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七十四章 人生处处是未知与阴谋
    “苏小姐,我看你并不想听,还是不要浪费公共资源比较好。”加利尔并没有买账,说完就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

    苏月一哼笑看着加利尔的后脑,幽幽出口:“我之前只以为你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种文秘的工作你也能做。”

    加利尔只当没听见。

    “加利尔,你是不是喜欢我。”苏月一撑起了脸,带着漫不经心的语气慢慢说出口。

    加利尔握拳……真的是忍无可忍。

    “我记得我们为数不多的每次见面,你都会偷看我,而且还会脸红。你不会以为我没有发现吧。”

    “……”

    “是男人吗?不敢承认?”

    加利尔突然就涨红了脸,他端端正正坐直了身体,强力忍住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表露过多,会跌份。

    苏月一看他这样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只是等着一个时机。

    而等到会议进入来宾演讲金融学理论的环节,苏月一特意去看了一眼主席台,盯了半会在台上神色淡淡的路闵珂,一看就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打在了人家身上。

    “下面有请奇蒂家族代表,凯查尔?奇蒂少爷上台演讲理论。”

    会议一开始,就是让凯查尔演讲,会场略微有些骚动。不少来宾不约而同地将视线集中在凯查尔这边。

    但也有不少人看向了凯查尔身后的加利尔以及素来瞩目的苏月一。

    几乎没有人认识这个女孩,只知道他是和路老先生一起过来,并且占有临时加入的优选之位。必然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

    苏月一在这时候扫了一眼前排以及周边,对上不少人的视线,然后微微歪头散漫地一笑……

    镜头强烈捕捉这个画面,美化了世界。这瞬间有种在看偶像剧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凯查尔站起了身,他以为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但殊不知他只不过是画面中边缘的人物,现在镜头还是怼着苏月一狂录。

    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女孩,难道今后是又要有个话题人物了吗?

    好了,话题回归。凯查尔走向了演讲台,他没有花里胡哨的前奏,那份谦谦公子样就很好。

    然后他就开始了他的演讲,无非是先说说自己家族的金融理念,再是实践而得的经验。

    和他在飞机上的演讲几乎一样,苏月一听着不自觉地露出了难以解释的微笑,她或许是想到了什么。

    而这时,凯查尔正说到激动之处,他不经意一扫,就扫到了苏月一看向他的眼神,竟是那般戏谑,唇角的弧度仿佛实在嘲讽……

    至少在凯查尔看来,苏月一就是这样的意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意思在她面前班门弄斧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认出了苏月一就是在飞机上的那个人,而且还知道他和别人吵架。

    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有风度的贵族少爷,人前人后不是一个样的他在这么高调的时候被人一眼看穿总有羞愧感。

    不过再想什么也无济于事,在这种场合,他就是要厚脸皮展现自己,什么伟大理想,目标要是不说出来,别人能看得见你吗!

    “……我们奇蒂家族在世界金融排行榜上堪堪第四,尚且是最后一席进入商管界,稍微不小心就会掉下这个位子。这几年奇蒂不是没有认识到事态发展危机,所以我们一直在维持实力的基础上进行深度发展策略,掌握世界金融形势走向,争取向前三位发起挑战,明年的商管席位测评,我们奇蒂家族一定能够跻身前三,并且再也不被任何家族威胁……”凯查尔奋力去强调他们奇蒂家族的努力,一番雄心壮志,高调张扬,在他说来不乏野心。

    其实在这里说这些也没人敢说什么,他们奇蒂家族确实有实力,顶多被人暗地里中伤几句而已。

    随后凯查尔就说他要如何如何带领奇蒂家族创造金融界神迹了。

    苏月一反正越听越觉得好笑,她是想到了飞机上安典骂他的话,真是什么都敢骂,而且句句伤人心。

    “加利尔,你这个朋友说话还挺有趣,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苏月一又开始和加利尔说话。

    加利尔就怕这个,怕他语出惊人。但是苏月一说完就懒懒伸手指了指演讲台上的凯查尔说:“他是奇蒂家族的小少爷,曾经在陆羽国遭受过绑架,据说是贫民窟的人绑的。当时你好像也落难,是不是就那时候认识的?”

    加利尔:“……”话都被她给说了,他说什么?而且知道的还挺多?!

    苏月一自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她完全就是将所有事情都掌握了一样,莞尔一笑:“但你说巧不巧呢,言苏予带你回梅岛的那一天,这个任性的小少爷对他开了一枪。”

    苏月一话音刚落,他们一前一后之间的气氛刹那凝固,这话给加利尔的冲击就如同海啸,狂袭而来,措手不及就被卷入了无尽的海渊,身心俱损。

    加利尔直接被震惊到回头,抓住苏月一的手腕就问:“你说什么?言少爷那天的伤是凯……凯查尔造成的?”

    “不然你以为呢?不小心被流弹所伤?也确实,他是这么告诉你的。可你也未免太单纯了,你以为言苏予只救你出去,凯查尔会甘心?”

    “你胡说,”加利尔直接暴怒而起大喊,“凯查尔不是那样的人,你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加利尔已经无法理智地去思考而突然站起来引起了一阵注目。

    他脑子里一下就出现了那天的记忆,所有的记忆犹如一根铁链死死勒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在海里挣扎,直至窒息。

    “怎么回事……”

    “是什么人?这么没素质?”

    “发生什么事了,那是凯查尔的人,他那个女孩好像出现了什么矛盾。”

    “这样不太好吧,这种场合还要吵起来吗?”

    顿时周围就有不少的讨论声出现,在这个严肃规矩的会议厅突兀出来,有点好戏的意思。

    凯查尔在台上也是惊讶的,但看见有人去示意加利尔坐下,他倒是没管,只是脸上有些不好看地继续了。

    而苏月一则安安稳稳地坐在位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加利尔,眼眸里尽是让人猜不透的迷惑。

    她到底知道了什么?又到底想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