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四十九章 招来的大佬还是太养眼
    “啧,你也不笨啊。说的大部分都是对的。”苏月一听完了全部更加淡定了,其实她做的也很简单,林欣雅自己心里有鬼,她也就没有费力气。

    林欣雅的脸色还是扭曲的,她不甘心成全苏月一,凭什么她可以得到三千亿,还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要是苏月一这边资金出了问题,林家银行一旦出现小危机,那就是致命的打击。

    但林欣雅真的要拿整个林家去做赌注吗?就像南宫若熏说的,赌了,到时候就会是苏月一自食恶果。

    不对,她凭什么去信南宫若熏,南宫若熏就是个魔鬼。林欣雅想到南宫若熏和她做的交易,她自己都忍不住打寒颤。

    那个男人终究爱的是自己而已,对于苏月一,恐怕他也是一直在撒网布局,到最后一起收入囊中吧。

    那么这件事,到底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到底最后谁死谁赢?

    林欣雅现在脑袋和心里都很乱,她头疼地偏头去看外面,看见自己的车和南宫若熏的车停在外面,一下子脑子里又涌现了之前的事。

    是啊,她已经来了这里了。就是因为她和南宫若熏做了那个交易,能让苏月一付出代价的交易。

    到最后会变成怎样谁也不知道,但她已经答应了,因为压力于威胁,她不得不去答应。

    说到底还是南宫若熏更可怕一些不是么。

    林欣雅重重地闭上了眼睛,像是突然释怀了一样,最后下定决心后睁开眼睛,就是清明一片。

    她坐正回座位上,身体还是有绷直,但也不影响什么。至少她演技还是可以的。

    “你想我贷款给你可以,但我有条件。”她死死盯着苏月一,有要商量正事的意思。

    “你说。”苏月一欣然让她说。

    “我要整个南宫家给我做抵押。”林欣雅一字一顿说。

    苏月一听着显然惊讶了,但不露于表面。

    这就是南宫若熏把林欣雅带过来的结果?不是打通好了吗?林欣雅有这个条件,南宫若熏不可能不知道,但那个家伙是答应了,林欣雅才会来和她商量贷款的事吗?

    “南宫若熏知道你这么狮子大开口吗?要知道南宫家可不止三千亿。”

    “他知道……”林欣雅垂下眼眸,尽是冷笑,“呵,他多爱你啊。为了你,他竟然答应了我这个条件。这样一来,南宫家之后的命运就由你来掌控,你要是稍有不慎,对资金利用出错还不了贷款,我就有权得到整个南宫家。”

    “唉?这就奇怪了。是我在逼你贷款,然后将贷款给我,没有说我要还你啊。哦,之前好像是说过要还的,但是那会你不是没答应嘛,我就突然又不想还了。你现在既然答应要给我三千亿,那之后发生什么也是你自己承担,我一概不管的。你也别说我这是强盗行为,我对你使用的手段哪个是见得了人的,就光是我知道你是个假千金的事,就能够说明了,我们俩都见不得光。所以就是我逼你,抢你,还耍赖,你现在骑虎难下,不想贷也得贷知道吗!”苏月一说了很多,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一来一往说那么多,索性全部说完再直击重点讨论。

    反正苏月一说的话有点太欺负人就是了,也确实,苏月一话音刚落,林欣雅的脸就臭成了臭水沟,极其难看。

    “苏月一,贱人,你还要不要脸。”林欣雅也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我和你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南宫家。除非你放弃条件,要不然我不会答应还你贷款的。”苏月一刚确实耍了一下流氓,但真实意思是在这里。

    林欣雅立刻反驳:“不可能,我给你贷款,我没有一点保障,要是出了什么事,不是我承担得起的。”

    “你当我是和你做生意呢,还要给你保障。你未免想得太美。”苏月一重重地放下茶杯,一杯茶饮尽,绿叶见底,茶水无痕。

    “那我死都不会答应贷给你。”林欣雅眯起眼,也是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肠的样子。

    “那你就去死啊!”苏月一这话说得很大声,底气十足,非常霸气。

    “你……”林欣雅脸都被气飞了,死盯着苏月一这张人神共愤的脸,恨不得撕碎了,也省得她到处勾引男人为她保驾护航。

    “林欣雅,做你该做的事。别和我女人讲道理,谁讲得过她。”南宫若熏的声音突然出现,人也从后面走过来。

    林欣雅正对着门口,看到南宫若熏把玩着车钥匙进来,话里意味深长。

    林欣雅不禁跳了跳眼皮,和这个人相处需要动脑子,绝不能乱说话。

    南宫若熏直接坐到苏月一身边,一把揽住她的肩压向自己,低头在她耳边呢喃一句:“想你了,宝贝。”

    苏月一:“……”这货还是和以前一样恶心。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苏月一推住他不安分摸上她大腿的手,很想一下就拧断。

    南宫若熏倒是识趣,也不闹她,坐正身体一副认真的样子,看来他打算参与他们很不友好的交谈中。

    “你是不是答应林欣雅什么奇怪的要求了?”苏月一瞥一眼他问。

    林欣雅:“……”她更觉得这个要求奇怪,但这不就是南宫若熏想要的吗,她只是一个配合者而已。

    南宫若熏笑看她一眼说:“是,答应了让你至此以后就欠我了的要求。”

    “你有病吧,我要你多此一举了?。”苏月一却恶狠狠地骂人,实在是看这家伙欠揍。

    林欣雅心里歪歪道:你才有病,我就等着看你死得很惨。

    南宫若熏就知道苏月一会暴躁,没办法,她不懂他的用意,他也就好好地解释给她听:“你想想,贷款的正规程序一定要走下来。你让林欣雅贷款,林家没什么可抵押,我这样做是帮你尽快拿到贷款,也不用你苏家做抵押,你还担心什么。嗯?”

    “你当我傻,你会有那么好心以南宫家为赌注帮我?”苏月一根本不想接受这样的帮助,她转而看向林欣雅说,“我不管什么程序问题,你就是滥用职权也得给我办下来知道吗?否则你试试。”

    “苏月一,你也不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国际银行的程序要是这么好弄下来,需要政府机关什么事?”林欣雅就被苏月一气得好笑,她完全就是把所有的事都给了林欣雅承担,而她得到最大的好处。把她当傻子吗!

    “弄不下来也是你没用,”苏月一不屑冷嗤,想想还是后退了一步说,“你尽管去办,需要关系的程序你告诉我,我来打通。”

    “你拿什么打通?苏月一,你还嫌自己不够高调是么。”南宫若熏几乎是一听完就皱眉不满而去质问苏月一。

    “那你去打通关系啊。又何必那么老实拿南宫家抵押?”苏月一毫不客气怼回去。

    “你就那么不想和我扯上关系?还是说你认为我会让南宫家败在你的贷款上吗?”

    苏月一就是不想和南宫家扯上关系:“不然呢?欠你的,好给你理由逼婚?”

    “呵,你担心这个?”南宫若熏笑了笑,语气尽是愉悦。

    他觉得好笑,他也许早该想到的。但是听她这么一说出来,他好像心里又开始思考一下。

    其实她说的没错,拿来逼婚也不错不是么……可好像有点大材小用了。

    “但仔细想想,你要是嫁给我了,我也不会让你承担债务不是么!要不你就以身相许,我替你还了贷款?”南宫若熏一本正经地逗逗她。

    而苏月一的反应就是给他一个白眼说:“懒得理你。”

    “好啦,别和我闹。我没开玩笑,你只能老实一点走正规的路,不然我担心你会被炽兰帝都司法机构盯上。”南宫若熏立刻就开劝了,也说得十分在理。至少他觉得自己非常理性。

    “盯上就盯上,你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啊。”苏月一微微笑,送给了南宫若熏一个得意的笑。

    她也没开玩笑,她不怕什么司法机构,在这个世界,正规程序和关系后门早已平分天下,她背后有人,就不怕那什么劳什子机构。

    “死丫头,”南宫若熏对她无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却被她没好气地躲开。他也不恼,回头看一眼突然向后招手说,“行州,这里。”

    苏月一愣了愣,他是在叫洛行州吗?

    果然没过多久,苏月一闻到了专属洛行州身上的味道。

    那是不可言说的檀香,不同这座岛上生产的檀香,应该是那个神秘的华夏国生产的,特别好闻。

    洛行州出现在苏月一视野里,他正好走到一边的位子上,气质依旧如往常那般尊贵,落座之后浑然天成的霸气改变了现在尬乱的气氛。

    苏月一看了一眼洛行州,发现他的右耳戴了一条吊坠流苏耳链,左耳耳垂却莹润如玉,干干净净,连耳洞都没有。

    苏月一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观察洛行州。以前就喜欢他的气质和带给她的舒意的感觉,现在则是被他那无可挑剔的样貌所吸引。

    这个人真的……很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