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四章 席家,一个冷血的家族
    女人画着精美的妆容,柳叶眉,丹凤眼,玲珑鼻,饱满小嘴看起来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但她肚子显怀,穿着红色宽松的裙子,手扶肚子,浅浅笑着。

    少年不禁打了个寒颤,为什么她看这个女人有一种人不可貌相,蛇蝎心肠的感觉呢?

    尤其是这个女人的眼神,看着言苏予就好像是盯上了猎物一样,直勾勾看着,却有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言苏予自然看得出来,但她哪能说破呀。只能装不懂,身子没个正形得歪靠着少年。

    女人盯了一会言苏予,含笑道:“谁敢碰我呢,也就只有你敢。”

    “嘿,又不是我的种,我自然敢。”言苏予无所谓笑笑,表示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啊!万一真的是你的呢。”女人勾红唇,笑得暧昧。

    言苏予一下就冷了脸色,他盯上女人的眼睛,锐利如剑。

    但仅几秒后,他不屑一嗤,突然狠狠地捏住女人的下巴,靠近她,像俯视蝼蚁一般睥睨女人的嚣张,薄情的话缓缓出口:“也不看看你脏成什么样就想扯我的裤脚,谁教你这样泼脏水的,嗯?我念你身为人母,一次我可以忍,但你要再不顾肚子里孩子的安危,我不介意让他再投胎一次。也省得出生后叫一个jn妈妈。”

    女人抬眼之间看到的都是这个男人冷漠的脸,听他薄情的话,她心里比谁都有数,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她不惜以孩子为赌注,也要接近他。

    他是毒药,让她疯狂的毒药。

    “苏予,其实我……”女人贪恋地看着言苏予,想要说什么,却突然被打断。

    周边突然一阵骚动,不少惊叹,抽气咒骂声。个个把拿到的钱票收好,颇有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架势纷纷焉了起来。

    黑色军装一丝不苟,黑色军靴掷地有声,黑色军帽严肃威压。

    当两个军人冷峻的面貌一出现,全场就开始了骚动,然后再是一片安静。

    竟然有军人突袭检查。啧啧,这里不是被鬼街罩着的地下城嘛。军人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进来了啊。

    虽然路家确实是知道这个地方的,但是表面上的娱乐事业做的还是符合规矩的,那些背后的交易隐秘得很好,路家也一时抓不到证据。

    那两个军人从一进来就站在入口楼梯上扫视了全场,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了二楼。

    但他们发现了言苏予,自然就严肃地走下了楼梯,朝言苏予走去。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存在,言苏予看见他们后,立马正经起来,无辜的眼神比脸变得还快。

    “哈哈,军哥哥们好啊。”言苏予调皮地对两军人眨眨眼睛。

    其中一个军人开口就说:“言少爷,我们是来接小少爷的。你如果知道小少爷所在,请告诉我们。”

    这话一出,言苏予疑惑地又眨眨眼睛表示不知道,演技那叫个炉火纯青。

    军人明显不信,但也没有说什么。在众人躲闪的眼神下,看向了通向二楼的楼梯。

    他们立刻绕开言苏予,往二楼走去。

    看这个样子,说明他们不是来检查的。既然上了二楼,那么就不关他们一楼的事了。

    一楼的人看那两个军人走上了二楼没多,他们就又沸腾了起来。七嘴八舌叽叽歪歪个不停。

    虽然这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言苏予只觉得倒霉,也还好不是针对他来的,要不然被爷爷知道了,免不了一顿抽。

    而少年却一直看着那两个军人上了楼梯,眼睛都快冒出光了。

    女人却没有什么感觉,她不是没见过路家的军人。虽说军人与他们鬼街的人死都不对付,但是表面上还是不能撕破脸的,当然气势这方面也不能输。

    所以刚才那两个军人走到言苏予面前问话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摸着肚子,把他们当成空气。

    可言苏予也没再理她,而是揽着他身边的男孩就带他走了。

    女人犹豫了一下,马上跟上。

    少年回头瞅了一眼跟上来的女人,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他半天才问出口:“她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不知道,可能闲得没事干吧。”

    “……”少年信他就有鬼,刚才这俩人对话就很诡异。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把你送你哥那去。”

    “就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少年不满地撇嘴。

    他哥把他拖给言苏予照顾一天的时候,他还挺开心的,平常在家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也没事干,跟着他哥更是无聊透顶。

    今早好不容易他哥有事把他托付给言苏予这个纨绔子弟,他就想言苏予在外面玩得很开,肯定有好玩的事儿能带着他,但事实上也不过如此。

    “你还想有多好玩?带着你这个未成年,我好多事都不能干。”言苏予不免得歪歪道。

    少年觉得他无聊,他还嫌弃他碍事呢。

    “那你今天原本打算干什么的?”少年好奇问。

    “今天啊……”言苏予摸了摸下巴,挺认真地想了想说,“出趟远门吧。”

    “为什么不去?你带我去也行啊!我还没出过远门呢。”少年一下就来了劲头。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哥肯定不同意我带你走。”

    “怎么会不同意,我……”少年可激动了,快步走到言苏予面前就拦住他打算软磨硬泡。

    而言苏予却往别处瞅了瞅说:“喏,你哥来接你了。”

    少年顿时哑然。怎么可能,他哥怎么可能知道他在这?

    言苏予朝少年后面挥了挥手,少年回头一看果然焉了。

    坐在入口大厅休息区的人不是他那位温文儒雅的二哥又是谁。

    “二哥。”少年不想见自家哥哥是一回事,但还是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

    席非默应了一声,戴着单链金边眼镜,一双微挑的狐狸眼,色雅双全,勾人心魂。

    他身着一席黑色禁欲中山装,站起身,两条笔直的腿逆天长。

    不得不说,此人看起来长相无害,心里不知道腹黑到什么地步。一看就是浸染涩会多年的脑力专家啊!

    言苏予不动声色地细瞧席非默,只觉得这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其实总与人有一条刻意的距离,让人接触不得。

    他和他其实也不算熟,只是两家商业往来多次,也就习惯互相照应了。

    而他和席家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也多的是和席家长子席非和来往。

    席非默的话,他走的是水墨画这条艺术道路,言苏予表示他一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和优雅禁欲的艺术家相处不来呀。

    要说这席家,出了名的冷血家族,与谁都是保持礼数,你说他们对你总是淡漠疏离吧,可人家和你相处下来,就是让你不知道该说他们哪里不好。这就很气……

    也是,他们就连自家人都互不相近,也别说其他人想要融入他们身边了。

    可少年,也就是席家幺子席非玉倒是个例外。言苏予已经体会到了这孩子时而蠢萌,时而呆傻,时而腹黑的性子了。

    “真是有劳言公子带着舍弟了,这孩子麻烦精一个,如若不是实在有事,也不想叨唠言公子。”席非默客气非常。

    言苏予笑着摇摇头,揉了揉席非玉柔软的头发说:“这孩子性格好,我还挺喜欢的。”

    席非玉眨眨眼,性格好?是说他吗?为什么这话说的他都不信!

    而席非默显然也觉得意外,他看了一眼噎住的席非玉,眼里流转了一丝讶然的光,然后又很礼貌地说:“既然言公子觉得我们非玉是个不错的孩子,那么席家还真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言公子方便再照顾非玉几天吗?”

    言苏予:“……”得,这是说他自己客气几句,还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吗?

    席非玉偷偷笑了下,抬眼瞧瞧言苏予要发作却忍住了的表情,觉得十分好玩。

    “唉,好哇。敢情你们俩兄弟是来坑我的呀。那行吧,这娃就给我带几天,有我一块肉吃,就不会饿着娃好不啦。”言苏予最终还是妥协了,这也没啥,不就一个小孩嘛,他反正也天天玩,有个伴也行。

    席非玉听完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觉得言苏予小哥哥说的有理。

    那这样,席非默也不客气了。带着席非玉去请言苏予搓一顿饭就当是谢礼。

    “二哥,我想去吃中餐。好想念祖国老家的味道啊。”席非玉听到要吃饭,立马就想到了这家店。

    那是整个梅岛唯一的中餐厅,据说老板也很神秘。就是不知道老板是不是来自华夏国。

    “好。”席非默宠幺玉,立马就答应了。

    言苏予却摸了摸鼻子,觉得这好像有点问题,中餐厅,那不是洛家那个美少年开的嘛。

    怎么说呢,今早他去医院找苏月一,却被告知苏月一被墨辰悠带走了。

    他气啊,气得好不容易查到带到哪去了,就想开车去抓人,可是席家长子一通电话要把席非玉交给他照顾一天,他更气了,一肚子火没处撒呢。

    然后他就遇上了来医院的洛行州,他没好气地告诉洛行州说苏月一不在,然而洛行州却说他知道,他因为和这家医院院长有交情,是来替苏月一走后门,办理出院手续的,并且这事南宫若熏也知道。

    得,就好像是全世界都知道苏月一走了,只有他被蒙在鼓里。然后他就一肚子坏水大声叫了几句,然后洛行州大佬就冷了脸色回怼他闹毛毛躁躁没有教养了。

    嘤嘤嘤,言苏予表示他好可怜,早上和洛行州拌嘴,现在没脸去见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