其他人招手说:“快扶拳王过来。”

    言苏予都直接叫加利尔拳王了,这就是被承认了的意思咯。那些人又欢呼起来,连忙在加利尔耳边说话,带他走。

    加利尔却没有什么反应,他现在全身精力已达极限,万不可能再去应对什么人。他现在是想倒地睡过去的。

    “言少爷,”加利尔知道自己已经被带到了言苏予面前,他硬着头皮开口说话,声音低沉有磁性,“您有什么事,我可能没有那份精力……”

    加利尔说着说着就是一阵眩晕,晕得厉害而话都说不出来。

    言苏予笑了笑说:“没什么事,就是来恭喜你反败为胜,我很满意。”

    “谢言少爷,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加利尔忍着全身的疼痛,抓住扶着他的经纪人的手示意带他走。

    言苏予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走,经纪人立马扶着加利尔走下擂台。

    少年十分疑惑,这就得了?言苏予到底想干什么?

    言苏予却一直都是笑着的,他眼看着加利尔走向休息后台,周边依旧是人声鼎沸,为这番激烈的拳王争夺之战而激动不已。

    “呵……”言苏予这时才感叹了一句,“天才啊。”

    “嗯?”少年立马疑惑。

    言苏予从来都没有这样神神秘秘过,真是邪了门了。

    “你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纨绔子弟言苏予吗?”少年歪头继续观察言苏予。

    “昂?纨绔子弟?哪传出来的?”言苏予揽着少年向一边走去。

    “你管哪传的,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和加利尔认识认识呢,没想到这么无聊。话说你认识他吗?和他有交集?”

    “他是我带出来的呀。他帮我赢钱又赢面子的,我亲自给他贺喜有问题吗?”

    “喔,你带的人啊。行吧,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赛车,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那得之后了,今天我就是来玩这个的。”言苏予带着少年往一条柜台前走。

    那里挤满了要兑现钱票的赌徒,是的。那是胜利的赌徒们最向往的地方。

    每次比赛结束后,赢家可以在这里拿走他应有的翻倍钱票,钱票可以在地下城金库网兑换现钱,也可以当做本钱来赌下一次的比赛。

    言苏予过去直接拿到了他独赢翻番的钱票,勾唇得意地笑。

    少年忍不住瞅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问:“你压了多少本钱?”

    “一万。”

    “那你也太抠了点。一万赢回三千万,翻三千倍,你要是压多些,那不得上天。”

    “嗬,爷又不会未卜先知,哪里知道赢不赢。钱不是大风刮过来的,赌多输了,肉多疼。”

    少年看言苏予那心疼样不禁无语,言家哪天不是上千万的赚,拿出个一天的盈润还肉疼了。真是胆小鬼,守财奴。

    少年鄙视的眼神被言苏予撞了个正着,他摇摇头,爪子盖上了少年的脑顶,语重心长地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赌博如毒,沾不得。”

    “那你不也沾了。”

    “我在这里混了三年,要是每次都大手大脚押注,言家早就被我败光了。是我养成的一局赌一万的强度强迫症让我走到今天这个位子。你个小屁孩是理解不了的。”

    “切,我也没想理解。”少年咕哝着,想问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可是言苏予突然拧眉看向了他身后,但又马上换上了桀骜不羁的表情,吊儿郎当,口无遮拦地说:“肚子都这么大了,也不怕随便一个人害得一尸两命。”

    少年听闻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是一个女人,什么时候靠近他的,他一点察觉都没有,他还把这份气息当作是平常人。

    果然深藏不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