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七十五章 只有善于观察者才能看得通透
    加利尔很激动,不想就此坐下来。或许他非要站起来才有底气这样和苏月一说话。

    这里出了些事,很快引起了评委的注意。直接就有人强调会议秩序。

    苏月一对加利尔做了个口型让他坐下说话,可别被赶出去。

    加利尔埋怨似地瞪着苏月一,稍微注意了下周围不对的气氛,慢慢才收敛坐下。

    苏月一不禁被加利尔这副怨念的表情所逗笑,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这真要生起气来好像并不能说服别人,苏月一反正觉得他这种反差萌挺可爱的。

    “当年的事我也知道一点,但显然我知道的比你还多。怎么样,想不想知道真相?”苏月一故意这样说。

    加利尔看着苏月一,内心经过一番挣扎还是回过了头,坚决地说:“我不会听你这个女人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哦,你说我挑拨你和谁的关系了?在你心里,你是更在乎言苏予一点,还是这个在台上夸夸其谈的人?”

    “苏小姐,我知道你这人厉害,但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手段多,所以我才不会信你。除非是言少爷亲自和我说,我才会相信。麻烦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我不想听。”加利尔一口气说了很多。

    他紧绷着身体,全神贯注地看着主席台上的人,听他演讲。以他为中心,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他想他这样的决定是对的,不能够听信后面这个女人的任何一句话。

    可是苏月一会觉得很伤心啊。她见加利尔不理她,她撩了撩头发,有些无聊地往其他地方看。

    然而路老爷子当时就回头盯了一眼苏月一,苏月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后来感受到了这股视线。她不情不自禁地往前看,一愣,然后她就乖乖底下了头抠手指。

    刚才她爷爷给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警告性,她怂还不行吗?这些长辈就猜到她对长辈的极其尊重,就每次瞪她,外公也是。

    苏月一不甘心地在心里小小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撇嘴哀伤。

    路闵珂在台上将爷孙俩的互动看在了眼里,路老爷子回过头是一脸的严肃,而他侄女的反应则特别可爱,就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又被教训的小白兔,差点就红了眼眶。

    但是这个小白兔内心十分的倔强不服输,还撇嘴以示不满,可是结果又能得到什么呢?还不是自作自受,自己承受委屈。

    显然在这么无聊的会议上,路闵珂并没有听进去其他任何人的演讲。

    他只是看见这样有趣的场景微微笑了笑,但马上要转瞬即逝,继续玩着手里的笔。

    没错,整个一排严肃的老前辈中就只有他微微向后靠着转手里的笔。看起来在听,其实又没有在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刚才那一笑,会是一种错觉吗?

    这边的会议进行当中,外面有心观看会议的人就有些按耐不住了。

    言苏予在这边死皮赖脸地跟着洛行州已经很久了。

    他就觉得之前妹妹给他的任务,他得关照着点。所以说他很快就跑到洛行舟那边问他有关如澜打官司的事情。

    但是洛行州的性子一向清冷寡淡,他只是不紧不慢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去管如澜的案子。

    或许他胸有成竹,又或许他还没有开始动手处理。但言苏予有一些急脾气,看到这个就和洛行州小小的发火了一下,可是洛行州还是那样清清淡淡的样子。

    好吧,等言苏予冷静下来了,他就乖乖的待在洛行州这里不走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倒不如呆在他这边,他去哪,他就去哪。还可以看看这位洛家唯一的人是怎么过着他无聊的生活的。

    事实证明,他们两个都很无聊。

    洛行州开始在他的餐厅里工作,工作当然不能被言苏予在旁边看着。所以言苏予就在他不远处做着自己的事情,这边倒倒,那边躺躺,无所事事。

    而等洛行州泡好茶了,他再过去喝几杯跟他聊几句话,但是洛行州也只是随意回应了几句,继续做他的工作。

    无聊工作时间一过,洛行州就开始处理昨天晚上鸣山公馆发生的事情,这与言苏予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他们两个也总算找到了一些共同的话题。

    不过事实证明洛行州也没有查出来昨天晚上傅南青和顾采妮两个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两个又都不说。

    所以这份好奇也就止步于此,毕竟也没有人叫他查不是吗?

    洛行州反正是演的一出好戏,自己做的什么也可以当作没有做。

    言苏予就搞不懂了,他甚至有一些怀疑昨天是有人故意为之。想报复傅家,可是这又是人家的私事,言苏予也不好插手。

    不过言苏予想起了一件严肃的事情。

    “洛公子,我好像记得你和孟闻舟没什么交集的啊!”言苏予坐在在洛行州对面笑眯眯地说。

    洛行州专注的看着电脑。听到话才抬眼淡淡的看了一眼言苏予,然后淡淡地回答说:“有些交集。”

    其实他还可以再补充一句,你认为没有交集就没有交集吗?你可真神通广大。

    但是洛行州显然不是这个性子,他也就没有说出来。

    “这样啊,工作上的交集吗?还是私下交情?”言苏予说这话的时候很自然,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一些厚脸皮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洛行州立刻反扯一笑说:“这与言公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啊!那些混小子害得我妹妹受伤,我就想着把他给摸透了,哪天找个地方把他给干掉。也省得被你知道了,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弄死了你朋友。”言苏予吊儿郎当地靠在沙发上,说着一点都不吓人的话。

    洛行州:“……”他只觉得自己眼皮一跳,有些无奈叹息。

    “工作上的事,私下怎样倒也与我无关。”洛行州这解释。

    言苏予满意极了,接着说道:“那天我本想着介绍席家的两位公子给你认识认识,哪想到你和孟闻舟走了,真是遗憾啊。”

    洛行州这次眼皮再次一跳,席家……他停住了视线盯着电脑上的某一块点。手指小心翼翼地摸索着电脑上的按键。

    外表看似冷静,但实则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

    言苏予却在对面看着通透,这人呐,就不能有秘密,而一旦这个秘密被别人有意无意说出来。就会暴露一个人内心。

    就算是一个再能掩饰自己的人,身体也会对外界的刺激做出一定的反应,只是要看观察者仔不仔细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