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五十七章 席傅两家不为人知的密事
    得,这话被傅南青听到了就问到底,顾采妮死活不再说,他俩就吵架,然后电视突然又打开了,是那个像极了席静儿的女人满身是血,脸色乌青,伸长舌头朝镜头扑过来张牙舞爪大喊:“顾采妮,救救我,不要杀我……南青会来救我的,啊啊啊,顾采妮你还我命来,还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命来,啊啊啊,不要杀我的孩子,不要虐待我的蔓桠啊啊啊。”

    当时顾采妮看到听到就和白天见了鬼一样尖叫,尖叫着摔倒在地大喊这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然后显然的,傅南青不是傻子。他内心心里防线顿然崩塌,然后他一再疯狂逼问,顾采妮也疯了说出了真相。

    当初就是她害死了席静儿,她不是上吊死的,先前是顾采妮把她按到浴缸里想要溺死她,但没想到浴缸旁边有水果刀,席静儿挣扎的时候刺伤了顾采妮,顾采妮一发疯就把她杀害在了浴缸里。后面伪装成是席静儿上吊自杀的假象,那个刀伤也被掩饰成是自残。

    说到这里,傅南青就崩溃了。当初因为静儿自杀,他一度接受不了想要随她而去,但是一想到他们还有三个孩子,傅南青也就咬牙坚持下来。

    虽然静儿是席家的人,但是静儿也不过是席家不被承认的私生女,席家根本不会对傅南青施予援助之手,他们对静儿自杀也是那般冷漠,甚至觉得晦气就可以看出,席家的不把静儿当人,而顾采妮又是席家老太太表亲家的大小姐,自然就替顾采妮掩盖了她杀席静儿的事。

    可怕啊,人心真的是可怕。席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只看重利益,无用的人对他们来说就是随时可以丢掉的垃圾。

    当初傅南青还只是一个刚开的公司的老板,不仅没有积蓄,为了维持公司还有外债。所以这样的傅南青是绝对不被那个豪门世家席家所看重的女婿,但是席静儿执意嫁给他,还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这事一散播出去,席家爱面子也就答应他们的婚事,后面可想而知,他们就是回省席家,也不受欢迎。

    就这样过了五年,他们有了三个孩子,那一年他们又有了第四个孩子,那一天是傅南青亲自送的静儿去的席家。傅南青的公司出现了危机,傅南青照顾不到静儿,刚好席家发慈悲心愿意照顾及静儿,可是傅南青没有想到那都是顾采妮的阴谋。

    顾采妮这个女人看上了傅南青,那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得不到傅南青,就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联合席家害死了席静儿。呵呵……后面还装出一副圣女婊的样子在傅南青颓废的那段时间无微不至地照顾三个孩子,慢慢的,傅南青也喜欢上了这个人前温婉美丽的女人。

    如果真的像电视里那个女人说的,顾采妮虐待了蔓桠的话,那么当初枝蔓说的顾采妮欺负蔓桠的事就是真的了,那时傅南青还觉得是枝蔓因为不喜欢顾采妮而骗他的,现在想想他自己就是个傻子。

    傅南青会议完早上的事,既心痛又痛苦。他竟然让一个害死了他心爱的妻子和孩子的女人在一起那么多年。虽然顾采妮没有进傅家的门,但是他已经犯罪了。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傅南枝看父亲这么纠结痛苦的样子,就很想帮他去分担。其实他可怜,南枝一直都看得出来。就算两个妹妹都不待见父亲,他仍然陪在父亲身边。如果他都不在了,那傅南青该有多孤独。

    可是傅南青一直不肯说,对他来说他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就已经永远也原谅不了自己了,他不想将这事告诉孩子。这样只会徒增痛苦,更会让孩子们恨他。他就只有三个孩子了。蔓桠她已经快不认他这个父亲了,他绝不要让她恨死他,

    傅南枝静静地看着父亲,看他还是不肯说,也就抿了抿唇说:“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收拾。”

    傅南青听此略微抬起了头,红了的眼睛满是哀伤。几根发丝垂下来,说不尽的沧桑凄凉。良久,他点了点头说好。

    傅南枝看到父亲这样可怜的样子,不由得一愣,心里一阵酸楚,许久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边顾采妮并没有什么事,医生看完了后就走了。傅枝蔓并不关心顾采妮事后怎样,她默默坐在一个角落的椅子上看着其他人。

    言苏予在这家公馆的主人洛行州过来后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匆匆走了,临走只是说有点事要办,晚点会回来。后来言老爷子来看了一眼,本打算让傅枝蔓回去等消息,可傅枝蔓不想回去,她想等顾采妮醒来后和她说些话。老爷子没有强求就先走了。

    而那个洛行州则深深地看了一眼傅枝蔓说:“你讨厌这个女人是吗?”

    傅枝蔓一噎,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问她这个问题。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回答了说:“讨厌,总不能是喜欢这个恶毒的女人吧。”

    “好。”可是洛行州竟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应了一声好就走近了顾采妮的床边。

    傅枝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心里一阵慌张,她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也走过去看洛行州干什么。

    只见那个男人站在吊瓶前,抬手拿住吊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支注射器打进了里面的液体。

    傅枝蔓傻愣愣地看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看见他注射完了才反应过来说:“她至少最近不会死吧。”

    洛行州收起注射器淡淡回答:“不会。”他知道傅枝蔓的意思是想问药物会不会致死,那样可能会让她爸吃上官司。

    这个女孩其实很聪明,也掂得了轻重,知道注射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不会影响他们傅家,她顾采妮怎样都没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傅枝蔓看着洛行州问。

    这个人是梅岛四大家族之一最神秘的洛家的掌权人,四大家族的人都难测,更何况是洛行州这个行踪不定,做事更是不为人知的人所做的事。傅枝蔓就怕他有什么阴谋不利于傅家。

    但是洛行州却回头看着傅枝蔓,竟然微微一笑道:“傅小姐应该明白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的道理。对无辜的人,我不会伤害丝毫,但要是没有自知之明探听不该知道的事可就不无辜了。”

    “我……我只是怕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对不起,我不该问的。”傅枝蔓立马低下了头,不敢再去问那么多。

    他们傅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尊贵的家族,他们能和四大家族的人认识,那也是托了傅南枝的交际能力,正好和言苏予谈得来,后面自然就认识了南宫若熏,连带着认识了洛行州,再是因为婚礼看到了苏家大小姐苏月一。要不然他们可能这辈子都看不到四大家族的人。

    傅枝蔓有自知之明,昨天言老爷子谈到婚事的时候,她既兴奋又自卑,她何德何能啊。但是今天又出了这事,傅枝蔓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外,不过洛行州当着她的面给顾采妮注射不知道什么药物,这就不得不让傅枝蔓去想这会不会是一场阴谋,不然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洛行州没有再说话,他仍旧表情淡淡,离开了。

    这边言苏予急急忙忙赶到了乡下,昨天他就安排好了梅岛飞往炽兰帝都的专机行程,今天他就送苏月一去。

    ……

    一大早苏月一就接到了苏格的电话,苏格是问她去炽兰帝都的事。

    苏月一反正和他没说多久,苏格改不了她的决定,就是让她小心些就是了。

    然后她就默默地看着墨辰悠帮她收拾行李。

    苏月一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人,人家对她那么好,为她做这做那,到头来她还是要走。

    其实苏月一之前想着可以在这里养伤,不过在这里只能是一事无成,时间不允许她这么嚣张。

    这次去炽兰帝都,她其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昨天林欣雅过来和她签完合同同意贷款后更加确定了她要去炽兰帝都的决心。

    一旦有了金钱保障,苏月一就必然要尽快去安排后面的事。而能帮她的人,就在炽兰帝都。

    飞机在十二点开始飞往炽兰帝都。

    言苏予按照苏月一说的,先帮她监督如澜的官司后再去炽兰帝都找她。

    今日晴好,云层里划过了一道直线,飞往湛蓝的天空深处。

    这是苏月一在回到梅尔堪斯伽岛一年来,第一次出岛。

    出得那么容易,似乎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就这样独自一人飞往了炽兰帝都。

    她坐在头等舱,看着窗外厚厚的云层,撑着头开始思考事情。

    炽兰帝都是世界政权中心,是世界政府,涉及世界权利机关。

    在那个帝都上生活工作的人都是世界各国上了级别的人物,不是一般人还真的连上空都跨不进去。

    苏月一不知道想到什么歪头笑了笑,她坐正身体低头看着手指甲,无声地琢磨着……

    注定这一去,绝无简单可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