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八十二章 又有个人物出现了呢
    “是,是很漂亮,”而言苏予玩得更欢了,玩着玩着又说:“但是这个姑娘吧……心里有点变态,再加上脑子又有问题,等会她再出来的时候,你可别再理她了。否则……你眼珠子都会掉下来。”

    谢木西有些愣神和疑惑:“……”为什么眼珠子会掉下来?

    言苏予说完就哈哈大笑,笑得可爱又放肆。完全就好像是把谢木西给骗了一样。

    真的是,谢木西白了一眼言苏予说:“言公子你又和我开玩笑。”

    “哈哈哈,木西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哈哈哈。”

    “得,您还是进去吧。您站在这里,都没有客人敢进来了。”谢木西有些没好气。

    言苏予看他生气了,马上闭嘴来着。调戏完了可爱的木西,那他就回归正事啥话没说就进去了。

    这边。

    苏月一走到一个包间,是她听到有钢琴声传出来。

    苏月一敏感地听着,旋律是他们如澜娱乐即将发行的原创专辑歌曲曲调。

    这曲调是她让纪北安谱写的,那个人不愧是她捡回来的鬼才,帅得没天理就算了,关键是多才多艺太厉害。

    那个鬼才只会给苏月一和自己写曲子,所以这是独一无二的。目前唱这歌的也就是那女团了。

    唉,苏月一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个白柒是要把她给气死吗?被抓了活该,但有点尊严行不行!

    “没用的东西,畏畏缩缩,成何体统。”苏月一无疑一进去看见的就是坐在一架钢琴前,委屈地弹着曲子的白柒。

    而白柒不敢回头去看苏月一,她内心的防线早已经崩溃。她害怕,害怕一回头就会被里面那个男人盯上。

    苏月一再不理会她,她听到了爽朗的笑声和很多说话声。

    视线落在了里面的纱帘上,纱帘正面映出了一个坐着的人影。

    而身边离他有些距离的地方坐了好几个姿势各异的男子。听这声音恐怕都是一些顽劣的世家公子。

    人影微动,一只手臂随意向后搭在了沙发背上,这个人似乎是架着腿,靠着沙发向她看了过来。

    他一动,苏月一的呼吸就乱了一次。这个男人明显冲着她来,否则这种编织的网怎么会朝她靠近?

    这次只见那个影子又动了一分,这次是一只手的手指在细细摩挲。

    不多时,里面那人淡淡的声音传出来:“人在外面,如果你能凭本事带走,今后我事事让你三分如何。”

    苏月一一听这声音觉得奇怪,这并不是南宫若熏那个家伙。

    “您真客气,三分倒少了点,不如给我当裙下之臣好了。”苏月一觉得这人真是脸皮厚。

    这对话一出,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世家公子们听外面说话的人竟然是这梅岛的四大家族之一苏家的小姐,都想掀开帘子一探究竟。

    “呵呵,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对面讽刺地低笑着,“外界传言苏家小姐生得好看,这些世家公子们对你都很感兴趣。你要不进来和我们聊聊。”

    苏月一抬了抬下巴,冷了脸色,把她当猴子?很好,看来他就是来挑衅的,没必要说好话了。

    “不如你一人出来,我让你好好看。”苏月一边说边朝一边的墙壁走去。

    “呐,苏家小姐不给面子呐!你们说该怎么惩罚她呢?”

    带头的人话一出,里面顿时噪声四起。

    “哎呦,苏家是大家族,总不能让人家给我们跳舞助兴吧!”

    “呵,苏家虽然是混娱乐界的,但是不代表千金就会跳舞吧。没准四肢不协调呢!”

    “现在还算什么大家族啊!要不是言家撑着苏家,他们哪里还能霸占着四大家族之一的位子不放。”

    “呦,这么说来是勾搭到大腿啦!”

    “哈哈哈哈……”

    一下子讽刺声很甚。

    这边苏月一没有听,手拿着台球杆思索了一下,拿着还是觉得细了,于是再拿了一根。

    里面七嘴八舌讽刺着就渐渐少了声音,有人说:“苏小姐这是要给我们跳钢管舞吗?”

    苏月一拿着台球杆,目不斜视走过去,一棍掀开帘子,里面的烟酒味肆意蔓延出来。

    众人皆惊呆地看着这个帘外的女人,她的脸一出,都几乎是愣住了,看着苏月一的脸,心思不免得荡漾起来。

    苏月一直直看向中间,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男人,竟然是金色的发,一看就很有贵族气质。

    他看起来还挺正派,只是说话也忒难听了些。

    反正苏月一直接动手,一把台球杆直直顶住了他的左肩上,再一脚踩到茶几上,眯眼说:“想看我长什么样,也不瞧瞧你们是个什么东西。”

    苏月一说完就抬腿横扫茶几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砸向了一旁惊愣的世家公子们。

    她冷眼一扫而过这些乌合之众,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我苏家再怎么瘦,也比你们这些害群之马强。不想惹事上身的都给我滚。”

    “喂,你砸场子啊!”有人哪里气得过被一个姑娘砸到,起身就骂。然后还有几个也起身附和。看着气势挺大。

    这也都是从小娇生惯养,一个比一个还脾气大。

    “砸了,你奈我何?”苏月一一字一句吐露,还真是那么回事,能耐她何?

    “可恶……”一个脾气更大的,竟然捡起碎瓶子就要朝苏月一砸过去。

    苏月一刚想拿另一个球杆狠狠打过去,却在这一瞬间,她面前这个男人一手拿住抵在肩上的台球杆就往后拉。

    苏月一没有注意到他,这倒是被他给拉了过去。

    那个拿酒瓶子的人看他出手了,立刻停下手。这里那是轮得到他出风头的时候。这个男人还在呢。

    这个男人迅速前倾身体,修长精美的手指掐住了苏月一的下颚,把来不及反应的她给狠狠拉到了距离自己仅有几分的距离。

    苏月一盯上了这个男人,他那精美的脸实在叫人看着窒息。

    “忤逆我的,你是第一个。对我动手的,你更是第一个。怎么,真想要我做你的裙下之臣?”他轻佻眉眼,看着有那么几分怜人的样子。

    “我说,没听懂吗?我问你,你是什么东西?”苏月一微歪头,嗤笑勾唇问。

    “我是你惹不起人。”男人松开了手,微笑回应。

    随后他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淡淡开口:“随意处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