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六十五章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路闵珂他不说话就是一个危险的预告,他不屑说话,是对对手的蔑视,不满与轻嘲。这样往往最致命。

    可她问了,路闵珂也不说话。就因为苏月一提到了感情问题。

    这也真可怕,果然小叔不是凡人,是神仙。而神仙是不会喜欢上凡人的。

    那也行吧,苏月一自讨没趣也不说话。就是气氛莫名尴尬。

    时间过了一分钟,苏月一拖着腿站了起来。

    “要做什么?”路闵珂突然问。

    苏月一一愣,她还以为路闵珂休息了。突然一说话也怪吓人。但好在声音好听,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力。

    “我自个去面壁。”苏月一故意惆怅地拿起拐杖低声说着,还有点可怜巴巴的意思。

    路闵珂深深皱眉,看她走路都不稳的样子,他才无奈软下心坐起身来对这个就鬼点子最多的侄女说:“我没生气,你还要去哪面壁。”

    “那小叔你不理人?”苏月一直接坐了回去,自己反倒生气了。她就好像知道小叔会这样说似的特贼。

    “我就是累了。”路闵珂瞥开眼也低声说。

    这怎么看起来是他更无奈与委屈呢?果然这也是戏精一个吗?

    哎呦喂,这叫苏月一看到了怎么想。确实他刚才是在外面很忙来着,这来见她一面也是东凑西凑出来的时间。

    行吧。苏月一瞄他一眼后,故作正经地挪动身体,悄咪咪地爬到了路闵珂身边。

    她伸出手笑嘻嘻地给小叔揉了揉肩膀,嘴可甜:“小叔,侄女孝敬您给您按摩哈。”

    路闵珂就知道这女娃娃会来献殷勤,他也没拒绝,而是淡淡瞅她一眼示意她接着按,他不喊停不能停。

    苏月一这会也就光明正大地近距离观察着这个小叔。

    他长得可真好看,倦怠的眉眼如诗如画,挺翘的鼻梁其实不突出,正好点缀着他温柔的模样更加迷人。一张浅色的薄唇瓣型流畅,唇角微翘,不笑时也实在好看。

    “小叔,你在帝都可真有名气,想必事业做得很大吧。”苏月一有意无意打算和他聊聊天。

    “还好,倒没有你那么高调。”路闵珂享受着这双软手的按摩,看起来舒适放松,但心里和明镜似的知道这女娃娃说的什么意思。

    然后女娃娃就不同意了:“谁说的,我就没见过比我还低调的人。你肯定被某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给洗脑了。您侄女还得仰仗小叔您带着呢。”

    “仰仗我?”路闵珂觉得好笑,他微勾唇,笑着说,“一年来你也没多依赖小叔,怎么这回需要我了,就跑来给我献殷勤。”

    “瞧您这话说的,我哪有不依赖您。您还是不是疼我的小叔了。侄女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那您当我小叔,可不就是您倒了霉要管我的闲事嘛。”苏月一真的还就撒起娇来,说的理所当然。

    路闵珂这会侧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流露出些许悲戚:“言惜,小不忍则乱大谋。依你现在的情况,小叔还不能插手帮你。”

    苏月一自然知道路闵珂说的是什么不能帮,毕竟他和路叶寒闹翻成对立面的事,路家人都知道。

    当初路叶寒就对路闵珂警告过,让他不许管苏月一的任何事。否则就是路闵珂也难以招架路叶寒的怒火。

    苏月一反正避开了路闵珂的视线,她不想放弃,她自有主张,不能退缩。否则一年的心血都功亏一篑。

    “我知道这让您为难,小叔和我一样也想脱离路家,那您做到了,侄女也就觉得我和小叔您是一路人,您可以帮我的嘛,”苏月一嘟嘟嘴巴,小心翼翼地和路闵珂打感情牌,她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竟然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为了装可怜也是拼了,“小叔,您先不要急着拒绝,您听我好好和您说嘛好不好。”

    苏月一拉起路闵珂的胳膊,轻微摇晃着。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这样子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她总爱抱着他的腿仰头软绵绵地撒娇的场景。

    路闵珂被她这个样子软化了心,他又何尝忍心拒绝她。但他拒绝都是为她好,怎么就还是要以身犯险呢。

    苏月一软软地磨着他,路闵珂也逐渐为她动了恻隐之心。终于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我们惜惜是个好孩子,小叔一直都很喜欢你,包括哥也是。只是傻孩子你和他误会太深,走到这一步,也许是必然。但想想,当年的事总要有个结果,可受苦就只有你。”

    “小叔你说什么呢,咱不要提他了,我俩一起多好。惜惜也喜欢小叔,很喜欢很依赖。就想要赖着小叔不松手,万一哪天我没地方可去了,小叔可一定要收留我,不准赶我走。”苏月一越来越放肆地对他撒娇,还抱着他胳膊,靠到他肩膀上依偎。

    路闵珂无奈,对她,他有什么办法招架。这孩子一直把他当亲人看待,从小就黏他,也只有在他面前,这孩子才会放下戒备,露出她脆弱的一面。

    她现在长这么大了,和她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她似乎只在乎自己,对其他人都没有感情,是个利益为上,冷漠无情的人。可哪里有人见过她现在这个样子,像个娇气的小姐在他怀里撒娇。

    这人呐,就是戴面具戴久了也会摘不下来,可苏月一好像永远可以在路闵珂面前摘下她的面具。

    好像这是在墨辰悠面前,苏月一都没有放下过这样的面具,可以毫无保留地依赖。

    也许,一个人想要走进别人的心里,真的要在别人还是单纯的时候就要存在。

    人生来也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坏人,苏月一和普通人一样都经历过单纯的孩童时期,往往在那个时候给她温柔的人才是无可代替的。

    刚好,墨辰悠在她三岁大病初愈后走进了她的世界,她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人,是她想要拥有,想要去爱的人。而另一个就是路闵珂。

    她七岁被路叶寒带回路家,那时候在她脆弱敏感的生命里出现的第一个人是路闵珂,而不是路叶寒。

    所以小叔是她一生都想要依赖甚至是信赖的人。

    至于其他人,苏月一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事。那些出现在她身边的人,或敌人或朋友或亲人,她好像都不愿意让他们走进自己的世界。

    这是个糟糕的性格,却也是最能保护自己的武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