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八十五章 苏家小姐的高冷人设已崩
    白柒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哪里知道突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怎么突然就有人帮她呢?

    白柒偷偷看一眼苏月一,只看见大老板的脸色非常不好。

    但最终苏月一也没有说话,似乎潜意识里是觉得言苏予可以解决这件事情的。

    最后她就自行走了,也没有管白柒。

    言苏予则看着她的背影,撩人地笑了笑,真是一个不可爱的姐姐啊。

    ……

    这边,南宫见月见苏月一出去了,他和南宫若熏立马不说话了。

    他们的表情都很不善,看起来就像是故意做了场戏一样。

    良久,南宫见月才面无表情地看向了南宫若熏,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苏月一不是个好摆弄的主,她背后的势力很大,你小心为上。”

    “用不着你提醒。看清自己的地位,才是你对南宫家最大的回报。”南宫若熏不屑轻嗤了一声,对待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永远都是目中无人的样子。

    南宫若熏也没再理会他,径直走出去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南宫见月则冷眼看了一会他面前的矮桌,地上的红酒破碎得不成样子,桌垫也皱乱不堪。可见刚才的幅度是大了一些。

    他似乎眼前还可以看见那副画面,苏月一被南宫若熏压在桌上亲的画面。刺眼,格外的刺眼,刺眼到不可理喻。

    呵,什么时候会嫉妒到发狂,他也说不准呢。

    良久,脚步声离开了这个房间,关上门,这里发生的一切也都落下帷幕。

    但不出意外,这一切全部被记录在了一个监控器里。而监控屏前,也只剩下了一杯红酒而已,人早已离开微凉。

    ……

    回归现实,苏月一还挺感叹。

    从那以后苏月一就没有管白柒的私事,也是半年前她见到加利尔后不久看见白柒求着加利尔不要离开她,她才知道一年前南宫见月说的卡菲斯是加利尔。

    就是这么巧,白柒和加利尔曾经是男女朋友关系,加利尔害得南宫若熏失去了一单重要生意,没能比得过南宫见月。所以南宫若熏绑走了加利尔,白柒去求南宫若熏,就有了苏月一知道的事。

    而言苏予就是冲着加利尔去的。

    说起来言苏予和加利尔儿时就认识,言苏予父母被害,他查出来与鬼街有关,那会正好鬼街内斗,反叛者逼死了鬼街老大,也就是加利尔的父亲,加利尔流落陆羽国贫民窟,也就接上了前面凯查尔的故事。

    后来言苏予把加利尔带回梅岛,加利尔性子烈,要自力更生,并不接受言苏予的帮助,这样就加利尔消失在了言苏予的生活里。

    可言苏予是什么人,自然一直掌握着加利尔的情况,直到加利尔被南宫若熏制服,言苏予再一出来解围。

    啧啧,然后加利尔就慢慢接受言苏予的帮助,后来成为了拳王,这也是因为言苏予和加利尔有个共同的目的——鬼街。

    苏月一故作可惜地叹息:“可惜了,白柒之前虽然做错过一些事,但她本质不坏,也是真心待你。可你们最后还是分手了,不是我八卦,近期我看她都无心女团工作,应该是因为你。”

    “你够了,你这个女人可真够烦的。”加利尔很烦躁,像他这种直男真是惹不起苏月一的各种叨叨。

    然而苏月一现在已经不是那个高冷的她了,也不知道社会到底改变了她什么,她好奇问:“怎么,难道你真不喜欢白柒,真的是喜欢我啊。可惜我有喜欢的人了。”

    加利尔:“……”他快跪下了,他服了这个女人还不行吗?

    苏月一看加利尔又不理她,她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

    “你打算在这呆几天?”没过多久,苏月一又开始cue加利尔。

    加利尔冷汗直冒闭口不答,他一点都听不进去会议在讲什么,好在凯查尔也不需要他做什么。

    苏月一接着说:“言苏予十天后就过来,如果可以你和凯查尔还能见他。对了,凯查尔应该没忘记言苏予吧,当年的事不该有个交代吗?”

    加利尔握拳……

    苏月一手撑起头漫不经心:“我要认真起来,可是很可怕的。你最好想好怎么护着凯查尔,否则就是言苏予认了,我也不会放过他。”

    这女人真是……

    加利尔是真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恶狠狠地回头,红着眼瞪苏月一,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我也没有和你开玩笑,要是你敢动我身边的人,不管是利用还是伤害,我就是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你。”

    “哎呀,真可怕,”苏月一往下瞄了一眼加利尔死死握紧的拳头,“我还有很多事没和你说呢,你不想听完了再考虑要不要放过我吗?”

    “闭嘴。”加利尔突然怒喊,着实是要招围观的节奏。

    苏月一略微惊讶,看起来好像是被吓到了。眼眸一低,还有点委屈的样子。

    加利尔看着看着就震惊了,糟了,又着了这女人的道。

    她一副被吓到了很委屈的样子给谁看啊,不就是吼了她一句……而已。

    “麻烦请这位先生出去冷静一下。”很快,一道冷漠的声音就从台上传了下来。

    苏月一听着眼皮一跳,真是知她者莫若小叔也。

    加利尔确实觉得自己还是冲动了,可苏月一就是故意抓他的心,他足够忍耐,可就是无法招架。

    凯查尔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加利尔和苏月一,他在前面多少是听到了一些话。

    虽然很模糊,但之间好像听到了他的名字。所以他敏感地注意了苏月一的表情,苏月一则在某一刻回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情绪。

    凯查尔心里一跳,对加利尔说:“你先回去准备下明天的行程。”

    加利尔脸色微白,抿了抿唇答应就出去了。

    这个会议就是慢吞吞的啊。苏月一突然饿了,低头捂着肚子发呆,慢慢地将视线看向了缠着石膏的腿。

    她听说炽兰帝都的医疗技术世界第一,这腿伤是不是可以使用一点特殊手段让它快些好呢。

    毕竟时间很宝贵,行动力必须要快。有些事还是需要她亲自出马的。

    时间一点一滴陷落,苏月一凝神又陷入了沉思。

    她想到那晚闯入她房间调戏她的人。

    那个电话里……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三个游戏,每一个都有奖励或者惩罚。三局两胜,胜者为王,败者永远都摆脱不了胜者的控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