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八十三章 一年前他俩相处是这样式的
    此话一出,苏月一丝毫没有犹豫,拿着台球杆就打向其他作势就要来教训她的人。

    一时间,这个男人这边安然无恙,周围倒是混乱不堪,苏月一把这些世家公子打得再不敢上前来只用了一分钟。

    她很是熟练地转动台球杆,俨然一副练过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练过。

    但是苏月一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开口道:“我就是打木头桩子也没这么轻松,看来你们也是掉粪坑里掉久了,不知打架为何物。”

    “苏小姐好身手,”男人见此淡笑毫不吝啬夸奖,“不过这算不上有本事。”

    就在苏月一打算说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一阵凉意袭来。

    她刹那缩了一下身体,这份寒冷真是不请自来,让她差点招架不住。

    “都出去。”冰冷得不见温度的话语传来。虽只有短短四个字,却可听得出这骨子里透露的冰凉,几乎不近人情。

    苏月一感受到这人带的寒气越来越近,刺得她的后颈生疼。

    她知道这个人就站在她没有设防的背后,仅有一步距离。而且高大,她背后的人几乎可以笼罩她。

    苏月一面前这个男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面前这场景。

    苏月一极其不悦转身想要躲开身后这个人,他知道这人是谁,是南宫若熏。声音是不会错的

    但苏月一没有想到他按住了她的肩膀没有让她转过身。

    “希允,你也闹够了。”南宫若熏语气略微埋怨。

    “啧,来得不是时候啊!这只野猫才刚露出利爪。”那个人语气无谓地说着。

    “我看你也是欠揍,她是我爷爷要护着的人,还需要再强调一遍吗?”

    “是啊,我倒是忘了这事了。呵呵,那抱歉,你们好好聚着,我就先走了。”这个叫希允的人终于站起了身,仿佛天生的贵族领导者,气场强大地带着一帮世家公子就走了。

    他走得行云流水,不带走一丝云彩。

    而苏月一早就已经握拳忍耐着,但忍无可忍。这个叫希允的,自以为是挑衅她,把她当猴子耍呢!

    “脾气倒不小。”南宫若熏站苏月一身后轻嘲。

    苏月一不耐烦地伸手就要把他的手拽下来,不过南宫若熏顺势就搂住了她的腰。

    之前她就看里面的这个人不善,都说金融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南宫二少俊美如斯,冷酷无情。

    在她看来,这个人一点都不符合,顶多是不要脸罢了。

    “你这是做什么?耍流氓吗?”苏月一倒是没阻拦他的手,反正占便宜的是他,等会她就会让他吃亏。

    而南宫若熏那一张好看到无法形容的脸产生了一丝玩味的表情。

    他将苏月一盯了个遍,顺便考量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脸,不由得满意起来。

    “你倒是长得好看。”南宫若熏就说了这一句话。不过这家伙到底会不会夸人?

    “呵呵,是个人都这么说。不过为什么招惹我,好像老爷子要我们和谐相处来着。”

    “你是南宫见月的未婚妻,又不是我的,”这个男人说完突然就冷森地笑了,单手勾起苏月一的下巴,“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招惹你呢?”

    “是么,难不成你想勾引我?”苏月一就笑笑开个玩笑气气他。

    南宫若熏则不由自主地被这话撩了撩,他竟然表示同意来着:“确实,我喜欢漂亮的东西。”

    “可别,”苏月一看南宫若熏没有什么防备,她拉开了他罪恶的手,一脸客气,含着嫌弃,“你作为弟弟可不能违背伦理道德,否则要遭天谴死全家的。当然不包括你哥和爷爷。”

    南宫若熏的凤眼轻眯便说:“自然不包括南宫见月,不过是个野种而已。”

    苏月一听到这话一下就冷了脸色,这个家伙。靠,这么恶毒,看来这两兄弟不和的事情是真的。

    “那行啊,死全家倒是不费力了。”苏月一继续恶毒怼回去。

    “你这是在咒自己死吗?”南宫若熏甩了甩被拿开的手,继而摸上了苏月一的脸颊,她滑嫩的脸颊倒真有手感。

    “见鬼,谁咒自己了。别碰我,我嫌恶心。唔……”苏月一真的超想骂人,但没想到她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嘴。

    她滴个乖乖。这可是……真枪实弹的吻。她的初吻啊!她死了,真死了。

    “我,南宫家的,我找你爸妈教训你。”苏月一真的是气不过,好不容易躲开了他,她糊里糊涂地就说了两句话,然后又被堵住了。

    这家伙身上挺凉的,唇却炽热。而且这个男人还笑了,唇齿中破碎了一汪春水一般呢喃出口:“呵呵,真有趣。还找我爸妈。”

    他是多久没有感觉到这么愉悦了,这丫头说的话真是莫名其妙就戳中他心里柔软的部分。

    怎么会有这么个明明会暴躁地打人,紧张起来却如此可爱的丫头。

    不过苏月一心里不这么想,如果她说的话让他有好感了,她去求佛祖收了她的话都可以。

    “是初吻吧,刚好我也是。”等他亲完,他还特意强调了一下。

    这算什么?彰显他很纯情吗?纯情的人会这么讨人嫌?

    “你丫的,没找过女人是吧!死开。”苏月一依旧暴躁。她想等会脱身了,就找人来揍他。

    可是这会南宫若熏却突然正经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看着苏月一可疑的红晕,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又似乎有在认真考虑什么,在苏月一强力推他的时候,他又恍然大悟起来,直接脱口而出:“女人,你嫁给我。”

    苏月一直接惊呆了,她没听错吧,这个混蛋说什么鬼话?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你去问问谁有胆子娶我,简直找死。到底死不死开?不死开我现在让你报废。”苏月一努力压下自己的冲动,一只腿已经不动声色地抵住了中间。

    额,咳咳没错是那里。只要她发狠了,管他南宫家的,北宫家的,让他变成不举家的。

    可是苏月一想动腿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对峙。

    “你们两个闹够了吧。”突然有人阻止了他们。

    苏月一一听就不动了,她眨了两下眼睛,然后狠狠瞪了一眼南宫若熏说:“你哥来教训你了,起不起开?”

    既然这样,那他就起来。南宫若熏还真的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