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言家最幸福的女人言洛云
    显然路闵珂是不像言苏予和希敏那样热情似火的。

    简单来说他对这里的人大部分都认识,他现在就是一个王者带着苏月一在他的开挂技术下一个个地去和别人接洽。

    他们两个人的效率是很感人,在路闵珂的支持下,苏月一好像更顺风顺水。

    直至宴会真正开始,黎家人才出现。其实这场宴会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暗斗中心。

    受邀的人都说明是被黎家开得起的人,他们可谓想尽一切办法要讨得黎家人的欢心。

    这就好像他们的前途都在今晚会被决定一样。黎家人一从二楼下来,他们就显得格外地积极热情。

    全场安静下来,当言洛云从二楼的旋转楼梯,提着裙摆慢慢走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上看去。

    言洛云,这在二十年前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吧!他和言洛心一样都经历过动荡的人生。

    只不过言洛心命不好,可怜,没能坚持到最后。而言洛云就是言家最幸福的女人,走上了不少人都无法企及达到的高度。

    她如今也是近四十的年纪,但岁月好像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依旧光鲜亮丽,唇红齿白,高挑纤瘦,气质高贵。当她提着裙摆大方地走下来的时候,仿佛天上下来的女神,就自然自带一种圣洁无比的光环。

    而她的身后也跟着一个气质超群的男人。那个人想必就是黎家大房的主人黎明渊了吧?

    黎明渊,这个名字依旧响亮。和路叶寒几乎并驾齐驱。

    同样都是军界的人物,路叶寒是拥有私人军队并且掌控一方土地的大人物,偏独立性,属于实践派。

    而黎明渊就是掌管炽兰帝都军队,和世界军事管理的,偏综合性,属于权力派。

    他们彼此虽然有穿插交往,但都互不相干扰,好像这一个平衡已经维持了二十多年。

    但殊不知他们在年轻气血方刚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事情发展总是一环扣一环的,就像是蝴蝶效应,这边煽动翅膀,那边就可能带来巨大的变动,人际关系也是一样的。

    苏月一看着他们两个走下来,没人知道她的内心有一道声音在不停地呼唤,让她不要企图去接近他们,就好像朝她走来的是未知的深渊,可能踏错一步就会跌入万丈深幽,粉身碎骨。但她又很想去接触在他们身上的秘密。

    毕竟这事关母亲的那一段记忆,毕竟黎家人也算是最明确知道她母亲经历的人。

    到底当初发生了什么,让她母亲和路叶寒的婚姻支离破碎,最后分居两地,最终她母亲惨死,造成后来的悲剧呢?

    这时候路闵珂注意到苏月一的呼吸有一些沉重,她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无法去理解,就有一些心浮气躁了。

    路闵珂即使握住了她的手,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捏了捏她的手。

    这仿佛就具有魔力一般,小叔在她身边说一句话都会让她感觉到很安心。

    小叔是强大的,是她的依靠,她可以在小叔身上寻找到力量,寻找到安全感。

    而言苏予和希敏也同时找到了苏月一的身边。这无形之中就给她也形成了一个保护屏障。

    言苏予虽然爱唠叨,但他观察细致入微,他看得出来苏月一此次的认真与不安。

    他也就及时出现在她身边,缓解一下气氛说:“大姑姑真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也就只有小姑姑成天喜欢往外跑,晒得黑不溜秋的回来坐会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嗯哼,言苏予这说的小姑姑应该就是苏月一名义上的母亲言洛敏了。

    对于言洛敏,苏月一只知道一些大概。也知道她喜欢往外跑成天不见踪影好像是因为她的摄影爱好,喜欢拍摄大自然的风光,动物。

    这就是典型的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就连苏格也没有办法,压抑不住她的性格而不得不与她离婚。

    “那你二姑呢?”苏月一突然冷不防地问言苏予这个问题。

    哦吼,这可把言苏予给问倒了!苏月一这话说的挺别扭啊!虽然她和他心知肚明说的是苏月一的母亲,可这是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的秘密。

    言苏予也就假装挠了挠头想了想说:“我对二姑不予评价,她可能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是天妒红颜吗,只有她得不到幸福。”苏月一没感情地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讽刺道。

    言苏予听着撇了撇嘴,同样没有什么感情的说:“那这样说,我父母岂不是更可怜?”

    “好了,知道你可怜。我这不是在关爱你嘛。”苏月一及时打住,拍了拍言苏予的手以表安慰。

    而言苏予却故作嫌弃拿开手装高冷,但其实心里早不知道笑到哪个天上去飘了。

    说起来他们两个的命运还真的是像,家庭不完整,从小缺爱,被逼得不得不过早地成熟耍心机。

    开始他俩不对付,毕竟都不是省油的灯,但后来这俩货磨合得越来越好了,所以到最后这样两个人才玩了起来。

    “姑姑。”言苏予发了会呆,但很快就对面前发生的事情反应过来而甜甜地叫了一声姑姑。事实上言洛云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不远处。

    言洛云是那种眼睛特别亮的人,她走下来率先走向的就是言苏予那一边。毕竟整个言家也就只有言苏予去了,言苏予又是她娘家唯一的继承人。

    “苏予,你都好久没有来看姑姑了。”无疑,言洛云对言苏予是极其宠爱的。言家人就他一个独苗,言家人都宠他。

    “姑姑,我还是个孩子唉,您怎么不来看我呢?”言苏予自持任性,反倒这样去问言洛云。

    反正他就那个样,这样的他不仅不会让言洛云觉得有什么,反而会因为他的鬼灵精怪而无奈更加宠爱而已。

    言洛云果然笑了一下,眼底的宠爱是掩饰不住的。她想了想问:“你爷爷身体可还好。”

    “好啊,每天玩乐,训我两不误的。”言苏予快翻白眼了。

    言洛云就知道这孩子难管,言老爷子必然是要多费一份心用棍棒教育的。

    “皮的你……”言洛云宠怪了言苏予一眼,后看向路闵珂。言洛云看见他就好像是如释重负一样,整个放松下来说,“我还以为你真的生我气不会来了呢,闵珂。”

    “不会,我不与女人计较。”路闵珂说客气也不客气,这回应有些霸气。一说就让言洛云面露愧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