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五十六章 洛非洛,席是席,到底谁才是鬼
    洛行州站在亭子边抬头看着血色的月亮,今天是那个日子没错。

    只是这里的天空没有小时候那般清澈,乌黑无星的天空挂着血月徒增压抑与绝望罢了。

    他一向对声音敏感,身后传来脚步与低语声时,他微微侧过了身体,也是一瞬间,月光照亮了他的衣襟。

    不过在他回首之时,身后的长廊却有两道慌张的身影消失不见。

    洛行州站定在原地,一双墨色的眼眸无比深邃,月光下修长的身影清冷孤寂到极致。

    他的身后一定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一定让人想去倾听,想去知道,去安慰。

    夜色冷然,偶尔的蝉鸣声兴许是梦中而出,带着点沙哑与寂寞。

    洛行州缓缓勾起了唇,墨亮的眼眸闪烁了一丝光,转瞬即逝。

    永远都是……好戏才刚开始不是么。

    洛行州撩开长袍回身走入阁亭,往另一端浅梯而下步入鹅软石路中。

    穿着布鞋没有一丝声音,只有耳边流苏碰撞发出的丝丝点点摩擦声。

    他慢慢走上长廊,侧目看向那两道人影走去的方向。那边尽头的房间刚才被打开过,现在已经寂然无声。

    月色被遮掩,阁亭黯淡……

    “洛家的孩子,人给你送过来了。”长廊一处,一道沉稳的声音缓缓传来。

    洛行州没有回身,看着尽头不明意味:“多谢言爷爷了,行州感激不尽。”

    “不急着道谢,之后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言老爷子挺直着身板站在长廊边一间房间门口,说完也就回身进去关上了门。

    洛行州停在原地思考片刻,不久便也离开了。

    鸣山公馆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鸣山公馆一开放,傅枝蔓刚出门就看见在长廊尽头的房间里,暴怒的父亲揪着顾采妮头发将她扯了出来,顾采妮则毫无形象,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求傅南青原谅她。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夜而已。这两人怎么就全然不顾还在别人的地盘上就这样给别人上演一出好戏。

    “贱女人,我他么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你这个贱女人。我今天不弄死你,我不信傅。”傅南青此时已经没有了昨日的温文儒雅的样子,现在他衣衫不整,头发还乱糟糟地扯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将她往长廊旁的小院子带。

    傅枝蔓看到这样失控的父亲惊讶极了,她连忙跑过去追他们。

    而她跑过去看到的画面竟然是傅南青把顾采妮给推到了那小泉里,死死摁着她,不让她上来,不让她呼吸,而水里就是顾采妮疯了一般挣扎的混乱场面。

    傅枝蔓着实吓到了,大叫一声:“爸,爸,你在干什么啊?”

    傅枝蔓边喊边快跑了过去,死命去拉住傅南青的手,要解救顾采妮。

    她就算再怎么讨厌顾采妮,但是也不能看着她爸把顾采妮给溺死啊。在这个地方要是出了人命,那她爸就完了。

    “爸,你疯了吗?你干嘛啊,爸,你别做傻事啊。会出人命的……”傅枝蔓拼命去阻止傅南青,可她爸已经失去控制了,她就是跳进了泉水里要将顾采妮拉上来,也抵不过傅南青推开她的力气。

    傅枝蔓阻止不成,反摔倒在泉水里。但好在泉水不深,她慌忙爬起来就喊:“哥,哥,哥出来啊。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情势危机,傅枝蔓顾不得去替父亲隐瞒这种行为了,她开始大喊大叫,要叫几个人来阻止这种事发生。

    好在傅枝蔓一喊,昨夜全都住在这条长廊旁的房间里的人都听到了,开始一个个出来。

    首先出来的是一脸懵逼的傅南枝,他似乎刚醒,出来就看到对面小院子里的情况,他顿时反应过来就跑去帮忙。

    傅枝蔓最后也是发狠了,咬了一口傅南青把他推开,然后把已经溺到晕厥的顾采妮给拉了起来。

    “哥,你看看爸啊。他不知道怎么就疯了要杀了这个女人。要不是我看到了,后果不堪设想。”傅枝蔓看到傅南枝来了,也有了安全感就赶忙说。

    傅南枝皱起了眉,他大声对傅南青骂道:“爸,你在干什么你知道吗?都是为人父母了,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们兄妹三个省点心。”

    傅南枝是真的生气发火了,他一向好脾气,但是面对这事,他要是能忍,他也不必再把傅家维持下去了。

    傅南枝这样一吼,傅南青刚才还铁青疯狂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他看着傅南枝生气的样子,一下子却又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委屈。

    他深深地皱眉,耷拉下耳朵,眼神闪躲着说:“是爸不好,一直都是我的错。是我从来就没有照顾好你们兄妹三个。是爸有罪啊!”

    傅南青说着说着就要哭了似的,一夜而已,看起来像是苍老了十岁,狼狈地捂脸摇头再也不语。

    “爸,麻烦你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做事不考虑后果了好吗。”傅南枝看着这样脆弱的父亲又于心不忍起来。

    是的,傅南枝知道,傅枝蔓也知道,他们傅家人都知道傅南青私底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其实懦弱,但他年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而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背地里就是小孩子心性的呢。

    大概是他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傅家三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席静儿在席家上吊而死之后吧。

    傅南青现在似乎是回过了一些神志,他痛苦地捂着脸死死点头,难以掩饰的哀伤溢满了眼眶,身体随之颤抖不安,但又想努力镇定下来,尽到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他再不能在儿女面前这么没用。

    傅枝蔓把顾采妮给架上了岸,她抬眼就看见言苏予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开始看到这副场景也很惊讶,那不是装出来的。所以他脚步不停就走了过去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

    傅枝蔓在按压顾采妮的胸口,让她吐出水来。但人就是不醒。

    “这是怎么了?”言苏予蹲下帮忙看了一下顾采妮的状况然后问道。

    顾采妮这是被水溺成窒息造成的大脑短暂缺氧晕厥,言苏予伸手掀开她的眼皮看她没有休克就也稍微放下了心。

    “没事,一个误会。麻烦你叫医生过来好吗?我带她去房间休息。”傅枝蔓也不想多说什么。

    “……好。”言苏予犹豫了一下,看傅枝蔓不想说,也不多问就起身打电话给洛行州。

    那边傅南枝看到言苏予在打电话,他拧了一下眉就和傅南青说:“我就当这是你俩吵架,你一时冲动犯错才造成这样的局面。等会她醒了,我们就回去解决。”

    傅南青听着呆愣了一下,但马上也应了一声。他不去看顾采妮,看到就只又会发狂。刚才确实是他疯了,现在也冷静了下来。

    洛行州很快赶来,他今天穿着的是衬衫,休闲裤,并没有穿古色古香的长袍。这样的他在这早晨看起来格外清爽。

    他本就好看,不管穿什么都可以有他独特的气质,总之此人是个宝藏,格外养眼。

    现在的情况就是顾采妮已经被傅枝蔓带去了房间换衣服等医生看看。傅南青和傅南枝在亭子里谈话。

    洛行州一经过长廊,亭子里的傅南青就看见了他。傅南青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着走过的洛行州说:“那个人,就是那个人。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鬼吗?”

    傅南枝对父亲的反应很在意,他看着洛行州走过才说:“那是梅岛四大家族洛家的掌权人,爸,你为什么说他是鬼?”

    “洛家?洛家!他就是?就是洛家人?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姓洛?他明明就是那个孩子,那个死掉的孩子。不,这太可怕了……南枝,你认识他吗?你之前见过他吗?他知道你是傅家的孩子吗?他知道你的父亲是我吗?”傅南青一下子就神神叨叨起来,说话毫无章法时而激动时而质疑又时而暴躁。

    这样一番话下来,傅南青就暴躁地走来走去。满眼的惊惧。难以想象,他大白天里见到一个人为什么像是见了鬼一样。

    而事实是傅南枝才更疑惑呢,他爸说的这都是什么啊,什么不姓洛,什么是死掉的孩子。

    “他和南宫若熏走得近,我们哪有机会见到他。对他,我也是跟着言苏予看过几次,话都没说几句。而你是我爸,他要对傅家感兴趣,也不会不知道。”傅南枝尽量和缓语气陈述事实,他知道傅南青肯定有事瞒着,而他不能去追问,越问他越不说,只能慢慢套出来。

    傅南青听完就没了话,他的唇开始打哆嗦。他想到了昨晚的事,那个碎掉的木马,那个电视里像极了席静儿的女人,那封血书。

    当然这都是恶作剧,昨晚他就对那些做这些事的人感到不屑。又是报复是么,之前他没少遭受过,那又怎样!

    可是他没有想到,真正恐吓他的不是别人,而是顾采妮。顾采妮才是真正的魔鬼,当年的事和顾采妮脱不了干系。

    就是早上顾采妮看到浴室里一浴缸的血水和漂浮血水上的席静儿的衣服,顾采妮发了疯的尖叫,开始胡言乱语让席静儿不要找她,不是她杀的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