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六十四章 说啥话不得小心着点呢
    苏月一面对这个问题全当没什么大事的样子,对米奈儿说:“你先去给我找点药来。”

    米奈儿连忙点头起身慌张去找药。

    这时候路闵珂已经走到了沙发边,他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眼苏月一全身。

    他看到了她膝盖上已经红肿的皮肤,还有左小腿包得严严实实的石膏,微眯了下眼睛。

    “这也是意外?”路闵珂与抬眼看他的苏月一对视,一副你说什么我也不信的样子反问她。

    苏月一触及到他这种把你的小伎俩看得透透的清明的眼神就有些怂,她挑了挑眉回答:“那也得您信,才可能成为意外。”

    她说这是意外,他不信,那这就不叫意外。决定权还是要看她信不信啊。

    “傻丫头,还和小时候一样没脑子。”路闵珂见她这么奉承自己,嘴上就说起他来了。虽然这好像带着不可言说的宠溺。

    也确实,路闵珂是真宠她。所以他现在竟然半蹲在了苏月一的脚边,伸出手指在她红肿的皮肤周围试了试烫伤程度。

    “嘶……疼。”苏月一立刻感受到路闵珂碰到他烫伤严重区时产生的刺激疼痛。

    “忍着。”路闵珂却没有理会苏月一的呲牙咧嘴,正好拿过米奈儿找来的药跪着就给苏月一上药了。

    这些动作很顺其自然,双方都自愿,没有一点生疏,更别说有什么不妥。

    这样的画面对米奈儿来说绝对是万点暴击。她看到了什么,看到了那个高高在上,清冷矜贵,华美具实,可望不可及,存在犹如梦境的阿珂竟然会单膝给一个女孩跪下,用他那无比尊贵的手为她擦药!

    米奈儿这个人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她心思说单纯也总有一些小女人的不善,可活在小白世界里的她就可能还没有修炼到高级别,不懂得手段。

    她在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场景的时候却也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绞着手,咬着唇,眼红着接受这画面。

    “还在这里做什么?去工作吗。”这时候路闵珂好像注意到了一旁傻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越来越差的米奈儿。

    “啊,我……我的工作已经做好了。”米奈儿越说越小声,听到阿珂让她走的意思,有些急却也不敢说什么。

    “做好了,为何伯父急着找你?”路闵珂给苏月一抹完了药,淡淡地说。

    “啊?什么?我伯伯找我吗?”米奈儿一听到这话,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之脑后,脑海里只想着这一句话,她伯伯找她。

    这回路闵珂没有说话,他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米奈儿立刻急了,赶紧说:“既然伯伯找我,那阿珂,我就先走了,有空联系。”

    米奈儿这回看起来才是慌了,她说完就走,也没有和苏月一告别,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的。

    苏月一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她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在米奈儿走后也说出了口:“我看那姑娘对你挺中意。”

    “什么中意?”路闵珂起身去放药膏。

    “中意你啊,我的小叔叔。”苏月一看他走去放药的背影,十分调皮地笑着说。

    路闵珂听着脚步一停,没有说话。

    苏月一就看路闵珂和米奈儿之间是有猫腻的。

    别看路闵珂刚才对米奈儿态度不好,但其实在苏月一看来,路闵珂就是这样的人,对你客气礼貌,还有些疏离,但不代表他讨厌你。

    路闵珂放好药,顺便拿了一瓶红酒懒懒散散地走过来。

    他这样随意自然的样子往往最能勾搭人,苏月一老早就看出来了。她可不觉得他们路家的人没有那种魅力能够颠倒众生啊。

    “小叔,你喝酒啊。”苏月一眨眨眼睛,好奇地问。

    路闵珂悠悠地弯腰拿起茶几上的高脚杯倒了些,他低眸看了一眼苏月一,红酒向她递去:“好侄女,可否赏脸?”

    “那自然,好小叔。”苏月一眯眼笑,接过了酒杯,很乖巧地抿了一口。

    红唇经过红酒的滋润红润饱满,再没有之前那样带着些许苍白。路闵珂满意客气一笑,回答她的话:“你这是在操心我私人感情问题吗?”

    “昂?我没有啊!”苏月一可不觉得自己是在操心,她这只是在陈述事实,顺便推一下这位至今还未寻找到未来另一半姑娘的小叔的感情进度嘛!

    “那你说什么中意,她中意我,我就要中意回去吗!”路闵珂懒懒地移开视线,不屑轻轻嗤笑,这满满的讽刺意味啊。

    “额……”苏月一明显感受到来自面前这位优秀小叔身上所散发的不知名危险的气息。

    得,这是触及到他不喜欢的话题了。敢情在感情方面,路闵珂还是排斥的呀。

    哎呦,这可咋办。刚才米奈儿那么透明的心思被苏月一看出来后,苏月一心里就有想要去撮合他俩的想法。

    所以她说自己是小叔的女朋友试探她,观察看来,那个女孩还挺单纯,和那些野心十足的女人不一样,至少不是庸脂俗粉。

    但如果小叔不喜欢的话,那苏月一也不敢去提。她低头默默品酒。

    “这味道还挺熟悉。”苏月一为了缓解刚才不得而终的话题的尴尬,倒是找出了红酒的不同的话题。

    她想了想,这味道好像是当初南宫见月和林欣雅婚礼上,言苏予赔给南宫家的红酒的味道。

    啧啧,果然贵族就是奢侈的。这十年的产量敢情都搬到世界各地大贵族手里了。

    路闵珂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他似乎有些累,在这里就很随意地将两腿架到茶几上,整个身体向后陷到柔软的沙发上。

    他这样的动作一带,带过了一阵清香。苏月一浅浅而闻,依然是小时候的味道。

    “小叔你没生气吧。”苏月一看一眼路闵珂,看他也懒得理她,就陷入沙发上静静休息的样子,心里有些疙瘩。

    唉,她这个小叔可不喜情绪外泄,背负着沉重负担的他素来善于掩藏自己,只有认真的人,懂他的人才可以在他正常的一举一动中看出淡淡的孤单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