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八章 有件事也该有个总结了
    海浪翻涌而来,墨辰悠推着轮椅带苏月一漫步在海滩边。

    海风徐徐,不闹不休,日子安逸。

    但他们现在的气氛有些僵硬,刚才因为言苏予提的带苏月一去炽兰帝都,墨辰悠其实是不答应的。

    但是苏月一又执意,谁也没有讲心里的话说出来,谁也没有去问。

    或许这样的相处方式迟早有一天会走向相对无言的地步,可是现在他们还能怎样去相处。

    唯有理解与包容才得以缓解不是么。

    苏月一抬手压了压遮阳草帽,有些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但又心塞塞!

    墨辰悠也没有说话,他想刚才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开心但又无奈。要是苏月一执意要去的话,那他也不能捆绑住她。

    转眼间,苏月一瞧着沙滩外围又行驶过来了两辆车。

    她偏头看了一会,觉得疑惑。今天这是约好了的要轮着来看她吗!

    苏月一指了指那边说:“有人来了,带我过去吧。”其实她说话的时候没有底气。

    “好。”但没想到墨辰悠答应了就带她过去了。

    苏月一不动声色地缓了一口气,这几天她表现出了不开心的意思,墨辰悠不可能看不出来。

    这会应该是理解她吧。

    苏月一认识其中一辆车,是南宫若熏的。但是另一辆,她不知道。

    见来人,她微讶异。竟然是林欣雅。而且只有南宫若熏和林欣雅两人来了。

    南宫若熏率先下的车,他站在车边,带着墨镜,打量着迎面而来的苏月一他们。

    他没有什么表情,也不可能有什么表情。他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么多天,要让他摆出什么表情呢。

    但是今天来也是有正经事要做,他暂且不拿这说事。

    林欣雅后出来,她今天穿着一身低调的黑色连衣裙,看起来有些憔悴。

    啧,应该这些天的日子不好过吧。而且她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看着苏月一的眼神很是怨恨,赤裸裸得紧。

    苏月一却回给了她一个很明媚的笑容,她本身就生得好看,这样一笑,是难以形容的感觉。

    就是林欣雅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女人之间,见不得的就是对方比你好看不知道多少倍,这样油然而生的嫉妒就不请自来了。

    “你是来看我的吗?”苏月一故意去问林欣雅。

    林欣雅立刻微不可查地抽动了嘴角,心想这个女人心真大。

    她冷冷地嗯了一声然后说:“我找你有事,我们单聊比较好。”

    苏月一猜到了,既然是南宫若熏带她来的,那么就说明贷款的那件事南宫若熏已经帮她弄好了,现在就是当面说的时候。

    “好。那边有一家茶馆,就那吧。”苏月一也没有去问别人的意见。

    墨辰悠淡淡对上南宫若熏投过来的视线,似挑衅又似无意回敬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让人看着不爽。

    至少在南宫若熏看来是很刺眼的。这个人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很有目的性,让人不得不防着。

    最后墨辰悠还是带苏月一去了那家茶馆安位,他知道自己在那不方便,也就走了。

    墨辰悠这还算忍让度够高的了,苏月一反正心里有点涩涩的。

    而南宫若熏从刚才下车一直都没有和苏月一对视过一眼,也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进来,苏月一也不知道他在哪,干什么。但她也懒得管。

    她看着林欣雅直接进入正题说:“你是要说贷款的事吧。”

    林欣雅坐在对面,看着上来的绿茶,突然苦笑,但转瞬即逝,她抬眼对上苏月一冷静的目光说:“你就是个贱人。”

    “嗯哼?”苏月一挑眉也没生气,对她说的话表示然后怎样呢?

    “呵,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见月他不会被你勾引走的,他一定会娶我的。所以你才一直演戏,引我进你的陷阱是不是?”林欣雅一开始就有一些激动。

    “是你不了解南宫见月,你心虚,你害怕失去他,你吃我的醋,你嫉妒我,所以你才失了分寸的。呵呵,当然很大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不爱你,让你没有安全感。不过你该知足了,见月娶了你,你就应该好好在家做一个贤妻良母。”

    “呵,我怎么会因为这事失去分寸,还不是你后来逼我的。连路家都帮你,你真是好大的脸面啊。苏月一,我真是小看你了,看来你不止会勾引别人的未婚夫,还会四处逢源,不知道用什么龌蹉的手段利用别人,”林欣雅越说越激动,但也戛然而止,她有在意的问题,所以她继续问,“见月娶我或许有别的目的,但我不懂,为什么他知道你在威胁我,却视而不见,明明他帮你,就是间接毁了林家,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林欣雅身体向前倾,有些急于求解的意思。

    苏月一歪歪头,想了想又不想说。

    “你说啊,你和他到底说了什么。”林欣雅一下就急了。

    “你为什么要执意知道这些,你不是来和我谈贷款的事吗?”苏月一耸肩好奇。

    “你急什么,我会和你签,但这之前我必须要清楚一些事。”林欣雅抿唇认真地看着苏月一说。

    苏月一扯了扯唇,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了又怎样?还能过下去吗?”

    “你什么意思?”林欣雅立刻瞪大了眼睛,看来是触及到了她心里敏感的点。

    苏月一看她这反应,好奇起来:“怎么,现在就过不下去了?”

    “还不是你,你个贱人。是不是你,你让之前在如澜门口的那个男的陷害我的。”林欣雅情绪有些激动起来,身体贴着桌子,似乎要冲过来和苏月一动手。

    苏月一反正很冷静就是了,她看着林欣雅就像看一个笼中的猎物,抓是抓到了,但是要怎样让猎物心甘情愿被她吃,这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与手段世。

    她想林欣雅结婚后没少受罪吧。除了婚礼上糟糕的事,之后给她的惊喜多着呢,足够让她精神压力负荷不起,再加上南宫若熏的施压,她也终于来这里找她了。

    “你说二爷啊,他怎么你了吗?这么激动。”苏月一拿起上的茶,不紧不慢地品尝起来。

    夏天喝热茶虽然听起来觉得有点热,但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后劲有多舒服。

    林欣雅没脸说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就是苏月一搞的鬼,她咽不下这口气,但又不得不忍气吞声。这就像自己被迫吃了一个毒馒头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只能在喉咙里从内而外腐蚀直全身。

    好可怕不是么!林欣雅脑子里都是对苏月一的恐惧,她想想她遇到的那些痛苦的事都是苏月一背地里对她施加的,她就害怕得要远离这个女人。

    林欣雅胸口起伏越来越大,她的手指甲死死掐入肉里,极力压抑住内心的害怕与狂躁。

    终于,苏月一等了她许久,她也缓过劲来,她努力在说话时表情好看一些:“苏月一,都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要不承认好吗。你就告诉我,为什么见月会容许你拿我林家的贷款。”

    “这是他的事,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他既然选择默认我的行为,就不怕有什么后果。你已经嫁给他了,作为妻子,不应该听从丈夫的意思吗?”苏月一觉得自己真好脾气,她还能在这里帮这对夫妻说两句好话,不要婚后还闹得不愉快。

    林欣雅只有冷笑,她一点都不信苏月一的话,在她看来,苏月一的目的很简单,得到贷款,其他什么事也不需要她承担。

    “你别装傻了,你做的事需要我帮你好好理理吗?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打探的我,从我们第一次在医院见面,你就开始算计我了是么。然后我们一起吃饭,你就拿见月威胁我贷款给你,你知道这不可能让我妥协。你是个聪明人,后面也没有亲自动手逼我,你知道这对你没有好处,毕竟我不是不会反击。但你给我时间,就让我对你放松了警惕,那次百货楼袭击,我是想借绑匪杀了你,但你是谁啊,狐狸精啊,多的是男人帮你,我没成功反倒和见月闹翻。后来我也收敛了,温泉池那事是我一时冲动,我也太天真,以为几个混混就能治得了你。但我失去理智是因为什么,你的存在就像是我的影子,一直跟着我,跟着我,烦死人了。还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小时候的事,呵呵,也是,你不可能就那么简单的,你背后还有一股势力吧,是路家吗?能让路家的小少爷送我那样一份大礼,是你搞的鬼吧。那天在如澜门口,是你说的要在我的婚礼上给我一份大礼的。所以这又牵扯到了另一件事,那个男人,被你称为二爷的人,他后来对我做的事也是你指使的。”

    她开始自暴自弃地笑起来:“哈哈哈,苏月一啊苏月一,你怎么会这么讨人厌,你以为你是谁啊,吞三千亿,你吞得下吗?你也不怕撑死啊。”最后声音极大,近乎失去控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