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五十二章 近日两大组织更新榜单中
    夕阳西下,茶馆内,苏月一和言苏予呆了一下午。

    “今天什么日子你晓得吗?”言苏予有些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把玩着茶杯问。

    苏月一侧目而视落地窗外远处的海滩,他依稀能看到海滩近路的海景房,也就是她住的地方的露台上,坐着一个人。

    他似乎在看书,侧身对着她的视线。他应该察觉到了,却也没有回看她一眼。

    苏月一叹了一口气,哀声道:“我和他第一次冷战的日子。”

    言苏予:“……”重色轻友!

    “他也是为你好才不让你走,你要舍不得就别去了呗。”言苏予不满道。

    “有些事我还是想亲自去完成。”

    言苏予突然一本正经起来接话:“那不就得了,爱情与事业既然不能兼得,就选择哥哥呗!”

    苏月一:“……懒得和你贫嘴,说吧,什么日子。”

    言苏予嘿嘿一笑,贱巴巴地说:“今天是御神黑客榜年更新日。”

    “好像过几天也是国际影杀组织刺客排行榜更新日。”苏月一淡淡地说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

    言苏予顿时惊讶地长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月一眨眨眼睛说:“你,你咋知道?”

    “不知道。”苏月一继续淡淡地回答。

    “哈?啥知道不知道?”言苏予被苏月一整懵了,他有些消化不了刚才她说的话。

    国际影杀组织啊!前身是炽兰帝都培养的一个秘密杀手组织,后来因为被背叛而暴露,炽兰帝都果断舍弃这个组织。

    但由于其脱离政府单飞,实力还是牛逼哄哄的,也就被世界公认为国际第一杀手组织。

    杀手组织不管如何都是威胁生命的存在,人们固然排斥杀手,但影杀不同,他们是政府所培养,有非常严格的职业操守以及原则,算是介于白与黑之间,平衡着它的立场。

    这个世界的格局特殊,非尊即贵的人都为利益而往,不敢说哪天会不会需要雇佣这个组织,铲除异己。

    所以他们也都不约而同地维护这个组织的壮大成长,以至于现在变成雇佣国际影杀组织都是世界贵族内非常洋气的事。

    而国际影杀组织里面的杀手也都是有排行等级的,能雇佣到前十名的杀手,那相当牛逼。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就突然想起是过几天的日子。”苏月一这样解释。

    那也是神奇,言苏予突然觉得黑客榜更新日的日子不香了。他还是在意那个过几天到底是过几天!

    “我只听说影杀里排行第一的杀手影子失踪一年了,虽然他没失踪之前也和失踪了差不多。”言苏予开始叨叨起这个。

    苏月一顿了顿手,她看向言苏予,慢慢问出一句话:“一年前,影子刺杀路叶寒未遂后才失踪的?”

    “是的,”言苏予点点头,“这事我听路成希说过,那天是路叔叔的生日,额……那会你还没来岛上就是了。影子一人闯过路家层层军事护卫,借机扮成军人同路成希的贴身军队为路叔叔庆贺生日。你说本来路叔叔就不喜欢那些形式主义,路成希非要弄幺蛾子,生日还没过就被影子捣乱了。好在影子没得手,但也被他趁乱逃走。路成希就因为这事被路叔叔送军校虐了一个月,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回岛去路家和路叔叔闹翻了,路成希也没能看好戏的原因。”

    言苏予说到后面还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当然不是因为想到老妹回来就和路叔叔吵架而乐,而是想到路成希被魔鬼训练了一个月而忍不住乐。

    想想能让路叔叔生气的还真只有苏月一一个人啊。

    但是吵架的后果有点凄惨就是了。不过当时言苏予就看苏月一不爽,听说她被路叔叔打得半死不活还乐了好多天。

    唉,后面就真香了。

    苏月一听完这些,没有表情,也没表态。她静静地撑着头,视线停留在远处那人身上,良久她才缓缓而笑说:“如果没有那天,我也不会下决心脱离路家,恐怕也不会和他再有这样的故事吧。”

    “你们才处多久,就有故事了,”言苏予鄙夷她一眼,十分看不爽苏月一现在被墨辰悠牵着脑子走的样子。

    他觉得要是苏月一没有遇到墨辰悠,她没有喜欢的人,就不会被感情牵绊。

    现在是没有出什么事,指不定以后会不会被感情冲昏头脑做出后悔莫及的事呢。

    “以后会有的,”苏月一微微一笑,“他很好,我这辈子认定他了。”

    “为什么?你了解他吗?喜欢他哪里?脸还是什么?”言苏予好奇地问。

    苏月一轻轻扫过那人一眼说:“我不了解他,也不想了解。哪怕他是让我无法接受的人,我也会去接受,只要他和我一样喜欢彼此就好,不管过程如何,最后在一起就好。我想他也是这样想的吧。”

    言苏予真心无法理解苏月一所想,难道喜欢一个人可以不用去了解,可以包容对方一切吗?不管之后遇到什么事,只要结果好就好了吗?难道喜欢一个人就可以不顾一切吗?

    如果要问问他,他能不能做到这样对待她?他想这是无法回答的吧。

    言苏予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看着苏月一的脸无法移开视线。他不否认他现在的眼神有些露骨,但他就是想这样看着她。

    她是聪明的,应该能注意到他吧。

    不过苏月一却有些难忍地皱了皱眉。言苏予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皱眉,心里开始紧张,仿佛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希望苏月一能说一句关于他们两个人的事,哪怕是问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也好。

    但是就因为这样期待着,所以言苏予顿时紧张得握爪,眨眼慢慢等着苏月一说话。

    只见她又皱眉,似乎也有些紧张。

    不久……

    苏月一撇唇说:“糟了,我想上厕所。”

    言苏予昏倒。也是绝了,苏月一忍耐那么些时候后,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她简直是一位祖宗。明知道自己不方便上厕所,还喝了一个下午的茶。以为自己是貔恘,只进不出吗?

    “那你能自己解决吗?”言苏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是不是先要推她去厕所?然后让她自己来?还是说可以……

    不不不,不行。他还能干什么!

    “你推我回去吧。”苏月一也不多说什么。

    “好。”言苏予说完就起身推她出了茶馆带到那所海景房去。

    言苏予还是第一次进去,他按照苏月一所指带她去了一楼卫生间。

    他站在外面等,有些手足无措。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双手就插进裤袋在周围走走看看。

    至少这里的品味还是不错的,言苏予看了一圈心里赞叹道。

    “你在这做什么?”突然冷不防一句话从一处楼梯口传来。

    言苏予抬眸看去,楼梯就几层,二楼或许也亮堂,亮光通达到了楼梯口。

    墨辰悠就那样站在楼梯口,逆着光,挺直着修长的身体,未低头,只低眸,看着一楼的言苏予,声音冷淡,目光微凉。

    言苏予看他这样的态度,傻子都能看出来他还是不爽的。

    “观赏一下环境咯。”言苏予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得轻松恣意。

    “呵,也住不了多久不是么。没事就请回去准备吧,你们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墨辰悠没有一点表情说完就转身回去,消失在了楼梯口。

    言苏予悻悻地摸摸鼻子,这也不能怪他不是么!是人家苏月一不想在这里过养老生活啊,也不能逼着人家不是么。

    他抓抓头发,又一时不知道干啥。在人家家里也不能放肆是吧,他也就倚靠着沙发椅背等苏月一。

    可是好久了,为什么还不出来?

    “喂,你没事吧。还不出来?便秘呢?”终于言苏予忍不住敲了敲门,可是说话也是嘴没个把门的啥都说。

    “滚。”里面回了一个字出来。

    “噗……”言苏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低头看着地板,调侃道,“要实在不行,我大不了闭眼进去帮帮你。”

    “皮痒了是吧。”里面又恶狠狠地回了一句。

    “不行就不行,这有什么逞能的。我是你哥,你光屁股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言苏予没想到自己说着说着就说出这样的话。

    “言苏予!”苏月一直接炸了,她什么时候光屁股被他看了?!

    “得得得,我不说了。我再等你十分钟啊,不然我真闯进去了。”言苏予努力憋笑,尽量用正常的语气说话。

    “等你个大头鬼,”苏月一一把拉开门,抬眼就瞪言苏予,咬牙切齿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双腿都给打断。”

    “好好好,打断就打断好了。到时候你就专门伺候我,也不怕你没事干。”言苏予笑得很得意,虽然贱,但也手脚不停,拉苏月一出来。

    “我想到一件事,”苏月一没有再说什么,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说,“纪北安的演唱会是在两月之后,本来我打算最近正式宣传,但现在想来也要再推迟才好。你和苏格说,演唱会的事别管,我等好得差不多再亲自去筹划。”

    “哼,你对纪北安还真上心。”言苏予小小翻了一个白眼。

    “他可是如澜的宝贝,我得宠着。”苏月一很骄傲,他宠着的可是一张可以给她打下娱乐圈天下的王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