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五十三章 相亲前的婆婆妈妈事
    言苏予其实很嫉妒纪北安。

    按理说,像言苏予这种生来好命的贵族公子哥什么得不到啊,不管是谁都羡慕有他那样的生活。

    但是往往人不能为他人设身处地想想他人境遇,就比如你是一个天生属于舞台的人,而他天生就是为你创造舞台的人。

    你身为舞台的王者。你很羡慕那些可以创造舞台的人,因为你只是受雇于其他人,被他人剥夺自由,为他人谋取利益。

    但是却想不到那些为你创造舞台的人是多么想成为你去站在舞台之上,这是因为你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你有他没有的魅力,所以他才会对你产生嫉妒。

    相对而言,纪北安虽然没有言苏予那样的身份,他却可以得到苏月一的宠爱。

    而他言苏予不行,他言苏予的身份特殊,在名义上,他就是苏月一有血缘的弟弟。

    就算事实并非如此,他们这种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身份的人就决不允许有半点差池,半点逾越雷池。

    是的,言苏予很讨厌纪北安看苏月一的眼神,讨厌他觊觎她,可这些往往是言苏予不能光明正大去做的不是么。

    从房子里出来,言苏予就开车回了中心城。他和苏格叔叔说好晚上一起吃饭来着。

    鸣山公馆,无疑,是洛行州的公馆没错了。

    素雅的包间,檀香幽然四溢,染上衣袖当可做最美的嫁衣。

    傅枝蔓端端正正地坐在偏位的偏位,她手脚慌张,目不斜视,满头冷汗。额额,虽然有点夸张,但她确实要紧张疯了。

    瞧瞧这里的人哦。

    正位上那位言家掌权人言老爷子严肃着个脸和在他左边始终淡笑着回话的苏家掌权人苏格说话,谈到言苏予的时候还时不时看一眼傅枝蔓,傅枝蔓也就每每在这一刻吓得一激灵,呆住不敢动。

    而苏格呢,他当然看得出来傅枝蔓这孩子身体僵硬得快要裂开了,他总是很好地转移成温柔的话题让她放松些。

    不过傅枝蔓身边那个杀千刀的要把自家妹妹给出去的傅南枝为什么每次又要横插一脚,把傅枝蔓说成一位无与伦比的大家闺秀?

    傅枝蔓内心咆哮,简直了!要是她知道今天来的是长辈们安排的一场相亲鸿门宴,她早上吊装死了。

    哇咔咔,傅枝蔓表示她虽然喜欢言苏予没错,但现在为什么已经上升到相亲阶段了?还有那位什么都他说了算的言老爷子坐镇。妈妈呀!言苏予要是来了知道情况,明天就是她傅枝蔓的死期!

    此时气氛有些僵硬,苏格没有说话,言老爷子则在这不说话的空挡,终于把视线认真地移向了傅枝蔓。

    傅枝蔓头昏脑胀快要颠倒,她在十分纠结之后还是硬着头皮看向了言老爷子,她要是再装傻当没看见,没准老爷子真要把她当傻子排除在未来孙媳妇人选之外了。

    咳咳,傅枝蔓紧张虽紧张,但内心不还是很期待的嘛!言老爷子都亲自来见她了,等会她父亲也会来,这样说来,联姻的机会很大!

    “那个,爷爷您需要添茶吗?我给您添。”傅枝蔓努力舒展自己僵硬的笑,眨巴眨巴眼睛有礼貌地问。

    言老爷子看着傅枝蔓不明意思,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看得傅枝蔓越来越尬。

    她不敢对上老爷子的视线,怕被打。于是还有点脑子的她偷偷伸出两根手指扯了扯傅南枝的衣角,示意他多少缓解下。

    不过傅南枝没有说话,苏格倒是一脸笑眯眯地看着傅枝蔓说:“傅家姑娘,不用那么紧张的哦。”

    “额啊,啊好,好的。”傅枝蔓猛劲点头,很没出息地偷偷抹了一把汗。

    怎么可能不紧张嘛,这年头见家长什么的真的都太可怕了。更何况还是见站在这座岛上顶端的人物。

    爸爸呀,她想回家。不过说爸爸,爸爸还就到了。

    傅南青被两个迎宾小姐带了进来,他身穿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神采奕奕地迈着大开的步伐走进来,丰神俊朗的模样着实不减当年风采。

    他身边的顾采妮身穿端庄典雅的浅紫樱花旗袍,搭配着同色系的高跟鞋亲昵地挽着傅南青的手臂也走了进来。

    傅南枝一眼就瞧见他们,他微微咋舌,但也马上恢复了镇静的模样,站起身礼貌地迎接他们。

    傅枝蔓则微微一愣,不由得面露鄙夷之色。她从来不喜欢掩藏自己的情绪,就算是在这样的场面也不能表现出乖乖女儿的样子。

    她瞪了一眼顾采妮,又看了一眼傅南枝淡然的模样,小声哼了一声起来小声说:“我早该想到那个女人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傅南枝自然听到了,他面不改色,依旧微笑回答:“有什么事回家里说,现在装也要给我装出阖家欢乐的样子知道吗。”

    傅枝蔓:“……”她就不!

    顾采妮此时已经激动得眼里装不下任何人,她一进来就看见了坐在主位和次位上的言老爷子以及苏格,她立刻笑得和菊花一样灿烂,最容易骗得人好感的漂亮的外貌确实给她加了很多印象分。

    而傅南青也不管顾采妮有什么表情,在看什么,他进来就率先看了一眼自己一对儿女,看他们站起来后,他才转眼去看言老爷子,脚步不停走到他们附近,官方微笑表达:“言老爷子,真是抱歉,晚辈受老爷子邀请本荣幸之至,却劳老爷子等晚辈,晚辈给您赔礼了。”傅南青说完就给老爷子鞠了一个躬,谦逊有礼。

    顾采妮也跟着傅南青鞠躬,白皙美丽的面容有娇俏的歉意,当真是我见犹怜。

    言老爷子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没事,就让他们入座。

    这过程看起来很顺利,但是顾采妮一坐到傅枝蔓身边,傅枝蔓就表现出了十分不满的样子往傅南枝那边靠,表示一点都不像靠近顾采妮。

    顾采妮也没有说什么,她反倒给了傅枝蔓一个大方的微笑说:“蔓蔓还和阿姨见外呢,阿姨这么喜欢蔓蔓,可是会伤心的。”

    得,这个女人还先说这样的话,弄得傅枝蔓不对一样。

    傅枝蔓冷冷地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还要逼我喜欢吗?”

    顾采妮立刻眯眼笑,娇气起来说:“那我可不敢,枝蔓你可是南枝手心里的宝,谁敢逼你做不喜欢的事啊。是吧,南枝。”

    傅枝蔓:“……”

    傅南枝:“……”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为什么要把莫名的话引到傅南枝身上?这不是要这两兄妹一起怼她吗?这货就这么欠抽?

    “阿姨,长幼有序,你还是多顾及老爷子那边,别让人家笑话你是个不知轻重的长舌妇。”傅南枝依旧好言好模样说道。

    而顾采妮就好像是听不懂的样子,她看那边傅南青已经和老爷子那边谈了起来,她更是对这两兄妹纠缠不清说道:“他们男人之间的话题,我一介女流总归不好旁听。”

    “她怎么那么无赖?”傅枝蔓翻了一个白眼给顾采妮,也不克制声音的音量就当面和傅南枝说。

    “没事。”傅南枝宠溺地摸了摸傅枝蔓的脑袋,给她夹了吃的让她吃。

    两兄妹也就不对顾采妮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了。就只需要无视不就好了,他们对顾采妮素来就是这样。

    顾采妮至少是知道分寸的,她对两兄妹的无视也不在意。毕竟这么久了,她都习惯了。

    时间过了大约半小时,长辈那边因为有苏格,气氛一时很好,相谈甚欢。

    傅南青年过四十,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就算是和四大家族中两大家族的人交谈,也没有丝毫欠妥,反而豪爽大气,谈吐不凡。

    一个人的气质就是这样多年淬炼而来,是无法忽视与替代的。

    门口。

    言苏予被迎宾的小姐领到了一间豪华包厢内,他站在门口有些停顿。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种预感,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见的人,或者有什么好事。

    他就感觉是不是苏格叔叔今天给他下套了呢?平常他们两个要是想吃一顿饭,完全可以直接去苏家就是了,也用不着特意订一个包间啊,何况这还是鸣山公馆,是洛行州的地盘。

    得,又是洛行州。言苏予不禁想到他有点头疼,他想到洛行州和二爷那天在餐馆门口一起走的事,还真的是特别好奇呢。

    唉,不过想想,该来的也躲不掉。于是这位吊儿郎当的言家大少爷摆脱掉了迎宾小姐,推门而入。

    毫无疑问,入眼的就是一个镂空屏风,而屏风后有的声音还不止一个。

    唉,言苏予抓了抓头发,也是在这一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虽然有屏风挡着,但这丝毫不影响两边的人一一对视就是了。

    言苏予看到了正对着他的傅枝蔓,又看到了傅南枝,往旁边扫过是一个女人,是这两兄妹的未来后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的。

    言苏予大大方方走了进去,看到主位上的自家爷爷,他也没有惊讶,刚才多少也有心理准备不是。

    爷爷一来,这个气场就是在这里的。所以言苏予感应得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