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零八章 纪大佬难得骂老板怎么办
    不久后,苏月一接到了电话,她看着纪北安打来的电话,又环顾周围在发疯尖叫的人,她懵了一下。

    不会真这么倒霉,被发现了吧?果然没有团队保护是不成的。

    纪北安那家伙就是工作能力满分,自我保护能力和自理能力为负的人。

    “喂,你在哪?”苏月一无奈接通。

    那边果然传出来尖叫声,和她周围的尖叫声是如出一辙。

    纪北安似乎在跑,他回了一句:“你来停车场,我等你。”

    “好。”这没办法,苏月一只能立马答应了,往停车场过去。

    一路的人都很疯狂,虽然也不是那么多人会造成拥堵,但是他们一起随着人群跑,都想去追纪北安,就会造成地方性拥堵状况。

    就连苏月一也没有办法从人群中挤出来。她也是服了这个队形,反正之前的一年里,她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都是率先在车里坐好,等着接纪北安走。

    等她好不容易进去停车场,还是一些人也追了过去。

    毕竟纪北安确实在里面,这些粉丝就和长了千里眼一样都觉得纪北安肯定是躲到了这里,也有人发现他往这里跑了。

    “服了,你在哪,停车场也有很多人。”苏月一给纪北安打了个电话。

    “你往出口走,我在出口岗亭边。”

    “好。”这是经纪人必备技能,艺人走丢,就是要过这种被安排的找人命运。

    这一边有很多保安在维持秩序,怕是因为进来停车场的人太多了,都已经造成了混乱,有一些保安开始往后赶人。

    而他们看到苏月一独自不紧不慢地往出口走,就很自然以为她确实是要出去,就去拦着拿着手机有些疯狂在大喊大叫让他们过去的人。

    出了停车场,外面也已经是昏黑,放眼过去是稀疏的商店,以及具有特色的建筑。

    她看到了门口的岗亭,瞅一眼里面没有人守着,她就往一边的树道走。

    “纪大佬,是我……”苏月一有些不耐烦地出声。

    话音刚落,前面不远处的黑暗处就走出来一个修长的身影,他略显疲惫地对她招手,让她过去。

    呦,瞧把我们纪大帅哥累的。苏月一赶紧过去,拍拍他的手臂安抚着说:“辛苦了啊。”

    纪北安话不多说,他一把拉过苏月一就紧紧地抱住她。脸埋下她的颈边,像个孩子一样撒娇:“你是蜗牛吗,这么慢?”

    这孩子身上总有股凄凉的味道,现在嗓音又有一些沙哑,在她颈部闷闷地说出话来还真撩拨人的心弦。

    苏月一拍拍他,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戴他头上,唉,还是得宠着。

    可纪北安抱着她就是不肯撒手,可能是半个月没见,他想她了。

    “不冷吗?扣这么低。”而等纪北安好好闻够了她身上独有的味道,他松开她一些歪头就伸手给她扣上衣领。

    得,她不撒娇的时候还是挺暖的。不过苏月一按住他乱动的手,这就要提醒他来着:“哥,这是夏天,你见过夏天被冷死的吗?”

    “没见过……”他低哑着声音,靠得很近很近,手指不住地摩挲她的手指,呼吸着她的气息,低头看着她,看着她。

    苏月一反正略显尴尬,这气氛为什么就挺突然的尬……

    “喂唉……你!”直到苏月一措不及防地被他猛然禁锢,这孩子几乎是拖着她就往黑暗处的墙上压。

    他整个人倾覆过来,黑暗里,他低头寻住她的唇,深深地占领。

    才半个月而已,但是太久了。想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她。

    “纪北安,唔不是……发什么神经……”

    苏月一很难受,她极力躲开他的控制。真是突如其来的让她不知道怎么处理。

    她哪里想得到这货现在胆子这么大了,都敢逾越这道防线。

    这是以前他从来都不敢的,他只会把心思藏在心里,可现在……

    “纪北安,你疯了……放开,放开!”

    纪北安此刻听不进任何话,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她怎么办。

    半个月了,每一天他都好像重复做一件事,那就是训练训练,因为不能让她失望,所以他将自己做得更好。

    可是好像每次和她打电话,她都说工作上的事,上次电话里不愉快就算了,现在他过来这里还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真的,累了。

    其实纪北安挺好的,其实她知道纪北安的心思,只是真的可能不适合她。

    苏月一觉得不能这样放任他,否则之后他们会很难相处合作下去。

    她往旁边躲,手用力推他,全身都排斥。隐隐有要发火的征兆,至少她的耐心在逐渐消失,用行动表示她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啪……”果然她下了手,第一次打他巴掌。

    苏月一很生气,她打完他后猛然推开他,迅速整理好衣服,头发,看着突然哀伤的纪北安,她忍下情绪说:“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你还有理智吗?”

    “没有……”黑暗中,他的眉眼还隐约可见嘲弄的神色,妖精一般的脸,眼神处处是他致命的武器,他看着她一笑,“你不给我机会,我快疯了。”这是堕落的声音。

    “我给你什么机会,这种事你强求得了吗?”她深深皱眉,很不悦。

    “那你能放过我吗?”纪北安听完接而有些难耐走近她一步,攥拳想再靠近她一点,可看到她防备的状态,他忽而讽刺一笑,转身就朝身后的树猛然踢了一脚,随后竟然回身指着她就骂,“我当初进如澜就是因为你,把自己逼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又是为了谁。而你呢?把我当成实现你野心的垫脚石就算了,天天吃独食呢,连碰都不给碰一下,我是太贱了还是怎样,忍你到这个地步。”

    纪北安骂完就扯掉帽子扔到地下,他一时情绪非常不稳定,平常难得有这样的一幕,是积累久了就爆发出来了还是怎样。

    苏月一反正听得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疼,她这个人做事就太顾自己了,她知道。她也间接伤害了很多人,她也知道。所以说她处理不好感情问题,所以说她身边都是一些麻烦事。

    可是她好像天生就处理不来这些问题,她能怎么办?她做太多怕别人误会,做太少又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这让她怎么办?

    就没有人理解她的处境,考虑她的感受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