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五章 世上难以理解的事儿多了去了
    俩兄弟是直接要去餐厅的,言苏予让他们先走,他把这个跟着他的女人给解决了。

    言苏予笑看着他们的车走远,他站在地下出口,手插裤袋低头凝眸微眯眼思索了一下。

    女人渐渐走了上来,她几乎痴迷地看着言苏予低头的侧脸,心脏止不住地乱跳。

    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呢,那会她还跟在孟闻舟也就是二爷身边做事,二爷待她有恩,她也尽心尽力去帮二爷。

    久而久之,身边人把她当做二爷的女人。可只有她知道,二爷只把她当助手来看,二爷看中的是她的能力,对她并没有任何想法,而她也不敢奢求二爷什么,只想报答他。

    就是那一次,二爷说言家的少爷想掺鬼街一脚,让她去接待言苏予,并且打探那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她一听是言家的少爷,那想必是个有贵族教养的厉害角色,她也不能耍什么小心思,得迂回着来玩。

    刚开始言苏予不想搭理她,她追得紧,不小心被有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以为她是言苏予的人,就对她下手。

    好巧不巧被言苏予发现了,他救了她,从他带她骑上机车逃跑的那一夜,她开始慢慢对言苏予有了更深刻的探究。

    她发现这个人虽然在外人看来是一个纨绔不羁的公子哥,但是他做事情却很有原则和道理。

    他不做无用功,交际也是玩的一手好人脉。短短半年就在鬼街不少地方混得风生水起,就连真正的流氓头子都恭敬地喊他一声爷。

    只不过碍着他是贵族的身份,也没有人敢把他编入鬼街之人当中去利用。

    他几乎是开辟了鬼街与贵族之间的一条通道。虽然那个通道只有他一个人独行,那也足够让鬼街的人对他恭恭敬敬地叫一声爷了。

    “爷,我出现的时机还合适吗?没有给您演砸吧。”女人伸出手,想搭上言苏予的肩膀。

    言苏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根烟,轻捻在修长如玉的两指间,送到了唇齿轻咬着。

    女人被他这一番随意迷离的动作给一下迷住了眼,但她是个机灵的。赶紧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还没等言苏予自己点燃,就已经手伸过去为言苏予点了烟。

    言苏予淡笑,吸一口慢慢吐出烟雾,在这半阴半阳的地下出口,顿生慵懒颓废之意。

    “人心性呐,就他妈是浑的。之念,你是个好女孩,以后别跟着我了,要是被孟闻舟知道你为了我背叛他,不值得,你得为你孩子考虑。过几天我送你出国,在你找到幸福之前的生活费我全包,欠你的算是还了。”言苏予声音微低微沉,讲了几句又停顿下来,一段话不知道停顿了多少次,态度确实极好的。

    其实很难,难得言苏予会这么关心一个人。

    言苏予知道这个女人心地不坏,就是命苦,之前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可惜他给不了那份感情,所以为了弥补,之后也该让她有一个好日子过了。

    “不,爷,我心甘情愿的。我不想离开您,只想帮您。爷……您难道不想知道当初苏小姐和您遇到枪击那会,那个开枪的人是谁吗?”

    言苏予敏感地听着,他神情微掩在烟雾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件事,就算是路家插手调查,到最后也无疾而终,没能给苏月一一个交代,同样的也惯纵了背后人的手段,这一直是言苏予心里的刺啊。

    “难不成你能查到?”言苏予低低问着。

    “不止您在查,二爷也在查。我无意中听到他和五爷说这好像是鬼街背后势力搞的鬼,可能还涉及到国际影杀组织。也不知道是针对谁,二爷总觉得背后有一双手控制着鬼街真正的黑暗面,而你们大家族,同样也在掌控之中。”

    “又是影杀……孟闻舟之前提过影子这个人。”言苏予低声呢喃着,眼睛微微眯起,危险毕露。与他平日里纨绔的形象当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爷,请让我留下吧。我对您还有用不是吗,而且这真的是我心甘情愿的,出了什么事,我自己认了。”女人很真诚地对他说,不敢碰他,他那么好,怎么敢让自己脏了他。

    “说什么傻话。你觉得自己已经身陷泥潭,不可自拔,可你孩子是无辜的。不管父亲是谁,他也是你的孩子。”

    “爷,这孩子没福气,他可能注定留不下来的。”女人颇有自暴自弃的意思。

    言苏予却纠结得很,当初是他让她留下孩子,并且往外放出谣言说孩子是他的,这样他们两个才能在别人看来是有理由见面的。否则言苏予和她都会暴露。

    他们两个心里清楚,这孩子只是工具,一个局下诞生的种,到了要出生的时候却也还在被人利用。

    毕竟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不是么。

    “那你考虑清楚,要是想今后再为我做事就小心着点。如果被发现了,我救不了你,你也别妄想我来救你。”

    “好,爷。”女人淡淡笑了,这已足矣。

    这边车内有些沉默。额,也不是沉默吧。算是有点尴尬了。

    席非玉真不知道能和二哥说什么话,他小小的脑袋,大大的尴尬。

    席非默稳稳当当地开着车,他不喜速度,也不喜炫技,更不喜追求开车的刺激。没必要,很幼稚。

    “非玉,今天玩了什么?开心吗?”席非默突然温温地打破了尴尬。

    这弄得席非玉有点措手不及,他一时没有多想就说:“还好,就看了会拳击比赛。”

    “嗯,拳击,”席非默微挑眉,有些兴趣,“我记得今日是拳王之争,之前这场比赛宣传得夸张,想不注意到都难。怎么,今日谁赢了。”

    “是那个叫加利尔的,他还是言家哥哥带出来的呢。”

    “这样么。”席非默了然,也没再说什么。

    “对了,二哥,你之前看到跟在言家哥哥后面的那个女人了嘛!”席非玉突然想到这事,还挺疑惑。

    “嗯,看到了。”他确实看了一眼,那女人好像怀了。

    “那个女的超怪的,好像赖上了言家哥哥一样。而且她走路没有气息,我都没有察觉到,她就站在我身后了。”席非玉鼓起腮帮子不满。

    席非玉天生对人的气息敏感,还没有多少人靠近他能不被他发觉的,那个女人不一般。

    “非玉……”席非默打方向盘转了个弯,看他一眼,不明情绪说,“你应该知道大哥为什么让你跟着言苏予,有些事还是注意,但也不能全信,毕竟他可以让你知道他想让你知道的事来误导我们知道吗?”

    “那是要我去观察他有没有和我耍心眼吗?”席非玉睁着大眼睛,闪烁其光问。

    “多注意就是。言苏予是个明白人,你玩不过他。”席非默也没有客气,直接把自家弟弟击垮了。

    所以自家弟弟焉焉地应了一声,默默看向窗外不说话,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嘤。

    ……

    言苏予很不要脸的去了中餐厅。吃个饭而已是吧,又不一定碰得到洛行州是吧。

    车停在了餐厅旁的停车位上,言苏予坐在车上没有下去。

    他拉下墨镜到鼻梁上,瞅着餐厅门口那个当门神一样的家伙,有点迷。

    那是谁?那不是大名鼎鼎的二爷嘛!

    孟闻舟在那干嘛呢?手架着个石膏还颇有一番黑涩会老大气质地堵在门口不知道发什么神经。

    “呦,流氓头子还会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啊。你不应该是随便蹲在哪个大排档前喝酒划拳吗?”言苏予吊儿郎当地下车后,吊儿郎当地朝他走去,吊儿郎当地说。

    果然三吊就差倚着墙看好戏了,他见孟闻舟一脸淡漠地堵在餐厅门口,也没个人来搭理他,要是没有那个气质,还真以为他沙雕了。

    可孟闻舟一点都不想搭理言苏予,他就冷着脸看着餐厅里面,也不管里面还有客人在用餐。

    “喂,你哑巴了还是傻掉了。”言苏予特好奇他在干什么。虽然之前的事还和他有些过节,但是苏月一不在,他也就不拿功夫和人家摆脸色了。

    “屁话真多,你管我!”孟闻舟冷冷地瞥了一眼言苏予,十分没有好气。

    “我乐意管你啊!”言苏予略略略他,也不愿意管他就跑进去了。

    言苏予一进去就看到了在等着他的那俩兄弟在一个隔间里。但他还没绕过去,迎面就走来了气场强大的洛行州。

    大佬有的是气质,所以言苏予改了下没正形的样子,本想伸手和他打个招呼,但是人家就根本没打算理他,径直从他身边完美略过。

    一阵专属这位高冷大佬的清香飘过……

    言苏予感觉到心里被死死拿捏了一块,有点小心梗。

    他其实很喜欢洛行州的,啊啊,也不是这样说。他其实很欣赏洛行州。嗯,是这样。

    可是那位大佬为什么要接触孟闻舟那个流氓头子啊!

    言苏予眼看着洛行州站到孟闻舟面前和他说了几句话,他们两个就一起走了。

    他感觉自己的智商被碾压,完全想不到他俩为什么会有交集,还这么光明正大。

    无言以对就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